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五章 画中的旅人与二千年的清白

第三十五章 画中的旅人与二千年的清白

法雷尔一直都在打量着他——这个背着一口大木箱子,满头灰发的青年。

他应该年岁不大,满头的灰发对于法雷尔来说仿佛是一种信息,是一股若有若无的沧桑之感。

疯骑士很多时候是清醒的,他只有在某些时候才会知道自己需要疯狂。

到底要怎样的经历才能够让人在这样的年纪之下经历着绝非这个年纪应该经历的事情?

小河滩,莫默捡来了一些干枝,简单地生了火,随后舀来了些河水,直接用野外生存用的小水壶架起来烧。

他鞋子很老旧了,大概是走了很多的路。

“吃点?”莫默打开了背囊,从里面掏出了两个粽子,“这是路过一个农家的大叔送我路上吃的,味道还不错……粽子,知道吗,很好吃……eat!good!good!”

他揭开了粽子上的粽叶,做着很好吃的手势,随后将解开了的粽子放到了法雷尔的面前,然后自己折了些树枝当作是筷子,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法雷尔却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动手。

散装的洋文显然不大能派上用场……龙虎山的年轻天师脸上不禁露出了些尴尬之色。

莫默好像也没有太过有效的方式与这外国大叔交流起来——只是作为龙虎山天师的他,还是很快就拿出了自己的绝活。

又是一个袋子……一个布袋子,缓缓打开。

法雷尔此时不禁皱了皱眉头,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布袋子里面装着不少的……灵。

只见莫默此时将小布袋打开了一个口子,似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冲了出来,莫默却飞快地伸出手指在身前虚画着什么,随后往前一指。

他飞快地将布袋子绑好,这才看着法雷尔微微一笑道:“好了,现在应该可以说话了。”

虽非十分的熟练,但除了口音之外,完全是法雷尔能够听得懂的语言。

法雷尔惊讶地看着这个叫做莫默的青年,颇为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做到的啊…”莫默想了想道:“这个说起来有些复杂,大抵来说……就是职业技能之类?我是一个抓鬼……哦,一个驱魔人,手头上有些灵魂,让它们附身之后,就能够使一些他们生前的能力。比如说,语言之类——正好手头上有一个老外的魂。”

“驱魔人?”法雷尔低沉沉吟。

莫默随意一笑道:“你当我这种人是神棍也可以啦,骗子…变戏法的,诸如此类。鬼怪这种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心中有鬼的人,看什么都像是阴曹地府。”

“你在旅行?”法雷尔忽然问道。

这是很平静的一个年轻人,法雷尔一时间也生不出来出手的欲望。

这神秘的驱魔人青年身上没有一点儿能够挑起人争斗的气焰。他坐在这里,就像是小河滩里之中的众多石块的其中一块,完全与这里相融合到了一处。

若非这里还有自己这样不符合画风的……他一人带着木箱子,坐在柴火的旁白,更像是一副画。

一副叫作旅人的画。

“找东西,也找人。”莫默缓缓地咀嚼着口中的食物,目光空荡地看着日暮,“你呢,也是出来找东西的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找东西?”法雷尔偏了偏头。

“只是客套话。”莫默笑了笑道:“不都这样的吗,开场白之类的,话题创造之类的……就随便问问的那种。”

“我确实在找人。”法雷尔冷不丁说道。

“这样。”莫默点了点头,没有继续深问的意思……他旋即看了眼法雷尔不曾动手的粽子,便出言道:“吃吧,再不吃蚂蚁什么的就要爬过来的,这地方还是挺多虫子的。”

“你不问我找什么人?”法雷尔却继续问道。

“问了不太好。”莫默摇摇头道:“这是你的隐私,我没有兴趣探寻别人的隐私……你真的不吃吗?”

确定了,就算不是散装的洋文,也已经交流不起来了……不列颠的疯骑士还是回归到自己的初心,打算用自己的方式和对方交流。

他往柴火伸出了手掌来,莫默奇怪地看着他的这个举动。

只见法雷尔冷不丁地握起了拳头。

霎时间,四周仿佛涌出了无数咆哮的恶灵,四周更是阴风大作,在莫默的视线里,法雷尔的身周此刻就如同一个吞噬了无数恶灵的黑色泥潭一般。

有一个头可怕的怪物,正要从这个浑浊的泥潭之中爬出。

龙虎山的年轻天师此刻微微张了张口——他猛然打了个激灵,第一时间先是将两个大粽子给收了回来。

随后才单手结了一个印决。

法雷尔一双如同凶兽似的目光,已经直接锁定在了莫默的身上,拳头也随之而来……然而龙虎山的年轻天师此时那结印的手掌却如迅雷似的一挥而过。

一道流光闪烁,直接没入了疯骑士的额头之中。

法雷尔不动了。

他的拳头还挥着,但就是坐着不动了。

涌起的阴风,如同从泥潭之中爬出的可怕怪物,也渐渐消失不见……摇摆的柴火火光再次恢复了平静。

莫默重新拿出了自己的粽子,一个还是放到了法雷尔的跟前,自己吃着还没有吃完的那个。

柴火偶尔发出了噼啪的声音,暮色渐渐淡去,有月牙初升。

他再次变回了旅人这幅山水画之中的人,只是画中多了一个静坐挥拳不动的法雷尔。

……

啪——!

