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二章 法夫纳它死了

第二十二章 法夫纳它死了

“我们要见龙大人!”

已经是高峰会议召开之前的最后一日了。

“不见龙大人誓不罢休!”

今天一定要说服龙大人……至少,也应该争取一些支持,好让它们准备已久的提案能够通过。

“看到了没有,这是从战国时期就流传下来的桃木剑,我要以死名志,你们都不要拉着我……”

就在这个时候。

“大家,中午啦,吃点东西吧!”宠物医院的小蝶妖就这样走了出来,身上挂着一个大大的木盘……那种能够用袋子挂在脖子上面,能够装很多东西的大块木盘。

“我说了!我要以死名志!看到我这柄两千多年的桃木剑了没有!!”

“这是你的,趁热吃哦!”

“哦……谢谢,我等会再以死名志!你别拉着我!”

拉是不会拉的,给这些妖族协会的耆老和年轻一辈的精神小伙送完了食物之后,小蝶妖就马上返回,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

“这群老爷爷,也真是不容易啊。”洛翩跹心想……但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今天没有要送药的地方,医院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有办法开门……打扫卫生的话,早上就已经做好啦!

本来是可以学习,准备考试的,但是因为超凡临世的关系,许多的事情都被搁置了下来……就连公办的学校都已经停课,她报名的成人考试就自不用多说。

好学的小蝶妖也少有地没有了学习的心思。

那么。

“要不,带法芙娜先生去散散步?”

……

……

没几个人知道,在神州真龙龙夕若的医院里头,最近一直住着一头在【非人领域】闯了大祸的黄金龙。

这条【非人领域】最后的黄金龙闯的祸实在太大了,就算是一级濒临绝种动物的理由,【魔术师协会】也不好保它,辉耀塔主便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暂时让这条黄金龙到外边去避避风头。

可即便如此,也不能放任黄金龙不管……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监督者。

于是爱面子又耳根软并且也算法夫纳闯祸的始作俑者的神州真龙,便接盘了这条生育困难的黄金法夫纳(娜),并且很大方地让出了宠物医院后的小花园给它居住。

被看管的黄金龙此时完全是一条黄色土狗的模样,住在了一间相当简(丑)陋的小木屋里面——龙夕若亲手搭的。

“法夫纳先生,吃饭啦!”小蝶妖带了一盘肉放在了小木屋的门前,蹲着,抱着膝盖,然后侧着头看了进去。

只见简(丑)陋的小木屋內,最后的黄金龙了无生趣地趴在最里面的角落处,看到小蝶妖的模样之后,便不屑地一甩脑袋,不以理会。

“法夫纳先生,你不饿吗?我弄了好多新鲜的肉哦!”

法夫纳的耳朵略微动了动,但身体依然一动不动。

小蝶妖锲而不舍般道:“法夫纳先生,等会吃饭东西之后,我带你到外边出走走吧,别整天窝在这里面,对身体不好的。”

——该死…这头蝶精,真的是把自己当做需要遛的宠物犬了吗?

——我堂堂最后的黄金龙,岂会!

——不过…再不出去的话……

再不出去的话,它就只能硬着头皮在小木屋里面解决一些生理上的问题……要睡在自己的排泄物旁边嚒,想想就emmmm……

“哇,法夫纳先生,你出来啦!乖,吃东西吧!”

小蝶妖很是愉快地摸着黄金龙的脑袋,直接就惹来了法夫纳的一顿白眼。

但大概是确实也饿了的关系,不过三几下的功夫,法夫纳就已经吃光了盘子里面的食物……还添了盘子。

——快带我出去,我要憋不住了!

