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四十四章 古堡的后夜(上)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古堡的后夜(上)

【数据重新载入……】

【去除神性生物插件……】

【人类创造性基准提高五个百分点……】

【魔性生物繁殖率提高10%……】

世界之巅。

在这个可以俯瞰整个世界,让地平面甚至能够以肉眼看见弧形的大气当中,白衣的阿赖耶正双手捧着一个蓝光的球体。

如同电子眼似的双眸此时飞快地闪过各种数据流。

“才刚刚拿回这个世界的管理权,这么快就上手工作啦,不打算休息一下吗。”

白衣的阿赖耶身边迎来了能够随意打断她作业的某位……她只能够暂时停下手头上的工作。

因为在她的认知当中,回应眼前的这位是最优先的工作——不管,需要回应的理由是有多么的不合理,也是必须要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请问有什么吩咐……根权限者。】

洛老板微微侧头打量着她,微微一笑道:“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不过,我在这里设立了一扇门,再来的时候,你会欢迎我吗。”

门——用于子世界穿梭的【临界之门】。

它就像是程式的【后门】一样,可以方便【店主】随意地进入整个阿赖耶系统的任一一个子系统的世界。

白衣的阿赖耶似在沉思,然后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根管理者可以对我设置,以方便我以合理的方式对根管理者进行欢迎。】

“合理的方式啊……”洛老板有些哑然失笑的模样,如果可以随意设定这样的美少女的话,大概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你打算怎么重建这个世界?”洛老板问起了另外一个问题。

白衣的阿赖耶很快回应道:【这本是第七次的重启,然而第七次的重启并没有走完,我打算修正这次的错误参数……暂定将这次的重启设定为6.5版本吧,后续应该还能更新一些细节,我需要一些时间来进行测算。】

“听起来是相当庞大的工作量。”

【我一直都工作】

“一直都在工作啊……”洛老板上前,轻拍了这个白衣阿赖耶的脑袋,“幸苦了……那么,我差不多要走了,有时间的话会回来看你的。”

【糖果】

“嗯?”

“答应的…糖果。”

“那个啊……”

后来洛老板和其它的从者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不一样……也是随着一道白色的光柱离开了这个【棋盘】世界。

白衣的阿赖耶再次捧起面前的蓝色圆球,继续她的重构工作……只不过,在她的身边,却有一颗小小的大白兔子奶糖,如同卫星似的,缠绕着它缓缓地转动着。

……

……

……

……

他们的身体,并不是真正的降临到了【棋盘】世界当中,然后再经过改造。

他们的身体,其实是一直收藏在一个类似夹层的空间当中……从者的身体,完全是另外一具,只是意识进行了投射。

只不过,当从者离开的时候,会自动进行一次检查,如果从者的能力更高的话,将会对原本的身体进行覆盖。

但这是【山河图】的能力……子世界与子世界之间无法进行这中干涉——因此,再【山河图】的核心彻底破碎之后,这项技能似乎也已经终止。

古堡的宴会厅中。

巨大的【棋盘】上所放置着的从者卡牌,瞬间消失不见,随后几道白光出现,紧接着【棋盘】游戏的胜利者们,终于再一次地回到了他们原本所身处的现世。

几乎同一时间的出现,让原本冷清的宴会厅,瞬间多了一丝生气。

当洛老板睁开眼睛的时候,女仆小姐的笑容瞬间便进入了他的视线之中。

像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在这视线的第一序列当中似的,女仆小姐轻轻地拎起了裙摆,“您回来了,旅途还愉快吗。”

这是挑不出来任何一点的瑕疵的问候。

“是一次不错的经历。”洛老板微微一笑,旋即绝地求生似的补了句:“我想下次有机会的话,应该带上你一起的……我现在无比怀念优夜小姐你的红茶以及美食了。”

旁若无人般的对视着。

南小楠觉得这两货好刺眼啊……是怎么回事?

但比起这两个闪光弹,她此时更加在意的是古堡宴会厅内的情况——这里的情况似乎相当的诡异。

四周俨然是一副被烈火焚烧过后的模样,地上有着许多灰黑色的灰烬——但更为明显的,则是地上躺着的两个重度烧伤的家伙。

根据残余服饰的情况看来,依稀能够辨认出来,这就是双胞胎女佣的姐姐蒂芙,以及来自吸血鬼十三氏族之一家族的大小姐,龚琳娜。

甚至,此时的龚琳娜大小姐的身体,正在被一条黑色的老狗啃食着……这似乎是,斯内夫所一直喂养着的那条黑犬。

除此之外,唐天麟回来了,这会儿很显然正处于懵逼与紧张的状态。

还有格尔斯医生以及蒂娜。

最后还有……公孙二娘,她此时独自一人站在了宴会厅的窗户旁边,背着众人,看向了窗外的大雨,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姐姐!”

