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章 高尚之人

第四章 高尚之人

蔷薇公馆是一座十字形结构的建筑,直接对应了十字架的型状……路还是很好走的。

“这里就是其中一间受害者入住过的房间。”一扇紧锁的房门之前,克丽丽带着一丝犹豫说道:“先生,我最多只能带你来到这里。房间外边的锁是老板亲自锁上的,只有老板才有要锁。另外的那些房间都是一样的。”

洛邱问:“出事了之后就被公馆的老板锁上了吗。”

克丽丽道:“自从治安厅的老爷来调查,最后让我们停业整顿之后,老板就将这几个房间都锁上了。”

“刚好是十字架的四角呢。”洛老板忽然说道。

克丽丽怔了怔,旋即反应了过来。

这位先生看的是挂在走廊上的一副蔷薇公馆的风景照片,是从正上方拍摄的,“是的……当时治安厅的老爷爷也发现了。这次神眷登记掉落的住客正好是四个人,他们入住的房间也正好是公馆的四角落。所以治安厅的老爷才会说有些古怪,但具体也没能调查出来什么。”

洛老板点了点头,旋即看向了女仆小姐,“你觉得怎样?”

只见女仆小姐摇摇头道:“单纯在门外看的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如此说着,女仆小姐却忽然看向了克丽丽道:“你手头上,还有那几个受害者的资料,或者联系方式之类吗。”

克丽丽疑惑且带着一丝警惕道:“小姐,您…想要做什么?”

女仆小姐淡然道:“只是好奇而已。自由之城虽然相对于其它的七都来说风气要更开放一些,但也是没有出现过神眷等级掉落的事情……至少,或许能够从受害者的身上了解到一些具体的情况。”

“住客的资料我们不能随便泄漏的。”克丽丽摇摇头道:“再说,调查的事情还是交给治安厅的老爷们吧……先生,小姐,这几个房间老板说了,尽量不要让人靠近的,你们还是快些跟我离开吧。或者…或者我现在给你们安排别的房间入住。至于食物和用电的问题……”

女佣小姐克丽丽此时一副要牺牲什么似的模样,咬咬牙道:“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洛老板此时却淡然道:“我们的同伴回来了,你也先吃点东西吧,不要天勉强自己。”

爬楼梯的时候,饥饿无力的克丽丽,几乎一路扶墙。

……

“刚开始的话,先喝一小口,等十分钟左右,要是胃部能适应得了的话,才考虑再多吃一些。”洛老板给克丽丽直接开了一瓶牛奶,“你需要一个缓冲的时间。”

道理是知道的,但是身体却更加的老实。

克丽丽直接不客气地一口气喝了半瓶,嘴唇上还残留着浅白色的液体残留的痕迹……是瓶口的小圆印。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露出了满足的神情,随后又拿起了一块新鲜出炉的面包,撕了很小的一块放入口中。

“活过来了。”克丽丽缓缓吁了口气,“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本来应该是我招待作为住客的你们才对,结果还要作为客人的你们为我准备食物。”

“不要在意。”南小楠此时想要把天直接聊死似的,开口道:“就算是在路上看到快饿死的流浪猫,我也会给吃的。”

公馆的女佣只得尴尬地顾左右而言他,“我…我去给你们倒些水来吧,烧好的开水还是有的。”

“对了,我们来了也有段时间了,这公馆的老板好像还没见到。你们的老板今日不在吗。”洛老板此时微微一笑道。

克丽丽道:“老板今天到码头那边去了,说是看能够钓些鱼回来……老板这几天都在尝试钓鱼。”

南小楠此时却皱了皱眉头道:“你们不是可以祈祷产生愿力吗?再不济也可以通过愿力来购买一些物资……不至于让自己饿成这个样子吧?”

正在斟水的克丽丽动作顿时一僵,甚至茶壶一下子没能拿稳,摔到了地上,她连忙说道:“对不起,我去拿点清洁工具回来。”

……

……

见这女佣快步走出,南小楠摇了摇头。

她随后压低了声音看着洛老板与女仆小姐道:“老板,我刚出去买面包的时候,打听了一下关于这间蔷薇公馆的事情。我大概知道这里一点生意也没有的原因了。”

“克丽丽小姐也和我们说过了。”洛老板随意道。

“欸?”南小楠怔了怔,下意识道:“她…她怎么会说的?老板,难道你故意让我去买食物,不是为了打听这件事情的嘛?”

