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八章 最是害怕那心中的过往

第一百一十八章 最是害怕那心中的过往

亲手把坑内的污秽之物都掏干净之后,洛邱才抓起一把把的泥土,把这土坑填平了。

洛邱才站起身来。

优夜见状,在那男子扔掉的袋子之中找出来了两瓶的矿泉水,便走到了洛邱的面前,伺候着把双手洗干净,最后取出方帕擦拭干净。

墓碑之前跪着的男人,已经不知道磕下了多少个的响头。他的双手用力地按着石板,手臂上扎实的肌肉疯狂地鼓胀着,却始终没有办法停止自己的身体。

天地君亲师,跪天跪地跪父母,可如今却要跪着一个死人,并且还屈辱地磕头,比起这种来自身体的压逼,那种来自心灵的愤怒,更是让这男人怨恨难平。

他疯狂般地撑起自己的身体,拼命地仰着自己的脑袋,甚至咬紧了牙关,脸色已经涨至充血般的鲜红。

可他这次的反抗并没有坚持多长的时间——已经洗干净了双手的洛邱此时一言不发,直接抓去了这男人的头发,伸手狠狠地把他的脑袋压了下去!

这一下,比之前的所有都要响亮得多!

洛邱压着男人的脑袋,看着他全身都在反抗的模样,平静地开着口……平静之中,蕴含着一种很难会从他身上看见的冷意,“你感觉到了屈辱吧?愤怒,怨恨,各种各样,对吗?”

“啊——!!”男人狂叫了一声。

洛邱深呼吸了一口气道:“那你知不知道,这是我父亲的墓?我眼看他的墓地被人埋着那些东西,作为人子,我的心情又是什么?”

洛邱双眼一眯,再一次抓着男人的头发把他的脑袋给提了起来,随后又狠狠地摁在了地上。

原本挣扎中的男人一下子停了下来。

他的脸已经被按着,直接贴在了石板之上。从额头上流出的鲜血,让他的整个脸庞看起来犹如恶鬼般的狰狞,“你……你是这个人的儿子?”

“你在我父亲的墓地上埋着这些东西,也不查清楚吗。”洛邱抓起男人的脑袋,“你的目的是什么?”

那男人忽然冷笑了一声,却整个人早就因为连续撞击石板,而变得虚弱,但他仍自嘴硬道:“我喜欢啊,怎样?有本事你杀了我……至于想要从我口中知道?没门!”

他狞笑了一声,似乎是正在欣赏着洛邱的脸色般……但看着洛邱目无表情的模样,忽然咧开嘴道:“对了,那些东西是我随便找来。事实上,我还撒了一泡尿!哈哈哈哈哈!!!我今天还想要拉屎!”

这人的眼神极为的疯狂,明知深陷在绝境之中依然还疯狂地惹怒着对方。

这是一个完全不怕死的疯子。

洛邱眉头一挑,他幼年过,有过梦想有过憧憬,牙牙学语过,也消沉低落过整整几年的时间,可这人生到现在几乎都算得上是平静过去。没有必要和人怄气,至于争执大多数是浪费时间的事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说也说不过谁,别太较真就好。这种心态自懂事以来就一直维系着,可今天在碰见这人的时候,可谓是一夕破功。

他面相依然的平静,可内心却如惊涛骇浪般。

并不知道自己的主人此时已经大怒于无形之中的女仆小姐眼中的杀机几乎像是化作了实质般,她正打算出手,希望主人能够把这个男人交给她来处理。

活过了数百年的时间,那些不怕死的人女仆小姐见得太多,可要是真要动手的话,还没有见过哪个真的能够口硬到最后关头。

可就在这个时候,洛邱抓着这男人头发的手指忽然张开了一些,从抓住头发变成了抓住他的额头。

女仆小姐在背后看不见,但是这个男人却无比清楚地看见,洛邱那泛着妖异银色的双眼。

“你叫做于华。”

“你怎么……”男人……于华神情微惊。

洛邱索性直接闭上了自己的双眼,自顾自般地道:“不仅仅是我父亲的墓地……在这之前,你甚至把小春姐姐的墓地也……哼,好呀。”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微惊边做了大惊,于华疯狂的眼神一下子便疯狂不起来。

“是你让你叶言住入和平旅馆的,目的只是为了方便监视他。你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报仇。叶言不过只是第一个人,接下来应该是马厚德,马厚德之后是……”

洛邱一连说出来了好几个的名字。

于华此时大惊失色,他双手同时抓住洛邱抓着他额头的手腕,拼命般地打算想要挣脱而出,可这手掌仿佛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似的,根本无法撼动。

疯子不怕死,但却无比恐惧这种别人一口一口说出心中秘密的时候。

“四年前,发生在本市的那件特大罪案,当时的主脑……是你的父亲。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你的父亲在狱中去世。过两天就是他一年的死忌,你的复仇计划,就从三天后开始……第一个就是叶言。”

洛邱忽然放开了于华的额头,淡然道:“不,你的复仇计划已经开始了,从你破坏小春的墓地开始。叶言是你的第一个目标,你想要激怒他,三天之后你让他来这里,让他再一次愤怒。你是想要看着他在愤怒和痛苦之中,死在你的手上……”

会害怕……那种真真正正的害怕。那种所有秘密都在自己的面前,通过别人的口中说出来的害怕!

