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章 让娜诗

第二十章 让娜诗

陡峭的下坡路上,四周是阴暗潮湿的幻境,唯一的光源之后少女手上拿着的火把。

她走在前头。

影子在火光之中,会因为洞**的风而摇动。在被火光放大的影子之下,少女原本单薄的身体,显得更加的瘦小了,但她走得很快。

“能跟上吗?路上有很多尖锐的小石头,你没有磨破脚吧?”

这大概是少女关心人的方式……比较直接的方式。

“让娜小姐,我在你的身后,放心。”

“哦。”少女也不回头,只是轻轻应了一句,随后步速却同时也加快了一些……她心想这个城里来的家伙,或许只是在硬撑。

怎么说呢?

或许这个家伙的剑术真的很高明,但毕竟不是猎人,而且还是第一次走这条崎岖的路……居然说得那样的轻松,即使自己有过经验,体力消耗还是很大。

只不过,在森林碰到这个家伙的时候,这家伙好像就展示过一些不俗的野外生存技巧?

这个时候不应该分心想这些事情。

“小心。”

“啊?啊……”

少女的脚下瞬间滑动,眼看就要滑落陡峭的岩壁,少女心中惊动的瞬间,本能地抓住什么来稳住自己的身体,只是入手的赫然是一只温暖的手掌。

少女半边的身子都快要探出下方的深渊了!

此时,滚落的石子一下子就被黑暗所吞噬,少女的心脏跳得飞快,劫后余生般的感觉有一瞬间甚至抽空了全身的力气。

她感觉身子有些发软……身体一点点地被拉了回来。

“这地下穴道太潮湿了,石面上附着许多苔藓。”洛老板此时忽然说道:“我刚才有好几次差点也绊倒了,还好有让娜小姐时不时回头提醒我。”

我…有提醒过这件事情啊?

好像…有吧?没有?

劫后余生的少女深呼吸着,略微地定了定神,“我没事了,我们继续赶路吧,很快就能够看到地下河了,还有……刚才谢谢,你救了我一次。”

洛老板随意道:“让娜小姐在森林的时候,也救了我和我的同伴。还有在公馆的时候,也是让娜小姐出手,才让我能够从骑兵的手上逃脱。”

少女眨了眨眼睛,忽然说道:“我们这算不算已经是生死之交?”

洛老板道:“冒险的路上,总会碰到许多危险的事情,相互之间的帮助能够有效地保证队伍的安全性。让娜小姐你说的生死之交,是更深层次一些的感情……所以暂时来说应该还不算是。”

只是一次冒险么……

少女轻嗯了一声,飞快地抽回还被握住的手掌……这家伙的手掌光滑细腻,甚至连老茧也没有,怎能抓的主人?

真不知道这家伙的手一点劳动的痕迹也没有,是怎么学会那么高明的剑术……剑术,难道不是应该日积月累,持之以恒,用无数的汗水换来的么?

但…真的是很温暖的手。

“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赶上。”她强行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注意力总会不经意间飘开。

“顺利的话应该是可以的。”洛老板想了想道:“我只怕会不顺利。”

“为什么?”少女禁不住皱了皱眉头。

洛老板认真地道:“我仔细想了下,我发现我身边的人,多多少少都会突如起来地面对一些麻烦的事情……可能是我比较容易给人带来厄运。”

少女诧异地张了张口,怎会有人这样形容自己的?

但仔细一想,似乎又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比如说这家伙那位失踪了的杜兰德老爷,比如说自从他们这一行人出现了之后,勃艮第人的骑兵也跟着出现。

少女摇摇头,淡然道:“勃艮第人的骑兵,袭击我们的村子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在这片被勃艮第人掌控的地区,栋雷米村是唯一一个还在拥护法兰西皇室的地区。他们想要铲除我们,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你们只是碰巧遇上了这件事情而已。”

“你们村庄为什么不向勃艮第人低头。”洛老板好奇问道:“这里足够偏僻,即使是皇室的话,恐怕也早就已经忘记,甚至可能从未听说过。在乱世之中,你们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那群拥有维京野蛮人血统的家伙,在他们的统治之下,怎么可能是更好的选择?”少女冷哼了一声,“自由的血脉,永不为奴!如果我不是女儿身,我早就已经离开了村子,投入法兰西的军队,将这群野蛮的家伙,赶回他们祖辈的纳维亚半岛!我已经打算,等我成年之后,就假扮成为男人,投身军队。”

听着少女此时坚定的语言,洛老板的脑中不禁响起了一段唧唧,唧唧的声音,Emmmm……让娜诗?

