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六章 你好像在想什么危险的事情

第十六章 你好像在想什么危险的事情

诊所的名字很简单,就叫做【汉克的诊所】。

圣城的医疗体系其实十分发达的,基本上生老病死都有市政厅在支持者,所以并不会出现看不起病这样的事情。

但这并不是说小诊所就没有生存的土壤。

它方便啊,楼下走几步路就能到了,而且就算是私人诊所也是纳入医疗保障体系的,所以说只是简单地看个感冒之类的小病,小诊所它不香吗?

香!

所以【汉克的诊所】才刚开门,前来挂号的病人并不少,但大部分都是附近的居民,其中又以老人和小孩居多。

“这个汉克医生,看起来很受欢迎的样子。”

诊所的门前,白衣青年与两名高级天使正在打量……很快,白衣青年便直接走入了诊所之中。

“三位,看病吗?请先挂个号。”前台的小护士此时微笑着说道。

白衣青年似未听见似的,径直走入,前台的小护士正要出言阻止,但跟随白衣青年而来的那位女性天使则是走前了一步,在小护士的面前伸出了手掌,淡然道:“我们可以进去。”

“是的,你们可以进去……”小护士失神地从重复着女性天使的说话,随后缓缓地坐了下去。

……

“你们是?下一个病号吗?对不起,我这个病人还没有看完,能请你们到外边稍等片刻吗?”

汉克医生诧异地看着推门而入的三人。

此时他正在为一名小孩看着发热的症状,而小孩的母亲此时也惊讶地看着直接推门而入的三个家伙。

朗度天使此时直接出手,让那母亲带着孩子默默地走到了一边站着……这个孩子以及孩子的母亲,瞬间便如同雕像似的,一动不动。

“你…你们是什么人?!”汉克医生顿时大惊失色,这瞬间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诡异了。

只见白衣青年此时在汉克医生的面前拉开了椅子坐下,目光有如利剑,看得汉克医生脸色霎时苍白。

“这个人,你认识?”白衣青年直接摊开了手掌。

他的掌心之中,顿时出现了一个小人的虚影……这小人的虚影,赫然是那名自燃死亡的醉汉的模样。

“我…我不认识……”汉克医生深呼吸着,看起来还算是镇定的模样。

白衣青年淡然道:“这个人不久之前刚刚去世了,死因是身体突然自燃,最后尸体便成了一具焦炭。”

“怎会这样?”汉克医生异常惊讶地张了张口,旋即又摇摇头:“所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女性天使道:“这个人死亡之前,在你这里看过病,并且服用了一种你所开处的药……一种能让人幸福的药。汉克医生,你有印象了吗?”

“开什么玩笑?”汉克医生摇摇头,“怎么可能有那样的药?”

女性天使淡然道:“我们需要答案,如果你能够坦白的话自然是最好的,否则我们只能打开你的天命系统,看看你的日常日志纪录了。”

“什么?!”汉克医生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这三人,“你们以为,你们是【圣人】吗?”

“不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白衣青年淡然说道。

那女性天使直接应了一声,随后便走到了汉克医生的面前,伸手按住了汉克的额头。

瞬间,在汉克医生无比惊恐的目光之下,他的天命系统不受控制地打开了……甚至于记录着他日常一切的日志,此时也不受控制地在人前打开。

“你们不能这样做!这是我最私隐的事情!我没有犯罪,更没有被定罪,你们没有权力这样做!!”

日志,纪录着圣光国度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的一切。

不仅仅是他所经历的事情,甚至于他内心的想法,都好毫无保留地纪录在日志当中……日志,可以说是最真实的个人。

“你们不能这样做……你们不能——!!”

“安静。”

“你们……不能……不……”

汉克医生的目光渐渐失去了神采,最终瘫坐在了椅子之上……女性天使此时直接在汉克医生打开了的天命系统上伸手一抓。

她抓出来了一本银白色的书,随后恭敬地双手送到了白衣青年的面前。

白衣青年随意地挥了挥手,女性天使与男性天使朗度,便点点头,直接走出了汉克医生的办公室。

诊所这里会还有不少人,这两名天使显然是去着手处理了……比如说,诊所今日休息一天。

汉克医生的办公室之中,白衣青年翻开了记录着汉克医生一切的日志。

他似乎心有所感般,直接从中间翻开。

白衣青年低头看了一眼,眉头瞬间便皱了起来。

因为他在这一页的日志上,第一眼就看见了记录着汉克医生心理活动的一句话。

——主,在什么地方?

