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三章 铲屎官和菜鸡互啄

第三十三章 铲屎官和菜鸡互啄

“要…住下来?”

龙夕若侧头打量着莱娅与奥杜因俩,她怎么看这个黑衣青年怎么的不对劲……奥杜因的名字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神州的真龙对于印象的区分一向十分的简单、科学和高效。

有印象,记得的:重要的,认识的。

没印象,不记得的:不重要的,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辣鸡,去死,去死。

奥杜因此时大概直接就被划分到了没印象的一类。

“是啊,奥杜因先生和莱娅小姐真的很可怜的。”洛翩跹点点头道:“你看,他们被一个大恶人绑架来到这里,还逼迫他们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现在,还找不到回家的路……就像是外边无家可归的小猫一样。”

像是无家可归的小猫才是你想要收留他们的原因吧?

龙夕若心知肚明,这头中山蝶天天都想要往宠物医院里带外边那些流浪的猫狗。

一只两只还行,可她看洛翩跹的样子,怕不是一开这个先例,那就满屋子的发情的野猫野狗乱跑的趋势。

心善?

这只蝴蝶只是喜欢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已,单纯得可怕……她一直维持着这种奇妙的单纯,怕不是只是为了某些原因。

神州的真龙心中嘀咕了一声,随后再次打量着奥杜因与胖女孩莱娅。

这把剑……

“我不管。”龙夕若此时冷哼着说道:“住一晚上可以,明天他们必需要走……没钱我给路费,打欠条!”

“太好了!”洛翩跹却一拍手掌,满脸欣喜似的道:“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我上楼了,没事别吵我。”龙夕若此时摇了摇头,直接就往楼上而去,一句话也没有与奥杜因以及莱娅说。

“这就是…东方的真龙?”

奥杜因此时却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道:“看起来也不怎样嘛,比起【非人领域】中传闻中所说的……”

莱娅此时却悄悄地扯了扯奥杜因的衣角,让他少说两句。

奥杜因也不管这些,热情地走到了小蝶妖的面前,殷勤道:“洛小姐!太谢谢你了,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话,请尽管告诉我!”

“那我们一起来打扫卫生吧!”小蝶妖此时满脸都是笑容,将扫把递到了奥杜因的面前,“今天还有厕所以及院子没有打扫,奥杜因先生,你喜欢哪个?”

“……院子吧。”奥杜因迟疑了片刻,厕所实在是……

“好的!”洛翩跹笑了笑道:“那就麻烦你了,奥杜因先生……莱娅小姐,你会切菜吗?!”

“我…我…可…可以……”

分工合作。

然后拿着扫把的奥杜因便哼着小曲心情不错地来到了宠物医院的院子,很容易就看见了那间龙夕若搭出来的相当简(丑)陋的狗舍。

“这股味道好像是……”

法夫纳的屎?!!

……

一双妙目正从窗帘的缝隙之中,打量着院子当中的这名黑衣的青年……神州的真龙很快便收回了目光。

龙夕若摇了摇头,目光从院子外看了出去……看到了一辆飞驰而过的警车。

“外边,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隐约有种感觉。

然而此时,一通电话直接打到了龙夕若的手机当中——让她意外,这是一位不尝联系的家伙。

“百劫老道?”接通了电话的神州真龙很是诧异地道:“你居然会找我…什么事情?”

“龙大人,请你降临酆都……”电话的信号似乎并不是很好,电话里百劫道人的声音也是断断续续,似受到了什么干扰……迫切:“我们……鬼门……快……快!”

龙夕若目光一凝,电话却已经直接切断——她想要回拨过去,却已经显示无法接通。

“怎么回事……”神州的真龙脸色微变。

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百劫老道不可能打这个电话……神州的真龙一咬牙,直接穿上了鞋子,咒骂似的道:“还真是会挑时间!”

“哎,龙姐姐,你要去什么地方?太阳快下山啦?”

“鬼城!”

“桂城?”

……

……

……

……

半小时前。

“该死!加雷斯大人,他们没有权力扣押我们!”

两名跟随而来的骑士此时不忿地看着加雷斯先生……明明只要加雷斯先生态度强硬一些的话,神州管理局的人应该不会真的强行留下他们。

“没错,这只是法雷尔的一面之词而已……他还是我们的叛徒,证词根本不可信的啊!”

