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四章 竹杖芒鞋轻胜马

第一百零四章 竹杖芒鞋轻胜马

为了方便行走,看台与看台之间的地下挖有临时的通道……虽然不知道意义何在。

比较方便从一处看台达到另外一处看台的移动,不让人看见之类?

莫小飞带着疑问回到了贪狼族所处的看台位置……拿着神州真龙塞给他的所谓大力丸。可瓶子里面装着的分明是金色粘稠的东西啊?

就像是金漆一样的东西.

这玩儿喝下去真的不会拉肚子吗?

“大哥,你回来啦!”

莫小飞出现,追风永远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只是贪狼族的一行,包括紫星在内,此时正目光紧锁在了演舞台之上。

“这到底……”

莫小飞此时也下意识地看向了演舞台——他记得自己找师傅的时候,正好是道门的百劫会长打败了【孤云】道人,不一会儿之后则是道门的另外一位前辈上场挑战。

他从【乾】字看台回来,前后也没有花多久的时间。

然而此时,演武台场上,道门的【还阳】真人却已经掉落在了演武台之外,神色苍白,像似遭受到了重创似的,嘴角处甚至还留有了一丝血迹。

“【还阳】真人输了。”紫星此时凝重地回应了莫小飞的疑惑,“三招不到。”

“三招?”莫小飞不禁张了张口,满脸的不思议之色。

只听见作为裁判的神州真龙,此时以毫无起伏的声音直接说道:“这一局,阴阳师晴明,胜!”

……

许多人甚至还没有搞明白【还阳】真人到底是怎么输掉的。

这位道门的前辈,出场踏着七星剑,组成了威力巨大的七星剑阵,剑阵之中更是充斥着各种的五行道术。

眼看着这位阴阳师被困在剑阵之中,毫无办法的样子,但突然之间,【还阳】真人所操控的七星剑阵却突然之间崩溃了似的。

随后【还阳】真人口中狂吐了一口鲜血,接着身体便直接掉落在了场外……而至今,阴阳师依然还是坐在了他召唤而来的白狐之上,动也没有动过。

这样一来,算上在争夺战获得的两颗珠子,这位俊美妖异的阴阳师手上,已经持有了三颗满额的珠子。

但这次大会,岛国也有对自己的代表团进行拆分,并且还是统一的都以个人名义代表地区出战。

只不过这大部分的个人,在上一轮的直接争夺之中,大部分负伤严重,不说挑战赛了,目前能站起来的也没几个。

单纯的数量面对顶级的超凡,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力量大会】的本质也渐渐地展现了出来……它比拼的,其实是顶级超凡的数量——代表着理事会名额的珠子,也最终会流入这些顶级超凡个体的手中。

……

“会长,对不起,我输了。”

【还阳真人】回到了道门协会的一方之后,气色苍白,虽说不至于气急败坏,但显然有着不甘之色。

百劫道长此时沉吟着什么,没有说话。

另外一名的道门元老则是皱眉道:“【还阳】,你的七星大阵法攻守兼备,更加是你玩了几百年的东西,怎么大阵说崩就崩?”

【还阳】真人此时皱着眉头回忆道:“我怀疑这个阴阳师拥有直接攻击人神识的手段,在演武台上,我只感觉精神突然遭受到了重创,神识如同被无数的大锤敲打,一瞬间让我意识一空,随后大阵崩溃……诸位同道,这个阴阳师的手段邪异,定要小心。”

“如果是专攻神识的手段……那么,接下来让我来吧。”一名道门元老此时沉声说道:“【还阳】失利,非战之罪,只是手段过于阴险。我派自古以来就留存专门用来保护神识的秘宝,正好对付。”

可不曾想百劫道长此时却淡然说道:“诸位同道,道门已经连战两场了,一生一败,成绩并不算差,何不暂且休息片刻。”

“会长?”

“我只是提个建议。”百劫道人笑呵呵道:“建议这种东西,不同意也没有关系,毕竟老夫看起来,也不是什么独裁者嘛。”

【还阳真人】沉吟道:“我赞同会长的建议,这个阴阳师的手段诡异,诸位同道还是谋定而后动吧。我已经输了,若是接下来再吃一亏,恐真得有损神州道门的门面。”

“既然【还阳】副会长也这样说的话……”

