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五章 那个,宛如神明的世界

第七十五章 那个,宛如神明的世界

“……没,昨晚不是还做了个采访嘛?我见出来之后就很晚了,就回旧屋这边过了一个晚上。对了,儿砸,介不介意家里暂时多个……啊哈哈哈,没什么,没多个什么啊!你听错了……先不说啦!我得赶着出门了!今天的报道很重要的!看我表现吧!昨天看我表现了没有,有没有被我震惊到了啊……哈哈哈,玛的,又挂电话!”

念念碎,念念碎……捂着手机念念碎,似乎是生怕吵醒了客厅里面打地铺的梨子与老Q似的。

任大妈挠着乱糟糟的头发,末了还要嗅那么几下自己的手指,然后一脸嫌弃地挪开。

她推开了房门,随后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另外一个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丝缝隙。

只见房间里面的小夕此时正睡得十分的香甜。

小夕整个身子都缩在了被窝里面,双腿夹紧了被子与枕头……任紫玲觉得这是缺乏安全感的体现。

但愿这个孩子在做一个好梦吧。

她不愿这时候将小夕吵醒,便轻手轻脚地将老Q与梨子给喊醒了来,然后写了张纸条放在了房间门前的地板上。

几人天才刚刚亮就出了门。

“任姐,你就这样留这个小姑娘在家里,不怕嘛?”

任大妈此时打了个哈欠道:“附近都是老街坊,我出门的时候给从前几个认识的邻里打了招呼了,楼下还有家包子店,我也打招呼了。它的第二代掌门人会会帮忙饭店的时候送点吃的上楼的,我些字条留给小夕了,这孩子只是初中辍学,又不是不认字……安啦,没准人家比你的自理能力还要强呢!”

“自从认识了任姐,我就觉得人世界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成为你的巨婴!”梨子顿时胸怀大志道。

但胸也就只有梨子大小的梨子实在是没多少的气势可言,引得前面开车的老Q偷笑不以……采访车就这样,缓缓地驶向了高峰会议的会场。

……

小夕打了个哈欠,抓着乱糟糟的头发爬起了身来,末了她还嗅了嗅自己手指。

Emmmm……昨晚洗澡的时候也洗头发了,不油,不脏,连头皮屑也没有,完美!

家里……呸,屋子里面没有了动静,那几个家伙应该出门了,大概已经在去往会场的路上。

小夕伸了伸懒腰,旋即看了眼昨晚的战场。

真得是如同战场一样。

一整晚上,心中都默认某个奸商可能会在夜里突然出现偷袭的她,一路扛到了快天亮的时候才困得不要不要的,睡着了过去。

就这样,在这张床上度过了一个晚上。

小夕此时魂游太虚似的,双目无神地看着窗外旭日的金色光辉洒落,感觉人生似乎迈向了一个全新的台阶似的。

“我也…在男人的床上睡了一晚了啊……”

但她的这种走神的状态并未延续很久,而是很快就被某种突然闯入的想法将微妙的心情一下子就弄得相当的糟糕。

她只是睡这张被空置了几年的床而已。

但是人家没准天天都睡在一起呢!

——今夜,你真美。

——嗯……主人,你好坏。温…温柔些。

大概这样。

“狗男女!!去死!!”

小夕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狂踩着抱了一个晚上的枕头,最终还在枕头上施展了一套的野球拳之后,才安静了些。

此时,老旧的木框玻璃窗门忽然被什么东西给敲响了起来,小夕目无表情地看了过去,看见的赫然是一只正蹲在了窗外的猫头鹰。

她将窗框打开,猫头鹰一下子就飞了进来——原来,这只猫头鹰的爪子还抓着一个小小的提篮。

提篮上放着一台手机,还有钥匙钱包之类的东西……猫头鹰直接将提篮放在了房间的书桌上,随后口吐人言道:“龙大人,你让我保管的东西。”

小夕点了点头,伸手轻轻地拍了拍这猫头鹰的脑袋,似奖励似的改拍为抓——紧紧地抓住了猫头鹰的脑袋,笑眯眯地道:“做得不错……不过,你来多久了?”

