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二章 生命因你而动听

第十二章 生命因你而动听

这应该是这个家近这几年来有数的热闹日子之一了,任紫玲心想。

有一个吃货的租客:梨子。

有交情深厚的故人:叶言。

当然少不了心头肉似的儿砸,还有更加宝贝的儿砸的女朋友。

人数其实不多,但是吃饭桌刚好能够坐满,还有一桌子满的食物。外边因为宵禁时间已经开始的关系,相当的冷清,但是屋子内却充斥着暖色系的灯光。

还有笑语。

其实任紫玲是一个很爱哭的人,曾经。

她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哭过了,吃着吃着东西的时候,任大妈的眼里面就很不争气地有水雾。

她说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肯定是因为叶言这个坏家伙突然出现弄的。

叶言大呼冤枉。

任大妈说就是他没错了,这家伙从前就风流惯了,常常就会弄哭身边的女孩子,是他是他就是他。

叶言什么话也没有说,唯有看着众人,无奈似的自罚了三杯,又拉着洛邱灌了三杯,说他真的是找到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女友,做叔叔的高兴坏了。

是真的高兴。

梨子全程在看着任大妈与叶言在桌子哔哔不停,她的主要任务是消灭桌子上的食物。

事实上这里头有超过一半的食物已经落入了她的胃袋当中,至于余下的一些,大概也用不了多长的时间。

吃得这么任性的原因是,她知道这里的人都没有将她看做是陌生人。

他们没有讨论任何目前人们谈论最多的话题:超凡社会,灵气复苏的话题。

他们只把这一餐饭当作是家常便饭。

真正的家常便饭。

说了好多从前的事情。

……

“不行了,我喝不下了……这杯我干了,你们随意——!”

她突然站了起来,但不得不扶着桌子,却又举起了手中的杯子,脸色酡红,目光迷离,但很快便又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的时间了。

其实也是应该结束的时候。

“我有个问题欸。”梨子已经舔干净了第三个盘子了——优夜小姐做的菜实在是让她上瘾,梨子甚至觉得,只要这位金发厨娘在的地方,她很有可能就会腿软走不动路……

“什么问题?”叶言不禁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小姑娘……他头一次看见这么能吃的姑娘,实在也是一个人才,不知道任紫玲到底在什么地方捡了这么个有趣的小姑娘回家。

“现在已经是宵禁时间了。”梨子眨了眨眼睛道:“城里面所有的公交和车辆都停运了……你们咋办?”

你们。

自然是说叶言,还有优夜小姐。

“不介意的话,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洛老板此时看向叶言,笑声说道,“我收拾一下房间给你。”

叶言正要说话。

但呼呼大睡的任大妈却冷不丁地抬起了越发红起来的脸,她甚至发起了酒疯,一把抓住了正在收拾桌子的女仆小姐,“睡什么睡!我要和你睡啊……我和你睡……”

任大妈直接趴在了女仆小姐的胸前,撒娇似的胡乱乱蹭了起来。

“哦豁!”梨子瞬间双目一亮。

只见女仆小姐对于这种情况似乎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她仿佛只能就这样的任由下去,呢喃似般:“这还真是…难办呢。”

“我带她进房间先吧……总之。”洛老板想了想道。

女仆小姐却忽然一笑道:“不介意的话,今晚就让我照顾她吧。”

洛老板诧异地看着她,读懂了她的眼神之后,便微微一笑,“那就麻烦你了。”

“这样的话……”叶言笑了笑道:“小洛邱,今晚有没有兴趣和叔叔一起睡啊?”

“哦豁!”梨子表情再次亮了起来。

“我们好久没有好好聊天了。”叶言微微一笑道:“马上我就要忙起来了,接下来估计好长一段时间也没法好好见面……怎么,不喜欢老男人?”

“怎会。”洛邱摇了摇头。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下来了,于是只剩下梨子一个……她看着满屋子的狼藉,再次哦豁了一声,高举着双手。

“哦豁?梨子没人睡,自己睡……”

……

……

“这里还是没什么变化。”叶言打量着这间房间,“你从小就爱干净。”

唯一的感觉就是整齐,任何东西仿佛都有它们本应该拥有的位置,本应该就存在的位置,乱了就会让人极度不舒服的那种整齐。

“我也才回来。”洛邱笑了笑道,“好久没住了,这房间也没有收拾。”

“你变了。”叶言却忽然说道。

洛邱看着他。

叶言笑道:“比从前开朗了些,这是好事,而且还找到了女朋友,这样更好。”

