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九章 她也站在了屋檐下

第二十九章 她也站在了屋檐下

身体因为惯性的关系,稍微有些前倾,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少女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小跑到了屋檐下的身影的之前。

怀中紧抱着的【胜利之剑】,似乎也给这股惯性添加了不少的质量。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少女连声问道:“骑兵队袭击的时候,你没有受伤吧?”

“我想我看起来,应该不像是受伤的模样。”洛老板微笑着应道。

“也对!”少女点了点头,“你的剑术很…嗯,还算不错,要自保的话应该不是问题。这么说来,你早就回来了?为什么我父亲说,没看到你?”

“雅克先生应该挺忙的。”洛老板随意道:“索性就不打扰他了。”

她自然而然地伸手就拉住了洛老板的手掌,拉着他走,“来,我带你去见我父亲,他一定很希望能够看到你平安回来的。”

她却拉不动洛老板。

少女疑惑地回头。

洛老板道:“我会找个合适的时间,再去拜访雅克先生的。现在的话,我想先和我的同伴们汇合。”

少女心中一怔,“你回来了这么久,还没有去找你的同伴?”

洛老板微微一笑道:“让娜小姐击败骑兵队的身姿太震撼人心了,于是不禁多看了一些时间,所以还没来得及。”

来了来了,城里男人的甜言蜜语!

少女深呼吸了一口气,将心内的不平静按了下去,她现在是神迹的代言人了……要矜持!

没错,要矜持!

“嗯,这样的话,那你就先去见见你的同伴吧。”少女淡然说道:“他们应该就再那边的屋子,是专门招待外乡人的地方……哦,你不知道路吧?我就勉为其难带你过去好了,感谢我吧。”

“感谢让娜小姐。”

少女微微得意,走在了前面带路,一段距离之后,她却忽然回头问道:“对了,听说你家里养了很多的女仆?一个个都是年轻貌美?”

洛老板诧异道:“不知道让那小姐是从什么地方听说的。”

“你管我从什么地方听说的。”少女不咸不淡道:“你就回答我,有没有就行了。”

“多应该不算。”洛老板想了想道:“不过实际上确实有几位女性的员工,至于姿容的方面……作为她们的雇主,我想我是应该要给予她们肯定的。”

呵!男人!

果然和父亲说的那些上流贵族的公子哥一样!

少女心头突然有些不快,步速却渐渐加快,没多久就已经将洛老板甩在了身后。

她在前面忽然又停了下来,等到洛老板走上前来的时候,才直接伸手一指更前方的一栋房子。

“那里就是了。”只听见少女淡漠道:“我有些累,要回家休息,你自己过去吧。”

洛老板道:“既然知道在这里了,那么接下来的路,让我先送让娜小姐回家吧,我想这是作为男士应该做的事情。”

“我不用保护。”少女淡然道:“也不用你保护!我是【圣弥额尔】的使者,没有人可以伤害神迹的使者……就这样吧!”

“那至少将它带上吧。”洛老板将外套脱下,递了出来。

“做什么?”少女摇了摇头,脸色此时倒是缓和了一些,“我不冷。”

洛老板笑了笑道:“不冷的话,也可以暂时披在身上,这样会显得方便一些。”

方便?

少女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随后疑惑地看向了对方,却见对方目光似乎下移了一下……少女低头看去,看到的是自己裂开了的裙子!

裙子是战斗的时候为了方便所以撕开的。

战斗之后,村民将她看做是神迹的化身,根本不敢直视与她,更加不会有亵渎方便的想法,她也大部分时间都是坐着,所以暂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现在却……

这家伙岂不是一路上都在盯…盯着看?

“谢、谢。”少女轻声应了一句,飞快地取过了外套,然后披戴在了腰间,挡住了裙子裂开的地方。

“让娜小姐慢走。”洛老板点了点头,“回头见。”

“我…我先回去了!”少女一下子抱着【胜利之剑】小跑着离开,在远处的时候,才回头过来道:“回头见!”

他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了村子之中,才转过了身,往招待所的方向走去。

……

当快要抵达招待所的时候,却有人站在了屋檐之下,手中提着了一盏油灯,天色未明,油灯的光照亮了面前的路。

“欢迎回来。”女仆小姐的声音在静谧的黎明中响起。

洛老板笑了笑,“我希望永远都会有你在等我,为我打灯。”

“主人越来越会说情话了呢。”女仆小姐却忽然轻笑了声。

“我总不能原地踏步的。”洛邱轻笑了声,随后推门走入了招待所之中。

……

……

屋子里面,除了清醒过来却失去神智的卢迪克以及男助理依然一动不动地躺着之外,【蔷薇公馆】的女佣小姐似乎是睡着了,此时正趴在了桌子上。

其实阿萨谢斯与南小楠回来一次的时候,克丽丽就已经趴在了桌子上了。

那会儿阿萨谢斯以为克丽丽是因为太累了,不忍心吵她,所以并没有将克丽丽喊醒,就和南小楠去参加村庄的庆祝活动。

“在做什么。”

洛老板却看着桌子上的一堆东西——正确来说,是一堆只有他才能够看见存在的东西……别人看来,桌子就只有一堆稿纸而已。

“我再尝试解锁克丽丽身上的天命系统。”女仆小姐此时也坐了下来:“顺便提取出来,研究一下我不在【自由之城】的这些年,天命系统更新过的版本。”

洛老板眨了眨眼睛,颇为意外道:“天命系统还会更新版本?”

