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七章 盛世初阳

第十七章 盛世初阳

事情有许多的猜测,然而至此也没有一个统一并且确定的说法。

它们知道的仅仅只是,这是从泰山事件之后才出现的。

“……有一处裂缝,这东西就是从里面捡到的。”紫星看着龙夕若,神色凝重,“我们最终只能达到了一处破旧的废墟,到处都是大战之后留下的痕迹。我们在能够探索的区域当中,并未看见任何的一具尸体,整个地方像是空无一人。我们所看见的,是一个叫作【南天门】的地方。”

【南天门】……传说中仙宫的门户。

神州的真龙没有说话,她只是目无表情地看着紫星,似在分辨她话中的真假。

“龙君大人,是觉得紫星是在虚构一个故事吗。”紫星忽然问道。

龙夕若却摇了摇头,淡然道:“我只是好奇,这种事情为什么会被你碰上。”

紫星被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发懵,“这个…有不妥吗。”

龙夕若再次摇头,此时那块碎片已经被她从新拿在了手上……她仔细地抚摸着上面的刻印,“你找我,是想要让我随你们继续探索这个疑似【仙宫】的空间?”

“酆都鬼城。”紫星冷不丁说了一个地方的名字,并且意味深长地道:“我知道酆都鬼城的来历……龙君大人。”

龙夕若神色微微一变,却忽然笑道:“你这丫头,看来是做好了功课的……那么问题来了,你凭什么以为,我会答应你?”

“希望龙君大人能够考虑。”紫星此时在神州真龙的面前拜了下去,她头也不抬,“这是一个很适合我们居住的地方。当今的世道,并不一定适合我们继续存活下去……哪怕是这灵气焕发的时代,恐怕也终究只是昙花一现。”

“你说…昙花一现?”神州真龙目光一凝。

紫星依然没有抬头,只是轻声道:“紫星,毕竟是贪狼星君的祭祀……天象如此,紫星也能看到一些。我知道四神灵兽的各族,都有意请动龙君大人,希望能够在当今的时代争取出来一片属于妖族的自治区……相比起它们的要求来,贪狼族只希望得到一个能够苟延残喘的地方,就如同箫城主的鬼城一样。龙君大人既然能帮箫城主将曾今破碎的【地府】打造成如今的酆都鬼城,那么……”

“我帮箫声默,只不过是为了安置神州大地內千千万万无处安生的鬼魂。”龙夕若沉声道:“地府破灭,万千游魂野鬼无处安放,更加无**回,日积月累,只会酿成神州大祸……与你一族,怎能相提并论?”

她似早就料到是这样的说辞,此时也不慌忙,只是态度更为的谦卑,“龙君大人,若能在这个疑似【仙宫】的空间之中,打造出一片适合贪狼族居住的地方……同样也是适合其它的妖族生存。我等既然难以融入人类之中,那么从这时代之中抽身而出如何?就如同西方的所谓【非人领域】一样。龙君大人是神州无数生灵的真龙,龙君大人需要顺应大势……可我等只要一天尚未全部泯灭,难道就不算是这无数生灵之中的一员?紫星的诉求,还望龙君大人深思。”

神州的真龙沉吟不语。

时间就这样在沉默之中过去。

许久之后,龙夕若才吁了口气道:“说道地,这也是你们的一厢情愿而已。”

贪狼的少主紫星目光微动,似乎是从这一句话开始,脸上的失望之色便难以掩藏。

“那到底是不是一个合适居住的地方,不是你一个说了算的。”龙夕若旋即又目无表情道:“打造一个东方的【非人领域】,你以为是小孩子玩泥沙?没有完善的计划,是说建就能建出来的?你知不知道【非人领域】是用了多长时间才打造出来的,并且倒地耗费了【魔术师协会】多少的心力?”

“龙君大人的意思是……”紫星跌落谷底的心情一瞬间提了起来。

龙夕若翻了翻白眼道:“高峰会议之后,我要去做一次实地考察。”

贪狼的少主顿时狂喜,纳头就要拜下。

但龙夕若却伸手一托,叹了口气道:“你就没有想过,万一我根本就不会考虑吗。”

“我知道龙君大人不会的。”紫星轻声道:“我知道,新时代建国之后,就有一次妖族扫灭的计划……是龙大人在背后一手抗住的。”

龙夕若没说些什么,只是眼睛一瞪道:“让我去考察,要给考察费的!吃住报销!出场费另算!”

