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二章 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

第八十二章 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

所谓的方案,就是一方提出,然而多方修改,最后共同通过的东西。

其实就是接受和不接受的问题。

大会是神州管理局方面召开的,各大超凡代表应邀而来。而这次大会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关于世界超凡协会的确立,也就顺理成章地由神州管理局方面提出相应的方案。

当然,也只是方案,而不是法案——本来,关于针对超凡的法律,从来没有。

立法需要承认,大众的承认。

针对超凡的法例家国政府同意签署了也没有作用,只有超凡们自己自愿签署了,它才能够拥有约束的能力。

其实,在应邀参加这次大会之前,各大超凡都已经猜到了这个环节的存在,也已经早早为此做好了准备。

并且,许多的超凡幕后,都将之看作是一次具体的,划分名为【世界】的这个蛋糕的过程。

其实自古以来就已经有了划分,不同地区之间基本上出于河水不犯井水的状态,是潜规则,各自所默许的事情,只是这一次第一次提到了明面上来说。

神州管理局这次方案的意思是,不管是科学力量,还是超凡力量,都是属于全世界生灵的力量,即使是不同的力量,也应该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奋斗,那就是全世界统合文明的进步。

“第一,彼此以善邻之道,和睦相处。”

“第二,集中力量,以维持世界和平及安全。”

“第三,促成全世界经济、社会及文明之发展。”

宣读一个方案是想通漫长的过程……在神州管理局方的发言人宣读着这份方案的时候,下方与会的众超凡代表团们,也在暗自讨论着。

遵循着谁的拳头大谁的话语权就多的原则,所以这次在台上发言的是神州管理局一方——因为这个古老的国度拥有号称星球无敌的那位。

神州的真龙等同于人类社会之中的核武……而且还是超凡社会之中唯一存在的核武。

而且,关于如何约束这种力量,似乎自古以来都是一个无解的问题——理论上来说,神州的真龙是不受世俗所约束的。

关于这点,【非人领域】就已经有了深刻的认识。

“这条真龙要是要脸的话,至于把我的黄金苹果树薅光?”赤炎塔主在座下愤愤不平地嘀咕着。

然后冰寒塔主轻轻地捏了把他的手臂,说指不定那条真龙这会儿就盯着你呢……冰寒塔主目光示意了一下大会堂楼上的某个位置。

一枝独秀地仅存于楼上的与会者的房间——大家都知道那就是神州真龙坐的地方,只不过以单面玻璃幕墙挡住了而已。

其实代表团们不知道的,这会儿这个房间里面其实没有神州的真龙——神州的真龙这会儿正在无情地剥削着某只大凶之蝶,如同万恶的地主般。

“协会主要机构。”

“第一:超凡代表大会……”

“第二:常任安全理事议会……”

“第三:审判庭……”

“……”

超凡代表大会没有问题,所有同意签署这份方案的超凡代表团及幕后都能够自动获得一个席位,这是绝对公平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签不签的问题而已。

常任安全理事议会的议席,才是值得争取的东西。

“毫无疑问,神州方,【魔术师协会】,教会一定会自动获得一席理事会议席的。”台下,加雷斯先生正在默默地数着手指。

【骑士机关】已经是快要被踢出一档的局面了,但已经习惯了踢英超的球队怎好意思去踢英冠?不列颠的女王在这次出席之前,给加雷斯先生唯一的要求是:自己看着办吧。

看似是很佛系的指示其实才是最苛刻的。

自己看着办……

——我怎么知道要怎么办?在线等,急……这样子嘛?

头痛哦……人家都不带【骑士机关】玩的好不好?