“我我我…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白天睁眼瞎的!瞎!!”

只听见小夕此时轻哼了一声,也不说话了,拿起了手机就翻看起来了各种信息。

好一会儿,猫头鹰才缓缓地说道:“对了,龙大人,耗子托我问您,它昨晚的表演及不及格,能不能加个鸡腿什么的……其实,主要是耗子家的大儿子马上就要成家了嘛,它打算捞点小钱,置办点什么的……龙大人?”

小夕随意道:“你让耗子去找管理局的人吧,就说是我的意思,让给在城里安排一个两室的小房子吧。”

猫头鹰顿时大喜,连连道谢,“龙大人,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回家了,城里不安全,我怕被打下来……外边熊孩子多,过来的时候还被扔了好几颗石子。”

小夕摆了摆手,“去吧……等等,记住这些事情,不管谁问了都不能暴露出去。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是什么的!”

猫头鹰顿时胆战心惊地连连点头,随后从窗口飞了出去。

小夕这时候才再次拿起电话。

不一会儿。

“龙姐姐!你昨晚去什么地方来,怎么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哦?你都挂机一天一夜啦,我看到好多人在M你哦……咦,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好像年轻了好多?”

“……它玛的我以前很老?”

“没、没有……”

“算了,我有事情找你,你过来我这边一趟。”小夕旋即飞快地说道:“地址你应该知道的,就是你从前打工的那家包子铺的附近……快来!”

“欸??”

……

“……什么,今天不打算出席,明天也可能是?因为是我要求你会议最后一天才拿妖族特区提案的关系……这和你不出席能有什么关系?好吧,我还能说什么?不过龙大人你没事吧,怎么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好像年轻了不少?”

“老匹夫你它玛的死定了!!”

火云邪神最后只是听到了这样的一声恶龙咆哮。

他浑身忽然打了个冷颤,看着已经切断了通信的手机屏幕。

好一会儿,火云邪神才一脸懵逼地张了张口,旋即摇摇头,然后带上了眼罩,倒头……睡个回笼觉先。

……

……

……

……

时间回到昨天。

神州管理局,总部基地,第一研究所。

接下来的手术,除了几名国手级的外科医生之外,赵博士也在全程参与。

至于陶女士更是全程握住了燕小西的手掌,以便发生意外的时候,能够马上对他进行超能的救治。

燕小西比较刚,甚至要求不上麻醉药。

“小西,开始之前,我不得不再说一次。”赵博士此时郑重地说道:“这玩儿虽然理论上是可行的,但一切也只是理论。它完全植入你的脑中,链接你的脑神经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没有办法预测……最好的结果,自然就是我们计算出来的那种,然而它必然存在许多不确定性……你要不,再考虑一下?”

“开始吧。”燕科长淡然道:“我安排了晚上飞禁绝之城的飞机,不想要错过时间。”

赵博士此时只好苦笑了声,旋即深呼吸了一口气,示意几名手术医生可以开始。

手术室,同时也是研究观察室,江左正在全程地监察着所有的仪器。

普通人是很难胜任这种工作的,但作为修道之人的他,拥有着远超常人的触觉,因此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反馈一切的信息,十分适合此时的工作。

“心率正常……血压正常……”

殖装,一点点地通过特殊的手术,接驳到了燕小西的神经线当中……此时,燕小西的精神依然的清晰,只是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滴滴的汗珠。

他却深呼吸了一口气,直接闭上了双眼,在这种可怕的痛楚之下,直接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好家伙,这边还在做手术,那边却借着手术的痛苦来磨砺心境……”握着燕小西手掌的陶女士此时不禁又惊又恐,苦笑道:“都说图开是和老匹夫一样的武疯子,我看你才是他门下最疯狂的那个。”

“心率加快……血压飙升了……”

猛然间,江左急速的声音在手术间內响起……几名有着巨大压力的医生顿时惊恐地停下了手来。

“愣着做什么!继续!有陶女士在,小西死不了!”赵博士此时却沉声道:“你们能做的,就是尽快完成这个手术,让他从痛苦之中解放出来!”

