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七章 位面之女?

第一百零七章 位面之女?

算算时间,其实不知不觉已经是中午。

大会从入场到开场,之后是争夺战,如今是挑战赛,时间过去得不算快也不算慢……只是屏幕前的人们似乎真的忘记了时间。

除非是必要的举动,他们不会离开屏幕前任意的一秒,甚至已经到了忘食的地步。

“作为一个当代的恶臭青年,看这么精彩的表演,不吃点什么东西真不习惯!”

莫默不禁感叹了一声,随后拿起了筷子,吃着便当里面的食物,他不怕油腻的,所以直接就夹起来了一块炸鸡。

便当是洛老板给,他说有个朋友做多了,吃不完会浪费,独乐不如众乐,好东西应该分享,便分出了一层食盒给了莫默。

演武台上,兰斯洛特与壬生京十郎正在相互试探的阶段,并没有动真格的意思……这两位目前的打法比之前面上台的人,略显得保守了些。

尽管如此,在不懂超凡的人们眼中,这场对决依然的精彩。

“茶,莫默先生。”

就在此时,女仆小姐缓缓地递过了一杯茶过来,龙虎山的小天师连忙将食盒放下,然后才双手接过,同时眨了眨眼睛。

这茶是女仆小姐从一个粉红色的保温瓶之中倒出来的——没错,就是那种去野餐必备的保温瓶。

这茶也不是真的什么茶水,莫默甚至还看到杯子里头漂浮着的几颗枸杞。

“前辈你们还真是,很有雅兴啊。”他随意一笑。

这两位坐在这里,像是老干部似的,大概只是来观战的吧……看现场自然比隔着屏幕看要精彩一些。

不然这位前辈要是下场的话,实在是有够欺负人的……前辈也不需要用什么来证明自己了。

黑色的十分钟。

莫默当时也是完全处于懵逼的状态——尽管知道这位前辈的厉害之处,但黑色十分钟的出现,还是让莫默知道,从前对于这位前辈的一切猜想,终究还是落入了坐井观天的下乘。

洛老板此时也随意道:“人要吃饭,吃好饭,饱了才有力气,这是最基本的需求……嗯,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前辈难道不知?”莫默却反问道。

洛老板笑道:“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

不需要知道的时候,可以不知道……女仆小姐心中却补充了这样一句——只是她脸上自然看不出来什么。

“前辈是知道的。”莫默摇摇头,旋即又道:“我用封魔封印那位阴阳师小哥哥的时候,敕令落入大地之上,向四周散发,会形成类似于声呐一样的波动……算是一种额外的探查手段吧。别的地方没有什么特别的,唯有现在坐着的这个地方,稍微扭曲了一些。”

“所以,你猜我在这里。”洛老板点了点头。

莫默却这样说道:“我没有猜,我知道唯有前辈才能够在这里。”

洛老板轻笑了一声,随手夹起了一根波波肠吃了起来,咀嚼完了,吞下了之后,他才接着缓缓说道:“找我有事?”

莫默深呼吸一口气道:“泰山一别之后,我辗转在神州大地各处,寻幽探秘,但始终未能找到能够唤醒展儿的方法。我有感觉,我即便再下去也没有结果……我想,我或许只能够找前辈你。”

洛老板却淡然道:“你要唤醒的人,应该再过不久自己就能够醒过来,我不需要做什么,你也不需要做什么。”

“真的?”莫默顿时目光一亮,大喜道:“多谢前辈告知!”

“收费的。”洛老板却笑了笑道:“给我讲讲你这段时间的故事,当作是咨费吧。”

莫默心中一怔,旋即轻轻点了点头。

他碰着手中的热茶,缓缓地抿了一口……当茶水入口的瞬间,只感觉体内突然冒出了一股暖流,开始飞快地填充着他那管空空如也的蓝条。

莫默带着一丝感激地看向了给自己送茶的女仆小姐。

他开始说自己的故事了,演武台上的战斗,似乎已经在他的视线当中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他曾经所去过的地方。

“我去过祁连山,住在了当地牧民的家中……”

