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老婆,十元!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老婆,十元!

十指在空气之中弹奏的,赫然是一整支交响乐团才能发出的声音。

沃尔夫冈此时面带着微笑,合上眼睛,仿佛已经全部的精神心意都已经沉浸到了这美妙的乐章当中。

当双簧管一样的声音在大会现场回荡的瞬间,眼前的一切都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如梦似幻,真实与虚幻之间所交错着的,赫然是一个巨大、奢华、明亮而且人来人往的宫廷宴会厅堂。

巨大的演武台彻底便成了宴会的舞池。

他们……看台上的超凡,此时更是直接走入了几个世纪之前的宫廷当中。

他们身穿着华贵的服饰,在人群的穿梭之中,已经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再也没有看见沃尔夫冈的踪影了,唯有那气势磅礴的【C大调,第四十一交响曲】在这巨大华丽的宫廷宴会之中奏响。

“这到底是……”

看台——不,已经不存在看台了,这里是宴会舞池的边缘位置,身边人来人往,却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钟落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看着身上的衣裳。

一条淡黄色的巴斯尔裙。

“月,你的样子……”只听见吸血鬼的小姑娘此时满脸惊讶之色,然后她很快便发现了自己似乎也是一样,不禁满脸疑惑之色:“咦,我也是……我什么时候穿了黑色的裙子?”

这位吸血鬼小姑娘有着雪白的毛发,如今换上了一身黑色的长裙,更像是精雕细琢的瓷娃娃了。

“我们中了幻术?”钟落月此时一皱眉头。

但在就此事,她发现除了伊丽莎白之外,赤炎塔主与冰寒塔主都不见了……钟落月意识到了这一点的时候,突然意识一阵的模糊。

她甚至有些站立不稳,她下意识地扶着自己的额头……她勉强地睁开眼睛看着伊丽莎白,看到的是伊丽莎白着急的神色。

她开始忘记了自己到底是谁。

她开始记得自己到底是谁。

她是一名贵族的女儿,豆蔻年华,应邀来到了这个宫廷的宴会当中……一位出生显赫的贵女。

……

……

“气氛不错,跳个舞吧。”

洛老板微微一笑,在盛装的女仆小姐的面前,轻声说道。

……

……

火云邪神这会儿看了看脑袋上的假发。

听说在这个时代,佩戴假发是身份的象征……只不过男人居然穿着白色的丝袜这一点,就显得相当的操蛋。

他有些别扭地扯了扯大腿上的袜子,再次皱起眉头:“这种质感,完全像是真的一样……这里的一切也是。”

说着,他伸出了手来,随意地按在了一根柱子之上,然后稍微用力一捏,瞬间就将柱子捏出了碎石来。

碎石在他的掌心之中最终被碾压成为微尘,火云邪神下意识地看向了身边的神州真龙。

龙夕若此时身上也是一身银白色的长裙……大概是服装款式的关系,身材意外的不错。

“这个家伙叫什么来着?”龙夕若此时摸了摸身上的裙子,“好像有些不简单嘛……换做是道法,要做到这种程度,就很难得了。”

火云邪神沉默不语。

他是武者,举手抬足之间都由莫大威力的武者……但这种玩意完全就是他认知之外的事情——简单点来说,外行。

火云邪神可以将破坏力推动到极致,但让他创造点什么,估计也就只能拿点泥巴来捏。

……

……

“May-I?”

拉米娅丝公主的面前,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名俊朗的青年,阳光般的微笑,优雅的举动,他仿佛是这场公主殿下的生日宴会最璀璨的明星。

没错,今日是拉米娅丝公主成年后的第一个生日宴会,是王国这一年当中,最大盛大的宴会。

拉米娅丝公主此时微微一笑,缓缓伸出了手掌。

俊朗的青年单膝跪在了公主殿下的面前,如捧着艺术品似的,轻托着公主殿下的手掌,低头轻吻着公主殿下的手背。

乐章转动,轻快的音符开始流转。

舞池之中的人们,男男女女,此时错落有致地轻拥在了一切,五彩缤纷的星星充斥在人们的头顶之上,宛如走入了童话的世界。

人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与祝福的微笑。

舞池的中央,空出来了一块,英俊的青年与王国最美丽的公主殿下,此时随着众人的目光,漫步而来。

契合的舞步当中,青年深情地道:“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我的公主殿下。”

“真的吗。”拉米娅丝公主仰起头,目光朦胧。

“是的,如同天使。”青年轻声说道,随后低头下去,想要却触碰这位美丽公主柔软的双唇。

“我在考虑一件事情。”王国的公主殿下忽然说道。

青年不得不停了下来,诧异道:“考虑什么?”