“所有的不公平。”加雷斯先生却摆了摆手,让情绪激动的下手冷静些,“不公正的对待,并不会无缘无故。它总有藏在这种不正确对待背后的原因。”

“……难道说,神州管理局是故意的?”下属不可思议道:“为了什么?在这种敏感的时期?”

“谁知道呢。”加雷斯先生随意一笑道:“但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起码,我们已经掌握了法雷尔目前的位置。”

“这又如何,看神州管理局的态度,根本不会轻易让我们将他引渡回去。”

“那就我们带走法雷尔好了。”加雷斯先生冷不丁地说道。

忠诚的两名下属此时俱都是一惊。

只见加雷斯先生此时有意无意地靠近了些,并且将声音压低着道:“我们必须要带走法雷尔…我们不能让法雷尔身上的秘密,被神州管理局的人发现。”

“什…什么秘密?”

加雷斯先生目无表情道:“他之所以能够如此强大的秘密…在法雷尔的身上,有着我们骑士机关最高也是唯一的一样,能够对抗整个欧土大陆…乃至世界的力量。”

“竟然——!”二名下属瞬间瞪大了眼睛。

此时,会客室的门打开,只见一共四名的管理局探员走了进来,“很抱歉,各位,暂且委屈你们呆在这里了,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和我们说的。”

“正好。”加雷斯先生此时微笑着走来,“我们确实需要一些食物以及饮料。”

加雷斯先生走近到了这名探员的跟前,冷不丁地挥手朝对方的太阳穴击去……出手快如闪电,巨大的冲击力瞬间将这位探员击昏了过去。

余下的三名探员此时应激本能,然而另外两名骑士下属也在此时瞬间暴起……四名探员,在不过数秒的时间内,就已经晕倒了在地上。

“加雷斯大人…弄不好的话,我们?”

“管不了这么多了。”加雷斯一边开始摸出这些探员的通行证,一边飞快地说道:“只要能够收归法雷尔,就算是不参加这次的会议也是值得……你们不会明白,法雷尔身上藏着的力量,对我们来说到底有多么的重要。”

……

警报的声音突然响起了……整个临时指挥部的大楼此时都拉响了警报的声音——是火警信号的声音。

与此同时,接连两个楼层之中都几乎同一时间出现了爆炸,疑似遭到了袭击。

在一切超凡力量都被禁绝的状态之下,神州管理局一方似乎很难以闪电的速度迅速锁定敌人的位置。

大家都只是被拉到了普通人的水平……尽管这个普通人的水平也各有不同。

“发生么什么事情?”

“出去一个看看。”

审讯室之中,依然还是四名的探员重装地看守着法雷尔,此时警报声拉响,让四名探员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

然而开门的瞬间,直接有几道的冲击波似的光射入,审讯室內的几名探员一下子就被击倒了在地上,浑身抽搐了几下之后,便昏厥了过去。

只见加雷斯此时举着一柄管理局特制的配枪,快步走入。

闭目养神状态下的法雷尔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法雷尔先生。”加雷斯先生这才笑了笑道:“我最近不握剑了,改了握枪。”

……

燕小西行走在满是浓烟以及洒着水的走廊之中,脸色铁青似的。

一个传信几乎同一时间送到了他的手上。

管理局的燕科长看了一眼,顺便便满脸冰冷地转身,盯得身后的一众探员们不禁心生敬畏。

“全城搜捕……不列颠使团的人,一个也不允许离开宾馆!”燕科长目无表情地说完了之后,便直接推开了身后的下属,沉声道:“拿我的装备来。”

……

一辆公务车,此时在马路上极速狂奔,甚至闯过了一个接着一个的红灯。

“不行,这种枷锁用的金属很特殊,没办法撬开。”

公务车之上,除了正在驾驶的骑士之外,加雷斯与另外的骑士与法雷尔都坐在了后排处,正在想办法打开法雷尔身上的枷锁。

“不用麻烦了,只要离开这个城市的范围,我自己可以挣开。”法雷尔此时淡然说道。

“看来也唯有如此了。”加雷斯先生点了点头,“委屈你了,法雷尔先生。”

法雷尔淡然道:“我曾在不列颠的监狱之中住了百年,比起来这些并不算是什么。”

加雷斯先生此时接到了来自骑士机关使团的电话。

“神州管理局已经将骑士机关的使团围困在宾馆了。”

加雷斯先生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道:“希望我这次的冒险是值得的。法雷尔先生,你可害惨了我们。你…为什么要承认谋杀,并且告诉管理局,这是骑士机关在背后指使的?”