没有秘密可言,所有心思都被看穿,就像是扒光了一切外衣!

“没准你的复仇计划真的能够成功。”洛邱站起了身来:“毕竟你为了复仇,足足准备了三年的时间。你知道自己不是叶言的对手,所以一直苦练武功……鹰爪功,对吗?”

于华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洛邱……他该不会,连那件事情也……他的心脏下意识地疯狂跳动着。

“这种正宗的鹰爪功需要用秘传的药水浸泡,让自己的指骨得到强化,变得远比从前的坚固。但是这种药水的配方只有鹰爪功的真正传入才有,也就是你父亲的师弟,你的师叔。你为了能够得到这种药水,甚至……”

“别说了!!”于华一瞬间变得异常激动。

“你师叔喜欢的是男人。”洛邱冷笑一声道:“于是你,不惜……”

“别说了!!!”

这才是埋藏得最深的,最丑陋的秘密,不怕死的人,却无比惊恐地面对那种来自内心的屈辱。

打算激怒对方的疯子,现在被彻底地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

……

墓园夜风吹来,于华还沉浸在那段难受的经历之中,却听见洛邱淡然道:“你打算再一次激怒叶言,但你不知道,在那之前,你已经成功地激怒了另外一个……激怒了我。”

语言的攻击还在继续。

“要报仇的方法实在太多,没有必要为了报仇而去苦练武功。你知道,甚至你去年死掉的父亲也知道。但是四年前,你父亲就是在子弹用尽的情况之下和叶言缠打,最终输在了他的八极拳之下。你父亲自小就是个练家子,自然你从小也就是一个练家子——你父亲临死之前抓住你的手,告诉你,一定要打败那个男人。”

“你的父亲,对你来说就像是天神一样。他怎么可能被打败?他不可能被人打败——只要用自己的双手,亲手把叶言击败,你的父亲,才会又一次成为你心中无所不能的神。你甚至欺骗你自己,你父亲只是被叶言所暗算,他根本不是在正面交锋之中被打败的。为了这一份坚持,你甚至去做了你师叔的男宠!”

“整整半年的时间,你都把自己当作是女人一样,去伺候着你的师叔。”

一言诛心。

两相互换。

……

于华宛如失去了灵魂般,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他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洛邱,目光散落。

但是散乱的目光却很快就重聚了起来。

于华幽幽地道:“我发过誓,永远都不会让自己想起那些东西……你,去死吧!”

他猛然之间双腿蹬了起来,双手交错在胸前,十根手指卷起成为了爪状。

这便是鹰爪功。

可这鹰爪功也不过时用药水浸泡强化了指骨,让手指的力度变大,它就算能够轻易捏碎骨头,却无法敌得过作为俱乐部老板的那一身庞大的类似念动力的诡秘之能。

变相是撞到了一扇透明的墙壁般,于华化作了鹰爪般的左手地在空气之中折返。那种像是用自己的手指去撞击钢板般的痛楚,几乎让他指骨直接爆裂,至于左手的鹰爪功,更加是直接破功。

于华惊恐地连连后退。他的左手藏于背后,五指大大地张开,径直地颤抖着。

他心中早就泛起了惊骇之色。

不料洛邱此时却忽然道:“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够提起我。我的那份,暂时留着……但你欠小春姐姐的那份,也该是时候还给叶言了。”

于华一愣——他还没有搞清楚这个诡秘莫测的家伙到底有什么打算,却看着对方一步一步地后退着……消失着。

冷风一吹,于华忽然打了一个冷颤,他茫然地看着四周,墓园变得再一次的安静……万籁俱寂般,阴阴森森。

但他忽然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似乎又有什么人正朝着这里赶来。

“什么人在哪!”

他甚至听到了那来人的声音……那是叶言的声音。

于华狠狠地看着四周,宛如草木皆兵般。

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之色。

他忽然撕开了身上的衣服,一手抓在了脖子上佩戴着的一根金属链子的吊坠上。他把吊坠从脖子上扯下,双手一拧,那吊坠便从中射出了一根小小的利刺。

他用这根利刺朝着自己的心脏扎了进去——仅仅只是瞬间,于华便满脸痛苦之色地跪倒了在地上,脸上浮现出大量的血管……(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