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章 责令

第七章 责令

七都之中,都有类似圣人的存在,它们都是什么的孩子……除了【玛丽亚】之外,但【玛丽亚】城的那位,是曾经诞下圣子的那位。

七都之中,目前只有【玛丽亚】城的那位以及【圣人之都】的圣人,是常驻在七都之中的,两都的居民,也因此能够时常沐浴在伟大的光辉之中。

似乎是因为这个原因,【圣人之都】每年能够晋升成为神眷者的人数是七都之中最多的……而【玛利亚】城则是每年单身祈并者数量最多的地方。

虽然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世界态度,七都之间都是友好互助的关系,但【圣人之都】的城主杜兰德先生每次参与七都的联合会议的时候,腰板总是能挺直一些。

晚宴的餐桌上,校园长卢迪克先生微笑着看着城主大人这样说道,“听说久坐容易得腰间盘疾病,杜兰德大人平时要多加注意,经常活动活动身体才好。”

杜兰德举杯致意,“多谢卢迪克大人的关心,不过我腰骨暂时还好。”

餐桌上都是圣城之中最有头有面的来宾了,如果不是圣人的晚宴,恐怕在场也就再没有人能够一下子将这些人汇集在一起。

毕竟除了商政界的人之外,这次还有一些大学者。

这其中的几位,是出了名穷尽心思在做学问,两耳不闻窗外事,同时还是号称最虔诚的祈并者,却又过着苦修士一般的生活,估计除了圣人以外,还真是没谁能够请动。

餐桌之上,这几位就坐在了餐桌的最末位置,也不与人交谈……但显然他们的地位并不低,因为其余的宾客都生怕说话声音太大,会骚扰到这几位而故意将声音压低。

如果说城主杜兰德先生是最有希望在未来成就祈并者之上的【圣徒】的话,那么这几乎其实可以说是行走的准【圣徒】了……不,如果不是因为圣光国度每次赐予【圣徒】的名额都是有限,并且还要七都分配的话,他们恐怕就是【圣徒】了。

就在此时,餐桌末座处的其中一名衣着简朴的老者忽然免面无表情地开声说道:“杜兰德先生,我最近听闻了一则关于神眷者等级掉落的传闻,不知可有此事?”

餐桌上的气氛,忽然间有了诡异的变化,众人甚至停止了交谈,纷纷看向了杜兰德城主。

城主脸上和煦的笑容就像是被风扰乱的烛光似的,猛一阵的摇曳之后很快就又恢复如常,杜兰德城主微笑着应道:“确实有这件事情,而且并非传闻。目前几个受害人正在治安厅安排的疗养院之中,接受观察与治疗……多谢加尔文先生的关心。”

这老者…加尔文先生点了点头,旋即又道:“既然发生了神眷等级的掉落,不管事情的原委是什么,其本人也难逃其咎。内心真正虔诚之人不会堕落,城主大人,这几个人虽说是受害者,但也未尝不是因为他们自身信仰不坚定的关系……或许,他们的信仰甚至出了问题。”

信仰出了问题,就是大问题,而是整个圣光国度最大的问题。

众人脸色微变。

但只有如加尔文这类苦修士才敢在公众场所,甚至是圣人的居所之中,指出这种涉及整个圣光国度根基的尖锐问题。

“来了来了,这几个老家伙做了我最想要做的事情,利瓦尔啊,今晚的宴会看来不会无聊了。”卢迪克校长这会儿偏头向自己的秘书低声笑道。

除了白眼之外,利瓦尔先生还是给了白眼。

城主这会儿正在沉思,但很快便微微一笑道:“我想这几位受害者信仰应该没有出什么问题,毕竟虽然掉落了等级,但是他们依然还是神眷者,依然能够通过祈祷获得愿力。试问信仰出现了问题的人,怎能够躲开圣人的感应?信仰是很坚固的,但同时也是很脆弱的,一旦我们自身产生了怀疑,哪怕只是一丝也好,信仰也会崩塌。加尔文先生,您说是吗。”

“嗯。”老者加尔文微微点头,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如果没有出问题那就好,你是城主,我姑且相信你的话,毕竟如果你的话也出问题了,那么【自由之城】恐怕也会出大问题。”

这老家伙说话带针的!