洛邱笑了笑,他这夜里将不会是老板……“那么叶叔叔呢,还是自己一个吗。或者打算一直自己一个吗。”

“如果你单身的时间长了,看什么都觉得清秀。”叶言打趣道:“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好看的女人实在太多了,怎么追也追不完,反而还会惹来一身的风流债。所以,得出的结论是,当然还是自己一个比较舒服些。”

但他眼内似有故人的倩影。

洛邱走了出去,给叶言倒了一杯温水回来。

房间外边已经没人了,都各自回到了房间之中。

“其实你更像你母亲多一些。”叶言笑了笑道:“像是你爸的话,就不怎么会照顾人。他更多需要别人照顾他……当然,他工作也确实忙。”

洛邱笑了笑没说话……要说照顾的话,或许他才是一直都被照顾的那个。

“你们…不好奇我为什么会突然回来?”叶言将水杯夹在了双手手掌之中,来回缓慢地转动着。

“你打算说吗,叶叔叔。”

叶言笑着摇了摇头,“我们今晚不谈工作上的事情。”

所以这是因为工作的关系。

“对了。”叶言道:“我送你的那把萨克斯风还在吗。”

“你等我一下。”洛老板点了点头,便从柜子里面将乐器取出。

……

她见过这个乱糟糟的房间,而且不止一次:任紫玲的房间。

第一次见到任紫玲的时候,主人还是懵懵懂懂的样子,并且提出希望能够让解决一些任紫玲看到了不应该看的东西的问题。

那时候她就对于这位与主人同住——并且即使是在继承了店铺之后,主人依然坚持晚上要回来照顾的女人感到好奇。

她将这份好奇埋藏在心底,只是再主人的每一次的提及之中,在有限的见面次数当中,将任紫玲的真实形象一点点地拼凑起来。

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搭她的肩膀,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亲密地与她接触,更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对她的身体做出放肆的行为。

但任紫玲可以。

她甚至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优夜就这样安静地坐在了床边,看着已经换上了一身睡衣的任大妈的睡姿——她甚至能够找到一千个这种睡姿不雅的地方。

但这又怎样呢。

“任小姐,谢谢你在我未曾遇见主人的时间里,一直照顾着他,爱护着他……”

女仆小姐轻轻地为任紫玲盖上了被子。

她不用睡觉的,一直坐着也没有问题。她打算直接返回【店铺】之中,只要等有需要的时候再次出现就可以了。

但她似乎低估了一个会发酒疯的女人的可怕的地方。

才刚刚盖好了被子的女仆小姐便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袭击——只见任大妈忽然伸出了手来,直接抓住了女仆小姐的手腕。

“嗯?”女仆小姐先是诧异。

她的身体继而直接被扯到了床上,翻滚……只见任大妈熟练地如同八爪鱼似的,直接缠上了女仆小姐的身体。

或许将她当做是了被子,或许是枕头,或许是等身的大布偶之类——那种睡觉时候喜欢抱着什么东西的舒服睡姿。

“哎呀,真是越来越难办了呢……”

任大妈的脸已经在女仆小姐的脸蛋上磨蹭了起来,她的手也开始变得不安分了起来……大概是一种本能。

女仆小姐缓缓吁了口气,碰到这种事情她依然不慌不忙,她打算以力量将任紫玲的身体轻柔推开。

至于城市内的禁法……禁不到她的身上。

“儿砸!”

但任大妈却在梦中冷不丁地叫了一声。

女仆小姐一下子停了下来,见任紫玲此时不过是梦呓……她摇了摇头。

“记住!要对女朋友好……不然我不放过你……男孩子要多让着点女孩子嘛……你要是惹我未来儿媳妇生气的话……我就给你打田园组合拳……怕了吧……吃我一招剪刀腿!”