但烦恼这件事情的,显然不仅仅只有加雷斯先生一个……许多人此时也在默默地掰着指头,计算着这个理事会席位的事情。

于是,关于这份协会成立的方案,突然就卡在了这个理事会的问题之上。

“这个议席怎么选?我们自己选,还是已经早早内定?要是内定的话,那么这次举办的大会还有什么意义?超凡更多是个体,倘若我不签署这份方案,你们难道还要打入我的地盘不成?”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声音,却忽然之间相当突兀地在大会的会场之中响起,将官方发言人的宣读打断。

发言人此时不慌不乱地看了眼火云顾问,试图活得他的进一步指示。

这话还是要火云邪神亲自出面的,于是因为徒弟失踪问题而心情不好的火云邪神便皱起了眉头,拿起了话筒,沉声道:“关于理事会的问题,会在这份方案宣读完毕之后再进行讨论,请稍安勿躁。”

“我没有急躁!”那声音再次响起:“只是如果这个理事会的问题不解决的话,下面的东西也没有必要读下去了,只是浪费时间而已。要是解决了,自然就能够继续下去。我们不远千里而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听你们在台上瞎逼逼的。”

火云邪神再次皱眉,视线飞快地在大会现场之中寻找这发言人的身影——很快,不仅仅是火云邪神,许多的目光也已经锁定了发言者的踪影。

是一名有着大胡子,肤色暗黄,以白布裹身,带着两个大耳环的汉子。

“这人自称【豪麻】,本名不详,自称是古老波斯王朝的后人。”火云邪神身边的秘书角色的探员此时飞快地说道:“至于【豪麻】在古波斯的神话之中,是传说之中的武士的意思,同时也身兼酒神一职。”

“古波斯?”火云邪神怔了怔,旋即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

于是,火云邪神此时直接站起了身来,目光投向了自称豪麻之人的身上,淡然道:“那么你以为,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没关系,站起来说吧,我们是在开会,各抒己见嘛,有问题就踢出来吧。”

只见【豪麻】此时直接目无表情地站起了身来,“每个来到这里的代表团,只要签署都能够得到一个代表大会的位置,我没有意见。但是这个理事会的常人席,我不接受除了我自己方以外的别人来对我放进行管理。”

“我算是听明白了。”火云邪神淡然道:“【豪麻】先生意思是,你…你们想要成为理事会的一员,对吗。”

“不是想要,而是一定。”【豪麻】粗着声音说道:“都说神州真龙是世界最强的战力,本人不才,倒也想要见识见识……看看这传说,是否如真,还是说这不过是自古以来最大的谎言。”

这家伙想要挑战东方的真龙?

赤炎塔主第一个就傻眼——别看他天天都在记恨着龙夕若薅光了他的苹果树,说要和真龙拼命喊得比谁都要凶,可事实上没有一次是真的拼命的。

“这个憨憨从哪个山旮旯冒出来的?”赤炎塔主下意识张口说道:“这家伙的老家一定没有被姓龙的那个强盗登门拜访过!”

……

此时。

“这憨憨老家在什么地方?我明天就去问候你全家……挑战我?”

洛老板的老房子之中,正抱着个西瓜(后来她差小蝶妖下楼买回来的),一边用勺子挖着,一边嗤之以鼻地冷哼说道。

“龙姐姐!你不要往地上吐西瓜籽啦!这块地我刚扫过!”

眼看着穿着围裙那种扫把,气势汹汹的大凶蝴蝶的指责,神州的真龙……哦,小夕此时顿时眼神乱飘,“对不起……”

……

关于这个憨憨到底是从哪个山旮旯冒出来的问题,俨然是大伙此时共同的问题。

但会场的超凡代表们,此时很乐于看到这位憨憨的发难。

这才对嘛,这才是一个会议应有的程序嘛……怎么就一直和和气气的,没有个出来搅局的呢?

早前公孙时雨与白虎族代族长的不算……那已经是会议之外的攻击——并不是它们所期待的事情。

“你想要挑战神州的真龙?”火云邪神此时多打量了【豪麻】一眼。

他就知道,这次会议不会安安分分地一支开下去。

超凡代表……好听点是代表,不好听地说就是一群武夫——放在他年轻的时代,这会议就像是一个武林大会一样。

期待这样一群刀口舔血的武林莽夫能够和你好好讲道理,显然不大可能。

“没错!我要打破你们东方真龙的神话……教世人知道,这是自古以来最大的谎言!”【豪麻】此时朗声说道:“什么星球最高战力,什么当世无敌,都不过是你们营造出来的大话!只有伟大的【善神阿胡拉】,才是万物的终始!”

