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里的故事,他的自述

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里的故事,他的自述

夫人的丈夫很早之前即已经死去。

她与丈夫一共育有了三个孩子,大公子,大小姐儿,还有一个小儿子。

大公子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已经送去了与氏族的大公一同居住。他们都说大公子很有天赋,将会是一个很出色的继承人。

大家都这样想的。

后来大小姐也搬出去住了,因为大小姐也已经长大了,最近听说,大公子与大小姐似乎发生了一些争吵。

不过都只是小事情,因为他们都在迈向成熟的道路上摸索着,偶尔间发生一些意见上的的分歧,在大人们看来,甚至还是一件好事情。

只有小公子一直和夫人居住在一起……因为夫人喜欢安静的关系,他们一直都居住在需要缆索才能够攀上的孤峰之上。

大公子和大小姐在搬出去居住之后,还时常会返回孤峰的古堡上探望夫人,不过最近这段日子,听说大公子与大小姐的学业都比较繁重了,他们回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已经快要半年的时间,大公子与大小姐都没有回来过了吧。

纵然对于吸血鬼漫长的生命来说,半年的时间并没有很长……但这似乎像是某种信号。

小公子也渐渐长大了,而且长开了之后,小公子越来越像他的父亲。

听说在四月里小公子的生日宴会上,看见了长大了许多的小公子,氏族的大公甚至还给了小公子一个拥抱,并且还说,小公子将来一定会是如他父亲一样出色的贵族。

如他父亲一般?

如果小公子的父亲并没有死亡的话,那么他才是下一任的氏族继承人吧?

大公甚至有意想要在生日当天将小公子接走……就像是大公子一样,带在身边进行培养,但是夫人并没有同意。

这是一个不怎么愉快的生日宴会。

那之后过了许多,孤峰上的古堡,似乎已经被人遗忘了似的,除了每隔一段时间送来补给的仆人之外,已经许久没有吸血鬼前来拜访了。

……

夫人很爱她的丈夫。

爱到什么程度了呢?

这位夫人为了爱人,甚至从另外一个氏族当中脱离了出来——事实上,夫人在年轻的时候,俨然也是她娘家氏族当中最为优秀的年轻一辈之一。

爱到了什么程度了呢?

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将她视为生命般的最小的孩子,从她的身边带走——没有人可以带走这个孩子。

因为看到他的时候,夫人会觉得自己的丈夫并没有死去,还在自己的身边。

小公子已经一百三十多岁了,模样因为是纯血的关系,与人类十四五岁的孩子也差不多——但夫人还是每晚上都要与小公子一起睡。

她几乎掌控着小公子的所有。

每天什么时候醒来,醒来之后吃什么,进食的量是多少,白天穿什么样的衣服……什么时候沐浴。

什么时候入睡。

在孤峰古堡的仆人们看来,小公子更像是夫人手中一个会说话,能够自由活动却没有自由的人偶。

但这又怎样呢?

仆人们是不可能将心里话说出来的。

氏族的大公不来了,大小姐以及大公子不来了,外面的那些贵族们也不来了,但这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

夫人,还是一直都陪在小公子的身边。

他们觉得,这样的日子,或许会一直持续下去……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小公子始终会真正长大的,他是氏族大公所预言的,会成为伟大吸血鬼的后代,他终有一日会如同雄鹰般张开双翼,从这孤峰之上飞走的吧。

“我是,不会让瓦利离开我的。”

……

要将小公子从孤峰的城堡中带回来!

不能让小公子毁在那个女人的手中!

夫人对于小公子的爱已经扭曲了……虽然对于吸血鬼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情,但也不是能够随意宣扬的事情!

她既然无心辅助茨密希的家族,那就回去她原来的氏族吧,这样或许还能缓解两个氏族间的关系。

……

关于将小公子接回氏族城堡的声音,开始变得越来越多……最开始,也不知道是谁提起的,但是到了后来,讨论的声音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多了起来。

多到了什么地步呢?

多到了孤峰城堡中的仆人们,也会悄悄地讨论起来——多到了让小公子自己本人,也已经听到了不少。

“母亲,他们说我已经长大了,或许应该尝试一个人睡?”