协会不是百劫道长的一言堂……但这位长寿的会长,却有着无数年来积累下来的威望……俗话说,流水的元老,铁打的百劫。

……

……

俊美的阴阳师依然骑着白狐停留在演武台的上空……他把玩着手中挑战胜利而来的珠子,似是为了等待下一个挑战者的出现。

但好一会儿,演武台也不见人上来,这位俊美的阴阳师方才轻轻地拍了拍座下白狐的脑袋,示意白狐回去。

但此时人声异动……似乎是演武台上有了动静似的。

已经回身的阴阳师,此时寻声看去,却见只剩下边边角角的演武台的一角,不知道何时站着了一名拿着竹仗,带着圆墨镜,头发花白的家伙。

“你,要挑战我?”阴阳师晴明沉默了会儿,才缓缓问道。

只见这台上头发花白的家伙,此时将墨镜摘下,然后挂到了领口之上,随意一笑道:“不才龙虎山天师传人莫默,想与阁下讨教几招驱鬼辟邪的法术,珠子不珠子的没有关系,反正我也没有珠子,赢了你却能拿走珠子,而你赢了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反而还浪费了体力,亏多了。我们……就单纯地指教一番吧。”

不要珠子,只是讨教?

哗然。

……

……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各种意义上的看脸。

这位阴阳师,俊美,骑着白虎,风姿绰约,已经将男子阴柔的一面展现到了极致。

在当代恶臭女青年颜值就是正义的观念之中,这位俊美的阴阳师的关注率瞬间直线上升,甚至晋升了许多女孩子口中的新【老公】。

反观这位自称天师的家伙,邋里邋遢的,倒是像一个流浪汉似的,满脸风霜之色……年纪看着应该不大的样子,但却灰白了头发。

不要珠子,只是讨教……这家伙不会是为了蹭热度才来的?

一定是来碰瓷的吧?

说的那么好听,其实压根就没想过能够赢,只是为了拉一把关注,然后将流量变现?

普通人是这样想的,而且还不少。

但在场的都是超凡……最起码除了媒体之外,都是拥有超凡力量的人——他们对于莫默却有不同的看法。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上去的,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乾】字看台。

火云邪神却有趣地道:“这个莫默,当初在泰山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到,神州道门的小辈之中,还藏着这样一个家伙,有点东西嘛。”

“莫默没你想得那么简单。”神州的真龙此时却淡然说道:“这家伙的心境早到了,法力虽然差了些,只不过道果对于他来说,却是随手可得的东西……法力不法力,对他来说,也可有可无了。”

火云邪神不禁皱了皱眉头,他是武者,对于这种道士自然看不得异常的仔细,只是对于强者的判断,直觉莫默并不简单,“龙大人的意思是,朝闻道,夕可死?”

“你才死咧!没看见人家活得好好的吗?”神州的真龙一口吐了过去。

火云邪神就不说话了……想着一开始图方便直接抓走了三颗珠子实在是做错了。他应该一颗珠子也不抓,然后烦了之后就直接上台找个家伙来揍的。

快来个男人收了这个喜怒无常的老女人吧。

望天。

……

“道门有后。”

百劫道长比较含蓄,只是冷不丁地说了一句之后,便什么话也没有说。

至于那后座处新任渡劫成功的琼华派柳姓神异少年,则是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旋即轻轻地点了点头,却又摇摇头道:“可惜是天师道,注定与仙路无缘……只不过能有此番成就,亦属异数。”

……

“龙虎山……张道陵的道统吗。”宋先生则是目光一亮,“看来法雷尔身上的凝神符多数出于此人之手。好!神州大地果然地灵人杰,英雄辈出!这样更好,越是盛世,龙脉才越加的强盛!”

羊泰子老前辈没说些什么,只是大为皱眉地看着场上的莫默;莫默在这里,那么他那个徒弟,是否也……

羊泰子视线不由得在各处的看台之上搜寻了起来。

……

“他果然还是出手了,我就知道。”法雷尔脸上此时却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旁边的加雷斯先生几户以为自己看错……这个合金直男,特么的居然也会笑?

“法雷尔先生,你难道认识这个…这个古怪的家伙?”

法雷尔淡然道:“你去准备一下,下一次不管这两人谁赢了,你都接手去挑战吧。”

加雷斯先生不由得虎躯一震……他的点滴还没有打完好不好?

就在这个时候,兰斯洛特回来了——焕然一新,甚至重新传回了她那套执事的一副,手中提着一长形的箱子,里面的自然就是仪式剑【卡提纳】了。

“加雷斯,女王密令,我将会参战,你来安排吧。”兰斯洛特直接说道。

加雷斯先生看了看那瓶还剩下大半的点滴,看了看法雷尔,看了看兰斯洛特,“咦?”

“怎么了?”兰斯洛特直接问道。

“没什么……观战!先观战!”加雷斯先生此时连忙说道。

安排!

……

……

竹仗,脏布鞋,还有微笑。

忽然间,在世人的眼中,这个邋里邋遢的家伙,好像也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脏兮兮的了。

仔细一看,会发现他的脸是干净的,他的双眼也是干净的……对于这位龙虎山天师的感官,仿佛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一点点地往积极的方向变化。

他其实还挺好看的?

