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章 无猜

第二十章 无猜

“那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孩子,当时刚好是暑假,他就带着孩子来探望我。”

不知不觉,钟落月与冷锋在附近找了一张长凳坐了下来……冷锋比较好奇的是,这位三小姐为什么会对当年的事情这般的感兴趣。

只不过钟家对他有过知遇之恩,对于钟家的后人,冷锋在感性上自然有所偏移。

“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她沉吟着问道。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过了。”冷锋看似随意地说着,旋即又好奇似地皱皱眉:“三小姐,你好像很在意那个孩子的事情。”

钟落月淡然一笑,几乎无可挑剔道:“当年我还小,在林中迷了路,掉到了树洞里面,还弄伤了腿,是那个孩子救了我,并且还陪了我一个晚上,让我不至于太过害怕。只是当我醒来的时候,你们已经找到我,直接将我送到部队的医院,我也就没有再见到过那个孩子,甚至,连说一声谢谢也没有机会。”

冷锋认真地听着。

可能是潜意识中多疑的关系……他需要确定这位钟家三小姐在意当年那个小孩的事情,会不会对这个小孩有什么影响。

他并不希望,这个已经长大了的小孩,会受到不好的影响……必要的时候,他甚至不打算透露更多关于这个孩子的事情给这位三小姐知道。

毕竟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即时自己说已经记不清楚了,想来钟落月也无话可说。

但他看钟落月似乎真就带着感激的味道,因此才略微地放下心来。

“原来如此。”冷锋点了点头,旋即微笑着道:“其实三小姐有没有想过,那孩子或许早就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了……毕竟,也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了。”

“或许吧。”钟落月轻笑了声,“我也曾经忘了很久很久,只是最近才突然想起来的……所以,可以的话,冷先生你能将你这位朋友的联络方式告诉我吗。至少让我能说一声,迟了十几年的谢谢。”

“这恐怕不行了。”冷锋摇了摇头:“你联系不到我这位朋友的。”

钟落月怔了怔。

“他早些年因为公务殉职了。”冷锋轻声说道,“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他们家的地址……至于能不能见到当年的那个孩子,我也不敢保证,因为我听说他好像出国留学去了,或许现在不在这里。”

“没关系。”钟落月目光一亮,“总比人海茫茫要好。”

她很快就从冷锋的手中得到了一张写有了地址的纸条。

这之后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交谈的事情。

钟落月与冷锋,差不多算是互不相识的二人。

他们一个只是为了帮从前的老首长寻打听孙女的行踪,一个只是为了打听当年的事情,才有了这生命之中或许是为数不多的一次交谈。

匆匆一别,冷锋很快便驾车离开了……按照就近而上的原则,冷锋刚刚接到了一个命令,让他去接待一支刚刚抵达的超凡使团。

钟落月还独自一人坐在了河滨走廊的便民长凳之上,看着手中写有地址的字条,陷入了沉思当中。

——要去吗。

她不禁问自己。

河边的风吹来,带着一丝河水独有的腥味,但这并不是吸血鬼所喜欢的鲜血的腥味——她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了。

……

……

……

……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又一辆轿车驶入了这个城市外不远处的小山谷当中。

从车上走下来了两名管理局的外勤探员,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早上前往无人机被击落附近调查的付明贤高级资深探员的车子。

看到了这辆停靠的越野车,自然也就看见了两个被树枝穿插,插在地上的头颅。

两名管理局的外勤探员瞬间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惊涛骇浪,无以复加。

最后,他们还发现了付明贤的尸体,身首分离。

他们已经无法分析现场的情况了……这恐怕是超凡会议正式开始之前,所发生的最恶劣的事件:管理局的一名高级资深探员,两名中级探员被残杀致死。

将人头割下,用树枝挂在地上,这完全就是一种最恶劣的挑衅!!

……

“你说什么!?”

失态。

在管理局临时征用的其中一处的招待所的监控室內,正在同屏看着近一周监控的燕小西,猛然站起了身来,“老付死了?!”