“为什么要到外边去打听。”洛老板却反而好奇问道:“难道不是应该当事人会比外人更清楚事件的中心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南小楠揉着额前的一缕刘海道:“但考虑到当事人并不会如实相告的情况,外边所能够收集的情报或许会更客观一些……当然,还要排除掉一些不尽实的猜想。哦……老板,我并没有说这样不好的意思。”

女仆小姐的微笑凝视来了……南小楠顿时心中一个咯噔。

“你考虑的方向也没有错。”洛老板摇摇头道:“不过我也没有让你去打听的意思……只是你能够自己有自己的想法,终究是一件好事。”

南小楠凌乱了。

听老板的意思,是想要自己做一个有自己想法的员工。

但女仆小姐似乎希望自己单纯做一个听话的孩子就可以了?

自己才刚刚入职啊,就要夹在了老板和未来老板娘的中间,前后受击,这么艰难的嘛……

“对了,我还发现了一件事情。”南小楠此时只好话锋一转,说起了自己在面包店结账时候的疑惑。

“你疑惑的东西叫做天命系统。”女仆小姐淡然道:“是圣光国度的居民,在诞生的时候,就会伴随而出现的一个系统。它纪录了各人所有成长的资料,相当于是一个内置在人身体之中的个人终端。”

“类似游戏的【我的界面】之类的东西?”南小楠稍稍有些惊讶地说道。

“可以这样理解。”女仆小姐点点头:“不过唯独自己才能够看到自己的天命,外人是没有办法通过普通的方式来分辨的。”

南小楠下意识道:“那有没有诞生的时候就没有出现天命系统的圣光国度人?”

“当然有。”女仆小姐随意道:“这个公馆的女佣就是了……另外,如果没有天命的人,是没有办法通过祈祷来获得愿力的。”

“难怪她刚才那么慌张……”南小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既然无法通过祈祷获得愿力,那么克丽丽会饿成这个样子,也就能够解释的通了……嗯?这么说来,这家公馆的老板,莫非也是一个没有天命的家伙?”

女仆小姐此时却道:“在圣光国度,一旦被发现是没有天命的人,就会被定义成为【渎神者】,这是很重的罪孽,几乎没有赦免的可能……即便是在相对比较开放的【自由之都】,【渎神者】也一样会被送上火刑架。”

所以这个自由之城的法律,就那么喜欢人肉串烧嘛……

“咦?不对啊?”南小楠此时愕然道:“如果公馆的老板和克丽丽都是没有天命的人,那么他们从前是通过什么手段和顾客进行结算的……哦,对了,这种水晶卡?”

“水晶卡是更高级的祈并者才能造出的东西。”女仆小姐此时忽然笑了笑道:“你知道这种水晶卡是怎么制造的吗。”

南小楠摇了摇头。

女仆小姐笑了笑道:“当一个祈并者死亡之后,他的天命就会在一瞬间凝结,变成类似的水晶卡。而那些还未来得及用掉的愿力就会存入水晶卡之中……别人,可以通过水晶卡来使用这部分留下来的愿力。”

“这么说来,只要拥有水晶卡之类的……”南小楠想了想道:“那么只要小心一点不暴露的话,还是能够隐藏自己没有天命的事情。但这种方法,不适合长期在一个地方使用吧?先不说这种水晶卡是否具有大量流通的数量,就说一个人如果长期都只是用愿力水晶卡来结算的话,只要稍微注意,恐怕都不难发现对方是【渎神者】这一点吧?这家公馆,貌似已经开了很久……治安厅的人,怎么可能一直都没有察觉?难道说,这家公馆背后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公馆的女佣克丽丽此时拿着抹布与水桶回来了……南小楠不得不停止的话题。

就在此时,蔷薇公馆大堂门前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摇铃的声音……只见一名有着棕红色长发,身穿着蓝白色礼服的青年,缓缓地走了进来。

青年第一眼看到了克丽丽,直接便道:“阿萨谢斯先生在吗,校园长要参加圣人的私人晚宴,所以差我来这里要一束白蔷薇。”

“利瓦尔先生!”只见克丽丽此时惊叫了一声……是那种仿佛得救了似的惊喜之声,“老板他去码头了,还没有回来!”

