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五章 ‘它’的后代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它’的后代

“我出去一下。”

刚刚从厨房端出来一锅小米粥的洛邱,看见任紫玲冲冲忙忙地走了出去,直接就朝着门口走去的模样。

“嗯,有采访,可能很晚才回来,不用管我了。”任紫玲又扔了一句。

随后是关门的声音。

把手套脱下的洛邱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的模样……那一丝着急的神色,尽管在极力掩藏,但实在是没能够瞒得过他的双眼。

……

……

多少天来着?

反正是好多天了。这些天来,小蝶妖洛翩跹都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来着宠物中心的临时住客,半个旱魃,苏子君小姐。

苏子君似乎和龙夕若天生就互看对方不顺眼一眼,只要呆在一块超过一分钟的时间,就总能够找到莫名其妙的话题开始拌嘴起来。

觉得自己还没有熟悉到可以站在苏子君一边的小蝶妖,却总是会躺着中枪般地被拉入两者间的争吵之中。

心好累……

不过在小蝶妖看来,苏子君小姐也不真的是那种很爱挑刺的家伙。

该怎么说呢?

口恶心善之类?不善言辞之类?口是心非之类?

比如说啊,每次和龙姐姐冷战之后,都会旁敲侧击地从自己口中打听龙姐姐的情况——最近新华字典已经啃完啦,小蝶妖觉得自己能够用这么多成语,真的是莫大的进步,棒棒哒!

“那个老太婆呢?”

洛翩跹坐在宠物中心的柜台前面,摇着自己的脚丫,一脸幸福地喝着牛奶一边回答道:“龙姐姐在办公室打瞌睡啦。子君小姐你直接进去找她就好了。”

苏子君冷哼了一声……穿着围裙的她这时候其实捧着一个砂锅。这时候,她把砂锅放在了桌子上,淡然道:“这是我刚刚做的失败品。也就那老太婆的舌头才最适合吃这种东西。你要是不打算在这里继续当薪水小偷的话,就拿去喂她吧!”

明明自己端进去就好了啊,人家才不是薪水小偷啦!

洛翩跹叹了口气,正打算说话的时候,一名黑衣的女子走了进来。黑衣女子看着洛翩跹和苏子君,迟疑了一瞬间,才开口道:“请问,龙医生在吗?”

苏子君微微地眯着眼睛,看起来是少女模样的她这会儿轻轻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她忽然道:“那个老太婆不在,不过你有事情的话,找我也可……”

苏子君忽然停下了说话。她的身体在这瞬间忽然之间浮了起来——当然并不是她的本意,而是因为她的衣领这会儿正被什么抓住。

正确来说,她是被人给提了起来,并且下一个瞬间,就朝着一旁扔了过来。

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来的龙夕若,她看了一眼这黑衣的女人,淡然道:“不用管这家伙,你先进来我房间。”

黑衣女子在龙夕若出来的瞬间,便变得异常的恭敬起来。她缓缓地点了点头,视线不偏不倚,跟随在龙夕若的背后走进了办公室之中。

……

“找我有什么事情?”

龙夕若坐在办公椅上,翘着腿,点了根烟,打量着眼前的黑衣女子……黑水,缓缓地道:“你气息变弱了,以你的资质,这几年应该变得更强一些才对。”

黑水深深地吸了口气,却是忽然跪在了龙夕若的面前,“龙大人,请您帮帮我!”

龙夕若皱了皱眉头,没有选择相扶,“站起来,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水叹了口气道:“十年前……”

……

龙夕若缓缓地吐了口烟出来,淡然道:“两百年前我碰到你,就告诉过你,让你不要分心,好好完成自己的脱变。一百年前我再看你,也说了同样的话。十五年前,你依然还是没有办法专心。黑水,你是我妖族之中最伟大的先祖之一的血脉后代,如果能够好好修炼的话,不要说一头老虎妖,就算十头成了气候的也不是你的一指之敌。”

黑水看着龙夕若,正色道:“龙大人,如果我妖族之间也要学人类那般自相残杀争夺地盘才能够存活的话,我们,又和那些把我们逼至如今状况的人类,有何分别?”

“争斗历来都是物种的天性。这个世界要是妖族主宰的话,你觉得就会变得没有争斗抢地盘了?只会更猛烈而已。”

黑水摇摇头道:“我们从懵懂无知到掌握了灵性,从只是按照本能行动到学会了思考,这难道不能说是一种脱去兽性的进化?要知道,就算是兽类,也有从不争斗的品种。”

龙夕若却淡然道:“你让我帮你,我的做法就是用武力镇压那头老虎。这就是兽性的体现。”

黑水一怔,低着头道:“龙大人,您只要劝说一下,它自然就不会霸占着我们生存的地方。”

“不,它不会霸占原来的地方,反而会离开,然后去别的地方。”龙夕若不咸不淡道:“它确实只会屈服于我。但也正因为屈服于我,让了你,同样也会去侵占别的地方。虎妖的生存需要很多的元气,这么多年它终于忍不住出手,自然是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你不想争夺,但是争斗无论如何都会因为你而起。”

黑水咬了咬牙。

龙夕若冷笑道:“归根到底,都是因为你坚持不让自己变得强大,你恐惧自己的力量,恐惧自己无法控制它,这些恐惧直接浪费了你一身的血脉……你回去吧,考虑清楚,真打算让我帮你的话,再来。”

黑水抓了抓自己的衣裙,黯然离开。

大厅处正在和小蝶妖唠嗑着的苏子君这会儿看着龙夕若,似笑非笑地道:“这是‘它’的后代吧?”

龙夕若淡然地看了苏子君一眼,目无表情地道:“不许你动她,因为……她是我罩的。”

神州大地最后一条真龙淡然一眼,顷刻间让拥有一半旱魃血统的少女,浑身冰冷。

“哼。”

苏子君强自冷哼。

……

……

“……这么晚找我出来做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女人差点以为我要出来鬼混?”

任紫玲白了马厚德一眼,“你就这一脸肾虚的模样,连你家女人恐怕都满足不了,你好意思说鬼混?”

“我……”马厚德咬了咬牙,但还是不打算争辩下去……反正他从来没有成功在这个女人身上拿过一次胜利,继续下去只会自讨没趣。

“那你找我出来做什么?”

“你看看这个。”

任紫玲给马厚德亮出了信封,皱着眉头,无比凝重道:“这是寄给叶言的东西。老马,叶言这次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这里面写着的那个地方,为什么是墓园,而且还是我老公葬着的那一块?”

本来以为这是叶言和谁关于他受到通缉的这件事情的联系的马SIR,这会儿一听,愣是惊愕道:“什么??”(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