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六章 友谊的好船

第八十六章 友谊的好船

小蝶妖是那种很容易就能够满足的类型。

或者是清晨的一缕阳光,或者是在自家院子发现了几天没见的流浪猫回来了,又或者听到了电线杆上麻雀的叫声。

那些生活之中往往不注意就溜走了的东西,总是能够在她的眼中呈现出来琉璃色般的光彩。

“如果!如果真到了老板你迫不得已要拿走龙姐姐灵魂的时候,我就要和老板你也做生意!只要我将龙姐姐的灵魂买回来就好了!”

先不说她是否买不买得起的问题吧。

洛老板此时有些好奇地道:“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是因为迫不得已才会这样做,而不是我可能本来就打算这样做呢。”

洛翩跹此时怔了怔,下意识道:“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洛老板看她。

她是这样认为的,而且没有半点的怀疑……对,她一直也是这样认为的——这大概他每次见洛翩跹的时候,都会打从心底喜欢的原因。

很纯粹的一种喜欢,就像喜欢白色的人喜欢白色,喜欢坐在公交上看着城市倒退景色的人热衷在落日的时候去坐公交。

“翩跹小姐,在你身上,有一种让人会不知不觉忘记烦恼的特质。”洛老板微微一笑道:“十分难得的一种特质。”

“有…有吗?”

“你的笑容会带给人以轻松。”洛老板伸手,但没有碰到她的嘴唇,“也能洗去人的疲劳,是很珍贵的东西。”

小蝶妖目光眨了眨,迟疑着道:“老板,你也喜欢我的灵魂吗……就像是喜欢龙姐姐那样的喜欢?”

他毫不掩饰道:“差不多。”

小蝶妖这会儿没有惊喜,反而急了,“糟了糟了!这下子糟了!如果老板你也要拿走我的灵魂的话,就没有人帮我把灵魂买回来啦!龙姐姐一定不会买的,她最近天天都骂我,还要把我赶去十八处当处长!”

“十八处?”

“龙姐姐专门用来处理那些得罪她的管理局的探员的地方!”只见小蝶妖此时正色道:“是专门负责洗厕所的部门!”

不知怎地,洛老板轻抵住了自己的嘴唇,笑了。

并不是他习惯性地挂在嘴边的那一丝微笑,而是那种忍俊不禁的,普通人笑点低了的笑容。

“我说的是真的!”小蝶妖一脸害怕地说道。

“我也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洛老板缓缓吁了口气,收敛着脸上那一抹常人般的模样,“我也相信龙小姐能做出来这种事情……某些时候来说,龙小姐的性格确实有些恶劣。”

“嗯嗯!还整天不洗澡不洗头!一天到晚还蹲在房间打游戏!”小蝶妖开始数落,“衣服几天都不会换!”

——如果我要拿走你的灵魂,第一个冲来的人,也会是她。

洛邱安静地听着她对她的数落……那是如果不真正地熟悉一个人,不会知道的糟糕的事情。

“那么,就用你的笑容来交换吧。”洛邱忽然轻声说道。

洛翩跹不禁一怔,“我的…笑容?”

“从今以后,你的笑容就只属于我”洛老板轻轻点了点头,“……为此,我保证以后也不会拿走你的灵魂,也不会有任何人拿走你的灵魂……甚至,不管你以后会与我做什么样的交易,我都会将你的灵魂排除在选项之外,以别的东西代替,如何。”

“可…可是,可是我也会对别的人笑啊?”洛翩跹下意识地说道,旋即又苦恼地道:“那…那我努力试一下,别人要是惹我笑了,我就忍住!可是,万一我忍不住怎么办?”

店铺的主人,真的要拿走一个人的笑容的时候,那么他从今往后,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笑容了。

洛老板却柔声道:“只要你每次见我的时候,都是开心的就可以了,我并不会禁止你别的事情。只要,你每一次见我的时候,都将你的高兴和开心,分给我一些就好了。”

“就这样啊?”小蝶妖惊喜似的道:“这很简单啊!没问题!”

——这才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或许只有对于你来说,才是简单的事情……才能做到。

“想清楚了吗。”洛老板轻声道:“想清楚的话,就这样定了。”

“我准备好了!”只见小蝶妖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郑重其事地伸出了自家的手掌来。

“你准备好什么。”洛老板旋即好奇问道。

洛翩跹眨了眨眼睛道:“签下契约啊?不都是这样的嘛……上次老板你帮我破茧的时候,也是签了契约的啊?”

“这次不用。”洛老板又笑了,旋即煞有其事似的,神秘兮兮地道:“这是私人的协议,是你和我之间的秘密协议……就当作是我背着店铺开的小灶,所以不能让别人知道,明白吗。”

“我一定不会说出的!”洛翩跹顿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唇,呜呜地说道:“就算龙姐姐把我扔去十八处,我也不会说出来的!”