“你还小。”

……

氏族的大公最紧忽然有种心绪不灵的感觉,平日的行为也略显的暴躁……或者说,十分的暴躁。

他曾用着相当粗暴的方式进食……这是许多年都未曾发生过的事情。

这大概是和不久之前的一场对整个十三氏族来说,都异常恐怖的灾难说起——在这次的灾难当中,整个十三氏族的十三位大公,都承受了一次沉重的屈辱。

“因为一个家伙。”

“谁?”

“艾瑞克斯,传说它是世界上最后一只的食梦貘。”

“很厉害?”

“你看各大氏族的大公们如今的样子,应该就能猜到一二了吧?”

确实很厉害,自从那位传说中最后一个的食梦貘大闹了十三氏族之后,整个十三氏族都变得异常的紧张起来。

艾瑞克斯的名字,俨然成为了十三氏族当中,不能提起的名字。

茨密希家族内,最紧讨论这个不能提起名字之人的声音,完全盖过了关于接回小公子的的意见。

但今日氏族的大公却忽然神经兮兮地宣布:必须要接回小公子。

“为什么?!”

“我在瓦利的身上,看到了能够战胜那个卑劣的家伙的希望……瓦利,是我茨密希近这二千年以来,天份最高的纯血贵族!”

“我不同意!”

“没有人可以违抗我的命令!”

“我不同意!”

“你控制他,只会磨灭他的天份,我绝不容许你毁去我氏族最出色的后代。”

孤峰的古堡中,那日发生了一场战斗,整座古堡都夷为平地……战斗的最后,大公将小公子带走了。

只有夫人还留在了变成废墟的古堡当中。

她没有死,但是被钉在了一根刻满了蔷薇花的白色柱子之上。

“你永远都不许再回来这个地方了。”

是不许,而不是不用。

临走之前,大公用着不容置疑的口吻,告诉这个最出色的后代。

但是当天晚上,就传来了夫人的死讯。

……

……

“我母亲她,是自杀的。”古堡的管家先生这样回忆着说道:“当然,这是仆人在后来告诉我的说法,到底是不是,我也不知道。”

培植安静树的密室当中,洛老板看了眼被埋在了黑色泥土当中的龚琳娜小姐,她似是睡着了般,但脸上此时已经长出了许多如汗毛似的细密根须。

“你不打算知道真相?”女仆小姐忽然开口问道。

她是代自己主人发问的……废人养成显然已经可怕到了这种程度。

“母亲死在了城堡,这是已经无法改变的事实。”管家先生摇了摇头,“但是,如果我没有办法回应大公对于我的期待的话,我想我以后在氏族的日子应该不会很好。我的兄长以及姐姐,一直都不怎么喜欢我。”

“那你呢。”洛老板却好奇问道:“你喜欢你的兄弟姐妹吗。”

“怎么会不喜欢?”管家先生好奇地道:“他们是我的亲人,兄长暂且不说吧,龚琳娜姐姐和母亲就很相似。回到氏族城堡的初期日子里,还是龚琳娜姐姐负责照顾我的。”

“你喜欢的姐姐,现在正被你种在了泥土当中。”女仆小姐此时却微眯起了眼,提醒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管家先生微微摇头道:“安静树快死了……这棵树瓦利种了许久,就这样死掉就很可惜了。不过即使过去了这么久,安静树也没有得出理想之中的果实,我就在想,可能是种植的方向发生了错误。”

洛老板想了想道:“在【精灵之乡】的时候,我就碰到过了一位瓦利先生,但当时另外一位瓦利先生却正在以御主的身份,存在于【棋盘】之外的现世,我当时就有些奇怪。”

“碰到我之后,就不奇怪了,对吗。”管家先生目无表情道。

“算是清楚了一些。”洛老板点了点头。

“还可以更清楚一些。”管家先生却冷不丁说道:“这算是秘密……甚至于我的母亲,本身也不清楚。是这样的,一些纯血在诞生的时候,会自动会的一些特别的能力……这就像是被女神所眷顾一样的恩赐。当我在一百二十岁生日的时候,我觉醒了这种特异的能力,我能够进行自我的分裂……不管是意识还是身体。”

