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九章 千丝万缕

第十九章 千丝万缕

这个所谓的魂印,并不是没有办法打破的,但目前的情况并不允许……沃尔夫冈因此显得有些烦躁,他的手指更像是神经质似的,乱弹了起来。

需要离开现世,在虚空之中一瞬间释放超越魂印极限三倍以上的力量,就可以直接冲破这个魂印的控制……这对于沃尔夫冈来说并不是难事。

但前提是,他需要离开这个现世才可以。

失乐园永夜宫的门牌,组织内的每一个超脱者出门的时候都会携带,沃尔夫冈的身上自然也有一块。

他其实可以随时离开,进入次元的夹缝,释放力量,冲破宋先生的控制——但他此时却不打算这样做。

他未能将地狱之王的路西菲尔拉入会,就这样回归组织会变成一个笑话——最主要的是,失乐园永夜宫的门牌其实是半一次性的道具。

每次开启之后,都需要永夜宫的守门人它进行充能,并且一般情况下需要报告在什么情况之下使用的门牌。

这其实是为了收集不同子世界的危险——通常情况下超脱者在完成了任务之后激活门牌离开,但也有因为遇见无法解决的危险的时候通过激活门牌而脱险的情况。

它们需要收集的就是这种危险的情况,继而进行经验的积累,好等下一次的任务,或者别的组织成员能够有效地规避相同的危险。

如果回去将自己被一个子世界的巅峰生物硬生生禁锢了自由的话……丢人。

……你个辣~~鸡!

大概整个组织内部都会充斥着这样的一种氛围。

这么一考虑,沃尔夫冈此时甚至有些后悔发出了求救的信号……但愿在附近并没有其余组织内部的成员在活动。

宫繁星此时还在讲述着在宋先生身边的规矩……但沃尔夫冈显然心不在焉的样子。

“……总体来说,只要不是打算背叛尊上的话,你们的日子并不会过得很差,而我也不会为难你们,毕竟相识一场。”

“宫小姐这话听起来真得很缺乏诚意呢……用这种方法来对待你的恩人。”夏洛特此时讥笑了两声。

“不管怎么说。”宫繁星目无表情道:“我都只是忠于尊上而已。”

“奴役之下的忠诚能有多珍贵。”夏洛特淡然说道。

“不珍贵。”宫繁星淡然道:“但你需要将它时刻带在身上……况且,尊上确实是天子至尊,即使是效忠,也并不辱没。”

宫繁星就没感觉这是在寄人篱下……人一生,有些人甘于平凡遁入山林,但也有出入朝堂,封侯拜相,一生所学但求能有施展的舞台。

这是她那个时代的武者们的想法……而她是那个时代的女魔头。江湖容不下她这种残忍的女魔头,但朝堂之中,却需要这种狠辣的爪牙。

“反正,我们现在也没有回旋的余地。”夏洛特摇了摇头,似认命似的无奈道:“那就唯有给这位宋先生办事了。”

这种态度在宫繁星的意料之中,她继而看向了沃尔夫冈,目光似在询问。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沃尔夫冈此时哭笑了声道:“只希望宫小姐能对我好一些,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真真就像是一个痴情种子一样,只可惜过于的风流。

宫繁星媚眼如丝,娇笑着道:“奴家可比不上那些听话的可人儿,奴家性子野,最爱就是玩弄俊俏的公子,是一个在红尘之中脱不了身的孽障,可不是先生所喜欢的良家。”

沃尔夫冈无所谓似的笑了笑。

就在此时,一股气浪铺排而来,只见宋先生从林中的木屋缓步走出。

宫繁星率先拜了下去,“奴婢见过尊上。”

但沃尔夫冈与夏洛特却仍自站着。

宋先生此时也不在意,挥了挥手示意宫繁星起来,才淡然道:“我闻说神州大地之上将要举行一次世界范围之内的会议,天下大势必将因此而改变。尔等三人,随我去见一见这场风云吧。”

说着,宋先生便让沃尔夫冈与夏洛特到小岛的另一边去等待。

“此二人可有异常?”只剩下宋先生与宫繁星的时候,他冷不丁问道。

“回禀尊上,目前看来沃尔夫冈与夏洛特尽管心有不甘,但他们毕竟是聪明人,知道不能与自己过不去……暂时,还算合作。”

“嗯。”宋先生点点头,沉吟着不知想些什么。

“尊上今后有何打算?”宫繁星此时低眉问道。

宋先生道:“时移世易,当今的天下已经不是我朝的天下…只不过这天下,乱象丛生,未必……”

未必什么宋先生没说,宫繁星隐约察觉到了他的想法,神情不禁一凝,便沉声道:“愿为尊上马前卒!”