“不想麻烦。”法雷尔此时却淡然道:“人我没有杀,也没有见过。”

“那你还……”加雷斯皱了皱眉头:“有人在背后故意陷害你……难不成是为了挑起两国超凡之间的矛盾?”

“你将我带出来,矛盾就已经出现了。”法雷尔淡然道:“不过也没有用关系,越是恶劣的环境之下,越是能够培养强大的战士。你们缺少了战火的洗礼…对方或许也是。”

只听见加雷斯先生苦笑着道:“就算是明知道这是一次嫁祸,我也没有办法不将你带走……法雷尔先生,你对我们太重要了,任何一切会暴露你秘密的可能性,我都不能它出现。哪怕明知道这会造成很严重的外交事件,我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法雷尔沉默不语,只是怪异地看了加雷斯一眼。

加雷斯先生此时又道:“等离开了城市范围,我们恢复了力量之后,我会马上带着你潜逃回去不列颠…越快越好,没有时间让我们隐藏。使团进入城市之前,我已经秘密地安排了几个人留守在城外的一处民房之中,应对突发的情况,现在能用上了。”

……

“加雷斯先生,我们运气不错,管理局的人没有追上我们。”

已经是郊区的路上了,能够看见一些田地的小路上,商务车还在急速奔跑着。

驾车的骑士回头轻笑道:“全靠这个通信器……管理局的探员看起来也不怎样,居然还在一直用公共频道的通信,让我们能够躲开他们的追捕。只可惜我们的伙伴,希望被困着的他们不会受到为难吧。”

“事情太过顺利了。”加雷斯先生此时皱起眉头说道:“虽然说我们突然出手带走了法雷尔先生,打了管理局一个措手不及……但实在是太过顺利了。”

“我看管理局并没有想象之中的本事。”驾车的下属却不以为然道:“都说东方是个可怕的地方……我看,这也仅仅只是因为东方拥有真龙的坐镇。但是过于强大的威慑力,却也严重地制约着他们超凡的发展。或许,只是我们一直以来,缺乏了对管理局的正确认知,自己将他们假想得太过厉害而已。”

加雷斯先生没有说话,只是定眼看着前方……前方出现了一栋孤零零的二层小楼,“到了。”

公务车很快就已经驶到了这栋小楼的门前。

众人下了车,打量四周,却是荒凉一片。

小楼更像是已经丢空了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还有人居住在这里,大概也没人想到骑士机关还有人隐藏在这里。

“是不是太安静了?”骑士下属此时皱了皱眉头。

走出了城市之后,他们体内的超凡力量就已经恢复,观感已经再次变得强大起来……加雷斯先生皱了皱眉头,此时却让人停下,独自一人走到了门前,轻轻一推。

没有上锁的门板缓缓打开,里面是一出已经搬空了的厅子……加雷斯先生此时在门板上用特别的方式敲响了起来。

只见空置的厅子之中,此时地板忽然动了一下,缓缓地掀开。

加雷斯先生目光一凝,只见一道寒光直接朝着他飞射而来!

加雷斯脸色一变,动作无比迅速地闪过了身去,寒光一闪而过,直接撞向了加雷斯身后的小楼围墙,瞬间倒下了一片。

“有埋伏!”加雷斯此时大喝了一声。

与此同时,只见院落内,十数道的身影瞬间自地下冒出,瞬间就将四人团团围住……这些人身上都带着特殊的武装,并且还有黑色的头盔。

就在这个时候,小楼客厅之中,一道人影也已经走出。

此人同样带着黑色的头盔,双手则是托着一柄模样奇特的银色长枪,缓缓地走了出来。

骑士机关的三人此时将法雷尔给护在了中央,加雷斯此时目光紧锁着对方,“想必,我的下属已经遭殃了吧?真好啊,这么多人在这里欢迎我们。不过,想要留下我们,怕也不现实吧……这里,可是已经脱离了禁绝的范围。”

那是处理过的声音,自黑色的头盔之中传来,“加雷斯先生,你是在自豪自己作为十二骑士的力量对吗。”

加雷斯轻笑了一声…一挥手,手背之上,有一个独特的纹章出现。

但与此同时,围着四人的十数名重装黑甲人却也纷纷取出了一根巴掌长的短棍,并且同时高举着指向了天空。

短棒射出光线,最终在众人的头顶上空汇聚……与此同时,一股轻微的震荡出现,整个小楼的上空瞬间被一道道的电流似的光所覆盖着。

加雷斯先生手背上的纹章,竟是一点点地暗淡了下去。他脸色不禁微微一变……直到十二骑士的之力的战纹彻底地暗淡了下去。

“禁绝?!”加雷斯先生瞬间大惊。

为首的黑甲人淡然说道:“比不上这个城市的禁绝一切……但是稍微扰乱一下你体内的魔力流动还是可以的。不过,也已经足够了!”

