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八章 我才不是文盲!

第十八章 我才不是文盲!

黑夜里,一道身影敏捷地跑动着……向着灯火所在的位置——【蔷薇公馆】。

这道身影似乎相当熟悉附近的环境,很快它来到了【蔷薇公馆】的围墙外边,轻松一跃,手掌按在了围墙上,便直接翻入了围墙之中。

落地的时候滚动了几下,卸去了冲击力之后,它很快便站起了身来,随后贴近到了靠近公馆大厅的一处窗户的旁边,悄悄地探头窥视着公馆大厅内的情况。

但很快,这名黑夜之中的行走者,便被公馆大厅内发生的事情所惊动。

此时,那名被斩首的民兵的鲜血已经流出了一个小水泊的程度……大厅之内,勃艮第人的骑兵杀气凌人。

而被围困着的雅克先生一方的众人,则是脸色难看。

……

“我是里昂贝尔,骑兵队队长。”为首的骑士青年青年此时冷笑着道:“很抱歉,从现在开始,各位就是我的俘虏了。”

“该死的勃艮第人!!”

瞬间,两名因为同伴被斩首而神情激动的村中民兵直接就提起了武器,冲向了这名年轻的队长里昂贝尔。

但也几乎是同一时间,入门的骑兵之中也飞快地冲出了两个……在简单的接触之下,骑兵轻松地将两名民兵击倒了在地上。

无论是装备,还是身体条件,民兵显然无法和这种正规的骑兵媲美……被轻松击倒,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看来对于我的宣判,你们当中有人不服从。”骑兵队长里昂贝尔摇了摇头,神色木然道:“或许你们现在还不明白自身的处境。”

“勃艮第人的骑兵,你们想要做什么!”

只见雅克先生此时深呼吸,缓缓走出,将手掌按在了腰间的佩剑之上,脸色铁青地看着一众武装的骑兵。

青年里昂贝尔此时侧头打量了雅克先生一眼,他没有回答雅克先生的问话,反而直接说道:“既然你手中拿着剑,那么我给你一次和我公平对决的机会。只要你能赢过我,我可以放你们离开这个地方。”

南小楠听着,下一刻便讥笑似的道:“放我们离开这个屋子,然后再抓回来,就不算违背承诺了嘛。”

里昂贝尔冷眼看来,却没有反驳,而是再次看向了雅克先生,“拔除你的武器,屋里的主人,像一个战士,面对命运的挑战。”

雅克先生脸色微变,手掌握住了剑柄,手指却不断地松开与收紧。

“先生,不要听他的!我们冲出去!”

“没错!这些勃艮第人的屠夫,一定没有这么好心!我们冲出去,哪怕只有一个能够回到村庄,都要将勃艮第人来了的消息带回去啊!”

“雅克先生!”

“够了!”雅克先生沉声一喝,在众人的目光之下,缓缓地将腰间的佩剑拔出,随后指向了青年里昂贝尔,“勃艮第人的骑士,我接受你的挑战!但愿你能遵守骑士的誓约!”

“今晚看来不会太无聊。”青年轻笑了一声,一挥手便直接道:“拿我的武器来!”

瞬间,他身后的一名骑兵便抱着了一柄双手剑来到了里昂贝尔的面前……双手剑这种重武器,重量惊人,然而这青年里昂贝尔却轻松地单手便举了起来,挥动的瞬间,丝毫不见吃力。

这种惊人的臂力,瞬间让几名民兵脸色惊恐。

雅克先生本身并不是行伍出身,他只是在村庄有些产业,经营着一个农场,纵使学过一些技艺,恐怕也是半路出家的野路子,怎么和里昂贝尔这个轻松将拿起双手大剑的家伙决斗?