“博士……你你你剪断了科长的颈动脉啦!!”江左顿时惊叫失声。

“老干妈!!老干妈,快!快!!”

“我我我马上!!马上……都说了多少次了,别喊我老干妈!”

燕科长他不知道,此时一群人正在手忙脚乱地他的身体做着什么……他也不可能知道,因为此时他的意识不仅仅沉入了内心的深处,甚至似乎被拖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意识宛如经过了一个巨大黑洞的碾压般,在被磨碎成为了无数的碎片之后又重新地糅合在了一起……如此无可计算的反复之中,意识最重被从巨大的黑洞之中给吐了出来。

他似乎来到了这个巨大黑洞的另外一边。

……

他看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一切都这一瞬间,超出了他所有的认知。

女孩微笑着伸手指向了大地……大地便生出了无数金灿灿的麦子。

正在做饭的妇人仅仅只是打了个一个响指,瞬间就有满桌子丰盛的美食凭空出现。

有人手上之后口中念叨着什么,伤口就完好如此。

有人一念之间让大海耸立起来了一座座巨大的冰雕……有人改变了天气,让天空下了大雨只是为了填满家里的泳池。

有人突然变成了一只飞鹰,然后飞鹰一点点地膨胀甚至金属化,最后便成了一架巨大的战机——战机甚至还能变型,便成了站立起来的巨大机器人。

还有人……

宛如……神明的世界。

猛然间,他……或者说是它,似被固定在了一个由无数复杂的青铜色的丝线编制的镂空圆球之中。

它…他甚至听到了什么声音。

镂空的圆球之外,只见两名穿着一金一银长袍,宛如天神般俊美的男子,此时正在说着什么。

金色长袍的俊美男子略显兴奋道:“成功了!万素矿母!西塞罗你看!甚至可以媲美【表层根源】的【万素矿母】,从我的手中诞生了!”

银色长袍的男子平静地道:“是的,恭喜你,【荒】皇子,你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有了它,有了它!可以开展了……【根源扑捉】!终于,我要超过皇兄……”

“【荒】皇子,太子殿下其实一直以来都……”

西塞罗……【荒】皇子……太子殿下,是谁?

他想要去探寻,然而那对话的声音渐渐地受到了干扰……就在此时,那镂空圆球外的意银色长袍男子竟是猛然看入了这镂空的圆球之中。

燕小西的意识对上了这名为西塞罗的银色长袍男子的目光。

银色长袍男子的嘴唇微动,似乎正说着什么。

瞬间,燕小西仿佛读懂了他的唇语一般。

——你,不应该在这里。

仿佛……是这样的话。

刹那,燕科长再一次经历了那种被巨大黑洞吞噬,揉碎……反反复复千万次的痛苦——最后,他失去了自己的所有意识。

……

……

啊——!

手术室中,只见燕小西在一道惊叫声之中,猛然弹坐了起来。

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双眼的焦距从散乱到渐渐的集中……燕小西看着插在自己身上的各种针管,旋即抬头,下意识环视着左右。

“天啊!小西,你终于醒来了!”只见赵博士此时二话不说就抱了上来,“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一天一夜了,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喊不醒你!”

燕科长此时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猛然似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他一下子就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后颈处,“手术?”

“燕科长,手术很成功……虽然过程有些惊险就是了。”江左此时上前报喜道。

——要不是有个老干妈在这里,怕不是你要成为赵博士剪刀之下的亡魂了……

“手术成功了吗……”燕科长此时低着头,昏迷时候所经历的一切仿佛是破碎的梦境似的,他正要努力回想些什么,但却只有模糊的印象。

能记住的,只有金色长袍男子与银色长袍男子之间那段断断续续的对话……以及银色长袍男子最后的目光。

至于意识在那个光怪陆离的神奇世界的一切,却并不留存。

“小西,小西?”赵博士的声音将燕小西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下意识皱了皱眉头:“什么?”

“是我问你干什么……你在想什么?”赵博士此时疑惑着道:“你醒来之后就感觉有些不妥的……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没……我只是好奇,手术既然成功了,但我好像没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化……我想试验一下,殖装的效果,给我安排一个实验室吧。”燕小西此时正色道。

安排。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