只听见拉米娅丝公主认真地道:“虽然说我确实是单身了很久的时间……但我应不应该这么随便就找一个男人。”

“哦?”青年忽然轻笑了一声。

拉米娅丝公主…拉米娅丝此时却目无表情道:“趁我还没有想好到底揍你什么地方,你最好后退一些。”

青年再次轻笑。

第三乐章旋即奏响,宴会的气氛再次催动。

拉米娅丝直接冷哼一声道:“要打就好好打,别整这些有的没的……你该不会是以为,就这种程度,就能够恣意妄为吧?”

“至少效果还不错,不是吗。”青年随意说道。

只是乐章再次加剧,瞬间来到了第四乐章当中……拉米娅丝顿时一皱眉头,身上斗念如同火山般的爆发。

整个宴会厅的舞池开始疯狂的震荡了起来。

青年轻轻摇了摇头——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却直接盖过了这乐章的所有声音。

“这什么破玩意,老娘我土生土长的神州人,看不惯这种风格的!”这赫然是神州真龙的声音。

青年此时眉头轻皱。

“搞错了!换一个!”神州真龙的声音再次想起。

整个宴会厅瞬间开始破碎。

所有的乐章此时如同卡主了的磁带似的,一下子停了下来。与此同时,不同的声音,却在这宴会厅的不同角落开始响起。

“就这?这可比起咱们辉耀塔主的【真实领域】差太多了……什么垃圾玩意!”

一道如同太阳般炽热的气息,瞬间冲破了宴会厅的穹顶。

“它玛的,赤炎老头,你又在装逼……装什么逼!!这里这么多大屁股的女人,本神父还没有摸够好不好!”

“史特拉你给我去死!!”

说话的瞬间,宴会厅崩得更快了。

“挑战没有问题,不过只限于演武台……这已经超出演武台的范围,犯规!”

这赫然是火云邪神的声音,只见一道刀气破空而出,原本破碎的宴会厅瞬间被斩开成为了两半。

“三无量……如此萎靡的气氛,老道我实在也有些招架不住。虽说都是红粉骷髅,但老道不念佛经啊?呵呵呵……”

崩!

“我心澄澈,剑心通明……破。”

崩!

“雷亚兹,你看什么地方?还看?!”

崩!

“前辈,这里的自助餐不错……Emmm,前辈呢?”

龙虎山的小天师此时捧了一盆子食物,眯着眼享受了起来,当破碎到来的时候,他随意挥了挥手,硬生生地让破碎绕过了他,继续吃了起来。

……

“无聊。”初阳公主继续打坐。

……

“追风,看好紫星……追风,醒醒!”

“哦……大哥?咦,这是哪?”

莫小飞摇了摇头,旋即闭上了眼睛,再次睁眼的瞬间……四周破碎。

……

……

英俊的青年此时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看来无人懂得欣赏。”

拉米娅丝却冷笑了一声,隔空一圈挥出——整个宴会厅如同过眼云烟似的,瞬间消失不见。

演武台回来了。

沃尔夫冈十根手指已经停下。

只见八大看台上,此时不少的超凡,却还是搂住自己的同伴,男男,男女,女女,老小,老男人和老男人……亲密。

他们霎时间清醒了过来,呕。

沃尔夫冈再次摇头,似有些可惜般,低声嘀咕道:“毕竟在子世界,终究不能太过,不然要被管理员给盯上了。”

但此时,一只蕴含着磅礴斗念的拳头,已经出现在了沃尔夫冈的面前。

他神情一凝,旋即手指一弹,一道音阶化作了无形的盾墙,挡在了这拳头之前……然而斗念是在太过的庞大,盾墙瞬间破碎,来势不减。

沃尔夫冈露出了诧异之色,十字微弹,一道接着一道的盾墙凭空生成。

拳头却一道接着一道崩碎了过去,摧枯拉朽!

沃尔夫冈眉头皱得更深了些,心中惊诧的瞬间,拳头已经到来,他颇有些慌乱地举起了双手,交错双臂,挡下了这拳头。

只是身体疯狂地被力量横推着,扫演武台的石板,疯狂后移……最终跌出了演武台,落在了场外。

拉米娅丝拳上却还冒着炽热的气息,扭曲着空气……她收回了拳头,看了眼跌出场外的沃尔夫冈,淡然道:“男人多才多艺没有错,但拳头不够硬就想和我上///床,你以为你是前几天的那位小丑先生?”

哼*2!