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公平的决斗。

“不如,让我来吧。”

就在此时,一道仿佛能让然平静下来的声音,突然之间响起——只是这声音虽然来得突然,却并未让人觉得它的突兀之处。

仿佛是一阵轻微的风,甚至瞬间就让大厅之中剑拔弩张的气氛吹散。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家伙……”阿萨谢斯先生此时嘀咕了一声,随后全部精神都都落在了说话人的身上。

他公馆的住客,那位七都的旅行家:洛先生。

……

……

让南小楠好奇的是,老板居然会主动站出来——就算是要找个人站出来解决这件事情,怎么说也应该是作为新人员工,暂时还没有人权的自己啊?

你这个【不可名状的存在】不要玩啦!

女仆小姐……女仆小姐此时神色如常——南小楠就很佩服女仆小姐的这种从容,认识了这么久了,南小楠发现不管老板要做些什么,这位女仆小姐永远都没有任何的反对。

这种丧心病狂般的盲从,多次让南小楠暗暗咂舌不以……不过反过来,大概唯有像是这位女仆小姐这样,无条件的认同,才能够得到老板的认可?

无条件的顺从……打从心底深处,甚至本能都没有半点的反抗麽?

南小楠自问自己做不到,即使是作为黑魂使者的束缚,即使失去了背叛的可能,但内心的想法却……

就在此时,对于提升而出的这名年轻人,雅克先生先生一怔,随后点了点头:“年轻人,我承认你的勇气,只可惜我们认识的时间太短。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这场决斗应该属于我。”

洛老板却看向了里昂贝尔,“我应该也有反抗的权利,对吗。”

骑兵队长此时冷笑连连,眼神却带着了一些戏谑,“我同样欣赏有勇气的人,更加愿意接受那些敢于向命运发出挑战的人,我甚至欢迎你们两个一起向我发起进攻……给这个勇敢的年轻人一把锋利的剑。”

这位骑兵队长相当的高傲自信,但对于治下恐怕也有着相当的震慑力——瞬间,就有一名骑兵将自己的武器抽出,直接扔到了洛老板的脚下。

“其实我用这把剑就够了。”洛老板此时却摇了摇头。

他伸手按在了雅克先生握剑的手背上,雅克先生顿时惊动,“你有勇气是好事,但你不应该勉强自……”

他看到了洛邱的双眼,到了嘴唇边的话瞬间就吞了回去。

就再这双平静的目光的注视之下,雅克先生任由着对方将剑拿走。

雅克先生此时一咬牙,便在洛老板的身边沉声说道:“年轻人,你是个勇敢的家伙!你一定要活下来,如果你能够战胜这个骑士的话,我甚至愿意将我的女儿嫁给你!”

洛老板闻言,微微一笑……他目光却看向了一旁的女仆小姐,然后给予了回应:“我想,因为这句话,我就有出手的理由了……这真是一个对我来说,最贵重的承诺。”

雅克先生没听出来有什么问题。

毕竟他要嫁出自己的女儿,确实是一个贵重的承诺……只是他没想过这个年轻人能够战胜对手,此时不过是给予对方一些激励。

当然,如果这个年轻人能够战胜对手的话……在这个战乱甚至波及到这种僻远村庄的年代,如果有一个勇武的女婿的话,当然也是一件好事。

反正让娜还小,还是有相处的时间。

一瞬间,就足够让这位雅克先生思考了许多的事情。

……

“看来你们已经商量好了。”里昂贝尔看起来耐性相当的好。

或者他正在享受着这种看着猎物在挣扎的时光。

说着,里昂贝尔便提着大剑走出,冷笑,“这真是一个美丽的承诺,甚至会成为美谈而流传的故事……前提是,你能够战胜你的命运,我!”

大剑瞬间挥砍而出,呼啸的风声甚为的吓人,只见洛老板后退了两步,闪身避开。大剑此时直接砍在了地板之上,一下子就将地板给砸出了一个不小的坑来。

雅克先生一众此时不禁为这名提升而出的年轻人暗自捏了把汗。

南小楠则是没心没肺地打算翻翻看有没有零食之类的东西……然后才想起【蔷薇公馆】是一个很穷的地方。

咦?

就在此时,南小楠却发现女仆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在旁边了……她下意识寻找,却见女仆小姐已经走到了大厅柜台的位置。

她这是在做啥?