卢迪克校长一双眼睛都快要笑的成了月牙儿似的,差点就真的要笑出声来。

他就喜欢看城主吃这种亏——但这种吃亏的情况是很难能够碰到。毕竟杜兰德是城主,是代替圣人行使圣城管理权限的家伙,位高权重

“我当引以为戒。”城主杜兰德此时肃穆道:“必定谨记加尔文大人的教诲。”

老者加尔文此时却忽然站起了身来,“圣人,来了。”

众人纷纷瞬间整理了一下,连忙起身相迎。

……

圣人这样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纱裙,静谧之中透露着一丝丝的神秘……似乎还带着一点妩媚之色。

只是众人不甘去直视圣,微微低头。

“抱歉,路过长廊的时候被窗外的夜景吸引住了脚步,所以来迟了一些。”圣人微笑着道:“圣城能有今天的繁荣,都是各位的功劳。”

众人连忙谦称这都是因为在圣人的指引之下。

“我来之前,各位好像在讨论什么话题。”圣人含笑道:“不知道是怎样的话题,能让诸位如此关注。”

众人两两双望,最终还是将目光投向了抗下了所有的城主大人。

杜兰德城主渐渐失去了笑容,略微一定神之后,便打算说一说前因后果。

此时加尔文老者却已经直接开口说道:“回圣人的话,方才是老朽在询问城主大人关于早前时间发生的几起神眷者等级掉落的事情。”

“哦?这样啊。”圣人毫无变化地点点头,旋即看向了城主杜兰德,“这件事情,我也有所耳闻。只不过…杜兰德,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吗,找到原因了没有。”

“暂时…还没。”杜兰德城主摇了摇头:“几位受害者我们已经仔细调查过了,但未能从他们的身上找到可疑的地方。”

“出事的地方,也调查过了吗。”圣人冷不丁问道。

杜兰德先生嘴巴微微一张……他回视着餐桌后的众宾客,发现他们大多数都有着如自己一般的诧异之色。

但圣人的问话不能不回答。

杜兰德城主只好硬着头皮道:“关于出事的地方…那个地方,治安厅已经派人调查过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为什么不提出事地点的名字。”圣人淡然说道:“那是不能提起的地方吗。”

卢迪克校长此时却一皱眉头,颇有些同情地向杜兰德看去。

只见杜兰德犹犹豫豫,但最终还是咬咬牙道:“出事的那家【蔷薇公馆】,我已经责令让其停业整顿了。”

“嗯,确实是要整顿的。”圣人却意义不明地点了点头,旋即又冷不丁说道:“说起来,我也很久没有去过【蔷薇公馆】了,不知道那里的蔷薇花开得怎样,是否如往日一样的灿烂……卢迪克,谢谢你今晚特意带来的蔷薇,我很喜欢。”

卢迪克校长连忙一手贴胸站了起来,“圣人能够喜欢,就是我的荣幸。”

圣人此时又道:“只不过,只是停业整顿,恐怕不能消除民众的担忧。信仰如果出了问题,那就是很大的问题。信仰是一切的基础,在我的圣城之中,是不允许存在动摇根基的异端的……关于【蔷薇公馆】的事情,不知道在做的各位,有什么好的办法?”

他们突然摸不清楚圣人的态度了。

在场的都是知道许多历史的有牌面的人了,怎会不知道圣人与【蔷薇公馆】的关系?但这么多年来,圣人似乎都没有管【蔷薇公馆】的意思,怎么突然今天……

“怎么都不说话了?”圣人此时微微一笑道:“我既然询问你等,是想要听到答案的,不用有什么顾虑的地方,更加不用顾虑……我。”

卢迪克校长索性直接朝着杜兰德城主看去,

加尔文老者以及另外几名老学者也直接朝杜兰德城主看去。

众人也纷纷朝着杜兰德城主看去。

杜兰德城主只能低头看着自己……为什么又是我?

