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三章 患难

第六十三章 患难

“你好,我是来面试的,我上午的时候接到了预约的电话。”

前台文员的面前,站着了一名穿着黑色职业套装,提着一个女式公文包的女人……南小楠。

“哦…南小姐对吧?”文员小姐微微一笑:“请先跟我来吧,经理正在面试另外一位,请你稍等一下。”

“没关系,我等等就好了。”南小楠连忙说道。

她很快就让文员小姐请到了会客室当中,那文员小姐倒了一杯水过来之后,便将南小楠独自留在了这里等候。

不一会儿,一名西装革履,三十来岁的男人便推门而入……男人手上正拿着一张简历纸,“南小姐对吧?我是这家经纪公司的经理,姓陈。”

“陈经理你好。”

她如同一个普通的求职者般,飞快地站起身来,谦恭有礼。

陈经理上下地打量着南小楠一番之后,随意看了一眼她的水杯,然后点了点头,“转两圈看看。”

“转…转圈?”南小楠不禁怔了怔。

“当然。”陈经理目无表情道:“这里是模特公司,我们招的是模特,你不展示一下,我怎么知道你合不合适?”

于是,这位它子世界的学院派魔女便一下子转了两圈,末了之后双手一按在了腿上,微微翘臀蹲着,露出沙雕似的笑容,眼睛狂眨着放电,“陈经理,你看我有机会吗?”

陈经理搓着下巴皱了皱眉头,沉吟着道:“土是土了点,但是身型还是不错的,收拾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好吧,你跟我过来,试试镜头吧。”

南小楠顿时露出喜出望外的模样,跟着这位陈经理,走了一会儿,便来到了一处摄影棚子之中。

此时,只见另外一名男子正站在了三脚架之前,调整着相机……旁边除了反光板、补光灯以及一张高木凳之外,再无任何的布置,整个棚子显得十分的简陋。

“这是我们的摄影师,你现在就站到中间去吧。”陈经理此时指了指,“等会他喊你做什么动作,你就跟着做什么动作就可以了。”

“知道。”南小楠点了点头,乖乖地走到了指定的地方。

陈经理此时与摄影师交流了一个眼神之后,便点了点头,随后自个儿地走到了一边,看了眼手表的时间之后,就靠在了墙上不说话了。

摄影师此时开口道:“好了,先把外套脱掉…领口的扣子解开一两颗……对,就这个样子,头发稍微弄得乱一些……对,就这个样子,眼睛看我,手放下一些……很好,今天这个OL的款还不错,再来。”

灯光不停的闪动,此时南小楠忽然停了下来,“…陈经理,这里是不是没有开空调,我感觉好像很热的样子。”

一旁的陈经理笑了笑道:“这么多灯照着你,热是肯定热的,模特的工作就这样,你要受不了的话,我们可以停下来的。”

“不用不用,我没事,我受得了,完全没有问题!”

“那就继续吧。”陈经理点了点头说道。

南小楠此时却又连忙说道:“等下,等下,能不能先停一下?”

“又怎么啦?”

南小楠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道:“陈经理,我能不能先补补妆?你看,我这汗流下,妆都化了,这个摄影小哥技术再好也救不了我啊?我去一下洗手间补补妆就好了。”

“真麻烦。”陈经理皱了皱眉头,随后不耐烦似的一指摄影棚旁边的通道:“那里进去,直走就是了,动作快点,我等会还有别的面试的。”

“很快,很快!”

看着南小楠此时匆匆忙忙地走往洗手间,陈经理此时又看了眼摄影师,相互点了点头之后,陈经理便直接走到了摄影棚的入口处,轻轻地按下了门锁上的锁头。

就在此时,门把锁却忽然一旋,然后被从外边推了开来,并且直接撞到了陈经理的身上,将他撞得连连后退,最后摔倒了在地上。

……

洗手间的镜子前,南小楠正仔细地对着镜子补着自己的眼线。

猛然间,洗手间的门碰一声地打了开来。

南小楠顿时吓了一跳,手一抖眉笔便瞬间划到了耳根处,当场就勃然大怒的南小楠破口就大骂:“你眼睛瞎了,没看见这里有人……你是?你不是……金老板?你怎么在这里?”

