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一章 海上的琴声

第十一章 海上的琴声

但直到后半夜的时间,有钱的音乐家也未能寻找到心仪合适的对象,因为夏洛特神经兮兮的表现而打断的灵感,自然也无法再次恢复。

部分音乐家同样也是神经兮兮的种类,他们的想法大多天马行空,突如其来,甚至不计后果……沃尔夫冈此时正在打算做些什么,好促使自己的灵感焕发。

“演奏……第一乐章。”

游轮的甲板之上,十枚由特别宝石打造而成的戒指闪闪生辉,空气之中仿佛有一根根的弦线正在波动。

沃尔夫冈倾听着什么,随后手指轻轻拨了拨。

平静的海平面上,忽然掀起了微波……它们从远处向游轮缓缓地涌来,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变成了一波不小的海浪,直接冲击船体。

豪华的游轮此时不禁摇晃了一下。

但这并没有惊动轮船上的游客们……海上碰到一些震荡是常有的事情。这艘是环球航行的轮船,游客当中一些人甚至已经在船上度过了超过半年的事件,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只是这夜里的海浪似乎热情了些。

摇晃……在不知不觉之中,竟是已经变成了震动,便成了让船客无法站稳的程度。

“……请乘客们放心,我们正在经过一片暗流区域,很快就能通过,请尽量保持在安全的地方停留,扶稳自己……”

游轮上的广播启动,为了安抚那些彷徨的心灵……然而,广播的安抚并没有带来什么作用,因为伴随而来的更加强烈的震动,已经让船客们怀疑广播的真实性。

随后,当第一声的尖叫声响起的时候,人们才发现,此时的船体竟是已经出现了肉眼可见的倾斜,并且倾斜还在持续严重。

一个巨浪,此时正出现在了游轮的身后,如同天空扑下来的巨大墙壁般,眼看着就要将游轮直接扑了下去。

“怎会这样……”

船长已经有三四十年的从业生涯了,大风大浪见过无数,可当这滔天巨浪涌来的瞬间,这位资深的船长只来得及拿起了手中的麦克风,说出了最后的话:“感谢上帝然你我在这游轮上相遇,很高兴这一百六十多天以来大家对全体船员工作的肯定……祈祷吧,在死亡来临的瞬间……”

船体正在朝着九十度角的角度倾泻,大量的游客被直接抛入了浑浊黑暗的海水之中。

甲板上的音乐家此时十根手指弹奏的速度越发迅速了……就像是抽搐似的,沃尔夫冈脸上尽是兴奋狂热的笑容。

“你在做什么?”

打黑伞的夏洛特与神州女魔头宫繁星几乎同一时间出现在沃尔夫冈的面前,异口同声。

“嘘……在这种绝佳的时刻,请允许我无法回应两位女士的芳心。”他手指放在了唇边轻声说道,一口洁白的牙齿。

宫繁星看了眼那些正在不断地抛入海中,或是在绝望中慌不择路逃命的人群,禁不住皱了皱眉头。

太过分了吗……或许吧。

然而促使这场灾难的沃尔夫冈则是更加的可怕……那些潜藏在空气之中的弦线,每一根都蕴含着可怕的力量。

她不打算看下去了,脚掌轻轻一踩,便直接踏空冲天而起,以无比浑厚的真力,支撑着身体在空中停留,夏洛特则是挥了挥手,脚踏了一只奇怪的乌鸦,缓缓地也跟着飞了起来。

旋涡,浑浊的大海之中,此刻正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可怕旋涡……【奥斯通·豪斯】号此时就像是失足落入了泥潭之中的人一样,彻底倾斜着的船体,此时正一点点地被旋涡吞噬进去。

海上,沃尔夫冈癫狂的笑声,竟是能够盖过船上所有人绝望的尖叫。

“更多!更多!再多一些!再激烈一些!激烈!哈哈哈哈哈哈——!!”