南小楠不禁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位女仆小姐此时缓缓地拨开了柜台后面放置的一台唱机的唱针。

这台唱机很是老款的了,一直都放在了公馆的柜台,大概是【蔷薇公馆】内还算值点钱的玩意?

击剑的声音渐渐地变得频密,拿着单手剑的洛老板此时灵巧地游走在了里昂贝尔的四周。

女仆小姐此时翻出了一张唱片——南小楠相信,这唱片绝对不是属于【蔷薇公馆】的……反正连显微镜都拿出来了,唱片的事情她就不计较了。

一声轻笑,女仆小姐将唱片放入唱机,然后将唱针放下。

唱片缓缓转动,古铜色的喇叭,开始播放着唱片所拥有的旋律……旋律,在这公馆的大厅之中响起。

是交响乐。

【C小调革命练习曲】。

时间仿佛因为这奇异的旋律而变慢了许多……那惊险的对决,此时也因为音乐的声音,而仿佛便成了一场没有血腥味的比赛。

女仆小姐目光渐渐迷离,看着手指着长剑的洛老板。

简单的出剑,简单的闪避……在练习曲美妙的音符之下,洛老板的剑越发的轻盈了起来——这剑术其实还是来自于【棋盘世界】时候学会的屠龙技。

剑,越来越快了,伴随着音乐的节奏,如同连绵的细雨。

但里昂贝尔却越发的难受,双手大剑,无往不利,压倒一切……可此时他却如同坠入了泥潭之中,浑身上下有一种被死死缠住的迟延之感,仿佛挥剑的速度也慢了大半!

他越打越是难受,越难受攻击的节奏就越乱……渐渐地,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十分的紊乱!

大厅的地板,此时大半的地方都已经被双手大剑砸了一个稀巴烂,可由始至终,里昂贝尔都无法碰到对方。

反而是那把看起来普通的单手长剑,就已经多次地斩在了里昂贝尔的身上——如果不是穿着铠甲的话,他身上应该已经至少有十处以上的伤口。

“该死!哪里的音乐……这是什么巫术!给我停下!”

紊乱的呼吸,难受的节奏,渐渐地让这位少年得知,本身也有实力的年青骑兵队长变得心烦意乱,他甚至禁不住咆哮了起来。

“给我把那个女人……不!那一定是女巫!给我把这个女巫抓起来!停下这该死的声音!!给我——!”

声音,戈然而止。

那柄简简单单的单手剑,却在此时挑开了里昂贝尔的大剑,随后如闪电般,直刺到了里昂贝尔的咽喉位置!

这是铠甲也无法防御的地方。

里昂贝尔瞬间如遭雷噬般,浑身一僵,深呼吸着……双手所握住的大剑,却再也无法抬起,单手剑的剑锋传贴着咽喉传来的触感,让里昂贝尔甚至嗅到了无比浓烈的死亡的气息。

“承让。”

音乐还在继续,洛老板的声音仿佛也是其中的音符般。

一众的骑兵见状,先是全部一愣,随后第一个反应则是同时将武器拔出,迫近!

雅克先生最先如梦初醒般反应过来,连忙大喝道:“勃艮第的骑士,你输不起吗?我将你的尊严连同耻辱一起钉在我的身上,哪怕死了去到冥府,我也会传颂你的伟大之名!”

“都给我住手!”里昂贝尔此时沉声一喝,神色难看至极,“退后!”

……

剑还指着里昂贝尔的咽喉。

此时,雅克先生则是让剩下的民兵连忙上楼将卢迪克以及男助理给带了下来。

雅克先生看着众人低声说道:“他们恐怕等我们离开了之后,马上就回来追击……我们要分散行动,不管是谁,都要将勃艮第人来袭的消息送回去,知道了吗!”