这大概是一个内容相当丰富的梦境吧……任小姐的脑内小剧场一直以来都十分的精彩——女仆小姐心想。

但她还是将任紫玲轻柔地推开了,重新站起来……起来的她一丝不苟地整理着被弄得有些凌乱,有些皱褶的衣裙。

按照女仆小姐素来的习惯,衣服如果被弄成这样的话,她是会直接焚毁的,绝对不会再穿第二次。

但这次……她头一次有了保留衣服的想法。

女仆小姐轻轻一笑,再一次给任大妈盖好了被子,就这样打算回到【店铺】当中——她刚转身,任大妈的腿便一下子地从被子里面伸了出来。

一向追求完美的女仆小姐似无法忍受这种,便再一次将任紫玲的腿放好,再次盖上被子。

但这次是手。

盖被子。

翻身。

盖被子。

踢被子。

……盖被子。

女仆小姐最后吁了口气,决定今晚就这样吧,也就不想回去的事情了。

她静坐在了床边……这将会是除了店铺主人之外,唯一拥有荣幸受到她如斯照顾的人类了吧。

女仆小姐心想。

也不讨厌。

……

洛邱花了些什么才将装有了萨克斯风的手提箱从柜子里面翻了出来,然后双手送到了叶言的面前。

叶言有些怀念地摸着这根曾经陪伴过他许多日子的萨克斯风,旋即便吹奏了起来。

这是他最喜欢的曲子,也是洛邱学习的第一首曲子,夜里面听的话,特别的舒服:【昨日重现】。

洛邱演奏不出来叶言的这种感觉……他怀缅昔日时光的感觉。

其实叶言是一个比谁都要温柔的男人。

洛邱忽然诞生了想要将这份温柔赠送给全城人的想法……一念生。

……

隔壁的房间里面,任紫玲已经不踢被子了,真正的熟睡了过去,只是不知何时起她已经抓住了女仆小姐的手掌,宝贝似的贴到了自己的面前。

“真是一首温柔的曲子呢……”

女仆小姐微微一笑。

……

……

……

……

龙夕若快半夜的时候才回来的,兴许是因为充满了电的关系,显得特别的精神……睡不着的神州真龙打算继续肝那个未完的副本。

只是副本早早就已经结束——以失败告终。

气炸了的神州真龙拿了一瓶啤酒爬到了天台,就这样吹着风看着这个安静的城市,不知不觉就平静了许多。

似被什么抚慰着般,但也有些愁绪……酒不醉人,她渐渐有了些许的醉意。

……

洛翩跹很早就睡着了,她一直都是早睡早起的生活格调。

她微笑,今晚里大概也做了一个不错的梦境。

“欸嘿嘿……”

……

废置的大楼里面,有一张长长的旧沙发——那种破了的能够看到海绵挤出来的那种沙发。

十几个妖族的幼崽们听着听着黑水姐姐讲的故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过去。

但她的声音并没有停下,只是轻轻地,轻轻地读着故事书里面的故事。

……

燕小西还在工作,他案前的文件足足堆了两叠,都快要高过他的头了……他忽然有了些倦意,便靠在了椅背上,打算休息片刻,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过去。

火云邪神端了一碗自己煮的参茶过来,见燕小西就这样睡着了,便又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

……

雷亚兹对于地上世界的一切都是这样的感兴趣,在学会了电脑的操作之后,他就不顾琉歌的反对,打算连夜恶补地上文明的知识。

海底城的魔女拗不过,只好听之任之,不久之后便靠在了沙发上睡着了过去。

后来雷亚兹取来了一张毯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

“这感觉不错。”

两道人影坐在了公园的长凳上……他们就这样诡异地坐着,甚至其中一个还首先开口说有了些许的困意。

“那就睡吧,这种感觉确实不错……寻找维度观察者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

“嗯……”

……

宋昊然又一次夜袭秦国的公主殿下失败,被一腿扫出了房间的们。

宋樱不知道宋昊然到底是怎么才可以做到整个人都头向下地趴在地上的,穿着睡衣的她波涛汹涌地笑个不停。

颇有点儿受伤的宋大少便寻思着去找道门协会的那些前辈们把酒言心,顺便搂搂花钱顾来的小姐姐们。

宋家的孙小姐懒得理会他,直接抱着枕头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候张家的张罄蕊来电话了,说是睡不着,聊聊天,她们就各自趴在了各自房间的床上,聊着天。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聊起了一个大家都有意回避的名字。

真是个死人头……宋樱心想。

……

飞机才刚刚抵达。

【魔术师协会】的一行人还在机场之中,提着个小行李箱的伊丽莎白挽着钟落月的手,在扶手电梯上缓缓地下来。

很神奇的是,原本还在吵吵闹闹的两位塔主,下了飞机之后,都安静了下来……一向让人感觉就是火爆脾气的赤炎塔主,此时心情看起来似乎不错的模样,冰寒塔主的脸上也不那么的冷了。

“这城市真神奇,好像能够让人心情好起来似的。”吸血鬼小姑娘此时轻声说道。

钟落月轻轻嗯了一声。

……

……

整个城市好像都睡着了似乎的。

梨子打开了窗,外边夜深阑静,她趴在了窗边,双手托着下巴,看着快要变得圆润的月,轻轻地伴随着传来的音乐声的节奏,摇着小脑袋。

月亮,月亮好像是变成了一块蛋挞似的,正对着她微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