“疯子。”宫繁星一摇头,终究是看不下去,别开了目光。

却见夏洛特此时忽然伸手一抓……海水之中,猛然冲出了许许多多在绝望之中咆哮的灵魂,被吸入了她的手掌之中。

“别浪费了。”

宫繁星只听见夏洛特如此轻轻说道。

她一路上能够感觉到沃尔夫冈与夏洛特不是普通的来历……只是也才第一次看见此二人的可怕之处——比起自己,似乎魔头的名号,更加似乎这两个家伙。

但在这公海之上,谁又能阻止这么一场无妄之灾?

……

海水已经疯狂地关入船舱之内了……游轮底层的空间之中,水已经淹没了所有的路,工作在这里的船员,此刻已经在绝望之中,苍白无力地等待死亡的到来。

此时,四处漏水的动力室內,好不容易才躲到这里的几名船员,满脸惊恐之色……忽然,一名船员却猛然拿着一个铁撬,冲向了一处发动机。

“你想要做什么!”

“我看过这里的一份旧式的图纸,这里面的地板下面好像还有一个空置的地方,是直连一个逃生出口的……但我不知道里面倒地具体是什么情况,不过总比在这里困死要好!”

闻言,逃到这里已经无路可逃的船员们,瞬间一同冲上,众人合力,很快便将地板撬开……撬开地板了之后,这里头竟然还有一扇圆形的铁门。

铁门上有书写【危险】的字样。

然而地板之下暗藏着的这扇门本就已经给了这些绝望之人以求生的希望……此时他们哪里顾得上里面是否危险——哪怕里面藏着什么带着辐射,剧毒的东西,也总比直接淹死在这里也好。

不顾一切的船员们再次合力,最终在暴力的作用之下,成功地将铁门打开……一条笔直地通往下方的通道,并且还有铁架做成的楼梯。

“我们有机会了!这里果然还有一条路!”

他们兴奋地飞快翻入了这通往船舱更下层的垂直通道——并没有多深。

里面是一个不大的空间……但要在轮船的动力室下面挤出来这么一个地方,也实属不易——这里的都是船上的老人了,却从未听说过这游轮还秘藏着这么一个地方。

“看到了,这里果然还有一扇门……应该能出去,这里的地板没水,水还没有淹到这里!”

“这里还有个按钮,可能是控制开关……但似乎需要密码指纹。完了……我们没有权限打开。”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还管这些吗?”

为了活命的人,不顾一切地拿起铁撬,疯狂地砸打着这里的控制系统,甚至撬开这里的地板,寻找埋藏的电路,将之扯断。

迅速而疯狂。

电子仪器一阵阵的火花闪烁,秘密空间内唯一的那扇门,此时终于有了反应……只见它缓缓地自上而下地翻倒了下来。

一阵冰寒的雾气随着门的翻下,开始蔓延在这个秘密空间当中……然而一众的船员此刻却并没有看见门背后的路。

没有路。

翻倒下来的门板之上,有且只有一个门板大小的圆柱体似的巨大罐子。

他们一下子被眼前的没有路的事实弄得呆若木鸡似的……空气死静一片。

“没有路…只有一个破罐子……罐子……”猛然,一位已经临近崩溃的大汉直接抄起了手中的铁撬,发疯似的开始猛砸着藏这个巨大的罐子,“这个破东西!破东西!破东西!!”

或许是砸打的过程当中,碰到了什么关系……罐子猛然间弹出了内置层。

众人吓了一跳。

只见这弹出来的内置层瞬间释放出了恐怖的寒气,一下子就让众人的脸上挂起了白霜……空气徒然间下降了许多。

而着内置层之中,赫然还藏着一个……一个将近两米高的赤裸男子!

“是…尸体?!”