很快,洛翩跹便牵着这条黄金龙,从宠物医院的地下训练场绕路走了出去。

……

……

“我要以死名志了!看到了没有,这把两千多年的桃木剑啊……”

有气无力的喊声。

一群妖族的耆老们此时顶着毒辣的太阳,如同缺水的植物似的,俱都是一副焉了的模样。

而就在此时,有一行人已经不知不觉地来到了这个地方。

一个穿着皱巴巴的白色休闲西服的男人,一个身材很好的外国女人,一个身材很胖的外国女人,一个一身黑色衣服的外国青年。

还有一位贼眉鼠眼的矮小大叔——那头在小山谷里面被抓来的穿山甲精。

禁法的城市有一点很神奇的:关于妖族等的变型问题。

它们无法在城市之内变型……但已经变化的身体并不会因为城市的禁法而被解除。

比方说:假如在入城之前就已经变成了人类模样的话,到城市里头也不会被解开,只是也无法变回来真身。

同样道理,如果直接以真身进入的话,那就只能一直以来真身存在。

进城之前,穿山甲精就已经提早变成了人类的模样,并且墙裂地建议黑色巨龙能够变形的话最好也变形。

这条黑龙,是【非人领域】里面的传奇英雄,剑圣罗兰的伙伴。黑龙当年曾跟随过剑圣罗兰参与过百年前欧土大陆之上最恶也是最惨烈的战争,一直存活至今。

黑龙的高傲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禁法?

以本体进入就只能够一直维持着本体的模样……岂不是更好?

哼,以巨龙强大的身体,哪怕不动用魔力,面对着普通人类一样如同踩死幼兽一般。

然后,头铁的黑龙便直接以龙身硬闯了禁绝超凡之力的区域——当它踏入这个区域的瞬间,黑色的巨龙便瞬间跪了下去。

不仅仅无法动用巨龙庞大的魔力,甚至是龙之体力……浑身的虚弱感甚至让黑龙奥杜因瞬间就跪了。

它的四肢甚至无法支撑庞大而沉重的身体,瞬间爆血管……惊骇之下,几乎用爬的方式,奥杜因才勉强地爬了出来,才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它的心脏,甚至无法在禁绝空间内负荷,沉重的内脏快要挤爆它的心脏……险死还生的黑龙,瞬间变作了人类的模样。

一路上再也不敢小看这个诡异的禁绝空间。

不仅仅是黑龙奥杜因,胖胖女孩剑圣孙女莱娅,因为力量被禁的关系,一路上也是脸色苍白……心灵女巫就更加不用多说了,脸上多是不自然之色。

这名心灵女巫生来特别,拥有强大的心灵天赋……她一直能够读懂他人的思想,这让别人无法在她的面前说谎,她能够看穿一切的秘密,听到一切的心声。

但现在却什么也无法听到——她甚至无法知道迎面走来的行人,到底对自己有没有恶意……这种不安的感觉,甚至让她暂时放弃趁机从法雷尔身边离开的想法。

据穿山甲精的说法,现在城市里面,你出门就能够碰到一两个妖族或者超凡……

唯有法雷尔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似的——即使在这个禁绝的城市之内,心灵女巫也没有从法雷尔的脸上看到任何一丝的迟疑。

“老家伙……你难道没有受到影响?为什么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

“我也用不上力量。”

“那你还……”

“我们人类生来就弱小,我们弱小,别人也一样弱小,何惧之有。”

心灵女巫顿时放弃了和这个脑袋有病的老家伙争辩——然后,在穿山甲精的带路之下,这支小队便一路顺畅地来到了目的地:神州真龙的医院。

并且看到了这群在医院门外聚众请愿的妖族耆老和精神小伙。

“这群家伙是什么来历?”法雷尔皱了皱眉头问道。

没有了心灵力量,心灵女巫与穿山甲精沟通的时候,就变得无比的困难,她手口并用也无法有效地与对方很好地交流起来。

“他…他们好像是神州的魔怪联盟一类的元老,集合在这里是为了请东方的真龙帮忙…才来到这里的。”就在此时,一道怯生生的声音响起。

赫然是脸上仿佛写着【不要看我】、【我太胖了不好看】之类样字样的剑圣孙女,此时涨红了脸说话。

“你…你听得懂这头精怪的话?”心灵女巫不禁讶然:“不对,你懂神州的这些复杂的方块字?”

剑圣的孙女此时脑地垂得更低了,声如蚊呐似的:“我…我喜欢看,看这里的一些…一些网络上的小说…很好看…所以,所以有学他们的语…语言,一直……”

心灵女巫顿时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道:“在山谷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浪费我的精神力。”

莱娅急忙忙道:“我…我看,看吉莲小姐已经,已经在和他沟通了,所以…所以就……对不起,对不起!”