黑甲人首领此时一挥手,十数名的黑甲人瞬间行动,他们手中拿着的武器,眼看就要开火。

没能够成功穿上十二骑士之铠的加雷斯,面对着这些武器的时候,脸色不禁凝重了些。

“要躲开对于你来说,或许不是难事。就是不知道你的这两位手下如何了。”黑甲人首领此时轻笑了一声,“加雷斯先生,我们的目的只是法雷尔,只要你愿意合作的话,我并不会为难你。”

敌人步步逼近,加雷斯先生神色越发的凝重,“先生,想要让人合作的,起码也应该有一些最基本的诚意吧……我甚至连你们的身份也不知道。”

“你会知道的,只要你答应合作。”黑甲人首领淡然说道。

“我知道你是谁了。”加雷斯先生此时却忽然说道。

“哦?那你说说看。”黑甲人首领一偏头,却将银色的特制长枪给举起……瞄准,“说对了,我就开一枪,说不对的话,我就开两枪。”

“轻松点,这不是公平的对待。”加雷斯先生此时却举起了双手,投降的道:“作为不列颠的超凡使团代表,我要求能够得到公正的待遇。”

“使团代表?”黑甲人首领笑了笑道:“你们现在已经是从神州管理局劫走嫌疑犯的凶徒了。”

“很快就不是了。”加雷斯先生此时却神秘一笑。

黑甲人首领顿了顿,旋即沉声道:“动手抓人,只要还活着就可以!”

几乎在这位黑甲人首领下令的瞬间,十数名的黑甲人便齐齐扣动了手中武器的扳机,霎时间一道道的光束直接倾泻在加雷斯四人的身上。

一轮的扫射足足持续了将近二十秒的时间,但扬起的烟尘过后,却并非黑甲人所想象般众人倒地不起的情景!

加雷斯先生等四人的身边,竟是直接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宝塔虚影……宝塔虚影,分明挡下了所有的光束!

“道光宝塔六型……不可能,你们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黑甲人首领此时颇为不可思议地低呼了一声。

这道所谓的【道光宝塔六型】的虚影,竟是来自加雷斯先生的其中一名下属的骑士——这名骑士的双手,此时正打开了一面奇特的八卦状的银色镜子。

“没什么不可能的。”手持八卦银镜的骑士淡然道:“就像你们现在使用的这种【神火威光二型】一样……这都是神州管理局最新一批的装备。你们能用,别人为什么就不能用。”

“不可能!你们在指挥中心击倒的那四个看守员,没可能拥有这种装……”

“这位先生,你怎么知道我们打到的是几个看守员?”加雷斯先生冷不丁地打断了对方的说话,“你看起,好像对管理局也很熟悉啊?”

“哼。”黑甲人首领此时直接冷哼一声,“不要管【道光宝塔】……它不可能一直坚持下去!加大火力!”

却见手持着【道光宝塔六型】的骑士,此时直接将银镜扔到了加雷斯先生的身边,与此同时他身形一闪而出,瞬间分化作了两道残影,左右同时向黑甲人首领进攻而来。

这黑甲人首领并没太过的慌张,伸手自手中的银色长枪之中一抽,瞬间抽出了一把金属利刃出来。

利刃之上霎时间电闪雷鸣。

却见分化了两道残影的骑士此时一个直接冲拳,一个则是旋腿踢出。

黑甲人首领一枪击中了一道残影,手中利刃也同时朝着另一道残影斩去……只听见【叮】的一声,被利刃所斩的骑士残影竟是直接以手臂抵挡了下来。

黑甲人首领此时心中一惊,然而骑士却已经一掌印在了黑甲人首领的胸膛之上……一掌的威力之下,黑甲人首领直接倒飞而出。

四周的十数名黑甲人,此刻瞬间抢攻,并不给这名骑士追击黑甲人首领的机会。

但骑士也不慌不忙,静立着环视了一圈。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银色的亮光化作了矫健的银龙,游走在了众人之间……当银龙停下的瞬间,十数名的黑甲人纷纷倒在了地上。

一名头发灰白灰白,穿着一身宽松嘻哈风格短衫短裤的青年,却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嘻哈风格的青年此时肩上,甚至还扛着一把黑色的长枪。

嘻哈风的青年此时灿烂一笑,挥了挥手道:“唷,我来得还是时候吧?”