洛老板想了想道:“既是从者,也是御主。”

“没错。”管家先生难得地露出了一抹笑容来:“【棋盘】是龚琳娜姐姐在我另一个生日的时候送给我的……她应该是有些自己的打算,但我并不打算说穿。当时我对于这个奇异的【棋盘】也确实有着很浓郁的兴趣。只不过我身边并没有什么能用的仆人……我身边不是兄长的人,就是姐姐的人,又或者直接是大公派来的人。”

“但你自己就属于你自己。”

“我觉得挺好的。”管家先生笑了笑道:“也不用假手于人,更加不用在意别人会欺骗我……现在想来,这个【棋盘】的规则,甚至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制的一样。一开始,我从氏族的【农场】里面找来了一些【农作物】陪我对战,当熟悉了里面的游戏规则之后,就慢慢会寻找一些别的家伙,冒险者,魔术师……兽人之类,各种各样。从那时候开始,我接触到了许多外边世界的东西……一些,不管是我的母亲,或是姐姐,甚至大公也不曾告诉过我的东西。现在回想,挺快乐的,刚开始【棋盘】游戏的那段日子。”

“那么,管家莱萨的这个身份?”

“我后来因为【棋盘】游戏的关系,得罪了大公,被他责令驱逐了出来。”管家先生想了想道:“但这似乎还藏着别的含义……大公对我得驱赶,似乎是一种提前的布置,我离开的时候,他就私下给我说过一句话:让我尽可能地活着,十三氏族未来或许会经历一次可怕的灾变。”

“茨密希的大公,拥有预知梦之类的能力?”女仆小姐颇有些诧异地看了这位管家先生一眼。

“我说过,吸血鬼诞生的时候,会有一定机会获得一些特殊的能力。”管家先生淡然道:“我不知大公到底有没有觉醒过这种能力,就算有,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毕竟我自己就是这种特殊能力的拥有者。不过现在看来,十三氏族,确是正在经历着可怕的灾变……十三位大公,都在一日之间全部死亡,现在各大氏族内部是怎么个样子,也是能够想象得出来的……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龚琳娜姐姐大概不会选这个时候来见我。哦对了,还是说回来莱萨的这个身份吧。”

洛老板微微一笑,他觉得这位管家先生的性格就很好。

“应该是现世的二次大战的期间吧。”管家先生回想着说道:“有一个在欧土大陆的战场上,借着军队名义的家伙,一直都在走私药物……豪斯。后来豪斯在一次走私的路上,无意中发现了一具神奇的尸体。他带走了这具尸体,用来研究,还将它私自地命名为【完人】…完美人类的意思。”

“我和豪斯之所以认识,是因为格尔斯的关系。这家伙怎么也算是一个医生吧,有些时候研究确实需要不少的药物……豪斯也算是格尔斯引荐给我的,这一来而去的,也算是有了一些业务上的来往——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不少不愿意在【非人领域】居住的吸血鬼,也是会在现世培养为自己服务的仆人……豪斯,也算是一个吧。”

“只是这家伙比较狡猾,一直将【完人】的身体收藏了起来。”管家先生想了想道:“后来这个研究似乎被某个神秘的势力给盯上了……它们闯入了豪斯的实验室,抢走了不少的研究成功,只是【完人】却没有得到。这次豪斯向我求助,就提出了将【完人】交给我的想法……嗯,这家伙最重野心还是没有抵过死亡的威胁。我是……瓦利是不打算给他初拥的,所以直接了些,让格尔斯将他变成了尸鬼……这会儿,应该死透了吧?毕竟这位小姐放的那把火,稍微旺盛了些。”

女仆小姐丝毫不以为意地微微一笑。

“至于莱萨…这具身体,也算是对【完人】的研究的成果之一。”管家先生此时提起了手掌来,淡然道:“是我用炼金术,以及从【完人】身上取出来的血肉培植出来的。这身体,远比瓦利…我自己的身体要强大许多。”

“你看。”

只见管家先生此时随意一拳轰击空气……空气,空间就这样就发生了扭曲。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