“??”

这些…都好说吧?

大概。

……

……

莫小飞随着宋昊然来到了一处相当优雅的静室之中……他在这里见到了一个白衣的蒙面女子。

用的是薄纱,隐约能够看到这蒙面女子的脸容。

她就这样跪坐等候着,似乎已经等候了许久,当门拉开的瞬间,蒙面女子的目光便全程都汇聚在了莫小飞的身上……或者脸上。

如果不是禁法的存在,以莫小飞的超能听力,此时一定能够听见这位蒙面女子此时正低声呢喃着这样的一句话,“真像…世间竟有如此相似……”

宋昊然先走了进来,莫小飞随后,来到了这蒙面女子面前的时候,宋昊然才随意道:“人我已经给你带来了。”

蒙面女子点了点头,随后淡然道:“行了,你退下吧,到外边去继续站桩。”

宋家的大少爷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似的指了指自己,满脸委屈似的:“我的公主殿下,这么贪心厌旧的嘛?是否我伺候你不周到了呀?”

用一脸委屈的表情说着一些轻佻的话……这家伙也算是个人才吧?莫小飞此时就看看不敢说话。

只见蒙面女子微微抬头,看了宋昊然一眼。

宋大少便直接耸了耸肩,“我就在外边,有事喊我。”

宋昊然临走之前在莫小飞的肩上轻轻一拍,挤眉弄眼,却低声道:“小兄弟,说话注意些……别乱说话了。”

莫小飞还是有些搞不清楚此时的情况——但看了是这个蒙面的女人想要见自己。

但他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是否曾今和这个蒙面女人有过交集之类……如果从未见过,为何要找自己?

看着这个目光怪异地盯着自己看的蒙面女人,莫小飞颇有些局促地试探性说道:“我…我坐下?”

“你…坐吧。”蒙面女子低声说道,似也有些犹豫一般。

莫小飞缓缓坐下,原本是打算盘坐的,但看这蒙面女子挺直的跪坐姿势,便又马上改做了和对方一样,只是他终究不习惯这样的坐姿,不一会儿就显得有些别扭起来。

蒙面女子一直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莫小飞忍不住问道。

“你今年多大了。”蒙面女子忽然问道。

“啊?我?”莫小飞下意识地张了张口,旋即想了想道:“快十八了。”

“家中可有亲人?”蒙面女子再次问道。

莫小飞颇有些警惕道:“你…问这些做什么?”

蒙面女子却摇了摇头,淡然道:“只不过为了找些话题,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不让此地显得过于的安静。”

……那也不是上来就直接问家中亲人的吧?

“你还没有回答我……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莫小飞索性开门见山道:“我认识你?”

“不,今日之前,未曾相见。”蒙面女子轻声说道。

“那?”

“你与我的一位故人长得很相似。”蒙面女子想了想道:“所以才对你有了一些兴趣。你不必惊慌,我并不会伤害你,单纯只是想要与你说说话。如果这样让你感觉为难的话,我会让宋昊然送你回去。”

“这倒不用……”莫小飞摇了摇头,便好奇问道:“我和你口中的故人,真的长得很像?”

“像他年轻的时候。”蒙面女子点点头:“不过还是显得稚嫩了些……他的目光,装得下一切。”

“听起来是个很厉害的人啊……”莫小飞颇有些尬地用手指挤了挤自己的眼睛,“像不像是这个样子的?”

只见蒙面女子此时一声不吭。

莫小飞从有些尬变为了干笑,“好吧……我就开个玩笑。”

“你可以自信一些。”蒙面女子忽然说道。

莫小飞心中一怔。

蒙面女子淡然道:“你叫什么名字。”

“莫小飞。”

“好,我记住了。”

话题似乎到这里就突然中止了似的,蒙面女子在没有说些什么,只是一直盯着莫小飞看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甚至走神了似的。

她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这是莫小飞此时唯一的感觉。

看就看吧,兴许人家真的是因为看到自己所以想起了某个故人,想要隔空怀缅一下而已……能帮上忙就帮吧,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莫小飞开始变得有些坦然起来……坦然地接受着蒙面女子的目光,他此时大脑之中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然而静室内实在是太安静了,莫小飞不知不觉间什么有了些困意。

目光渐渐朦胧。

蒙面女子的面纱之后……那若影若现的脸容,似乎有种熟悉的感觉,他眼帘渐渐沉了下去。

初阳。

像是一个名字……谁。

好像……

头猛然一沉。

莫小飞飞快地抬起头来,随后紧张地看了看四周——他还在静室当中,蒙面的女子亦然跪坐在自己的面前。

莫小飞飞快地抹了把嘴唇,讪讪道:“不好意思啊…昨晚睡太晚了,不知不觉就…我瞌睡很久了?”

