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章 突发

第七章 突发

梨子被带到了一辆黑色的国产保姆车上。

后座处除了燕小西之外,另外还有一名三十来岁的管理局的探员……燕小西没有看她,只是看向了窗外。

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会场的正门。

“上去吧。”

上车之后,梨子便只好抱着自己的背囊坐了下来,就在那位三十来岁的探员的身边,斜对着燕小西的位置。

“自我介绍一下。”三十来岁的探员此时正色道:“鄙人付明贤,神州管理局高级探员,这位燕科长应该不用我多说了。”

梨子点了点头,随后拉开了背囊的拉链,这个举动让叫作付明贤的男人目光一下子显得有些吓人。

他甚至闪电似的出手,直接抓住了梨子的手腕。

“别紧张。”梨子眨了眨眼睛,“别紧张……就算有武器,我也带不上不是?”

付明贤这才皱着眉头,松开了手,只是目光依然的紧锁——只见梨子从背囊里面取出来了两样东西。

一张普通银行卡大小的磁卡,另外一样则是……鸡蛋布丁。

“这是我申请的居住证,还没有到期的,你可以查查。”梨子将磁卡交到了付明贤的手上,便自己撕开了布丁的包装,用小勺子舀来吃。

付明贤便直接取出了一台机器,将磁卡插入其中,不久之后便在上面的屏幕处看到了梨子的一些资料。

“科长。”他将屏幕上的信息送到了燕小西的面前。

燕小西低头一看,又抬眼大量了一眼满不在乎的梨子,便道:“雪女…岛国的妖怪?”

“吃吗?”梨子此时却又从背囊里取出了两个布丁。

“我们在问你问题!”付明贤强调似的道。

梨子含着小勺子可怜兮兮地道:“可是两位大哥你们问的是类似我的性别之类的问题?”

付明贤一皱眉头,燕小西此时却摆了摆手,示意他安静。

燕小西此时换了一个坐姿,倒是收下了梨子的布丁,没吃,只是开口道:“资料上显示,你来神州的申请理由是旅游……但你现在有了工作吧。”

梨子讪讪似的笑道:“只是用来过检的理由啦……比起偷渡过来的,我可是有好好地按照规矩申请的,而且还申请了很久的了!至于工作的事情……吃饭也要钱的呀,我总不能去偷去抢吧。”

燕小西淡然道:“签证的期限还有…两个月。”

“我知道。”梨子点了点头道:“我最近有在申请长久居留的……不过似乎有些困难。”

“现在是非常时期。”燕小西淡然道。

梨子轻嗯了一声。

“你为什么想要留在神州。”燕小西此时却忽然问道:“据我所知,岛国应该比较靠近神州的关系,这次灵气复苏之后是受益比较大的几个地方之一。雪女在岛国也十分的稀少,我听说雪女已经绝迹了快两百年了,你要是回去岛国的话,以岛国的文化,你立马会成为座上宾的,何必留在神州……留在这个禁法之地?”

“这里的东西好吃!”梨子煞有介事地说道:“真的好吃!我本想着用一年的时间,将这里的美食都吃完了之后就回去的,但是我用了一年的时间,都还没有吃完这个地方的!这里每天都有新的美食出现,好厉害!”

这大概是燕小西与付明贤从业以来,听到过的可以算是离奇一类的回答——不是说类似的回答从前就没有过,事实上妖怪们类似的回答就有许多是摸不着边的。

但为了美食之类的,倒是头一次听闻。

“两位大哥,我真的是绿色无害的。”梨子此时正色道:“你看我,就算是买吃的也是靠自己打工赚的钱,从来都不顺手牵羊,我可奉公守法了。”

“奉公守法,为什么会出现在高峰会议的媒体名单当中。”付明贤此时摊牌了似的,“别跟我说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管理局有职责管监整个会议前后的安全。”

“……也就是说,因为我是妖怪,对吧。”梨子冷不丁地放下了脸上那一丝可怜兮兮的目光,“妖怪,出现在这个会场,就是不稳定……是潜在威胁。反而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带着其它目的而来的媒体,却能受到保护,对吗。”