“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宋先生却摇了摇头,“但我确实该做一些准备……我需要一些,能够为我效命的能人异士。”

“天下何其大,能人异士大多高傲自负,短时间内恐怕难以……”

“总会有些人。”宋先生此时淡然一笑道:“会为了力量而臣服。”

宫繁星不禁一怔。

此时只见一道人影闪身而至,赫然是才离开不久的沃尔夫冈返回……他皱了皱眉头道:“海上有一艘船,似乎是靠这里而来的。”

“我知道了。”宋先生点了点头,“我让他们来的。”

“是尊上喊来的?”宫繁星此时不禁一怔。

“是京城内的一个世家的人。”宋先生淡然道:“你上次引还真道的传人秦初雨出海之后,我游历了一番……去了一趟京城,倒也算是有些收获,迟些再告诉你吧。”

说着,便看见这位宋先生忽然之间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了一部手机,他手掌握着手机与身体拉开了距离之后,才用手指点了上去,便对着手机说道:“你们可以登录了,我马上上船。”

宫繁星此时张了张口——不是因为尊上口中所谓的收获,而是因为尊上突然掏出了手机这种东西,让她感觉到了违和。

Emmmm……

“当今的科技,确实不凡。”宋先生此时笑了笑道:“我已命人献上几台最新的款式,如今就在船上,等会便赐予你等三人,方便联系。”

她能说些什么呢……尊上这样的兴致勃勃,她唯有一脸狂喜似的,“奴婢谢尊上赏赐。”

边上的沃尔夫冈就看看没有说话……他怎会被这样一个傻子给控了魂的?

不应该啊……

不能啊……

登船。

出岛。

……

……

总的来说,对于前来参与高峰会议的各个超凡团体,管理局都是本着一视同仁的宗旨的——话是这样说没错。

但是在安派人手接待方面,实在是无法做到面面俱到。

假设【魔术师协会】这种巨头与非土大陆的一个非酉使团同时抵达,总不能将燕小西给劈开了两边,然后两边开花。

所以是一视同仁,实际出发,就近而上的方针。

庆幸的是,管理局已经早早启动了增员的计划,自泰山事件之后,已经增加了不少的人手——同时,这次也算是这些新入职的家伙的第一次正式并且意义重大的任务。

“我啊,入职了整整十五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大阵仗,你们是运气好,碰到了这个时代。”

无论是哪种形式的机构,团体之中都会有着这样的角色:前辈。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这次高峰会议的其中一处招待所的门前,刚刚完成了日常检查的前辈此时忽然问道。

“冷锋。”

“冷锋?”前辈细念着这个名字,随后熟练地掏烟派烟,“兄弟是从哪个部门招进来的?看你的样子,一般的部门容不下你这种大神啊。”

“前辈说笑了。”冷锋摇摇头道:“我就一个初来乍到的,不管从前是在什么部门出来的,进入了管理局,就是一个新兵蛋子。”

“你看起来像是个军人。”前辈眯起了眼睛,旋即有笑了笑道:“听说之前有过一个培训计划,从全国范围的军方当中,挑出来了一群兵王,集中送到了火云顾问那里进行强化训练……你也是这样出来的吧?”

“怎么会。”冷锋笑了笑道:“我是因为小姨子在局里面,托了好多的关系,才混进来的……如果我能到火云顾问那里集训的话,现在怎会在这里做这些简单的工作,早就应该被派外勤任务了。”

“也对。”前辈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行吧……这边没什么事情了,你回去报告吧。”

“好的。”冷锋点了点头,随后便直接驾车离开。

“小姨子呢。”前辈烟蒂一弹,旋即轻笑了一声,又摇了摇头,便吊儿郎当地回到了招待所里头。

……

从招待所离开之后,驾车回去管理局的临时指挥部用不了多久的时间。

不过冷锋没有第一时间回去,反而是驾车在城市当中绕了一会,想些事情——这几个月的际遇甚至远超他的前半生。

从入选强化集训的计划开始……其实从泰山事件的救援行动开始,他就一头撞入了那个神秘的超凡世界当中。

但冷锋已经不是年轻人。

他有三十多岁,还有家室,在集训部队的名单里面,比他年纪大的几乎没有,大多数都是一些二十出头热血过头的精神小伙。

他甚至在体能上还有所不及……然而他熬过来了,并且提早完成了集训的内容,甚至在这之前还有幸得到了火云顾问的一次私人的指导。

足足一整天的时间,听说在管理局创立得数十年历史当中,也是为数不多的。

自豪吗?