又是柴枝燃烧时候的响声。

法雷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吁了口气,他将自己的拳头放下,沉吟间看着莫默,皱了皱眉头道:“为什么不趁我走神的时候出手?”

“你我本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出手?”

莫默已经吃完了他的粽子了,此时正枕着双手,翘着腿躺在了木箱子的旁边,悠然自得地看着天上的明月,“再说我也怕突然出手会被大叔你胖揍一顿……打扰一头老虎睡觉是很危险的事情。”

“刚才的是什么?”法雷尔想了想道。

莫默随意道:“清心咒,能让人睡个好觉的一种道术……魔法之类。我失眠的时候常常会对自己使,比安眠药管用。不过还是没有喝酒的好,酒能够醉人。”

说着,莫默拿出了一个小酒壶,拧开盖子喝了一口,随后抛给了法雷尔。

“我确实睡了一个好觉。”法雷尔接过了小酒壶,但没有去喝,只是淡然道:“一百年了。”

莫默怔了怔,有些诧异地打量着法雷尔,旋即笑了笑道:“那大叔你保养得还真好,一百年不睡觉,也没有黑眼圈。”

“这一战,往后。”法雷尔忽然说道。

莫默只是苦笑似的轻笑了声,随后伸出了手,在夜色之下随意地挥舞着……不过片刻,一道金光的符咒便凭空在夜色之中出现,随后缓缓地飘到了法雷尔的面前。

“能用三次。”莫默淡然道:“睡不着觉的时候,往头上贴一下就好了。”

法雷尔接过,沉默片刻,才淡然道:“为什么帮我?”

“像我们这种走江湖的神棍,讲缘分。”莫默笑了笑道:“相识是缘……就当做是结一个善缘。”

“谢了。”

余音袅袅。

莫默再看过去的时候,法雷尔已经不见了。

至于到底什么时候离开的,莫默也没能拿捏准确,“还真是一个危险的大叔……我艹,我的酒!”

不见了的除了大叔之外,还有他的酒壶。

“亏了亏了!”

莫默痛心疾首似的大叫了一起,随后叹了口气……摇摇头,看了看月色,莫默便爬起了身来,随后将大木箱子给打开。

里面装着了一名脸色如玉,睡着了似的少年。

莫默从河里打了些水,随后取出毛巾沾湿,然后开始轻柔地擦拭着少年的脸颊,轻声道:“出来晒月光啦,展儿……”

夜色苍茫。

……

……

车是图开自己开来的……此时车上除了燕小西,加雷斯先生以及他的骑士下属之外,就只有那名确认了身份的白虎族人的尸体。

“这位先生,也是你管理局的人?”加雷斯先生此时打量着青年图开问道。

“他是我的师兄,图开。”燕小西淡然道:“但不是隶属神州管理局……我师兄是个散人。”

“但却很适合这次的行动。”加雷斯先生轻笑了声,“你师兄出手,可以躲过很多人的视线。”

燕小西没有说话,只是脸色并不好看。

皇权是管理局当中的行动组小组的组长之一,然而却在管理局这把大伞之下私自行动……这不禁让燕小西不得不正式现在管理局内部的状况。

当年之所以提出每过十年就招收一批各妖族的族人加入管理局,目的是为了兼容并蓄的——这些年来,也确实收编了不少愿意效忠的妖族,成果非凡。

但是弊端也已经展露了出来。

甚至,让燕小西如坐针毯的是,公孙时雨的出现……莫非,这次是轩辕宫对神州管理局的一次渗透?

他摸不准,面前是迷雾一片——尤其是除了白虎族的皇权之外,管理局內到底还潜伏了多少的【外人】?

“你打算怎么办?”加雷斯先生忽然问道:“现在就回去,进行清除?”

燕小西想了想道:“不,我还不打算回去。”

“不回去?”

燕小西点了点头道:“这次我伪装和你出来,同时也有人以我的身份替代我在指挥城内的事情……这样正好,可以将我自己抽离出来,更全面地看待所有事情的发生。”

“你是打算……”加雷斯先生似想到了什么。

燕小西淡然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骑士仆从了……加雷斯先生。”

“这样乱来的嘛……”加雷斯先生不禁苦笑了一声,“你别忘了,那个叫做公孙时雨的,是知道你易装出来的。”

“没关系。”燕小西淡然道:“真真假假,正好能够迷惑敌人……我到底有没有换回去,就让对方猜吧。”

此时正在前面驾车的青年图开则是回头一笑,眨了眨眼睛道:“还有我也是,多指教啦!”

“……不客气。”

……

……

“……今天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

火云邪神回到管理局指挥中心的时候,大楼内正在清理着爆炸后的现场。

“火云大人,你终于回来了!”

几名留守现场指挥善后工作的探员纷纷走上前来……主心骨,这才是管理局真正的主心骨。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火云邪神皱了皱眉头问道。

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围着骑士机关的的使团?”火云邪神顿时摇了摇头:“让燕小西这个蠢蛋马上给我撤了……这叫什么?简直胡作非为!”