杜兰德城主仔细思考着圣人这数百年来对于【蔷薇公馆】越发冷漠的态度,甚至数百年都未曾前往的事情,把心一横道:“我以为,想要消除民众的不安,最好的办法就是动用圣光,对【蔷薇公馆】进行一次彻底的净化。在圣光的净化之下,一切的怪异都将无所遁形,一切的祸端也终将湮灭,如此一来,民众自然就能安心。”

“哦?杜兰德,你打算动用圣光净化?”圣人神色看不出喜怒。

但众人却异常紧张地看着这一幕……他们自然知道圣光净化意味着什么。

那是从圣城的圣人雕像双眼射出的圣光,圣光净化之下,一切尽数湮灭……也就意味着,【蔷薇公馆】的邪异定然会消失,但同时【蔷薇公馆】恐怕也会夷为平地,灰飞烟灭。

“是的。”杜兰德咬咬牙道:“既然要消除民众的担忧,要做就要做彻底一些,我私以为永绝后患才是应有的态度。”

“杜兰德大人,那些受害者不过是神眷等级掉落,并非失去了信仰。”卢迪克校长此时不得不皱眉道:“尚且不能证明堕落的存在,就随意动用圣光净化,是否有些不妥……这对于那位阿萨谢斯·达克先生,恐怕也有些不公平吧。”

达克这个姓氏就好像是高悬在杜兰德城主头顶上的利剑一样……城主大人此时的脸色更难看了一些。

他怎么不知道【达克】这个姓氏?

那是圣人从前的姓氏。

杜兰德城主只好叹了口气道:“公馆出了怪异,作为公馆主人的阿萨谢斯难辞其咎……”

城主大人此时悄悄地看了眼圣人,见圣人神色如常,便直接说道:“而且,作为【圣人之父】的后裔,既然公馆出现了这种恐怕会涉及信仰根基的问题,更加应该挺身而出的才对。对【蔷薇公馆】净化,我私以为是势在必行的。而且,我认为【蔷薇公馆】存在的是它的精神,而不是形式以及物质上的存在,只要【达克】之名还在,只要继承了【达克】意志的阿萨谢斯还在,他就可以在别的地方,重建新的【蔷薇公馆】……当然,市政府也一定会给予他重建上的帮助。”

神他娘的【蔷薇公馆】存在的是精神,而不是物质上的存在……卢迪克校长顿时白眼一番,阴阳怪气道:“我觉得市政府也应该是精神上的传承,而不是制度上的制霸?”

“卢迪克大人!注意您的言辞!”杜兰德城主低声呵斥道:“圣人当前!”

“我有罪,我忏悔!”卢迪克校长此时直接说道:“我现在就祷告,Amen!”

校长说着就双手合十,坐了下去,闭上眼睛了。

“圣人,可否听我一言?”加尔文老者此时忽然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看着主席上的圣人。

“请说。”圣人微笑着看来。

加尔文道:“怪异既然是发生在【蔷薇公馆】,公馆的主人阿萨谢斯正如杜兰德大人所说,难辞其咎。不过我想阿萨谢斯也是一位虔诚之人,他也定然不希望看见这种怪异的出现……我们不如,责令让阿萨谢斯限期内找到问题的根源?”

“如果限期内无法解决呢。”圣人依然微笑着问道。

加尔文无悲无喜道:“那就如城主所说的那样,净化公馆,永绝后患。”

圣人此时却看相了卢迪克校长,淡然道:“卢迪克,你以为如何?”

卢迪克此时睁开了双眼,肃穆道:“任凭圣人指引。”

圣人点点头,“那就按照加尔文的说法去做吧,杜兰德,责令阿萨谢斯限期内找到问题的根源……就一周的时间吧。好了,说了这么久,大家应该也饿了,【伊甸】那边给我送了些当季的果蔬过来,大家尝尝味道吧。”

晚宴,这才正式开始。

……

……

【自由之城】的圣人雕像之上,肩膀的位置,一道小小的身影此时正坐在了雕像的肩膀上,荡漾着双脚。

脸蛋鼓鼓的,是张精致的瓷娃娃脸……它正在看着【自由之城】的风景。

忽然,它若有所思地抬起了头来,只见【自由之城】的上空出,突然出现了三道微弱的光影。

它仿佛受惊了似的,一下子就从圣人雕像的肩膀处纵身跳下……跳下的瞬间,不知道在那个位置开始,这道小小的身影却消失不见了。

夜空上的三道光影渐渐暗淡。

圣人雕像广场之中,此时落下了三道人影……白衣青年,还有一男一女的两名跟随者。

“嗯?”

只见白衣青年此时若有所思地抬头看了眼高耸的圣人雕像。

“大人,是否有什么问题?”那名女性跟随者此时不禁低声问道。

白衣青年却是摇了摇头,淡然道:“没什么……走吧,去见见那个所谓的圣人。”

##############

PS1:感谢【念两句诗】的累计萌主,奉茶,揉肩,全套。

PS2:照旧。

PS3:(0/1)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