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一章 台霸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台霸

红发的灭杀姬,原典的候补者,最强魔王血脉……莉亚丝的身上拥有者许多的光环——但事实上,作为【隐秘会】的隐修士,她也仅仅只是一个刚刚从记录官晋升上来的新人。

我们简称虚空次元夹缝的菜鸟。

作为一名职场的新人,想要做出些成绩来,基本上是例牌了……莉亚丝小姐自然也不例外。

本来,作为一名刚刚晋升的隐修士,她远没有这么快就能够接手子世界历史的记录事务……她最起码还要在【隐秘会】的内部学习一段时间,然后再跟随老资格的隐修士工作一段时间,才会被正式委任,然后独自上岗。

这次算是一处特殊的意外。

一来是原本负责003号子世界的隐修士意外身亡,目前【隐秘会】之中,暂时仅有莉亚丝这个在职的新人……【隐秘会】已经很久没有晋升过新人了。

二来莉亚丝的出身并不简单,她的祖上之中,就有一位是已经成为了隐修士的,并且在【隐秘会】之中的职位不低。

这次莉亚丝晋升,虽说有了开后门的嫌疑,但莉亚丝本身确实也够自己晋升,并且在【隐秘会】大佬的操作之下,闲杂的说话自然也没有出现……这事也就这么定了。

不过,鉴于莉亚丝只是一个新(菜)人(鸟)的关系,她所接手的也仅有003号子世界一个——这对比起正常的隐修士,能够负责10~20个不等的子世界历史的份额,就稍微有了种初步考核的味道。

她曾经抗议过,但是抗议无效。

——003号子世界很特殊,你上一任的隐修士似乎是发现了这个子世界的一些特异点,想要上报的时候,突然遭受了意外身亡的。

她回忆着这次出发之前,在【隐秘会】之中身居高位的那位先祖交待的说话。

——我们无法从他留下的工作日志之中整理出来有用的信息……这些信息似乎被抹去过。我们推测,003号子世界或许存在什么更大的秘密。

——这次,你只是接受003号子世界,看起来像是对你工作能力的不相信。但其实不然,因为这样能够让你更加专心地寻找埋藏在这个003号子世界的秘密。

——另外,就是寻找你上一任隐修士死亡的真相。

——做好这些,对你以后有不少的好处。

……

……

【离】字看台上。

面对着普林老师以推荐一个记录官候选名单来换取不抹去记忆的请求,莉亚丝不禁有些犹豫……她犹豫的不是应不应该答应,而是要不要抹去普林老师关于【隐秘会】的记忆。

她的上一任隐修士,是在确定了普林老师作为新的记录官候补之后,才出事的。

再来就是,每个子世界会有两名的记录官,只有当记录官退休、晋升,或者死亡之后,才会确立下一个的记录官。

上一任隐修士将普林确定成为新的记录官,也就意味着,上一个的记录官已经不存在了——根据资料显示,上一个记录官的状态是:死亡。

但工作日志上,并没有记录这个记录官是因为什么而死亡的。

莉亚丝本还没有想好,以什么样的方法,暂时绕开【隐秘会】的规矩,先保留下来普林老师关于【隐秘会】的记忆,看看他是否与整件事情有所关联……这会儿正好普林老师提出了这样的请求,真得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及时!

“莉亚丝阁下,请问对于我的提议,你考虑得如何?”普林老师此时再次问道。

“答不答应你,等我看到你所推荐的人选再说。”莉亚丝缓缓地说道:“如果是一个我满意的人选,我会想办法让你保留下来关于【隐秘会】的记忆……当然,也会想办法让你没有办法透露出去。”

“没关系,你一定会满意的。”普林老师笑着说道:“我这位学生人很好,是个人都会喜欢他的,你也会喜欢上他的。”

莉亚丝淡然一笑,并未放在心上,直接道:“现在,你可以说了吧,你推荐的人,到底在什么地方。”

“我说了啊?”普林老师此时却眨了眨眼睛道:“我真的不知道他目前在什么地方。不过,他应该会在这个会场的,就算不在,也应该在附近不远。”