“是的…是真的!这是传回来的现场照片!”下属慌乱之中掏出了手机,在燕小西的面前点开,“我起初也不信……难以置信,但确实是这样。付老大他…死的好惨。”

燕小西取来了手机,就那么盯着,一声不吭,但脸色是这么多年来下属所见到过的最冷沉,最可怕的一次。

“科…科长?”

“让现场的人保护好现场的一切。”燕小西此刻面目表情道:“任何东西,都不允许动,我要亲自过去现场查看。”

“可是这边的凶杀……”下属正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对上了燕小西此时的目光,便连忙改了口,“科长你尽管去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我不会让这里出乱子的。”

燕小西没有说话,大步走出了监控室。

下属双手按在了控制台上,盯着的是屏幕上的录像,可已经无法集中精神……他们都喊他付老大,付老大的,那就应该知道,他们与付明贤是有多么的熟悉。

“凶杀案,付老大的死……”下属喃喃自语道:“明天就是会议了啊,这到底是冲着我们管理局来的,还是说……”

……

燕小西很快便抵达了出事的现场……事实上,从驾车出了禁法的区域之后,他就直接给自己贴了几张管理局出品的神速符咒,直接跳车,自己一路疾行而来。

“科长!”两名守着现场的探员连忙上前打着招呼。

燕小西一声不吭地来到了付明贤的尸体旁,蹲下,看着付明贤被割开的头颅……他的双眼,未合。

燕小西伸手去合上了这双眼睛,“相信我,我一定会为你找到凶手。”

说着,燕小西便看着两名外勤探员,“招魂仪呢?我路上让你们准备的。”

只见这两名外勤探员此时面露难色,张口欲言却又难以启齿般的模样。

“招魂仪呢!”燕小西沉声说道。

“科长,你先听我们说……”其中一名外勤探员此时咬咬牙道:“在你来之前,我们就用招魂仪检查过了……付老大还有另外两位探员的四周,完全勘查不倒他们三魂七魄的波动……他们,他们的魂不见了。”

“不见?”燕小西一下子眉头紧皱,茫然地看向了四周,“不见了……怎会。”

“科长!”外勤探员道:“付老大是为了调查无人机被击毁的事情才来到这里的,我们在附近找到了无人机的残骸……会不会,杀死付老大的和毁坏无人机非法闯入的,是同一人所为?”

燕小西没有说话,两名的外勤探员自然不敢继续发言……只见燕小西此时直接盘坐了在地上,双目紧闭,双手结了一个奇怪的手印,就这样一动不动得地坐着。

“科长这…这是要做什么?”

“你不懂,燕科长天生灵感异于常人,能够感觉到许多肉眼以及仪器也探查不到的东西……我看科长现在应该是正在用灵觉来寻找或许残留的线索。”

好一会儿,燕小西才睁开了双眼……仿佛有电光一闪而过。

“好强大的气…这种程度比起师父似乎也……”燕小西神色越发的凝重,他追踪到了这里残留了许多强大的气息。

而这些残余的气息当中,甚至藏有了异常凌厉的气息……并且是两股!

留下这些强悍气息的家伙,都由杀害付明贤以及两名中级探员的嫌疑——尤其是当中最凶厉的两股。

“将他们的尸体先带回去。”燕小西此时直接将付明贤的头颅捧起,“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调查的东西了……收队。”

“是……”

……

……

……

……

火车站里头,冷锋正在按照指令,寻找那支刚刚抵达的超凡使团——同时一边看着一些关于这个超凡使团的简单资料。

“黑色…修会?”

在数月之前,冷锋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军人,从未接触过任何非自然的事情——如今,如同过江之鲫的各种超凡生物陆续出现,这甚至让冷锋有种目不暇给的感觉。

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新鲜的,同样也是神秘的。

他就像是一块海绵,每一天都在飞快地吸收着一切能够弄到手的关于超凡的知识。

很快,一支异常显眼的队伍进入了冷锋的视线之中——他几乎不用分辨,就认出来了这是自己要去接待的对象。

他快步走了上去。

这支队伍全部由女性组成,并且除了为首的一个年轻女人之外,其余的所有女性都是统一的一身黑色修女服的打扮……所以才显得扎眼,所以才能第一眼就确定。

至于为首的这女人,则是一身紧致的黑色皮衣,外套一件修长的风衣。

“请问,你就是拉米娅丝小姐吗……黑色修会使团残余本次会议的代表。”冷锋站姿挺拔地问道。

“虽然我们不是什么很大的组织,不过……”为首的紧身皮衣女人侧了侧头,“只有你一个吗,神州管理局的专员先生。”

