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最厉害的是用刀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最厉害的是用刀

其实只是隐去,而并非离开。

当洛邱看着于华那身体变化的时候,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之色——他头一次向俱乐部购买者这种同步个体思想的能力。

并不是单纯地买来一个人过往的情报,而是彻底地了解着一个人的思想。

这样的花费自然比购买过往情报要昂贵得多。但有人为了喜好可以一掷千金,洛邱自然也能因为心中愤怒而不计较寿命上的损失。

“庆幸的是,他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看着于华那一点点的变化,洛邱淡然道:“这家伙是米迦勒会所藏在这边的那批货买家那边的人,手头上有米迦勒会所流出的秘药,可以短时间内强化身体的能力,应该是类似KingKong使用的那种秘药之类的东西。”

“短时间,应该不是完整的产品。”优夜想了想道。

洛邱点点头道:“但也足够让见识过它威力的人把它当作是救命的东西……也正因为他还藏着这种东西,才让他觉得自己还有翻盘的机会。不然我可没有这样轻松。不过叶叔叔会找来这,看来他们之间的接触更早一些。”

洛邱摇了摇头,“算了,既然来了就来了。毕竟小春姐姐那一份,叶叔叔更加适合。”

优夜只是微微一笑。

她明白洛邱口中没有那么轻松所指的是什么——于华有着近乎走火入魔般的复仇心,这人偏执的思想很容易就引起俱乐部交易机制的降临。

如今迟迟没有出现,自然是因为这家伙还没有到觉得自己已经绝望的时候。

女仆小姐退到了洛邱的身后,一方面是不打算挡住自己主人的视线,另外一方面,自然是希望自己的主人能够在近的地方,看看接下来的龙争虎斗。

她能够感受到洛邱的怒气已经稍微平复了一些——但并不认为自己的主人会这样轻易就放过于华。

只不过是因为,受到侮辱的并不仅仅只有主人的父亲,还有另外一位……来自那位小春小姐的墓地被破坏的愤怒,自然应当由叶言先生来解决。

在这个国度生长的人,都把孝道看得无比的重要。

甚至因为于华的这种行为,就让那门提前从自己的主人身上出现,就可以看得出来,这种情绪的冲击对新主人有多么的强烈。

根源之门提前出现了。

优夜微微地想到:虽然依然不可原谅于华做过的事情,但就他激怒了新主人的这一点来说,稍微说一声多谢吧。

……

……

当叶言和马厚德马SIR走到墓地的时候,拿着手电筒的二人同时皱起了眉头。

二人看见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此时正跪在地上,双手护着自己的门面……以及那暴露出来的,充满了力量感的恐怖肌肉。

眼前的这个怪异的男人,此时却缓缓地站了起来。

马SIR直接就沉声道:“你是什么人?半夜三更在这里做什么!”

于华的目光一下扫过两人,他的声音变得远比正常时候的低沉了许多,“叶言,马厚德,都来了吗……正好,我一并解决掉你们,不用浪费功夫!杀掉你们之后,接下来就是那个该死的家伙了!”

叶言皱着眉头道:“我认识你?”

于华冷笑一声道:“怎么,能找到这里来,难道还没有想到什么吗?忘记那个死人地里面挖出来的玉锁是怎么送到你手上的了?”

“是你!”叶言眯着了眼睛,语气之中尽是愤怒之色!

于华哈哈大笑道:“生气了吗?但不仅仅只有这些——你知道自己为最近为什么会这么倒霉吗?不怕告诉你!从你两个月之前捣破的那个地方开始,你就已经一步一步地落入我的控制之下。”

那秘药入体之后,于华不仅仅获得了强大的身体能力,甚至还有不断涌出的兴奋感和快感。他实在是忍不住在叶言的面前说出一切,看着对方那愤怒和怨恨交集的神情——这让于华觉得,实在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

他看着叶言,嘲弄似地道:“你觉得你为什么那么轻易就在那个窝点找到那群臭警察背地里做过的肮脏东西的线索?你真的以为是有人这么大意吗?如果不是我故意安排的,你以为你能够找到?哈哈哈,痛苦吗?四年前你因为那件案子,获得了莫大的功绩,然后开始平步青云,但是四年后,你反而成为了黑白两道追杀的人,像是一个过街老鼠一样!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吧!多么的落魄,多么的不知所谓!”

叶言一声不吭。

马SIR却愤怒地为自己的兄弟出声,“干!你TM的算个什么东西?我老弟到底得罪了你什么,你要这样对付他?你TM的真是个畜生,人死为大,你居然连死人的墓地都不放过?!”

于华冷哼一声道:“不仅仅是叶言!还有你这个猪头!马厚德,告诉你,我的名字叫做……于华!我是于正德的儿子!不仅仅是你们两个!还有四年前一起行动的那几个人,甚至是你们的家人,我一个都不打算放过!”

马SIR一愣,叶言也是微微地张了张口,看着于华的目光已经截然不同。

“麻辣个巴子!你老子四年前弄成多了多少无辜死亡,我听说他一年前在狱中死掉了,简直高兴得不行,当天晚上就喝了个大醉!”马厚德冷哼一声道:“可是我不够尽兴啊!今天劳资我就来一个痛快!”

于华忽然冷笑一声:“就凭你?当年也不过是躲在了一旁,最后沾了点功劳的缩头乌龟吗?”