洗手间的入口处,只见一位带着顶帽子的男人目无表情地站着。

没有回应南小楠的说话,金先生直接走了上来,一把抓住了南小楠的手臂,便用力地扯着她走出了洗手间。

“等等!你在做什么!放开我!!你这该死的……你想做什么!”南小楠顿时惊恐地大叫了起来。

走出了洗手间,来到了摄影棚子,南小楠瞬间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摄影师以及陈经理二人……陈经理此时还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裆部,冷汗涔涔,脸色发白。

“你…你打人呢?!”这会儿的南小楠瞪大了眼睛。

然而金先生却只管用力将她一路地拉出,也不管南小楠的挣扎,一路将她拉出了大楼,来到了一处巷子处。

南小楠此时发了狠似的,猛然就朝着金先生的手臂咬了过去。

这一咬绝对实用上了蛮力的,然而却未能让这位金先生松开手掌。

咬着咬着,南小楠才惊恐地松开了口来,不可思议道:“你还是不会是人来的,不会痛的吗?”

“我没有痛觉。”金先生淡然说道,但此时也松开了南小楠的手臂。

南小楠顿时惊恐地后退了两步,双手护住了胸前,“你…你想做什么!我、我和你不是很熟悉的……”

“你知不知道,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金先生淡然道:“你找工作之前,不会先了解一下吗。”

“关你什么事情?”南小楠此时大怒道:“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该死的!我的钱!!”

“这个时候还想着要钱。”金先生摇了摇头,“算了,你回去吧,当我没有来过。你自己心里清楚,会面对什么就行了……自甘堕落。”

“混蛋,你说谁自甘堕落!你说清楚!”这就像是一下子踩中了她的尾巴似的,她如同一头母老虎似的,恶狠狠地盯着这位金先生。

“我什么也没说,再见。”金先生一转身,便不予理会。

南小楠此时却直接冲上前来,一把抓住了这位金先生的衣领,恶狠狠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在我的杯子里面放了迷药吗!你以为我真的喝下去了吗!”

金先生不禁皱了皱眉头。

只见南小楠此时手忙脚乱似的掏出了自家的手机,随后又从自己的女士公文包之中摘出来了一个微型的镜头。

金先生一声不吭地看着南小楠手机屏幕上的摄像……他发现这赫然是进入了模特公司之后发生的一切事情。

“你…你是在调查他们?”金先生眉头不禁皱得更深一些,看着南小楠的目光也有些凌厉了起来。

“这叫暗访!懂不懂!该死的!”南小楠此时懊恼地道:“这家模特公司,骗了很多无知的学生的了!他们故意在水里面下迷药,然后就给这些上来的女孩子拍一些不雅的照片,屡试不爽!但一直没有证据,也抓不住他们!我认识一个当记者的,和我说只要能爆料就给我爆料费!都是你,都是你!我的爆料费没有了,以后也不用上去这家公司了!你这该死的混蛋!”

金先生一阵哑然,随后失笑似的摇了摇头,他看着南小楠,似重新认识一般,“你还挺爱钱的,也不怕死。你就没有想过,万一被发现了,你还能不能走出这家公司。”

南小楠翻了翻白眼道:“你以为我傻啊?我和我的记者朋友早就约定好了,一有什么不对劲的,他就会上来帮我解围的……完了完了,我还拍着胸口说一定能拿到独家猛料的……都怪你!你赔钱!”

说着,凶悍的南小姐便直接抡起了公文包,使劲地往金先生的身上拍去。

金先生一皱眉头,伸手一抓南小楠的手腕,捏的她直接痛呼了起来,随后直接夺过了南小楠的公文包,扔到了地上,目无表情地盯着她。

眼内有寒光。

南小楠不禁缩了缩脖子,颤声道:“你…你你别乱来!这里大街大巷的,我喊的啊……救命啊!救命啊——!!救……”

金先生却直接将南小楠推到了墙上,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淡然道:“你再喊的话,我就像是打到楼上那两个混蛋一样,将你也打到在地上,听明白了吗?”

南小楠眼睛也不敢眨,眼睛睁得老大,哆嗦着点着脑袋。

“他们在这里!”