……

……

名为利瓦尔的青年,这之后发现了公馆的大堂原来还有别人……他略微皱起眉头,打量了一眼之后,才又看着克丽丽道:“这是今日的住客?”

只见克丽丽此时飞快地走到了利瓦尔的身边,将他拉到了一旁,悄悄说道:“是看到了旅游指南从外地来的客人…不是很清楚公馆的事情。”

“虽然公馆已经有了可以重新营业的批文,但你应该如实告诉他们。”利瓦尔淡然道:“故意隐瞒也是欺骗,我不是圣城治安厅的人,所以无权对你执法……但作为圣城的公民,我有义务检举你这种说谎的行为,即使你是蔷薇公馆的仆人,也不能例外。”

“不是的啦,利瓦尔先生。”克丽丽又急又惊道:“我已经告诉过他们最近发生的事情了……只是这几个客人似乎很感兴趣,所以还是决定要住下来了。我真的没有故意隐瞒的,你可千万不要去检举我。”

青年利瓦尔淡然道:“晚上的宴会比较赶,我还要将东西送回去学院,你先去给我准备好白蔷薇吧。”

说着,青年从衣服之中取出了一张紫色的卡片,“这是蔷薇花的费用,和往常一样。”

克丽丽飞快地将紫色的卡牌收好,神色似乎轻松了许多,“利瓦尔先生,您稍等,我马上给您准备东西。”

“去吧。”利瓦尔淡然道:“不用招呼我了,我自己呆一会就好。”

克丽丽又出门了。

南小楠还是注意到了这名叫作利瓦尔的青年所悄悄拿出来的东西……紫色的卡片,并不是水晶卡?

就在此时,女仆小姐的声音却冷不丁地响了起来,“圣人的私人晚宴,不知道会招待些什么人。”

……

利瓦尔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在柜台前等待的他,此时不禁往声音的来源看去。

是那三个住客的其中一个,他刚开始没有太过在意,这时候仔细一打量,发现自己似乎有些看不清楚对方的模样。

他脑中甚至只有很模糊的一个印象。

问话的是一名女性……除此之外,这女性的模样他竟然无法形容。

“能够获得圣人邀请的,自然是对圣城有莫大贡献的人,以及圣人所喜爱的人。”利瓦尔此时淡然说道。

“什么样的人,才会让圣人钟爱喜欢。”女仆小姐微笑着继续问道。

“心灵纯洁高尚之人,自然会获得圣人的钟爱。”利瓦尔目无表情道。

女仆小姐笑道:“这么说的话,也不需要什么身份之类的……只要是心灵高尚的,都能够得到圣人的钟爱对吗?那么说来,要看到这位圣人的话,看来并不是很难。”

“你们想要面见圣人?”利瓦尔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经。

他再次仔细地打量着这三名住客……发现不关是这个说完的女人,还是旁边的青年,他都无法在脑中留存清晰的印象。

只有剩下的那名短发瘦弱的女人,能够看得清楚。

“有问题吗。”女仆小姐淡然道。

“没问题。”利瓦尔摇了摇头:“只要是心灵高尚的人,靠近圣人的时候,圣人自然会感觉得到,圣人也会因此而召见,你们要想要见的话,可以去自由广场走走。圣人的居所能够俯瞰自由广场,圣人的目光或许也能落在你们的身上。”

“得到很有用的信息了呢。”女仆小姐此时微微一笑道:“感谢你,这位先生。”

“不客气。”利瓦尔淡然说道:“只不过要去之前,你们要想好……如果是带着某种不洁的目的而接近的话,同样也会被圣人所感应。圣人是很钟爱心灵高尚的人没错,但同样的,圣人也很讨厌心灵污秽之人。”

“哦?”女仆小姐眯起了眼睛,“这位先生,你是说我的心灵不够高尚呢……还是说,我身边的这位,不足够高尚呢。”

利瓦尔稍稍脸色一变。

南小楠则是眨了眨眼睛。

这未来老板娘怎么回事,感觉和平时的行事风格大相庭径啊……这是不是摆明了老娘我就是要主动找茬的意思?

就在此时,利瓦尔脸色再一次一变。

他竟然惊恐地发现,自己内心诞生了一丝恐惧……甚至在这股恐惧的推动之下,他的祈并者等级竟然有了下坠的趋势!

神眷之上……祈并者,一样拥有等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