它们,大概也很乐于看到事情向这样的方向发展的吧……火云邪神随意一扫大会的现场。

在突然加速的闪光灯的照耀之下,只见火云邪神此时缓缓点了点头,他再次环视了一圈,才淡然道:“既然大家都沉默,看来关于协会成立的问题确实受到了阻止……不过这也很正常。矛盾嘛,什么时候都有,不过只要能够解决就行。既然理事会的问题卡住了,那么我们就先将这个问题解决了,在继续接下来的会议吧。”

“不知道神州的管理局,打算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这不是【豪麻】的声音,是另外一个……阴阳怪气。

火云邪神此时也懒得去注意,直接便道:“当然就是用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方法……比武吧,我看大家都已经有些手痒了,那么就不妨向世人展示一下诸位真正的技术…哦,力量的时候了。也不用挑什么时间了,反正各位到来都已经有些时日,该休息的也休息充分了……为了以示公平,我们就在禁绝之成外划一个地出来,大家凭拳头说话吧。时间就定在……明天。那么……今日的会议,暂停!”

说罢,火云邪神直接一挥手,便从发言台上走了下来,随后快步走出了会场,甚至不给众人以任何反应的时间。

……

“走得这么急,是因为有什么事情赶着去办吗。”台下,宋昊然忽然皱了皱眉头,看着已经火云邪神已经消失的背影,不禁嘀咕了起来,“总感觉答应【豪麻】的挑衅,只是一个可以尽早离场的借口似的。”

“小宋啊。”道门协会的百劫道人此时忽然喊了一句。

“会长我在。”宋昊然马上便回应了过来,“有什么事情?”

只见百劫道人此时笑呵呵地道:“小宋啊,你说接下来的比武大会,我们道门应不应当参与啊?”

宋昊然不禁怔了怔,想了想道:“会长,此时兹事体大,我不好说。”

百劫道人却道:“小宋啊,如果我们道门也参加,你会答应替道门出战吗。”

宋昊然直接摇了摇头道:“协会内前辈高人,青年才俊远超于我的,比比皆是,会长说笑了。”

百劫道人却也摇了摇头,“我说的不是你……我问的是,在你背后传授你的那位姑娘啊。”

宋昊然不禁瞬间目光一凝,“会长,我……”

“别在意,老头子我就唠叨两句而已。”只见百劫道人此时缓缓地站起了身来,随后一变捶着自己的老腰,一边笑呵呵地离场了,“今天真好啊,这么快就开完会了……我最喜欢提早下班的啦!呵呵呵……欸,这不是龟长老吗?赏脸咱们喝茶去?”

宋昊然皱起了眉头……他从来没有可以隐藏过初阳的存在,但也没有公示过任何——而至今为止,那些与他打交道的道门前辈,似乎也没有发现初阳的不同。

“出战?”宋昊然此时不由得陷入了沉思当中。

……

渐渐有人离座而去,赶着回去商量接下来的武斗问题。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有两大一小的三个穿着白色长袍,蒙面尖头帽的家伙,坐着不动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架,我们要不要打?”铃木夏亚此时冷不丁地问道。

车田先生无甚表情地看了眼这位雇来的保镖,忽然好奇道:“如果你去参加的话,要不要另外收费?”

“这是个问题……”铃木夏亚也直接陷入了沉思当中,“要不,你加钱,然后我帮你将这群家伙全部打趴?”

车田老师直接笑了笑,说:“这次雇佣你到底花多少,你也还没有告诉我呢。”

只见铃木夏亚装着没有听见似的,一手将身边的小孩给提了起来,“小鬼,吃饭去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