“上阵杀敌,是你的志向吗,让娜小姐。”洛老板看着她的双眼问道。

少女反问道:“怎么,你是看不起女人?女人就不能上阵杀敌?”

“当然可以。”洛老板莞尔一笑道:“我在想,在战场上,让娜小姐一定会成为如同胜利女神一样的存在,你的光芒将会照耀那些跟随在你身后的战士,你将会成为他们的旗帜。”

少女脸色不禁一红。

这人说话怎么这样的,一下子就说得那么好听,听得人晕乎乎的……什么如同胜利的女神呀?还要成为光芒的旗帜!

不害臊!

湍急的地下河流水的声音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在地下刮起的强风,少女此时连忙脸色一喜道:“马上就要到了!”

……

……

“太好了,看到村庄了!看样子,那群该死的勃艮第骑兵还没有到来!”

栋雷米村外,一名民兵此时兴奋地说道。

从【蔷薇公馆】逃出的所有人都在这里了……他们最终并没有分散逃跑,因为洛老板挟持了里昂贝尔,给了他们充足的赶路时间。

但生活在【自由之城】的女佣克丽丽可没有过这么高强度的运动,此时脸色苍白,香汗淋漓。

阿萨谢斯与利瓦尔多少也有些气息急速。

雅克先生此时让一名民兵加快前往村管所去通风报信,又让另一名民兵前往村子的哨岗通知晚上站岗的人,推响号角。

他则是带着其余众人,前往与查里斯村长汇合,决定到底是迎击勃艮第人的骑兵队,还是尽早将村人撤离的事项。

“几位,你们虽然也是见证者,但勃艮第人的骑兵要袭击的是我们的村子!”雅克先生此时看着阿萨谢斯先生一众说道:“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已经无法顾及你们太多,请你们暂时留在这里等待……请见谅!不过,我会尽量保证你们的安全,看在那位挺身而出的年轻人的份上!上帝,但愿他能够平安回来。”

说罢,雅克先生便火急火燎地赶往与村长等人汇合去了。

“怎会变成这样子……”

克丽丽才刚平复了心跳,但看着在吹响的号角之下,整个村子一户户亮起了灯火……看着这个变得惊恐的村子,女佣小姐的担忧之色更浓了。

“阿萨谢斯老板,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们还能回去圣城吗?”这位女佣说话的声音,已经多少带着了一丝哭腔。

阿萨谢斯先生只能轻声安慰着克丽丽。

此时,利瓦尔在安置好了形如空壳的卢迪克校园长与那位男助理之后,忽然来到了女仆小姐与南小楠的面前,“你们,看起来好像不是很担心你们的同伴。”

“担心啊!我心里担心得要死!”南小楠直接说道:“但现在就算是担心也无补于事,不是吗?”

老板不在,我就担心未来老板娘要刁难我……老板求求你快回来唱白脸啊!

“希望他能平安回来。”利瓦尔点点头:“可惜这里无法祈祷,不然我会为他祈祷。”

女仆小姐此时却冷不丁道:“利瓦尔先生,难道在无法生产愿力的情况之下,你就已经不会祈祷了吗。”

利瓦尔不禁心中一怔,诧异地看向了这名貌美的女子……这句话对他的冲击莫名的大,以至于他甚至没有在意到底听到的是【产生愿力】还是【生产愿力】。

“不错!”利瓦尔深呼吸了一口气,“就算无法获得愿力,但是心中的信仰不应该消失……圣人无法倾听我的祈祷心声,只会因为是我不够虔诚。”

说着,这位利瓦尔先生便直接闭上了双眼去。

“如果心中只是单纯地为某一个人而祈祷,并不需要让谁听到。”女仆小姐的声音忽然飘响,“若然真的需要一个能够抵达的地方,那必然是命运的河流……但愿你的祈祷之言,能够抵达命运的河流。”

只见利瓦尔的眼帘微微抽动,但很快便又平复了下来。

嗯?