说着,于华猛然之间一跃而起,一下子跨出了三米多的距离,极快地冲到了马厚德的面前,抡起了拳头就朝着马SIR的面门打去!

“小心!”

叶言危机之中把马厚德推开,一手抓在了于华的手臂上,猛然用力一扭,身体侧转,狠狠地用膝盖踢在对方的腰侧之上!

那腰间的肋骨十分的脆弱,这样的攻击轻松就能够弄断。然而于华却像是没事般,身子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叶言不由得大惊失色……他猛然之间想起了另外一个家伙——KingKong!

那家伙也是这样,身子像是铁打的一般!

叶言心念急转,并没有停下来,使出了全身的劲力,手掌一下击打在了于华的下巴上,同时另一手臂弯曲,手肘狠狠地撞击在对方喉咙下的锁骨位置!

这一下的变招又狠又快!

不料于华此时依然像是个没事的人般,低下头来,狞笑道:“我本来打算跟你好好地打一场的,不过现在没有必要了!这可是我做掉了我那个师叔之后,才从他那里继承过来的力量啊!早知道他还藏着这种东西,我当初就不会……哼!死吧!!”

一击重拳下来!

叶言双手握拳挡在前面,却像是遭受到了小车撞击般,整个身体都倒飞而出,这种非人的劲力实在太过可怕!

感觉两根手臂都像是麻木了般,叶言骇然地看着了于华。

只见他此时面上带着戏弄般的笑容,像是戏弄老鼠般,一步步地朝着自己走来,“八极?就只是这样吗?果然,当年你能够打败我父亲,一定是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

叶言没有说话,只是将身体的重心略微地下移着。

嘭——!

可就在此时,自于华的背后,猛然间响起了一道响亮的声音——枪声!

于华的身体跟着一个踉跄,直接跪倒了在地上。

他的腿部,被子弹击穿了!

“干!”那远处的马厚德这时候大骂道:“你那个眼睛看到劳资我当年是打酱油出来混的缩头乌龟?劳资我当年耍的是巴雷特M82A1,打的是辅助!!”

虽然人到中年发了点福,虽然肚腩已经顶在了皮带上面,可是单臂擎着手枪的马SIR却威风堂堂!

“哼……先解决了你!”

此时的于华却猛然从地上站了起来——那流着血的小腿,似乎没能够成为他的阻碍一般。他的行动依然的迅速!

马SIR大惊之下,接连开了好几枪,分别射在了于华的腿上,肩上,却半点没能够阻拦得了对方!

这家伙,完全像是一个不怕痛的怪物一般!

马SIR咬了咬,那枪头正对着于华的额头,可是这瞬间,于华却忽然之间一矮,猫躬般地冲到了马厚德的面前,轻松地把人击倒了在地上。

“你第一次就可以杀了我!”于华不屑地冷笑道:“可是你们这些做警察的就是白痴!永远想到的都是只抓人!你们坚守着那些信条,反而是你们致死的原因!”

眼看着于华那恐怖的拳头抡起的瞬间,深知道马厚德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重击,叶言猛然道:“于正德就是一个废物!”

于华一下子停下了手,把马厚德手上的枪一把抢了过来,五指用力竟是把手枪直接捏成了一团!他把马厚德一下子扔飞,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次?”

“说多少次都可以!”叶言冷笑着:“他确实只是一个废物,不然为什么会败在我手上?鹰爪功?鸡爪吧!”

“我先打碎你的嘴巴!”于华双眼猛然通红,二话不说就朝着叶言狂冲而来!

这幅身体不怕疼痛,拥有无穷般的力气!

不过两三下的过招,叶言便失去了抵抗之力般,直接被于华按在了地上!他捏住叶言的脖子,狞笑道:“我发觉你好像是受了伤,所以打算再给你三天时间,让你好好养伤之后可以陪我正真打一场,不过现在没有必要了!临死之前,你还有什么话打算说的吗?”

叶言从喉咙中挤出话来:“你……说的没错……”

就在此时,叶言的手掌猛然间一挥,仿佛有一抹寒光射出,正对着于华的双眼而来。于华本能地扭头躲开!

可就在此时,一瞬间的松懈,叶言的手掌便飞快地在于华的手腕上一抹而过!

感觉不到痛楚的于华此时大怒,正想指捏捏碎对方喉骨的瞬间,却发现双手仿佛一下子没有了力量似的!

被压着的叶言此时疯狂地扭动身体,滚到了一旁,同时手掌也飞快地在于华的脚腕位置直接一抹过去!

于华更是大怒,正打算追击的瞬间,却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无论如何都站不起来!他不由得大惊失色,“你……对我做了什么?”

叶言摸着自己的脖子,咳嗽了两下,才沙着声音道:“你说得没错,我打败你父亲确不太光彩……因为我最厉害的是用刀。”

他的手掌反转过来,只见拇指此时正夹着一把小小的匕首,“尤其是这种小刀!最锋利!”

“你……”于华一下子恍然过来。

他的手筋,他的脚筋,已经在刚刚的瞬间,被彻底割断了!

于华惊恐之下,疯狂地挪动着自己的身体——手脚的筋都已经被割断,他此时只能够靠爬的方式!

叶言快步地走来,手上的小刀直接刺入了于华背后的肩骨,以及腿部膝盖上,彻底地封住了他行动的能力。

他看着于华那仍自恐怖的肌肉,淡然道:“你父亲没有告诉你,智商也是一种实力吗……这么容易就被激怒,真是废物!”(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