“你…耍我?”莉亚丝不由得目光一冷,说了一大通,她此时差点想要骂人了。

“反正这事情并不着急。”普林老师随意道:“你们缺了一个记录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正好现在是这个世界的【超凡高峰会议】的期间。这是影响这个世界进程的大事件,莉亚丝阁下不妨亲自见证,想来应该比单纯地只是观看另外一位记录官上交的【日记】,要来得有趣些。”

莉亚丝沉吟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道:“我存在于这里的时间,你就暂且跟在我身边吧,直到你交出你推荐的人选为止。”

“这我可交不出来。”普林老师摇了摇头,旋即又笑道:“不过有一个美少女在身边,倒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红发少女打量了这个记录官后备一眼……根据上一任隐修士的记录,普林应该是比较内敛的类型才对。

但眼前这位,似乎与资料上有些不符?

“这个子世界的超凡力量,发展潜力不错。”莉亚丝转而看向了下方的演武台,看着台上的初阳,淡然说道,“有不少很好的苗子。”

……

……

初阳还在台上,等待下一个上台的挑战者……她完全是一副想要战尽天下英豪的模样。

宫繁星却已经回到了宋先生的身边。

这会儿沃尔夫冈忽然掏出了一个小瓶子给她,说是可以疗伤的秘药,效果不错……宫繁星只是收下,但并没有马上饮用。

她在宋先生跟前低声请罪道:“对不起,尊上,我输了。”

“你与我初次在泰山脚下遇到此女的时候,便已经知道她的不凡。”宋先生此时目无表情道:“那时候她一眼便看出了我修的是【大荒吞天诀】,当时我也只当她很有可能是出自轩辕宫的公孙氏门下,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不是轩辕宫?”宫繁星不禁皱眉道:“无我曾经与我说过,他修的【惊世拳】是脱胎自【皇极惊世拳】,但他只能修炼霸道一脉……方才尊上说,此女打出的却是【皇极惊世拳】,莫非不足以证明?此乃轩辕宫的不传之秘,外人何以习得?”

“轩辕宫的武学也并非绝不外传。”宋先生淡然道:“古老相传,此拳法除了轩辕宫之外,世上尚且还有一人习得,并且还将此拳法真正的练到绝巅之境。”

“此人是谁?”

宋先生正色道:“千古一帝,始皇帝,嬴政!”

“始皇……”宫繁星神色俱震。

她是知道这位尊上的跟脚的……这位尊上也是神州之中不可多得的大帝了。但比起那一位堪称始皇……恐怕也要差了一丝。

“朕确实不如始皇。”宋先生此时目无表情说道…甚至连称呼也改了会去。

宫繁星此时顿时冷汗涔涔,连忙低下了头去,生怕被看出来眼中的慌乱之色。

“朕之不如,只因朕未曾生在那个时代。”宋先生又淡然说道。

宫繁星心中一凛,宋赵王庭,怎么说也是神州大地之上一个曾经盛大的王朝,作为曾经的一朝之主,这位尊上身上的帝王傲气,一点不少。

但自古以来,也没有哪一位的开国大帝,心中的傲气是少的……即便并非开国大帝,而只是后继皇帝,心比天高者,也比比皆是。

“如此说来,这名女子,莫非是始皇后代?”宫繁星此时一个转念,飞快地转开了话题。

宋先生道:“轩辕宫传于始皇的武学,后来被始皇整合,一部分用于军队之中,也用来赏赐有功之人,一部分留在皇室,变作了天子武学。此女使用的,似乎就是天子武学,即便不是始皇后裔,也是渊源不浅……我确实该亲自会一会她。”

宫繁星惊道:“尊上,是打算亲自出手?”

宋先生却摇摇头道:“不会现在……我暂时,还不想太过暴露身份。不过,还真道的名头还没有打响,却与之前定下的计划违背了。沃尔夫冈,你等会下场,取三颗珠子回来吧。”

沃尔夫冈耸了耸肩,以他的能力上台,其实多少是有些欺负人的……这世界除了那些巅峰极限的强者之外,也没有几个能够入得了他这种超脱者的法眼。

“你想让我挑战谁?”沃尔夫冈直接问道。

宋先生想了想道:“排除掉那些已经上场的,从还没有上场的高手之中挑选几个吧……多看几个高手的底细,对我有用。”

“法雷尔暂时不用想了吧?”沃尔夫冈笑了笑道:“毕竟你们像是已经结成了同盟,这样的话,我确实该好好想想……嗯,其实我真是一个讨厌使用暴力的人。”