“片刻。”蒙面女子淡然道:“时候不早了,你到外边去找宋昊然,他会送你回去的了。”

“好。”莫小飞下意识点点头,他倒是挺想从这种诡异的安静当中逃离的……尤其是蒙面女子一直给他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说是自己长得像是她故人年轻时候的样子……他自己能像谁?

大家都说他长得挺像他老爹的……难不成,这个蒙面女人认识自己的老爸?可他老爸就是一个受伤退休了的消防员,没什么特别的啊?

莫小飞带着满脑子的疑问推开了静室的们,忽然他心中一动,便直接转过了身来,只见本已经闭上了眼睛的蒙面女子此时再一次缓缓睁开双眼。

“何事。”

“那个……”莫小飞迟疑着道:“……我给门外的那个大叔留个电话吧,你要是觉得还想缅怀一下故人的话,我倒是没问题,助人为乐嘛……嗯,再见。”

她目送着莫小飞离开,直到最后不见,才摘下了面上的轻纱,轻声道:“不像……但也像。”

……

不久之后,宋昊然直接进入了静室。

他没有亲自将莫小飞送回到贪狼族住下的那边的院落,是莫小飞自己拒绝的,说他自己回去就行。

“这小孩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居然能够让人亲自要见。”宋昊然很是直接地问道。

“你帮我做一件事情。”蒙面女子淡然说道。

“说吧。”宋昊然耸耸肩,“你知道我拒绝不了你的。”

“这个莫小飞,你帮我留意一下。”蒙面女子想了想道:“不要让他知道,我只是想要知道一些他的生平。”

“生平?”宋昊然颇为惊讶的样子,随后笑了笑道:“总感觉他好像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在吸引着你。”

宋家大少爷此时就直接蹲在了蒙面女子的面前,贴近。

蒙面女子一动不动。

宋昊然伸手隔着蒙面女子的面纱,仿佛下一刻就要将面纱掀开似的……他隔着面纱,似碰未碰般地轻轻扫着她的脸庞,“我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的眼神。”

“你靠太近了。”蒙面女子淡然说道。

“我还想靠近一些。”宋昊然轻笑了一声道:“未来。”

蒙面女子目光一寒,手掌便飞快挥出……纵使力量用不上了,然而搏杀的招式却还在——这出手异常的狠辣。

面对这狠辣的出手,宋昊然却嘴角微扬,电光火石间竟是直接抓住了蒙面女子的手腕。

一丝诧异之色浮现在这位蒙面女子的眼中。

宋家的大少爷此时直接松开了对方的手腕,眨了眨眼睛道:“天天被揍,也总不能一直被揍的,你说对不对。”

“宋昊然,你敢!”

“我在外边。”宋大少冷不丁说道,同时后退,“有事喊我……我的公主殿下。”

直到宋家大少离开静室,这位蒙面的秦国公主方才缓缓吐了口气,轻轻地揉着自己的手腕,低声道:“若生乱世,你必为祸乱天下的妖星……”

……

……

莫小飞回到紫星住处的时候,龙夕若已经又很执着地伪装好了自己等待着。

龙夕若甚至没有问莫小飞去了什么地方,心事重重的模样……师徒俩也没说些什么,就这样离开了宋皇朝酒店。

管理局的探员们进门的时候不敢拦,现在自然更加不敢拦着,只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对了,师父,什么是初阳?”

在约来的车上,莫小飞忽然问道。

“初阳?”神州的真龙怔了怔道:“什么初阳?字面意思啊,早上的太阳呗,你高中僧?”

“……像是名字之类的。”莫小飞摇摇头:“师父不知道就算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龙夕若摇了摇头,随意道:“古时候有种说法,冬至至立春以前的一段时间为初阳,也就是所谓的一阳始生。”

“这样啊……”莫小飞点了点头。

“另外,也还有另外一个隐喻。”神州的真龙看了莫小飞一眼,意味深长道:“有时候也会比喻为:盛世。”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