只剩下被击倒的黑甲人首领……黑甲人首领此时狼狈地爬起了身来,看着这手持黑色长枪的青年,惊恐道:“惊神枪图开?!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可能……你怎么?”

却见这位名叫图开的青年耸了耸肩,笑嘻嘻地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我师父在这里,我师弟也在这里…我在这里很奇怪吗?”

说着这话的时候,青年图开看着的赫然是一掌就将黑甲人首领击倒的骑士。

黑甲人首领此时目光一凝,惊恐万分地看向了这名强大的骑士,颤声道:“你?你…你是?”

“燕师弟,你还要带着这人皮面具到什么时候?”青年图开此时眯起眼直接笑道:“你原来的样子可帅多了。”

骑士…拿出了【道光宝塔六型】的骑士,此时伸手在脖子上一撕……撕开了一张人面,他露出了原本的模样。

“燕小西!”黑甲人首领此时尖叫了一声,“真的是你……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已经褪去了伪装的神州管理局燕科长,此时目无表情地道:“我没有发现,只是你自己暴露了而已……或者说,你多做了一些动作。”

与此同时,一颗如同纽扣般微小的东西,却是从加雷斯先生的手指间射出,直接弹到了这名黑甲人首领的身上。

没什么威力,纽扣般细小的东西瞬间弹落在了地上。

只听见加雷斯先生淡然道:“我看起来是不是真的很差劲……甚至会让人以为身上被人装了窃听器也没有察觉?你带人将我还有我的两名下属送到接待室关起来的时候,趁机放在我身上的东西,我很快就向我们的这位管理局的燕科长坦白了。”

“不可能…你们之后根本没有接触,你怎么会?”

“我没有告诉你们吗?”加雷斯先生此时笑了笑肩道:“你们的这位燕科长从前还在做国外情报收集的特勤探员的时候,就是在我管辖的城市驻扎的啊。私人交情之类的,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点。”

黑甲头盔之下,黑甲人首领的神色无法看见,但似乎也不能想象。

加雷斯先生轻笑了一声道:“起初我也只是好奇,所以就随便编了一些理由出来……我没想到的是,居然还真的有人会相信这样的理由啊?而且还这么快就有了行动……现在想来,我们这么顺利地将法雷尔劫走,大概也是阁下在暗处帮忙的吧?”

“法雷尔身上藏着的力量……是假的?”黑甲人首领咬牙切齿道。

“不,是真的。”加雷斯先生淡然道:“在法雷尔先生的身上,确实曾今存在着我们骑士机关最高也是唯一的,能够对抗整个欧土大陆乃至世界的力量,只属于骑士的力量。”

“是什么!”

“骑士的信条与信念。”加雷斯先生缓缓说道:“骑士一切的力量,皆来源于骑士的信念……这,就是我们骑士的力量之源。”

“该死……你们居然耍我!”黑甲人首领此时一咬牙。

可就在此时,青年图开猛一下地皱起了眉头,身上依然披挂着枷锁的法雷尔则是目光一抬。

燕小西脸色也微微一变。

只见一道剑光闪过,黑甲人首领便瞬间被一分为二…尸体分作了两边,左右倒下。

此时小楼之上,只见一名神色冷峻的青年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众人……青年剑眉星目,俊美无双,仿佛有着睥睨天下的气概似的。

“看来,这才是正主了…小师弟。”青年图开此时眯起了眼睛,手中黑铁长枪似蠢蠢欲试似的,竟是缓缓转动了起来。

“是啊,恐怕是真的正主了……”燕小西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神色无比的凝重道:“这是我在付老大死亡现场所感受到的另外一股强大的气……而这个人,也确实有着符合这种强大之气的资格!”

“小师弟,你知道这家伙?”青年图开皱了皱眉头。

“我当然知道。”燕小西沉声说道:“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位可是轩辕宫公孙家近千年来最杰出的天才……公孙时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