也不知道是否错觉,有那么刹那的瞬间,南小楠似乎看到了利瓦尔身上一抹一闪而过的微光。

阿萨谢斯安慰了克丽丽之后走来。

从探索组带着雅克先生一行回到【蔷薇公馆】之后,他们都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静下来好好地交流。

阿萨谢斯心中的疑问太多了,比如卢迪克与男助理醒来的这件事情。

“优夜小姐,南小姐,卢迪克他们是怎么清醒过来,然后又是怎样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阿萨谢斯斟酌着问道:“我听克丽丽说,是因为你们给他们喂了一些药水的关系?”

“药水是我临时配置出来的。”女仆小姐此时淡然道:“没有临床试验过,所以有这样的后遗症并不奇怪。”

这?

阿萨谢斯先生脸颊轻轻抽搐,要不是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生出一股敬畏,他是要骂人的了。

女仆小姐此时却又道:“药水既然是我配置的,他们喝下了出了问题,我自然也会负责……尤其是这个卢迪克,他应该是【圣人之母】家族的后裔吧,我不会让他出事的。”

圣光国度人人生而平等……虽然不知道为何对方这个时候要特异地提起卢迪克的出身,但阿萨谢斯先生此时也失去了问责的想法。

他本来就问责不错来,甚至连正眼都不敢这个貌美的女人……特么的,他奶奶还在世的时候,目光都没有这样的威严!

“欸……”阿萨谢斯先生此时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那些勃艮第人的骑兵,什么时候会来,看情况这里恐怕是抵挡不住,也不知道我们能否躲过这次的灾难,还有杜兰德这家伙,现在也不知道如何!”

女仆小姐此时却忽然道:“附近有一条地下河,如果村子抵挡不住,可以躲到地下河里面去,顺着河水,能够抵达山谷的另外一边。”

“真的?”阿萨谢斯先生顿时大喜,旋即反应了过来,诧异道:“你怎会知道的?”

女仆小姐像未听见似的,直接走到了卢迪克的面前,用手指撑开了卢迪克的眼睛,观察着他的双眼。

阿萨谢斯唯有翻了翻白眼……这个貌美的女人,似乎出了对着那位洛先生之外,任谁都是这副爱理不理,仅仅维持着礼貌的模样。

“我去找找,有没有吃的。”阿萨谢斯此时想了想:“逃跑也是要需要力气的,你们也一天没吃过东西了。”

“那我……”见状,南小楠也连忙开口,“我也……咦?我好像没事做?”

“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和我一起找点吃喝的吧。”阿萨谢斯先生无奈说道。

……

……

火把的光芒无法照到河水的另一边。

仅有的光源之下,却能够看见河水正在以骇人的速度在流动……这条地下河的落差应该不小。

四周寒气浓重。

只见少女此时挥动着火把,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很快,便看见少女从一块地下河便的大石别后,拖出来了一个大布袋子。

少女让娜直接将火把插在了地上,随后从大布袋子之中掏出了一些类似兽皮一样,经过缝制的东西。

“这些是兽皮制作的气囊。”少女飞快地说道:“依靠气囊的浮力,我们就能够快速地飘到村子的附近。我在那里留有了一张网还有绳子,飘到那里的时候就会拦住我们。”

说着,少女便直接对着气囊吹起了气来。

“只有一个气囊吗。”洛老板想了想道,“那么看来,只能共用了。”

确实只有一个,共用的话……岂不是要相互抱着?

咳咳咳咳咳——!

吹着气囊,吹着吹着,少女就忽然气岔了。1603468321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