然而已经来不及让这些船员们惊恐,因为自罐子当中持续释放者的冻气,此时已经开始让四周结上了冰霜。

“我的脚!!啊……”

冰霜,沿着他们的身体一路攀爬,最重将他们彻底冰封了起来。

后来海水还是灌入了这个地方,却很快便被冻成了冰块……完完全全地将此地结成了冰。

……

【奥斯通·豪斯】最终还是消失在了海水的旋涡之中……无人生还。

海水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渐渐地恢复平静。

沃尔夫冈双手这才缓缓地垂了下来,吁了口气……但他眉头却略微皱起,似并非十分的满意。

“可惜了。”沃尔夫冈此时摇了摇头:“要是在这场灾难之中,有Rose和Jack的话,一定会有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诞生的吧。”

“沃尔夫冈,你是爽了……关键是,我们要在海上一直飞到陆地吗。”打着黑伞的大姐姐夏洛特此时缓缓飘落了下来,“我很讨厌看见海上的日出。”

“反正也没多远了不是?”沃尔夫冈微微一笑道:“就让我们乘着海风,荡起双桨吧。”

宫繁星闻言,顿时心生现在就脱离这两个神秘家伙的想法——她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劲的气息,一声招呼也不打便直接冲向了远方……神州大地的方向。

“啊!宫小姐,请等等我!”沃尔夫冈此时不慌不忙地跟在了宫繁星的身后,如同闲庭信步。

夏洛特则是摇了摇头。

她下意识地看了眼只剩下浑浊水花的海面,“啊……感觉到了,是不详的预兆。”

但基于一直以来她的占卜都是反方向的关系……夏洛特旋即摇了摇头,又是失望又是欢喜似的,“大概是个好兆头。”

她也不缓不急地跟上了沃尔夫冈的步伐,她要一直朝着东方去,去寻找她的路西菲尔,她的王。

……

……

这夜里,这个禁法的城市,接待了许多来自不同地方的人。

但是生活在城市里面的居民们并不知道这些……自从大半个月起,其实这里就已经实行了宵禁了。

晚上超过了八点钟,就不再允许上街。

有那么一些刺头,在政令颁布的早前时候依旧外出溜达,然后隔日就看见了他们被抓进去的报道。

对于一个新闻从业者来说,早归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晚上六点半,任大妈就已经和梨子回到了家主的大厦楼下……任紫玲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尽管一个多小时之前,她还在高峰会议的会场外,与管理局发生了一些小的冲突。

但梨子毕竟没事了不是?

至于任大妈……只是一个升斗市民的她,怎么有办法和管理局这种庞大的机构对峙?

依仗胸口上写着的一个【勇】字?

不可能的,她还想要等到儿孙满堂的那一天。

“说起来,梨子……”没有马上上楼,此时的任大妈反而将梨子拉到了一边去,神秘兮兮地问道:“上次你在你老家带来的那种大补丸还有没有?”

“任姐,你还没死心哦?”

“一天不成功,我死不瞑目!”

“没有了欸……”梨子摇了摇头,旋即试探性地问道:“要不你到那边的药房取拿点蓝色的小丸子?”

“那玩意伤身!我儿砸还年轻呢!”任大妈大力一敲梨子的脑袋。

她好委屈啊,眼泪都似乎要挤出来似的……难道大补丸就不伤身了哦?

“嗯……算了,我到楼下邻居家割两把韭菜吧。”任大妈不死心似的念念碎了起来。

“……你楼下邻居家里还有种韭菜的?”梨子颇为好奇地眨了眨眼睛。

任大妈正要发表高论,然而此时却猛然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旋即则是惊喜的神情。

梨子下意识转身看去。

只见一名带着墨镜,穿着风衣的男子,此时正朝着她们走来……男人脸上是若有若无的笑意,走路的调子看来似是练过一些搏击的家伙。

“我远远就听见你说要割韭菜了。”男子来到了任大妈与梨子的跟前,摘下了墨镜,轻笑着道:“怎么,又打算割哪个倒霉蛋子的韭菜啊。”

“叶言!!”任大妈此时尖叫了一声,随后二话不说就冲上了去,大大方方第拥抱着这个穿着风衣的高瘦男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让我好好看看!”

“刚下的飞机不久。”

男子……叶言此时微微一笑,“打算来你们家蹭顿饭吃的,不介意吧?”

“不介意!”任大妈此时兴奋地地说道,随后双手按在了梨子的肩上,将她推出,“就算你要睡这个丫头,我都没有意见!”

“嗯……欸?”梨子下意识地指了指自己,“我?什么情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