显然不会。

冷锋只感觉时间不够……不够他这个迈入中年的男人,去与年轻的一辈较量,去冲在这些年轻人的身前。

“不过既然难得回到这里一趟,要不去见一下紫玲还有小洛邱吧……”

但冷锋很快便放弃了这种想法,他还在公务当中,不能掺入太多的私人感情……作为军人的天性,让冷峰最大限度地克制着人类的天性。

他甚至一周只会与家里通一次电话,每次报一个平安,简单的几句话。

“回去吧。”他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并且毫不犹豫地执行这个决定,“等事情都完结了之后,才去探视的话,也是一样。”

但很快,冷锋就不得不踩下了刹车,将车子急停了下来。

他目光一凝,看着车外河滨走廊的某道身影,随后急忙忙地解开了安全带,下了车,冲向了目光之中的那道人影,快步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年轻女子的背影。

他很快便来到了这道身影的身后,并且试探性地说道:“请问,前面是钟落月,钟三小姐吗。”

她缓缓地转过了身来,看着喊住了自己的这个男人,轻皱眉头,“你是……”

“冷锋!”冷锋直接说道:“三小姐,还记得我吗,我们见过一面的。”

“你是爷爷的……”

……

钟家的老太爷是战乱时代一直活下来的人,他从军,在军中有着深厚的背景,只是这些年因为身体的问题,已经淡出了公众的视线。

冷锋原本所在的部队,就是隶属于这位钟老太爷年轻时候所创立下来的旅团——当然,战后的数十年时间,当初的旅团也已经经过了许多次的改组。

“冷锋,我想起来了。”恍神之后,钟落月点了点头,她过往的一些模糊的记忆也渐渐地变得清晰了些,“几年前,我爷爷的大寿上,我们确实有见过一面。”

这大概是便成了吸血鬼之后的好处……视力,记忆力,听力,嗅觉等等都不同程度的强化,尤其是记忆力方面。

钟落月发现只要自己集中精神去努力回忆一些事情的时候,就能够从过往的模糊印象之中,获得清晰的记忆——无论是怎么微不足道的细节。

“三小姐的记性很好。”冷锋此时微微一笑。

钟落月随意道:“你也不错……几年前的匆匆一面,也能在人群当中一眼就认出我来。”

“其实不完全算是。”冷锋摇摇头道:“只是最近稍微多关注了一些关于三小姐的事情而已。”

“我?”钟落月皱了皱眉头:“为什么?”

冷锋道:“三小姐失踪了好长一段时间,因此老首长身边的罗首长便私底下找了许多人,希望能帮上忙…我也听到了一些消息,所以多留意了一些。只是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三小姐……三小姐,老首长已经找了你好久了。我想我应该给老首长报个信的。”

“我暂时不想回去。”钟落月摇摇头道:“而且这是我的家事……多谢你的关心了,冷少校。”

“我现在已经不在军队了。”

“是吗。”钟落月点点头,她此时看到了冷锋别在领口处的一个徽章……这是管理局的标志。

但她没有问……没有必要。

她原本只是打算一个人走走,散散心,并未想过会在这种地方,碰到一个认识自己的人……而且,应该是钟家一方的人脉。

她爷爷还没有退休的时候,确实扶持了许多人,这些人也大都对她爷爷感恩戴德……这种几十年积累下来的恐怖人脉,同样也是钟家之所以能够成为京城四大家之一的重要因数。

然而钟落月已经无心这种世俗世家的事情……主要还是因为吸血鬼的一些本质。

至亲之人的鲜血,对于吸血鬼来说,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甚至往往还是导致吸血鬼迷失之祸的元凶。

她怎敢在这种时候,返回钟家?

“三小姐,方便的话,能否给我留一个联系方式?”冷锋此时想了想,他将钟落月的失踪,看作是一次与家里闹了矛盾的离家出走,便也不打算强求什么,“或者……你留下我的联系方式也可以,有什么事情的话,尽管找我。”

“你有心了。”钟落月心中敷衍,可脸上却没有任何一丝敷衍之色,甚至给人一种感激似的感觉。

冷锋却笑了笑道:“不客气,毕竟我认识三小姐,还要从你小时候开始说起……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

“小…时候?”钟落月不禁愣了愣,她强大的记忆力此时开始往前推移,去细细搜索。

冷锋却也已经开口,“三小姐估计也没什么印象了,毕竟是很小时候的事情……那时候三小姐还有大公子,二公子,一同被老首长安排到部队里面锻炼,是夏天的时候,还记得吗。”

钟落月沉吟不语。

冷锋道:“当时三小姐还走丢了……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连长,都快把我们给吓坏了,还好最后还是找到三小姐你。”

“我有印象了。”钟落月点了点头,便好奇道:“你们那时候是怎么找到我的来着?”

冷锋道:“是我一个好兄弟的孩子告诉我们的,那孩子说,他夜里也不小心迷路了,然后在树林里面碰到了一个小女孩,过了一晚上,天亮了,他寻路出来求救,我们一听,就知道肯定是三小姐你了,因此才找……三小姐?”

只见钟落月此时猛一下抓住了冷锋的手臂,这突兀的举动让冷锋不禁诧异无比。

她脸色复杂道:“你、你真的认识…认识当年的那个小孩?”

——终于…要找到你了吗。

——小坏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