虽然看起来满脸风霜之色,但也是一种成熟的表现吧?

发现了没有,这龙虎山的天师,兴许是一个天生的衣架子哦?这身材比例也太好了吧?

他的微笑似乎也有某种魔力……最起码,看起来很舒服。

而此时,坐在白狐之上的阴阳师,则是驾着白狐降落了些。

他看向莫默,缓缓说道:“挑战赛有挑战赛的规矩,不管你的来意是什么……我听说过龙虎山。”

“坊间流传了一些。”莫默笑了笑道:“其实也没有那么的神奇。”

俊美的阴阳师却点了点头,旋即正色道:“请指教。”

“你也请。”莫默手中竹仗一摆,“你先请。”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自道门协会一方传来,也不知道是哪位,只听是这样的话:“莫小友小心,这阴阳师有专攻人神识的诡秘手段!”

俊美的阴阳师目光只是随意地扫过了道门协会的方向,也没说些什么。

莫默却耸耸肩道:“要不,我就当没听到吧?”

“不必了。”阴阳师淡然说道:“并不是什么秘密……况且,这也不是什么专攻人神识的诡秘手段。”

忽然,莫默这会儿却忽然回首一掏……也不知道他想要做些什么,但却似乎在自己的身边掏出来了什么似的。

仿佛还是十分生猛的东西,只见莫默这会儿一下子竹仗给给夹到了腋下,双手一同地抓着什么……什么,正在挣扎的东西!

“那是什么?”

仔细一看,此时竟能够看见莫默双手附近的空气,此时正在扭动……不一会儿,这扭动的东西,渐渐地显出了它的原型来。

这赫然是一条肋生双翼的飞蛇!

此时,飞蛇在莫默的手中不停地扭动挣扎,却怎么也挣扎不开……而这位龙虎山的小天师,此时就像是摸到了一条大黄鳝似的,满脸高兴地道:“好大一条蛇,能吃好几天了!”

却见这飞蛇突然嘶嘶的怪叫了起来,并且全身瞬间冒出了灰白色的火焰……似乎烫手了,龙虎山的小天师双手瞬间松开。

“啊,飞走了。”莫默不禁满脸可惜地叫了道,“蛇胆大补啊,别走啊!”

而这飞蛇,旋即迅速地飞到了阴阳师的身边,末了还向着莫默呲牙,凶厉异常。

“这是【腾蛇】。”阴阳师晴明此时伸手,飞蛇瞬间盘旋在了他的手臂之上,最后从他的肩膀处抬出投来,“是我所收服的十二名神将之一。”

莫默道:“叫神将这东西,带着煞气的。我都说什么神位之类的,都是三煞位,邪乎得很……我这也有几个小家伙,不是什么将,就是刚养的几个小鬼。”

说着,莫默掏出了一个破旧泛黄的小布袋,竹仗在袋子上拍了拍……像是赶羊似的,一下子就从袋子里面拍出来了一道灰蒙蒙的雾气。

雾气冲出,霎时间演武场內阴风阵阵,恶鬼哀嚎之声不断。

终于,这道雾气渐渐形成,竟是一道青年的虚影……这青年虚影脸色苍白,披头散发,目光呆滞,然而却给人一股异常可怕的诡异之感。

“这家伙枉死,前几日在郊外捡到的,我看他可怜就收了。”龙虎山的小天师此时随意道:“对了,捡到这只枉死鬼的地方,还有一处飞机的残骸。”

……

……

火云邪神猛然站起了身来,沉声道:“这是……公孙时雨?!”

较早之前,公孙时雨连同白虎代族长作乱高峰会现场,最终因为洛老板的现身说法而图谋失败被禽。

他本应该被秘密运送送回神州管理局的总部,但运送的时候飞机却被人袭击,硬生生地在高空之中炸毁……事后,管理局只是找到了公孙时雨被炸得碎裂的残躯。

管理局原本打算用招魂的办法,抓取公孙时雨的三魂七魄好问出事发的经过,但最终无果……公孙时雨的残魂,也没能找到。

“没想到……原来是被这小天师给带走了。”火云邪神此时不禁神色怪异,“这个莫默,该不会是想要用公孙时雨的残魂养的小鬼,来应战吧……”

也不知道这会儿轩辕宫是怎么想的……火云邪神下意识地往龟千一所呆着的地方看去。

这老乌龟一行,一直都默不作声的,低调得不行。

此时,眼看着公孙时雨小鬼的出现,轩辕宫的一行……这一行人竟然是在吃便当?

##############

PS1:感谢梧桐大佬又萌了优夜小姐姐,她快要出道了。

PS2:老夫老妻了,啥都不说了,姿势摆好了=。=

PS3:(1/1)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