众人噤若寒蝉……他们甚至没见过火云顾问会有这种怒气的时候。

“马上将燕小西给我押回来!”火云邪神此时冷哼一声:“人带回来之后,给我直接关起来好好反省!”

“这…这会不会太重了些?再说,再过十几个小时高峰会议就要开始了,这个时候……”

“我才是这次会议的总负责人。”火云邪神淡然道:“从现在开始,所有事情我来处理。给我打一封道歉信到骑士机关的使团,另外召集所有组长以上级别的人到会议室,我要开会。加班费,没有!”

“……知、知道了!”

不愧是燕科长的师傅,在不给加班费这事情上,果然是一脉相承!

……

……

……

……

酆都,一说【幽都】,对于游客来说,这里有着神州大地千年以来的神鬼插传说。

当地政府也有以传说作为资源而大力开发出来酆都城内各处的景点。

但游客真的想要体会真正【鬼城】风光的话,传闻还是要等到晚上,而且还要走霉运的时候。

当然,这也只是导游们的一些说法。

即便是晚上,酆都城内依然是灯火通明……除了作为旅游景点的各处宫殿。

夜色与大山,以及浅薄的水雾,已经将这些古老的建造藏去了一半,然后人们心中的敬畏又藏下了另外的一半,让这里变得异常的安宁。

月出升,一道流悄无声息地降落在了【鬼国神宫】的阶梯之上,随后缓缓登上。

神州的真龙才刚刚迈过了【鬼国神宫】的大门,霎时间原本黑漆漆的大山瞬间变得通亮了一起来。

以此为始,一路红红绿绿的灯光攀山而上,古老的街道之上,形形式式的游魂来回穿行……它们来自不同的朝代与历史,现如今却无比和谐地融合在了这个神秘的鬼城当中。

真龙之力万邪辟易,她行走在鬼城之中,倘若不收敛这股力量的话,只怕一路上的鬼灵都会直接被冲散,烟消云散。

还是的小心一些才行。

龙夕若皱了皱眉头,直接便朝着鬼城的城主殿走去……因为用上了遮掩道法的关系,来回穿梭的鬼魂们也只当做她是鬼城中新来的小鬼,没有太多关注的。

“阳春面!好吃的阳春面!”

“冰糖葫芦,糖人,糖画!画画咯!”

“看清楚了,这是真正的胸口碎大石!胸口装着的是山河,碎的命!”

一如回到了古代似的。

但也有着身穿潮流服饰的家伙,也有着霓虹灯闪亮的店铺。

“这是罗兰!本店最新收回来的三千年一出的美男子……小姐,要不要进来玩玩啊?我们这里什么样的男孩子都有哟!”

“你们这什么时候居然连鸭店都开起来了……”

神州的真龙顿足在了一家特别醒目的店铺门前。

店门前的橱窗里面,还站着两名只是穿着黑色贴身三角裤,身上肌肉分明的男模。

“小姐!第一次来吗?进来消费我给你打骨折啊!”

看着面前穿着一件西装上都是绣着金钱图案,正搓着手的家伙,神州的真龙轻哼了一声,一脸不屑。

“不喜欢这些吗?我们这里还有几个【无面鬼】,能够提供特殊服务哦!可以为你量身订造适合款式,只要你想的话,不管什么类型的,都可以满足,而且绝对能够让你为所欲为呢!”

“定、定制款?”

神州的真龙不禁悄悄地咽了口吐沫,脑中突然就闪过了某人的脸容来……下意识地迈步。

才刚刚迈开,神州的真龙便以无上的定力瞬间转身而去。

呸!堂堂神州真龙,怎能逛鸭子店!

“呸,死穷鬼!没钱来看什么!”西装上印着金钱图案的男人顿时在后面咒骂了两声。

神州的真龙呵呵,体内真龙之力眼看就要泄露出一丝出来——但就在此时,龙夕若的眼睛却挪不开了,整个人愣是呆若木鸡似的站着。

“我去…这什么店,真的能定制出来?”

神州的真龙此时怔怔地看着鸭子店橱柜前的一道身影……赫然便是她脑海中所闪过的那人的模样。

她张了张口,感觉这就很可怕了……她下意识地走到了这道身影的面前,伸手去捏了捏对方的脸颊,不可思议地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读取我的思想!?”

“龙小姐,我没有读取你的思想。”

“呵……装得挺像的嘛,居然连神情口吻也学得这么像!”神州的真龙顿时冷哼了一声,随后脸色顿时剧变。

因为她很快就发现了一件事情……除了她自己之外,鸭子店门前的男模以及经理人似乎都没有看见这一切的发生。

“你你你你…真的是你?!!”

“晚上好,龙小姐。”

神州的真龙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头皮发麻似的,“你…你别误会,我没有逛鸭子店……”

“龙小姐确实也没有进去,只是在门前徘徊而已……没事。”

神州的真龙不禁双眼一黑。

完蛋了……老娘这两千多年的清白之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