宫繁星直接翻了翻白眼,旋即盘坐下来,直接调息养伤了。

方才初阳的一击基础拳,揍得她有些怀疑人生的同时,也给她打开了一扇紧闭的大门……她在【蓬莱宝库】当中被禁闭了数百年的时间,一身真力修会惊天动地。但是一直被关在球体之中,哪里也去不了,也无法与人争斗,自身的武道境界却一直没有多少的进步。

严格来说,她就是偏科了,力量与境界严重不符的那种。

宋先生此时忽然看了眼,随后嘴角有了些笑意……这一战宫繁星虽然输了,但未曾不是好事。只要宫繁星能够好好吸纳这一战的体会,它日更上一层楼,并非不可。

手底下的人实力越高,作为主掌者,自然也受用。

只不过……

始皇帝,真的还有后裔留存在世上吗。

……

……

演武台上已经安静了超过十分钟的时间了。

这段时间,初阳都是垂手静立,然而却已经没有人上台去挑战她……但初阳的耐性出奇的好,就这么站着不下台,俨然已经成为了……台霸!

就这么让台霸一直站着?

如果再没有人上台挑战的话,神州真龙会不会直接宣布大会结束的——毕竟挑战赛的规矩是,直到再没有人出手挑战为止。

此时,忽然有一道人影,纵身跳入了演武台之中……是一名浑身裹着黑袍的男人。

勇士!

正苦于台霸初阳统治的超凡,此时差点就想要起身鼓掌,给予勇士以礼炮了!

此时,见有人再次上台,初阳也缓缓睁开了眼睛,随后点了点头,淡然道:“请指教。”

“我不是要挑战你!”不料黑袍男子此时却直接说道:“我要挑战的是另外一个人!没你什么事了,回去你该呆着的地方!”

初阳一怔。

众多的超凡此时也不禁一怔……旋即一拍大腿: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在台上的,也没有说非要将人家挑战轰下去……还可以挑战别的!毕竟初阳以道门协会名义出战,已经是满额的珠子,只能被动地等待挑战。

她只是台霸不下台而已,但她本来就没有一直站在台上的资格了!

对此,初阳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她忽然看向了演武台之外……入场的通道处,站着了宋昊然——只见宋昊然此时一脸无奈地点了点头。

初阳便一声不吭,头也不回,直接下了台去,走入了通道之中。

“公主殿下如果想要继续当台霸的话,不然等我连续挑战三次,你输给我三次之后,你继续挑战别人?”宋家的大少爷此时忽然说道:“这是一个刷分的好方法。”

“无耻之徒!”初阳公主直接冷哼了一声。

宋昊然却道:“既然是优势,既然是方法,为什么不用?面子这种东西对我无用,实惠才是摸得着的东西。”

“你那位想要吞了你的祖先,来了。”初阳公主冷不丁说道。

宋昊然不禁脸色一怔,旋即皱了皱眉头:“先不说那日在泰山脚下出现的人是不是我的先祖……就算是我的先祖,要抓我来练邪功的话,我也不一定乐意。”

初阳公主神色稍缓地点了点头。

宋家大少爷旋即有嬉笑道:“再说了,我都是公主殿下你的人了,怎能随便被别人欺负?这不是弱了公主殿下您的威风吗?”

“无耻之徒!”

这已经是初阳公主想得出来的最严重的骂人方式了。

……

……

演武台上,又是另外的一番光景。

只见将台霸初阳赶了下去之后,黑袍的男子目光直接看向了一处……他伸出了手,手指在人群之中最终锁定了目标,“下来吧……你我之间的恩怨,是时候了结了!”

众人此时顺着这位黑袍男子的指向看去,却发现他所指着的,赫然是【黑色修会】的新任总长……拉米娅丝!

此时,拉米娅丝则是微微张了张口,虽然隔着老远的,但以她的能力,还是能够听出来这黑袍男说话之中充斥着的怨恨之意。

拉米娅丝此时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自从回归之后,除了整合【黑色修会】之外,她也没有得罪谁啊?

这是多大的仇,才能发出这种仿佛自灵魂深处的怨恨?

……

与此同时,正在书写着日记的车田老师,笔尖忽然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地抬起了头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