……

……

……

……

这里应该是村子用来议事的地方。

屋子之中,探索组的三人与村庄的几名代表,此时正围着一张桌子坐着……那位带着探索组三人进村的少女,此时则是安静地坐在了靠墙的椅子上,正低头看着一本翻得有些破损的旧书。

“…这么说来,三位目前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寻回你们的杜兰德老爷,对吗?”

说话的是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身份是村长,名字叫查里斯。

“确实是这样的,村长。”阿萨谢斯先生作为三人组中最年长的一位,此时直接带头交谈了起来,“另外我们还有几名女眷,以及两位伤者,目前正在林子的另一边扎营。实在很幸运,能够在这里看到聚集地。”

“你们运气确实不错。”查里斯村长点了点头,“但也可以说是不幸的,因为我们这里四周都被勃艮第人的领土所包围,可以说是孤立无援。你们逃到这里,迟早也会被勃艮第人发发现。”

阿萨谢斯先生皱了皱眉头,他暂时还不清楚这个村庄与所谓的勃艮第人之间的关系——但应该敌对的关系没错的,否则少女不会让他们以被勃艮第人袭击作为突破口,寻求村子的帮助。

但听这位查里斯村长的口吻,似乎对于勃艮第人同样十分的忌惮,甚至还会担心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阿萨谢斯先生一脸诚恳地道:“如果能够找回杜兰德老爷,我们会感激你们的。”

村庄的几名代表此时纷纷看向了查里斯村长,似乎是等他的意见。

“这件事情并不简单。”查里斯村长想了想道:“一时半会,我也无法答应你们什么。我们村庄的规矩是入夜之后,就不能够外出行动的,现在距离入夜也没有多少时间了,所以想要发动村民找人的话,最快也需要等到明日一早。”

利瓦尔却忽然道:“村长,我们的杜兰德老爷现在生死未卜,多在外边逗留一个晚上,就多了一份危险。”

“很抱歉,这个规矩是一直流传下来的。”查里斯村长摇头道:“即使我想要帮你们,但是也无法找到愿意在夜里出行的村民……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希望你们能够谅解我们的难处。”

阿萨谢斯道:“那么,我想把营地的几名女眷和伤员也接来这里,可以吗?”

查里斯村长道:“这倒是没问题,只不过等你们回到营地,恐怕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你们或许可以等明日一早再来。真的,我并不建议你们在夜里赶路。”

利瓦尔想了想道:“我们希望能够带回去一些食物,不知道你们这里用什么作为交易的货币?”

村长道:“一些口粮而已,给了就给了,用不着买。我们这里虽然偏远,但食物还算充足,回头我让人给你们带上一些食物吧。”

“实在是感激不尽。”利瓦尔点点头。

让人意外的是,对于探索组三人的身份问题,包括这位村长在内的村庄代表,似乎并没有过多的怀疑。

短暂的交流之后,村长便以还有事情要处理为由离开了,另外几名代表则也各有需要处理的事情,也一并离开。

只剩下其中一个村庄的代表,是还留下来的。

“你们,应该不是在溪流那边碰到让娜的吧。”留下来的这名村庄的代表此时忽然说道。

阿萨谢斯先生下意识地看向了那安静地坐在角落看书的少女,发现少女此时正抬头看着他,眼中警告的意味颇浓。

“我们确实是在溪边碰到让娜小姐的。”阿萨谢斯先生只好硬着头皮道。

男人此时摇了摇头,“让娜是我的女儿,她说的话,什么时候应该相信,什么时候不应该相信,我还是能够分辨得出来的……我想,你们应该是在森林碰到她的吧?今天打到了什么猎物?”

“野猪……哦,不!”阿萨谢斯先生连忙苦笑了一声。

“野猪啊?”男人此时看向了那角落处的少女,似笑非笑道:“你的技艺,看来是越发娴熟了,真的打算成为一名出色的猎人?”