两道轻哼的声音,冷不丁在拉米娅丝的耳边响起……她不知道为什么是两道,但其中一道却印象深刻。

拉米娅丝瞬间脸色微微一变,“我没什么意思,就打个比方……您放心。”

见没有了动静,拉米娅丝这会暗自松了口气……那位女仆小姐大概只是随便警告了一些而已。只不过……除了那位恐怖的女仆小姐之外,另外一道的冷哼声又从何而来。

她也是女人啊。

这两道冷哼的语气,分明是一模一样的!

也就是说,除了那个可怕的女仆小姐之外,还有另外一个?

Emmmm……

拉米娅丝忽然强行打断了自己的猜想,她觉得自己知道得太多的话……

只是她说得小声,也没有什么人听见……见真的没有了下文,拉米娅丝才缓缓地吁了口气,却发现沃尔夫冈此时已经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了。

“这家伙……”

拉米娅丝不禁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她总感觉这个神秘的家伙,根本没有使尽全力,像是在玩似的。

……

……

看台底下的通道之中,沃尔夫冈轻哼着什么……他此时正靠在了墙上,手上是一些稿纸,还有铅笔。

他正在谱写着什么,似乎是灵感来了。

“沃尔夫冈。”

冷不丁地,一道冷漠的声音在黑暗之中响起。

沃尔夫冈却头也不抬道:“我灵感来了,别打扰我……我之前发了信号你们都不来,现在来了也没用,我没空管你们。”

“我们是带着【阿基米德】王座的任务而来……”那声音继续说道。

“那是你们的【王座】,跟我没有关系。”沃尔夫冈淡然道:“你们有什么任务,也和我没有关系。只不过基于超脱者互助的原则,我有难的时候你们选择性不来,你们有难的时候我也可以选择性不帮。”

“我们当时在禁绝之城!”那声音冷哼道:“这个子世界没有想象之中的简单!”

沃尔夫冈却像是没听见似的,仰起头似想着什么,很快便又低下头在稿纸之上飞快地写着什么。

黑暗中的人影悄悄消失了不见。

沃尔夫冈此时才停下了笔来,若有所思地看向了暗处,嘀咕道:“看来是真的折损了一个了,不然这么高傲的性子也不会找我……果然这个子世界,大有问题。”

确实大有问题。

从他被宋先生禁锢了开始,到后来碰到法雷尔,接着一场一场的挑战赛看了下来,他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这个子世界的巅峰上限……太高了!”

……

……

趁着没有人上台挑战,拉米娅丝直接划了两个对手出来,轻松获胜之下,拿着三颗珠子离开了演武台。

如今,散落在中低档次超凡团体手中的珠子,已经越来越少了——可以选择出手抢夺的对象自然也在不断的变少。

挑战赛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珠子基本上都已经流入了那些势力强大的超凡团体当中。

大浪淘沙……从早上到下午,大半天的时间,如今只剩下堪称金子的各大代表团。

神州,依然还是获得珠子最多的地区。

日后超凡协会地盘以及话语权的划分,此时已经能够看出了一些雏形……接下来的,恐怕就是已经获得了话语权的超凡们,如果扩大己身话语权的战争了。

……

“拉米娅丝大人,我们真的只要三颗珠子吗?”

“除了我,你们谁还能再多拿一颗回来的,我没有意见。”

“对不起,是我们没用……”

“北美大陆这边,有话语权就行了……反正也就只有一个【黑暗修会】,不是吗?”拉米娅丝轻笑了声道:“有地盘就行。”

“说的也是……”

……

“史特拉!下来受死!”

冷不丁地,在沉默了许久的大会会场之中,一道暴怒的声音骤然响起。

只见一道火焰的大桥瞬间从看台之中生成,一路延伸到了演武台之上……而着火焰长桥之上走着的,赫然就是赤炎塔主。

众人不禁寻声看向了那位最强的嘴炮王者史特拉神父——这一场,神州管理局再也没有理由劝架,或者拉开这二人了。

只见史特拉神父此时直接冷哼了一声,拿着他那根物理学圣剑,直接跳入了演武台当中,“赤炎缩头龟,你敢不敢和我赌老婆!你输了,输老婆给我!”

“你他妈的哪里来的老婆!”赤炎塔主走下了火桥,双眼也再喷发着猩红的烈焰。

史特拉神父瞬间哼哼说道:“谁说我没有!”

说着,史特拉神父直接扯开了自己的衣襟,只见打底的薄衫上,赫然印了一个笑容甜美的女人图像!

“看!”史特拉神父此时指着衣服上的大图,冷笑道:“我老婆!十元!”

“你他妈的……”

……

看台上,拉维妮雅修女已气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