……

……

莫默的故事在缓缓铺开,然而演武台上,兰斯洛特与京十郎的对决,已经放弃了保守的打法——简单来说,二人已经是动了真格。

即便是隔着屏幕,普通人仿佛也能够感受到两人对决时候的凶险之处——尤其,当京十郎的双目化作了赤红的颜色开始。

普通人是不好判断超凡之间的强弱的,他们只能过最直观地以胜负来区分孰强孰弱。

但大会看台上的超凡们可以。

他们开始第一次正视这个偏远岛国的超凡实力……上一场的阴阳师其实已经很强大了,那种让不少小地方的超凡代表为止绝望的强大。

即使是在超凡大佬们看来,这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阴阳师,确实有着能威胁他们的实力——但原来,除了阴阳师之外,还有个剑士叫做壬生京十郎。

赤红的鬼眼,虽然破烂,却能够绽放骇人光芒的【天狼】,还有【无明神风流】的剑术。

兰斯洛特其实也是可圈可点,虽然年轻,但是凭着十二骑士的传承,实力也稳稳地可以占据年青一代的前列——但这并没有让人过于的惊讶。

或者,对于超凡大佬来说,兰斯洛特能够强大,是理应如此的强大。

【骑士机关】虽然没有和欧土世界的教会和【魔术师协会】玩许久了,甚至还隐约有些没落的味道,但毕竟也是曾经的巨头,纵然这些年有些走下坡路,但底蕴犹在。

因此,兰斯洛特纵然表现强悍,可也当属理应如此。

此时,动了真格的双方,依然还是呈现出势均力敌的模样……开启了赤红鬼眼的壬生京十郎,脸上的狂厉之色却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畅快的大笑。

“痛快!痛快!整整十年,我也没有过这样痛快的对决。”壬生京十郎此时猛然高举手中的【天狼】,“这是我【无明神风流】的最终奥义……请接下吧!”

说着,一道金光冲天而去,竟是化作了一道巨大的黄龙——黄龙此时倒坠,朝兰斯洛特直接咬来!

演武台上,兰斯洛特此时双手也高举着手中的魔剑【无毁的湖光】,仰天一剑斩去!

巨大的剑光,在触碰到了【黄龙】的瞬间,隐约有克制般的效果,剑光与【黄龙】僵持片刻,剑光竟是直接破开了【黄龙】,势如破竹般,最终将【黄龙】直接破碎……最后,剑光冲天而去,直接将天上的云层劈开,最终才消失不见。

……

剑光与【黄龙】的对决十分不凡,莫默的故事也因此暂时打断,他转而说道:“看来这位骑士小姐要赢了。”

女仆小姐却淡然道:“这倒是有些取巧了,【无毁的湖光】自带一丝破龙的属性,正好对壬生京十郎的招数有了克制,运气不错。”

——只是运气不错嘛?

莫默心中并没有完全的认同……你俩和我们本就不是一个次元的,说来毫无参考价值。

他摇了摇头,既然知道结果,那就没有等待的必要,他继续讲述着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

……

散乱的力量,久久没有完全平息下来。

但此时,壬生京十郎已经缓缓将手中【天狼】垂下,脸上稍显的苍白的他,很是直接地道:“我输了……来年的这个时候,我会再来挑战。”

说罢,这位赤足的剑士,便直接转身走下了演武台。

没有不忿,也没有丢下场面话,更加没有骂八嘎耶鲁,京十郎就这样默默地回到了岛国超凡队伍的位置,然后直接坐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

也不用等神州的真龙宣布,一颗珠子,此时却从阴阳师的手中射出,最后落入了演武台上的兰斯洛特的手中,俊美的阴阳师此时直接淡然道:“这一局,我们认输。”

但见阴阳师此时却没有挑战回来的意思。

岛国目前还剩下一颗珠子……这个阴阳师没有再战的打算,或许是因为上一场消耗过大,还没有恢复过来的关系?