“很抱歉。”冷锋只好说道:“因为实在有太多的使团在最后的这一两天抵达的关系……骑士i,我们已经尽量保证每一个使团都有人接待的了。拉米娅丝小姐,请跟我来吧,你们的住处已经安排好了。”

“那就走吧。”黑色紧身皮衣的女人淡然说道。

这好像是一个不好交谈的对象……不过冷锋也没有所谓,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健谈的类型。

黑色修会。

一个反上帝的组织吗,倒是有趣,冷锋心想。

“对了,教廷的使团已经到了吗。”黑色紧身皮衣的女人冷不丁问道。

“已经到了。”冷锋点了点头,旋即又道:“不过我们并不会负责安排使团之间的会见。”

“我也没想要见他们。”女人轻笑了声,“听说教廷的使团,来了一位很有趣的神甫……对吗。”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冷锋道:“我并没有接触教廷的使团。”

“是吗。”黑皮衣女人微微一笑,旋即打量着四周,自言自语似的道:“说起来,还真是神奇啊,这个城市……就像是被人彻底困在一个狭小的地方,不能动弹似的,真是一种让人异常讨厌的感觉。我讨厌这种被困着的感觉。”

冷锋不知道怎么回应,便只好道:“拉米娅丝小姐,基本上各地的使团都是乘坐班机到来了,为什么你会选择列车呢?”

“因为穷。”黑皮衣女人笑了笑道:“看到我脸上写着贫穷的字样了吗。”

即便冷锋这种老兵出身,不苟言笑的家伙,此时也不禁怔了怔……这个理由好真实!

“开玩笑的。”黑皮衣女人…拉米娅丝此时轻笑了一声,随意般道:“我只是单纯不喜欢在天上的感觉而已。”

“这边请。”

于是,冷锋决定尽快将这群黑色修会的女人送去招待所。

……

……

……

……

——你受伤了,别动,我给你处理一下吧。

男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了许多的叶子,然后放在口中细细咀嚼了起来——他将嚼碎了的东西吐出,随后敷在了女孩的腿上。

小女孩觉得很脏,一度想要反抗来着——但看在男孩这张可爱的脸蛋份上……长得真像自己房间里的熊娃娃,好可爱。

——你饿了吗,我这里还有一些饼干,我们分着吃吧。

——别害怕,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你知道启明星吗,天上的灯。

——你应该告诉我的,你看都尿出来了,弄湿了吧。

——我不看你就好了,不过裤子要脱了,我想办法帮你弄干吧……嗯,好大的味道。

小……坏蛋——!!

猛然睁开的眼睛。

宝石似的双眼冷不丁地在了车内的后视镜之上睁开,这让悄悄窥视的司机不禁吓了一跳——被这宝石似的,却又无比凌厉的双眼。

“到,到了,这位客人……”

迫于这双眼主人的强大气场,司机说话似乎也变得不怎么的利索起来——这个看起来美丽无比,气场却异常强大的女人啊。

女人付了钱之后便直接下了车,一句话也没有说,她只是低头看着紧握在手中的纸条——对照着建筑物前的门牌地址。

“就是这里。”

她扬起了头来,打量着面前的这栋居民大厦——很普通的那种小区的居民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结果还是来了。”

来是来了,但是只要还没有到地址上所写的那个确切的单位……甚至,并没有按下门铃让人知道的话,其实也不算是真的到来的吧——到底要不要上去。

“我原来,也有这样犹豫不决的时候啊……”

钟落月轻笑了一声,摇摇头……随后她直接走入了大楼的电梯大厅之中,按下了电梯的按钮,等待了起来。

静静地等待着。

她其实已经等待了许多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