看着她此时紧张兮兮的模样,洛老板却忽然一摊手,掌心中多出来了一道钥匙,“有空的话,可以帮我看一下这间房子……我最近应该都不会过来的了。你平时出入,会方便些的。”

“哦哦。”她下意识将钥匙接过,“老板你放心,我会经常过来……老板?”

眼前已经无人。

洛翩跹握住了钥匙,痴痴地站了好一会儿,才寻了一个绳子,然后将钥匙穿上,挂在了脖子上,贴身地收藏了起来。

“咦!我要让龙姐姐也多对老板笑才行!”

小蝶妖此时灵光一闪!

机智!

……

洛老板回来的时候,桌面上已经放了好一些菜品了,女仆小姐手上还端着一份饭后的甜点——时间似乎算的无比的精准。

“主人好像,碰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她很容易就察觉到了他嘴角那丝意犹未尽的笑容,“碰到翩跹小姐了吗。”

“Psyche。”洛老板忽然说道。

女仆小姐一怔,想了想道:“普赛克,罗马神系中的灵魂女神?”

洛老板随意道:“听说在古罗马人的心中,人死的时候,灵魂要从唇间飞走,化作蝴蝶的模样,而这只蝴蝶的名字就叫做Psyche。”

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道:“我只知道Psyche后来被宙斯赐予了不朽与永生。”

“永恒的微笑。”洛老板喃喃自语道:“每一次的微笑,都是从唇间飞出的,让人愉悦的灵魂颂歌……不是挺好吗。”

挺好的。

女仆小姐没有任何的异议,心情也随着老板的这丝笑容而变得愉快。

……

……

……

……

管理局临时指挥中心,顾问办公室。

“打算参加明日【力量大会】的名单,已经列出来了,基本上都报名了,也没有什么意外……剩下还没有报名的代表团,大概也不会考虑了,它们的水平也摆在那里,心里有点数的。”

“【力量大会】?”火云邪神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外边都这样喊了,所以……有问题吗?”

“没有。”火云邪神不禁摇了摇头,他心中盘算着的名字其实是:第一届天下第一武道大会。

此时。

除了火云邪神之外,还有好几个下属也在办公室之中……至于图开,则是默不作声地坐在了角落,擦拭着他手中的银枪。

看着手头上这份新鲜出炉的名单,火云邪神点了点头:“那么就按照这份名单去办理吧。”

“顾问……”

“什么事情?”

“这次突然之间举办【力量大会】,会不会太过草率了些……”下属此时忧心忡忡道:“而且,公孙时雨带来的袭击也才没过两天,外边还有他的余孽……我们这样在禁绝之城外举办这次的比赛,万一给了敌人可乘之机的话……”

“怎么,你是觉得全世界的顶级超凡都出场了,还能让对方可乘之机?”火云邪神直接冷哼道:“禁绝之城是禁绝之城……出了禁绝之城之外,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也对,只要能动用超凡力量的话……”下属点了点头,本想要说顾问无所畏惧的,但转念间想到了让人畏惧的【黑色的十分钟】,这话便直接吞回了肚子之中。

【黑色的十分钟】俨然已经成为了超凡世界中一个禁忌般的话题。

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大家都相当有默契地不主动提起,甚至仿佛哪位神秘的【神人】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超凡们,正在努力地维护着那一丝已经被破碎了的,可怜的自尊。

大概就是……只要我忘记得足够快,我就不会想起来!

“燕小西那边,有新的发现吗?”火云邪神转而问道。

“京城派出的搜索部队,已经在事故地点展开地毯式的搜索了。”下属连忙道:“但是一直没有发现燕科长的行踪……至于江左已经送回了总部,在陶女士的治疗之下,伤势已经恢复了,只是至今还没有清醒过来。陶女士说,江左是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创伤……精神上的伤,陶女士也没有办法,只能等他自己醒来了。”

“就算是近乎起死回生的治愈异能,看来也不是万能的啊。”火云邪神摇了摇头,“行吧,你们都先出去,关于小西的事情,有什么新的进展就马上通知我。”

“好的。”

几名下属探员离开了之后,图开才忽然看了过来。

“师父,明日的比赛,我想要上场。”

“为什么?”

“我需要战斗来促使自己提升。”图开直接说道:“你说过,我是年轻一辈当中最强的,但我碰到公孙时雨的时候才知道,你这老东西一直都在骗我!”

“……我说这话的时候,都十几年前了好么?”火云邪神没好气地道。

“我不管!我要上场!”图开将长枪往地板一插,“我打不赢的,你才出面!”

“图开你也学坏了。”火云邪神不禁吁了口气,“明天的比斗,恐怕没有你想象之中的简单……这次争的以后成立的超凡协会的话语权,可不单单只是这次前来参加会议的这些明面上名单的人。”

“师父,你的意思是?”