双胞胎的女佣蒂娜,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地上其中一个被烧焦了似的,就是自己的姐姐……她在第一时间就直接冲了上去。

格尔斯医生这时候目光悄悄地锁定着宴会厅内的所有人,可脚步却一点点地挪动着……一点点地后退。

“格尔斯先生,你打算去什么地方?是因为归来了,所以打算开一瓶香槟庆祝吗?”

就在这位古堡的家庭医生快要退到宴会厅侧门的时候,南小楠的声音冷不丁地就在他的身后响起。

这让格尔斯医生仿佛坠入了巨大的危机深渊当中似的……他一下子吸引了来自所有人的目光——包括此时正在查看着蒂芙伤势得蒂娜。

“医生!医生!你快来帮我看看姐姐……求求你!”

“好…我这就过来。”格尔斯医生唯有硬着头皮,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快步地走到蒂娜的身边,并且蹲下去,开始心不在焉地检查着蒂芙的伤势,“噢……怎么会伤得这么重,这治不了啊……很难治啊……让我好好想想,我需要马上送她到我的治疗室!对,蒂芙现在很需要治疗!作为一名医生,此时此刻,我的医生之魂在燃烧了啊!”

大声说着,格尔斯医生直接将重伤的蒂给横抱了起来,正色道:“没有什么事情比拯救一条生命来得更加的重要,有什么事情……过后再说!不要阻碍我履行一个医生神圣的职责!”

此时的格尔斯医生满脸都是悲天悯人之色,一把抱起了蒂芙之后,便头也不回就朝着宴会厅的大门冲了出去。

蒂娜迟疑着环视了一圈,一咬牙,便直接跟着上去。

“这倒是个人才啊……”南小楠此时搓了搓下巴,颇为认真地说道。

她摇了摇头,知道这两个家伙就算在这里其实也翻不起什么风浪……说到底,他们也不过是在瓦利奴役之下的可怜家伙,如今古堡的主人瓦利未能从【棋盘】之中走出,也就意味着这个古堡的一切,将会面土崩瓦解。

【棋盘】……

想到【棋盘】,南小楠瞬间看向了被放置在桌子上的【棋盘】……只见此时,整个【棋盘】都已经变得暗淡无光,甚至完全石化。

南小楠忍不住伸手摸向了这个石化的【棋盘】,颇为的肉痛……这可是能够吞噬一个子世界,甚至炼化一个子世界的宝贝啊,“这就毁了啊…这东西放虚空也不可多得啊。”

“这只是类似传送装置一样的东西,真正的【山河图】,还在我们所经历过的那个世界。”洛老板此时一挥手,整个石化了的【棋盘】便无风自动而起。

它在一点点的缩小,最重缩小成为了一个巴掌的大小,落入了洛老板的掌心之中……【棋盘】合起,最后成为了小小的盒子。

然后,在南小楠颇为眼馋的目光之下,洛老板随手就将这个【棋盘】盒子递到了女仆小姐的手上。

就在此时,一道惨叫的声音响起……惨叫声之后,则是愤怒的咒骂。

“你…你这畜生,竟敢……竟敢吞食我的…我的身体!!不可饶恕——!!”

这赫然是龚琳娜大小姐的声音。

……

……

吸血鬼通常来说,都拥有十分可观的自愈能力,足够强大的吸血鬼,哪怕只剩下心脏也能够重生。

作为十三氏族当中一家的继承人,纯血的贵族,龚琳娜大小姐无疑早早就已经达到了可以凭借心脏重生的阶段。

可即便如此,当从重伤当中清醒过来,第一时间便看见了自己的大腿已经被一条低贱的黑狗直接啃去了大半,还是让这为龚琳娜大小姐难以接受。

多少【非人领域】当中的纯血贵族,为了获得她这双美腿的践踏愿意一掷千金?

为了这双完美的腿,她甚至一度在【魔术师协会】的保险部门买下了巨额的保险……对于美腿的管理更是到了苛刻的地步!