那么,这个【骑士机关】的女骑士下场了之后,是否可以趁机去挑战这个阴阳师……女骑士兰斯洛特虽然也是不错的目标,毕竟她已经上场,在场上暴露了自己的实力。

不行,再等等,还是再等等。

现场的超凡强者太多,一个个贼精,过早的暴露自己的实力,不利于最后获得珠子的数量——挑战赛的赛制,对于越往后出手的挑战者越有利。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这位【骑士机关】的女骑士,并没有见好就收的打算,她依然留在了演武台之上,并且以手中魔剑直指八大看台的某处……某处在争夺战上获得了一颗珠子的超凡团队所在的地方。

这是加雷斯先生所授意的,挑战的是一路中规中矩的超凡团队,古恒河文明出身,自带一股子咖喱味道的小队伍——显然,这支小队伍是印国临时分拆出来的一支。

这次超凡高峰大会,印国的超凡并没有开挂,所以不论是第一天的报告会,还是之前争夺赛上,都没有引起过度的关注。

但这显然不是法雷尔的意思……所以这会儿加雷斯先生其实慌的一逼。但他只想要稳打稳扎,不愿意头铁去碰那些实力强大的超凡大佬的霉头。

本来,这种保守的做法,加雷斯觉得一定会引起法雷尔的不满。但让加雷斯先生没想到的是,法雷尔这次并没有发作,竟是默认了般,沉默不语,以至于加雷斯此时只能忐忑不安。

只听见法雷尔此时淡然道,“打了这支刹帝利也好。”

加雷斯先生不禁心头一跳…这疯骑士是不是对这个开挂民族有什么很深的成见?

不过说来,不列颠与印国之间确实存在着极深的渊源……曾经这个生活在恒河旁的民族,被不列颠统治了一段漫长的时间,甚至不列颠的君主还会直接出任印国的皇帝……

这会儿被挑战的几名【刹帝利】的武士,纷纷怒视……宛如仇人相见似的。

一名【刹帝利】的武士更是直接跳入演武台之中,直接道:“今日,我将会……”

没有说完,话真的没有说完,这位刹帝利的武士竟是被兰斯洛特给一剑劈到了场外。

没有看错,真的就只是出了一剑,而且还没有多少特效,纯粹就那么一下的平A而已!

这一剑平A过后,或许是自己也感到意外的关系,兰斯洛特也有些无所适从,手中的魔剑更加无处安放似的搁在了半空之中。

假的吧?

三哥你们不是全民开挂的民族么?

屏幕前面的观众们此刻的心情难以描述,大会现场的超凡们此时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超凡们并不是惊讶于女骑士的强大,而是这个刹帝利的武士居然真他妈的这么弱!

这货难道是带资入组的?

与此同时。

“这一场……【骑士机关】胜!”神州的真龙此时略带一丝古怪的声音缓缓响起。

这个刹帝利的武士虽然不咋滴,但水准也在平均线上啊?

真龙一眼看穿,刹帝利武士的深浅在他上台的瞬间,就已经被神州的真龙所看得清除……因此她才会觉得古怪。

纵使不敌,也不知道被一击平A的攻击直接扫出场外,做戏也没有这么假好不好?

莫不是这支刹帝利的队伍,早早就已经被【骑士机关】暗中收买了?要知道这支刹帝利队伍,怎么说也是在争夺赛的群雄之中获得过一颗珠子的……那种局面,没有一定的能力,可捡不了什么便宜。

所以,这演技不行啊?说输就输,太假了!

算了……神州的真龙摇了摇头,演技不行就不行吧,总比一言不合就上台尬舞的好。

“你已经连胜两场。”神州的真龙此时再次开口问道:“还打算继续挑战下去吗?”

兰斯洛特以挑战者的身份上台……那么,只要她还没有下去,她的身份就依然还是挑战者。

想要趁机从兰斯洛特手中夺走珠子,只能够等她下场之下了。

“我会继续挑战。”

兰斯洛特也很快给出了回应——此时上台的她,用的是个人名义。

反正神州道门开先例在前,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所以,只要有实力能够保住珠子的,你拆分得再多也没有问题,欢迎来战。

于是,兰斯洛特再次点选了另外一名在争夺赛上只是获得了一颗珠子的对手。然而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这次的挑战,兰斯洛特依然还是一剑平A就将对手直接劈飞场外。

【骑士机关】的女骑士,三杀!

事情似乎变得诡异了起来。

这货难道是……位面之女,如有神助?

##############

PS1:多谢梧桐大佬给女仆小姐的萌~

PS2:(0/1)

PS3: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