“不要偷换概念。”付明贤一皱眉头,“以及偏激。”

“那首先请你放下对妖族的偏见。”梨子耸了耸肩,“我是拿着你们颁发的合法证件到来的,也请你们尊重你们自己定下的规矩。”

“倒是牙尖嘴利。”付明贤冷笑了声,“我见得多了,你们这种妖怪,往往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类型。”

“你们…这种妖怪?”梨子眯起了眼睛,“这种呢。”

“听着!”付明贤霎时间暴起,一手抓住了梨子的手臂弯向了背后,一手将她的脖子按住……将她按在了椅子上,“不要用这种口吻和我说话,现在是我在询问,你只需要回答!你到底为什么要混进来会场!你又什么目的,是不是有谁在背后指示你……你和宋家,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就一个小记者……”梨子此时说话也有一些困难,“还有……你们这算不算是,暴力执法?”

“还嘴硬。”付明贤冷笑了一声:“或许你还没有尝试过管理局的审讯……”

燕小西目无表情地看着,再他看来,这并不算是十分过火的行为……非常时期,他们也没有很好的耐性。

但此时,车外却传来了一些骚乱,打断了燕小西的思考……他下意识看向了外边,同时皱眉地看向了前座的司机,“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座的司机道:“有个女人冲过来了,说是要找人的……我们的人正拦着她,然后发生了一些小冲突。”

“女人?”燕小西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梨子此时依然被付明贤按住脖子压着,听到了之后,似想到了什么似的,目光一抬,像是在担心什么似的,“难道是……”

“梨子!是不是你在里面!梨子!我看见你,你被两个人押着上去的,梨子!”

她已经听见了,任紫玲喊话的声音。

……

……

“你们这是做什么!放开!管理局的人就了不起吗!我亲眼看见你们将我的朋友带上去的……你们要对她做什么!放开我!放开!”

“这位小姐,我们在办公,请你离开!”

“不行,如果看不到我朋友,我不会走的,我要知道她是不是安全!我告诉你,她不仅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员工,我有责任保护她的安全!如果只是办公的话,凭什么不让我看见!”

“女士,请你配合,如果你的朋友没有问题的话,我们自然不会伤害她。”

“她能有什么问题……她有问题的话,你们就会伤害她了吗?!”

“女士,请你冷静一些。”

此时,付明贤从保姆车上推门走了下来……他束了束身上的衣服,皱眉地看这车前闹事的女人……他记得这个女人,坐在了采访区第一排的那个被宋昊然以权谋私硬生生插进来的三流媒体。

任紫玲此时还在与几名管理局的探员对峙着,付明贤便目无表情地走上前来。

“我也不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付明贤淡然道:“请你现在马上离开,我们管理局办事,目前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女士,我已经很礼貌请你离开了,请吧。”

任大妈这见惯风浪的人,此时被这三十来岁的男人盯着看,竟是有种心慌的感觉——她曾采访过好些的极恶的杀人犯……就是这种杀机涌现,很能吓人的目光。

“你们到底要对梨子做什么!”任紫玲却倔强地迎了上去,“她是我的好朋友!”

“好朋友?”付明贤却轻笑了声,“看来,你是不知道,你的这个所谓的好朋友,到底是什么人……行吧,不和你多说了,你的好朋友我们需要带走配合调查,就这样,你请回去吧。”

说着,也不等任紫玲回应,付明贤便直接挥了挥手,淡然道:“将她带走吧,【礼貌】点就可以了。”

说着,便随手从衣服里面掏出了一根小棒,交到了身边一名下属的手上。

下属顿时明白付明贤的意思——这是用来迅速处理普通人并且不留麻烦的手段:将人带走,然和短暂的记忆消除。

眼看着几名管理局的人朝着自己走来,任紫玲便皱起眉头:“你们想要做什么?这是公共场所!我也没有犯法!”

“停手——!”

只见燕小西此时冷不丁地推开了车门走出。

他们听付明贤的,但显然更加听燕小西的,闻言纷纷停了下来——只见燕小西此时淡然道:“你们的朋友没什么问题了,带她走吧。”

说着,便是看见梨子此时摸着自己的脖子,脸色稍微显得有些苍白,惊疑未定般的从车上走出……随后飞快跑回到了任紫玲的身边。

任紫玲见状,本能似的一伸手将梨子护在了身后,“梨子不要怕,我在这里!”