初初醒来的龚琳娜大小姐,此刻因为过于愤怒的关系,直接一手将满口血肉的黑犬黑龙给拍飞了去……黑犬黑龙甚至来不及惨叫,便整个撞向了墙壁。

但此时女仆小姐却挥了挥手,宴会厅窗户的窗帘瞬间飞出,在黑龙撞墙之前给接了下来……饶是如此,黑犬黑龙亦然还是直接昏死了过去。

龚琳娜大小姐此时浑身焦黑,她坐在了地上,整个人此时也清醒了许多……昏倒之前发生的事情,飞快地在她的脑中闪过。

这些记忆便的清晰的同时,龚琳娜大小姐的脸色也越发的恐慌起来……那个讨厌的女人!那个该死的女人……可怕的女人!

看着正对着自己,面露笑意的女仆小姐,龚琳娜瞬间打了个寒颤……畏惧的程度,甚至一度盖过了她身上伤势所带来的痛楚。

“看来这里也发生了不少事情。”洛老板在环视了四周一圈之后,忽然说道。

“稍微发生了一些。”女仆小姐蜻蜓点水般道。

南小楠瞬时瞪大了眼睛……这么点到为止的嘛,而且洛先生好像还真是接受了这样的解释?

难道这……真的是未来的老板娘?

“我…我是茨密希家族的继承人……”

就在此时,龚琳娜大小姐不安定的声音打断了南小楠对于女仆小姐是否老板娘的猜想。

她下意识看了过去,只见龚琳娜嘴唇直哆嗦着。

“我…我是茨密希家的大小姐……你们,你们如、如果在这对付我的话…会,会很麻烦……”

南小楠皱了皱眉头,难道说这为所谓的茨密希家的大小姐,在这种时候,还打算虚张声势……可这幅模样实在是毫无威慑力可言。

“会有什么麻烦。”女仆小姐直接目无表情说道。

这就像是她挥之不去的噩梦一样……哪种被黑色火焰焚烧时候的痛苦。

此时的龚琳娜精神完全紧绷,大脑飞快地转动起来:“不管如何…对付一个十三氏族的继承人,等同于与整个氏族做对……当然,当然你不会在意……不过,假如一直都要受到氏族骚扰的话,也会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吧……这不是威胁,我只是,我只是想说,我们没有必要敌对的关系……【棋盘】,完全可以给你们,我也可以保证,茨密希家以后都不会找你们任何的麻烦,今夜在瓦利古堡发生的事情,仅限于今夜参与的人知道。”

“听起来像是很不错的建议。”女仆小姐淡然说道,但接下来她却轻轻地走到了洛老板的身边……他的身后,小半步的位置,“可惜的是,决定的…不是我。”

——学学人家!

——南小楠!

——你快学学!

——这个女人太特么的可怕了!

南小楠此时顿时惊为天人似的,死死地盯着女仆小姐的一举一动!这位金色长发的丽人,身上包裹得严密,可就这样往这个位置一站,哪个男人不爱!

“我可以为你奉上茨密希家的财富,方便……友谊!永久的友谊!”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草似的,茨密希家的大小姐连忙看向了洛老板,“十三氏族历史悠久,无论在现世还是【非人领域】,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龚琳娜小姐可以的话,希望能回答我一些问题。”洛老板淡然道:“我并不会阻止你的离开。”

“什…什么问题?”龚琳娜连忙说道。

“【棋盘】。”洛老板想了想道:“我听说,这个【棋盘】是你送给瓦利先生的……那么,这个【棋盘】,龚琳娜小姐又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我是…”龚琳娜小姐怔了怔,吱吱唔唔了起来。

“这个问题,她自己大概也说不上来。”就在此时,独自一人站在窗户边缘的公孙二娘却忽然说道:“还是等老身来回答你这个问题吧……作为【棋盘】第一个的从者,我想没有人比老身更清楚。”

说着,公孙二娘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南小楠此时不禁张口瞪眼,只因为此时转过身来的公孙二娘,哪里还是再【棋盘】世界里头哪个满脸皱纹的老妇模样。

虽说不上是妙龄,但绝对算不上年长……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模样。

然后……长得不错!

“很奇怪吗。”公孙二娘淡然地看着众人,“在【棋盘】当中的,是从者的身体,这才是老身原来的模样。”

Emmmmmm……

唐天麟忽然陷入了沉思当中……但当他对上了公孙二娘目光的瞬间,却冷不丁地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空气仿佛完全凝固了起来,他的身边,如同架起了千百把的利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