就在此时,巷子前面,顿时出现了六七个手持着棒球棍,铁水管的青年……他们的身后,还有那名捂住了裆部,脸色难看的陈经理。

陈经理此时尖叫着道:“一个都不要放过,给劳资抓回来!”

眼看着一群手持武器的青年冲上,金先生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南小楠之后,没有选择上前,而是拉起了她,一路地跑向了巷子的深处。

只是没想到,巷子的另一边,同样冒出来了三名的青年堵截着。

金先生便直接将南小楠推到了一遍,扭了扭脖子之后,单人匹马直接冲了上去,与堵截的三名青年殴打了起来。

此时,后方追来的另外一批青年打手也已经追上,霎时间金先生便独自一人应对着这群狠辣的家伙。

只见金先生此时一挥手,抓出了一根伸缩棍,一棍一个,更为狠辣敲着回去,不过眨眼只见,一群打手青年便已经倒在了地上痛哭哀嚎……姓陈的那名经理,此时早就已经溜走了不见。

“走吧。”

将手中的伸缩棍一收,金先生直接抓住了吓得脸色发白的南小楠,不料南小楠此时痛哼了一声,冷汗涔涔的样子。

金先生皱了皱眉头,将南小楠的衣袖拉开,只见白嫩的小手臂上,此时有一条一场醒目的红印,应该是乱斗之中被打手手上的棍子敲中所致。

“没伤到骨头。”金先生沉默了片刻,才淡然道:“去药房吧,我给你买些药。”

“不…不用你管。”南小楠咬了咬牙:“我不管你是谁,我以后都不想看到你!”

南小楠此时用力甩开了金先生的手,随后便慌乱地捡起了因为拉扯而掉落在地上的物件,急忙忙地抹了一把眼睛之后,便低着头跑开。

但还没跑两步,穿着的高跟鞋的鞋跟一下子踩断了过去,她差点不稳摔倒了在地上。

金先生动了动身,似要上前,但见南小楠此时站稳了身,随后直接将一双鞋子给脱了,回头惊恐地看了金先生一眼,才赤着足,快步地冲出巷子。

他看着她最后消失在巷子的背影,默默无语,便也转身而去。

但他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金先生低头一看。

是一把用绳子穿戴着的钥匙。

……

……

晚些的时候,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从巷子的一处楼梯后探出了头来,当看见巷子里面空无一人的时候,才缓缓地走了出来。

南小楠。

此时的南小姐一手抱紧了自己的公文包,一手拿着一根一米来长的木方,紧张兮兮地注视着注视着四周,很快她来到了斗殴的现场,然后目光盯着地面,似在寻找着什么。

她走路一磕一磕的,因为这会儿将另外一个完好的高跟鞋的鞋跟也掰断了,就那么穿着,走路也就不自然了起来。

“难道不是掉在这里……惨了,该不会是落在了上面那群混蛋的公司了吧?”

“啊…烦死了!”

南小楠用力胡乱地挠着自己的脑袋,将头发挠得像鸡窝似的,最后泄愤似的一脚踢到了墙根处。

啊——!

“我怎么这么倒霉……”

她惨痛地大叫了一声,随后扶着墙,低着头站着就不动了……不一会儿,抽噎的声音传出,她一点点地蹲了下去,抱着了自己的膝盖,头埋了进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小楠感觉到肩膀被什么东西拍了拍。

她动了动肩膀撞开。

然后肩膀再次被拍了拍,南小楠一下子就大怒道:“别碰我!是不是这个年头连哭一下发泄一下都不行了!没见过人情绪崩溃吗!谁要你好心……怎么又是你!你怎么像冤魂一样跟着我!”

回归头来的南小姐看见的赫然是二手电器铺的老板金先生,顿时便一阵的哆嗦,连忙缩起了身子来,颤着声道:“对不起!是我不对!从前有什么得罪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我错了行不?”

金先生此时吁了口气,一身手掌,一把被绳子穿着的钥匙便直接垂落了下来,“你是不是在找这个。”

看着这把钥匙,南小楠此时连目光也变了……变得失了神似的,一把从金先生的手中将钥匙抢了回来,随后紧紧地握在了手中,埋在了胸前,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下。

##########

PS:(2/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