“别的不说,你以为【魔术师协会】就只有两位塔主吗?”火云邪神缓缓说道:“那位传说中的【非人领域】的第一人,实力如何,至今也是一个谜。你以为传说中的第一塔主,会不会出现?还有教会,这个庞然大物,又蕴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人物?”

图开皱了皱眉头,“……真龙?”

“现在看来,那位大人是不打算参加了。”火云邪神摇了摇头,“或者说,如果没有人逼迫的话,她大概率连现场也不到吧。再说,即便真龙下场了也没有什么意义……理事会名额这种东西,不分配到一定势力的手上,这个协会最终压根就没法促成。你要知道,一旦这次的超凡协会无法促成的话,接下来要面对的,恐怕就是世界范围内的超凡竞争了……这恐怕不是谁都喜欢看到的局面。”

“没意思。”图开索性摇了摇头。

火云邪神淡然道:“这根本就不是争夺什么最强的比斗……这只不过是给那些本来就拥有理事会资格的超凡,一个堵住世人口舌的机会而已。好了,明日的比斗你就不用操心了……相反,我这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亲自去办的。”

“什么事情?”

“我要你去一趟大漠,找一个人。”火云邪神此时正色说道:“你去找这个人,不能让人知道你的行踪。”

“找谁?”图开不禁皱了皱眉头。

“盲先生,青霞子。”火云邪神缓缓说道。

“这不是布衣道的……”图开不禁一惊,旋即似想到了什么似的,目光一亮道:“师父,你是打算请青霞子出手,推算师弟的下落?”

“这只是其一。”火云邪神沉声道:“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你到了之后,青霞子会告诉你,接着做什么的了。不要多问,只要按照他所说的去做就可以了。”

“行吧,我走一趟。”图开点了点头,旋即走到了火云邪神的面前,直接摊开了手掌来。

“这是做啥?”火云邪神不禁一怔。

“路费啊!”图开直接说道:“你不给我路费,我怎么去?”

火云邪神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抽出了一张银行卡出来,“省点花?”

……

……

“那么小夕,今晚你就自己在这过夜了。新买的手机已经存了我的电话,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吧!”

傍晚的时候,任大妈与梨子将小夕安全地送回来了老房子之中……本来任大妈这夜也打算再多陪一晚上的,但是明日【力量大会】的会场如果从老房子出发的话,路程就太远了。

“没关系,任姐姐你放心吧,我一个人也能好好的。”小夕点了点头。

任大妈这会儿没有过多的停留,小夕这孩子这么多年自己一个住在那种糟糕的地方都能活过来,生存能力自然不容置疑。

“任姐姐再见!梨子姐再见!再见!”

呼——!

总算是将这两个女人给送走了,小夕……神州的真龙一关门,就掏空了身似的,一下子脱了鞋子,踢开,边走边脱下袜子扔到一边,随后咸鱼似的瘫在了沙发之上,目光空洞地看着天花板。

“翩跹!翩跹!你走了没有?没有走的话,就吱一下声……死丫头!到底走了没有啊?!”有气无力地叫唤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回应,神州的真龙才嘀咕道:“这丫头,看来是回去了……也好,清静。”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神州的真龙顿时打了个激灵,以为是任紫玲与梨子突然折返,顿时便将乱飞出去的袜子给捡了回来,赶在开门之前跑到了入门玄关位置,打算将鞋子摆好。

不能让小夕的人设崩了!!

不然一天一夜的努力都白费了!!

但……似乎赶不上?

“龙姐姐,你在做什么哦?”

“哦,我这不是看鞋柜有些脏了,所以打算清理……不对,为什么是你?!”

蹲在鞋柜前的神州真龙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来,却见开门进来的赫然是洛翩跹……这会儿的小蝶妖双手甚至还提着两个大大的购物袋子。

“我刚去买东西啦!”洛翩跹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东西,然后从门锁处抽出了钥匙,接着往自己的脖子上挂去,“你不是要在这里住下吗,我就去给你买点零食什么的,怕你晚上打游戏的时候会饿肚子。还有我回去医院给你带了一些衣服过来。”

“哦……好。”神州的真龙点了点头,旋即瞪大了眼睛,“不对!你挂着的是什么东西?”

“钥匙啊。”

“我当然知道是钥匙!”龙夕若这会儿双手直接捏住了洛翩跹的脸颊,“我是在问你,你这钥匙哪里来的!!”

“老板给我的哦!”

“你它玛的,居然连房子钥匙也有了!”神州的真龙此时恶龙咆哮似的,“你还骗我说从前只是在楼下经过?!绝交吧!翻船了!我不认识你这个满口谎言的中山蝶!!”

“不是这样的,龙姐姐你听我说……”

“我不听!”小夕此时大喝了一声,“来吧!真龙秘技!真·神龙四十八手!”

“……又,又来?!”洛翩跹此时惊呼了一声,然后瞬间软了下去,“嗯啊……”

##########

PS:(1/1)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