“我们明白的,雅克先生。”

阿萨谢斯先生此时也点点头,神色紧张地看着旅行家洛先生……不知道他能够钳制这个里昂贝尔多久的时间。

此时时间也来不及阿萨谢斯考虑一些不怎么正常的事情。

比如那个村庄是没有电力的,但是【蔷薇公馆】拥有电力……比如刚刚播放音乐的唱机——以他对村庄的观察,这个村庄甚至一点机械化的东西也没有。

这个雅克先生,怎好意思说公馆是他建的?

但情况真的不容阿萨谢斯将这些疑惑问出……他与利瓦尔,一人一个将男助理以及卢迪克扶着,众人在雅克先生的带领之下,缓缓地退出了【蔷薇公馆】。

“你们先走。”洛老板此时说道。

雅克先生知道这是为了给自己这边的人留下逃走时间的策略……但同样地,这个年轻人的危险也会成倍的增加。

可此时不是婆妈的时候,雅克先生深呼吸了一口气:“一定要活着回来!前来兑现我的承诺……孩子!”

……

“那个…我们就这样丢下老板嘛?”南小楠此时不禁悄悄地在女仆小姐身边问道。

“我们到村子等主人来吧。”女仆小姐此时却微微一笑。

——你心情怎么看起来好像很好,很好,很好?

……

剑还是指着里昂贝尔的咽喉,大厅内就只剩下洛老板一人与这群勃艮第的骑兵。

里昂贝尔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勇敢的剑士,你的剑术很不错,有没有兴趣到我的麾下,我能够保证你的未来将会是我最重要的伙伴!”

“军旅的生活可能不是很适合我。”洛老板此时随意一笑,“我自己散漫。”

说这话的同时,洛老板也将长剑给轻轻放下。

瞬间,那些剑拔弩张的骑兵,一下子就拥上,将人彻底包围了起来,并且紧逼。

里昂贝尔此时却一挥手,让手下骑兵停止迫近,再次劝说道:“你看样子应该不是村庄的人,栋雷米村已经是孤立无援的地方,沦陷也只是迟早的事情,聪明的人知道应该怎么选择。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为了一个农村女子的婚约就葬送自己前途的人,甚至这个女人还有可能是个文盲!”

“我的同伴应该走远了。”洛老板随意一笑道:“那么,我也要告辞了……希望各位在这里会有一个愉快的晚上。”

“哼,不识抬举。”里昂贝尔摇摇头:“我爱惜人才,但不喜欢硬骨头。”

挥手。

骑兵们瞬间再无顾忌,一众人狞笑着,将手中的武器挥出——面对着蜂拥而来的攻击,洛老板脸色平均。

就在此时,公馆大厅顶上的灯光猛然炸开,发出了碰的一声巨响……与此同时,一旁的窗户猛然砸开,随后三个拳头大小的圆球直接被扔入了大厅之中。

瞬间,这圆球便释放出了浓烈的灰色烟雾……这烟雾甚至带有强力的刺激性,稍稍吸入一些,就让人不住的咳嗽,喉咙鼻腔以及眼睛都火辣辣的疼痛。

“该死!不要乱砍!是队友!”

“啊——!”

“人呢?去哪了!人跑掉了……追!!快追!!!”

……

……

大厅的动静渐渐变小了许多,骑兵们似乎全部都追出去了……包括那位队长里昂贝尔。

公馆三楼的一处房间之中,此时接着月色的微光,隐约能够看到这里的轮廓。

“谢谢你救了我,让娜小姐。”洛老板的声音冷不丁响起。

“嘘。”

只见此时将身子贴到了门扉处,侧耳倾听的身影……少女此时飞快地将手指按在了唇上,“他们或许还没有走远!”

“应该走远了。”洛老板道,“让娜小姐怎么会在这里?”

少女此时缓缓地吁了口气,“我一直都在你们身后跟着,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只是没想到,会碰到这种事情……不管怎样,谢谢你救了我父亲。”

“我也是自救而已。”洛老板轻声道。

“总之……谢谢!”少女似乎不敢去看这个年轻人的目光,略微地看向了窗外,声音更低了一些,“还有,我…我不是文盲!”

她甚至加重了语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