男人的神情渐渐严肃。

只见少女此时目光似有些无处安放似的,最后飘到了窗外边去,耳根子微红。

果然不愧是父辈的威严啊……阿萨谢斯先生此时心中暗笑,总算是看到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吃瘪的样子。

“其实是让娜小姐救了我们。”洛老板此时冷不丁道:“我和我的同伴在林中被一头野猪追赶,要不是让娜小姐的话,或许我们有人是要负伤的。”

少女闻言抬头,小嘴微微一张看来。

“哦?是这样吗?只不过,你好像在想一些很危险的事情?”男人意味深长地看了洛邱一眼。

洛老板微微一笑以应对。

男人旋即点了点头:“好吧,我姑且相信你们的话……但我暂时还不能相信你们的身份。不只是我,我想你们也应该能够感觉得出来,村长他们,对你们的来历还是有所顾虑的。”

洛老板道:“村长能给我们食物,甚至还允许让我们将同伴带来这里,已经很好了……毕竟我们是来历不明的外来者。”

“这不能怪他的。”男人摇摇头道:“让娜或许没有告诉过你们……我们的村庄,已经遭受过勃艮第人的袭击好几次了,有一次甚至放了一场大火,烧毁了大半的村子。你们一路上过来看到的,很多地方还是后来才重建的。”

利瓦尔不禁诧异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对于我们的到来,你们应该十分防备才对,怎么……”

“已经在防备了。”男人此时微微一笑道:“还没有自我介绍,鄙人雅克·达克,是村庄內负责税收以及防备工作的治安官。”

“什么?”阿萨谢斯此时霍然双手按住了桌子站了起来,瞪大了眼,“你说,你叫…叫什么?!”

“雅克·达克。”男人……雅克·达克此时诧异地看着神色惊动的阿萨谢斯,不禁疑惑了起来:“我的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什么问题。”阿萨谢斯却摇了摇头,心事重重地重新坐了下来。

利瓦尔则是心中一动,“这位雅克先生,请问一下,你们这村子有命名吗?”

“这是栋雷米村,先生。”雅克先生随意说道:“这里太偏远了,你们没有听过也不奇怪……我们这里一直被勃艮第人的领地所包围着,或许就连法兰西的皇室,都忘记了我们的存在,甚至以为我们已经叛变也有可能呢。利瓦尔先生,你脸色看起来并不是很好,是不舒服吗?”

“确实有些,或许太累了。”利瓦尔摇了摇头,“我不要紧,休息一下就好了。”

只是他心内已经泛起了巨浪。

先不说雅克先生提到过的法兰西的皇室……圣光国度那里来的皇室?

可这个村子的名字竟然叫作【栋雷米】村,这就让利瓦尔震撼了……因为他很清楚地记得,旅行家洛就提到过的,在一处神异的遗迹之中得知【圣人】的故乡,就叫作【栋雷米】村!

再来就是……再来就是,让阿萨谢斯失态的事情。

雅克·达克,这赫然就是阿萨谢斯祖上的名字,同时也是那副在蔷薇公馆之中消失的风景画的作者。

等等,那少女的名字,记得她已经自我介绍过的……让娜·达克?

雅克·达克,【圣人】之父……他的女儿,岂不就是?

心中似乎想到了某个天荒夜谈般的可能,利瓦尔不禁深呼吸了一口气,低头在阿萨谢斯的耳边轻声问道:“阿萨谢斯先生,请问您的祖上,除了【圣人】之外,会不会还有别的……孩子?”

“你……”阿萨谢斯此时咽了口口水,“你好像在想一些很危险的事情?”

“你没想?”利瓦尔顿时皱了皱眉头。

阿萨谢斯叹了口气:“我是不敢想!”

“两位,你们在讨论什么?”雅克·达克此时疑惑地看着咬耳朵的阿萨谢斯与利瓦尔。

“没,我们只是在商量,差不多要动身回去营地了。”阿萨谢斯连忙说道:“我们出来的时间太长了,我怕我们的同伴会担心。”

雅克·达克想了想道:“这个确实。只不过你们的营地在外边,夜里恐怕会碰到危险……要不这样吧,我带几个人陪你们回去。今晚就不回来了,等明日一早,再回来吧。”

这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起码对于这个主动接触的雅克·达克,他们可以用一整晚的时间,从对方的身上挖出更多的情报。

问题是,他们应该怎么解释【蔷薇公馆】的事情……那不是扎营就能够扎出来的东西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