“任姐,我没事了,不用担心。”梨子此时飞快地道:“他们就是问了我几个问题而已……有什么事情,我们离开再说吧。”

任紫玲疑惑地看着梨子,只见梨子的目光此时没有了以往的嘻嘻哈哈,只有认真。

“你们走吧。”燕小西此时淡然道:“很抱歉今日吓着了两位,这是我们管理局的失误……现在没事情了,对于你这位朋友的精神伤害,我们会补偿的。”

“科长?!”付明贤不可思议地来到了燕小西的身边。

“回去吧。”燕小西却没有理会,直接上了车。

见状,付明贤只好摇摇头,随后一挥手,叫回来了人,接着车子便一下子开出……离开。

……

“真……真就这样走了啊?”任紫玲颇有些惊讶地看这这一幕,随后缓缓地吁了口气。

梨子此时却睁大了眼睛,看这任紫玲道:“任姐,你怎么知道我在车上的……还?”

任紫玲没好气地道:“正好碰见的,出来的时候,看到你被两个黑衣服的家伙押着上车,我就好奇用相机看了下,结果看到你被那家伙摁住了,我就赶紧过来了……还好你没事!对了,这些管理局的,怎么会抓你?”

“他们说我是妖怪。”梨子此时眨了眨眼说道:“我说要毁灭世界,所以来抓我的。”

任大妈怔了怔,随后抬起手,一拳头敲在了梨子的脑袋上,“说人话!”

梨子吃痛的吐了吐舌头,“因为这根项链的事情啦……他们好像有什么特殊的仪器,能够检验到我这根项链有什么特殊的能量,所以就找我来问问的。”

“项链?”任大妈半信半疑地看着梨子带在脖子上的项链……显然,比起梨子是妖怪,要毁灭世界之类的,这个答案比较可信。

毕竟她也亲眼看到过在会场内,管理局的人出手,一些子就弄坏了全场媒体人的照相机。

“这项链怎么了?”

梨子摇摇头道:“我不知道,这是我祖先留下来的,他们说想要拿回去研究,我没同意,可能就这样,发生了一些冲突吧……不过现在也没事了。”

“还说没事?他们都摁住你了!我要是再来晚一点的话,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任紫玲没好气地道:“也不知道他们过后还会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

“应该不会了。”梨子笑了笑道:“我就一个小市民,再说那位燕科长怎么会一直揪着我这个小人物不放……任姐,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好吧……”任紫玲点了点头,旋即又支支吾吾地道:“梨子,你能不能扶扶我,我腿软……”

梨子不禁苦笑了声……她大概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倒地是怎么可怕的机构。

但就算知道了,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吧?

这里的美食很多,多得她一年也没有吃完……但这里,好有别的。

如果我是妖怪的事情……你还会义无反顾吗。

人类。

……

……

“科长,为什么刚才那么突然?”

车上,付明贤皱起眉头,费解地看着沉默不语的燕小西。

只见燕小西此时缓缓吁了口气,看着自己的下属,喉咙似有些艰难,“你…见过真正的……”

“见过真正的什么?”

付明贤旋即再次皱起眉头,却发现这位科长的衣领……是湿了的。

刚才,他下车的时候,车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燕小西没有再说下去,只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根本听不入任何的说话似的……付明贤只能生着闷气不出声。

……

……

“人类与妖族共处吗……看来外边的这个女人,应该还不知道你的身份吧。”

燕小西收回了目光,看向了梨子——付明贤下车处理之后,梨子也就没有了压制。

按理说,她已经能够正常地坐起来了,但让燕小西感觉不妥的是……此时的梨子非但没有坐好,反而还维持着那种被按在的姿势。

燕小西猛然一惊,下意识地看向了窗外。

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刻静止了。

他冷不丁地感觉到了身边突然坐着了一个人。

“你好,燕科长。”

回头来的瞬间,燕小西看到的是……一双混沌的双眼。

#########

PS:(1/1)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