“算了算了。”女巫小姐摆了摆手,见奥杜因此时一副自己再要欺负莱娅就直接动手的模样,只好无奈地道:“反正目的也已经到了,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直接进去?老家伙?”

“莱娅,你问一下这只精怪。”法雷尔却想了想道:“神州的精怪联盟,有多大的规模?”

“啊?哦……我、我知道了。”

“老…老家伙,你又想做什么!”真真是怕死了法雷尔脑回路的心灵女巫然如惊弓之鸟似的,顿时一阵的哆嗦。

但法雷尔没有回应,只是隔着长街,打量着宠物医院门前的这群妖族……莱娅此时正在与穿山甲精沟通着。

与此同时,一位少女此时正拉着一条土黄色的田园犬走了过来。

……

一分钟前。

这种感觉……对了。

是这种感觉了!

这种直冲心灵的颤栗感以及膨胀消退的舒爽感,还有大脑也伴随而来的酥麻。

“法夫纳先生,不能在电杆下面啦!”小蝶妖此时却责怪似的道:“那边有宠物专用的洗手间的!”

——哼!

黄金龙根本不管,只顾自己爽了就行……宠物专用的洗手间?真当堂堂最后的黄金龙是被驯化的宠物犬?

“咦,那些人是……”

只听见小蝶妖此时看向了一旁,随后眨了眨眼睛,便拉着法夫纳走了过去。

——等等!蝶精,我还没有好!!等……嗯?这个味道是?

——怎会?

——别过去!蝶精!别——!

牵着四肢同时抓着地板,硬生生在地板上爪出了一道道划痕出来的黄金龙,洛翩跹很快便来到了一行鬼鬼祟祟地躲在了转角位置的家伙面前。

“穿山大伯!你怎么在这里哦,你不舒服来看病吗?”

小蝶妖伸手在穿山甲精的肩上轻轻一拍。

这顿时吓了穿山甲精一跳,它连忙转过了身来,目光一转,随后飞快地道:“你是谁啊,小姑娘?我不认识你!快走快走!”

洛翩跹眨了眨眼睛,打量着穿山甲精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另外的几名外国人模样的家伙,“穿山大伯,你怎么啦,这些人是你的朋友吗。”

“我说了不认识你!快走!”穿山甲精顿时大怒般的模样,甚至伸手就按住了洛翩跹的双肩,将她转了过后,推着道:“哪来的小娃娃,快回家去!别碍事!走!”

“欸??”

就在此时,法雷尔的手掌却直接抓住了穿山甲精的手腕……明明大家都处于无法动用力量的状态之下,可穿山甲精却还是不敢对上这家伙的双眼。

“我不认识这个女孩,真的!”

法雷尔目无表情,但抓住穿山甲精的手掌却并未放松,“莱娅,问它,这个女孩是谁。”

可就在此时,奥杜因的声音却冷不丁地响了起来…惊叫似的,“法夫纳!我嗅到了法夫纳的味道!”

法雷尔瞬间目光一凝。

只见与此同时,被小蝶妖所牵来的田园犬此时正踮着四肢,一点点地想要趁着不注意逃离——然而它最终未能走出牵绳的距离,很快就被勒住了脖子。

“啊!法夫纳先生,不可以乱跑啊!不然龙姐姐会骂我的!”小蝶妖伸手一拉,将挣扎中的田园犬给扯了回来。

法夫纳此时抓住地板,目光惊恐。

——怎会这样……

——为什么奥杜因会出现在这里……

——完了…完了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黄金龙的威名已经要葬送了……

“真的是你!法夫纳!”

黑衣青年此时已经地绕过了小蝶妖,来到了这条田园犬的身边,低头惊奇无比道:“我远远就嗅到了味道,还在奇怪……没想到真的是你!你怎么变成这……噗哈哈哈哈哈!!!!”

黑衣青年奥杜因原是一脸诧异之色的,然而说着说着,便忽然疯狂地大笑了起来。

法夫纳(娜)…最后的黄金龙,此时双目无神,宛如被玩弄坏了的空壳似的,自己提起了狗绳在脖子上绕了两圈,然后用力一扯。

“法夫纳它死了……”法夫纳吐出了舌头,烂泥似的直接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之后,便不动了。

“咦!法夫纳先生,原来你会说话哦!好神奇,我一直不知道!”

你它娘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