“当然是需要更新版本。”女仆小姐想了想道:“毕竟这是天国自主研发出来的系统,是为了适配天国才开发的……但想要开发出来一个完全匹配天国情况的原生态系统,难度系数比较高就是了。所以和大多数的系统通病一样,会不断地发现漏洞,然后通过不断的更新来解决这些漏洞。”

洛老板不动声色道:“你从前也有参与开发天命系统吧。”

女仆小姐浅笑道:“从前他们会觉得我比较喜欢捣鼓新奇的东西,所以第一时间会想到我来做些杂活吧……不过除了我之外,天命系统的开发者也还有另外几位。我后来…我不在之后,主要还是他们几个。”

洛老板随手将克丽丽的天命系统拿起,想了想道:“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会不会有难度呢。”

“会有一些。”女仆小姐正色道:“不过核心的算法并没有太大的改动……这些年来,天命系统看来应该没有太大的突破,所以解锁的工作还算轻松吧。”

洛老板道:“这么说来,克丽丽小姐之所以无法祈祷,也无法生产愿力,是因为她的天命系统被锁住的缘故……为什么会被锁住?”

女仆小姐道:“我暂时没有通过后台查询,一旦我开启了后台,其它几个开发者会知道的。所以只能通过别的途经……暂时需要一些时间。”

“你不想让他们知道你回来了。”洛老板看着女仆小姐问道。

女仆小姐淡然道:“我不用在乎他们的想法,在主人没有明确行动的意思之外,我会尽量地不暴露自己。”

“那就不必在乎他们的想法。”洛老板随意道:“后台开了就开了,他们知道了也就知道了……大不了,我收回天国就是。”

女仆小姐嘴唇不禁微微一张,看着自家主人此时云淡风轻的模样。

回收天国,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在整个次元虚空的神话侧之中,属于天国一方的一切,都将会面临……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洛老板笑道:“出租者不想要出租了,所以在出租期结束之后,不续租了,进行回收……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女仆小姐破天荒地沉默不语。

洛老板轻拿起了她的手掌,“其实你不想,对吗。”

女仆小姐目光闪烁了一下,却忽然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想,如果主人想要回收天国的话,天堂这次大概需要真的出血,才能够挽回局面了……这种手段不错,天国一直以来的租金都没有变化,确实也有提价的空间。”

洛老板却摇摇头。

他站起了身来,随后将桌子上的那些稿纸拿起,在桌子敲了敲,敲得整齐,才笑了笑道:“坐好。”

女仆小姐一怔,身体却已经坐好……她的坐姿本来就是完美的。

洛老板将叠好了的稿纸放到了女仆小姐的头顶之上,“一个小时……嗯,半个小时好了。优夜同学,我们来玩一个惩罚的游戏吧。”

女仆小姐一动不动,稿纸顶在头顶之上,也丝毫不动。

洛老板于是将身子弯下,凑到了女仆小姐的耳边,嗅着她身上的香气,“本来是想要罚站的,不过将你罚站的话,我怕我会想要做些什么,所以还是坐着好了。”

“如果是罚站的话,主人,会想要做点什么。”她吐气如兰,依然没有让头顶上的稿纸晃动半分。

“迟早能知道的。”

洛老板在女仆小姐的脖子间深呼吸了一口气,双手按着她的双肩,随后轻柔地揉捏了起来,“不能动哦。”

“主人真的是开始有坏心眼了。”

说着,女仆小姐轻吁了口气,再次将克丽丽的天命系统打开。

她没有迟疑,不仅仅打开了克丽丽的天命系统,甚至还透过它,直接打开到了圣光国度天命系统的总后台。

她是设计者之一,她自然拥有单独属于她的一条的特殊通道。

他们应该是想过要将这条通道关闭的,但显然并没有做到。

于是,她回来了。

……

圣光沐浴的世界之中。

“她回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

“是的,她回来了。”是一道女性的声音。

“她……终究还是回来了。”叹息的声音。

……

……

……

……

十道流星在夜空之中闪过。

在静谧的夜里,或许只有观星的爱好者才能够发现流行的闪过……但天文台并没有说这夜会有流星出现。

爱好者们打算却等待更多的流星出现,可接下来的整夜时间,他们却没有再碰到任何一颗的流星了。

“流星的方向,好像是往【圣人之城】奥尔良而去的吧?”

……

流星落下的尽头,【圣人之城】奥尔良的【自由广场】前,同时也迎来了十道的身影。

十道身影此时纷纷跪伏在了圣人的雕像之前,虔诚地进行了一番的祷告。

他们很快站起身来。

是以贝特朗为首的十名圣天使……也是【自由之翼】军团之中,阶未最高的十名圣天使。

“贝特朗,我们要去那里见圣女大人?”其中一名圣天使在祷告完毕之后,直接询问着说道:“圣女大人已经许久没有回【自由之翼】军了,不知道这次她召见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贝特朗,这次的召集是你发起的,你难道一点不知?”

只见贝特朗圣天使此时摇了摇头,旋即又道:“我们很快就能够知道了……圣女大人,来了。”

同一时间,十名的圣天使也心生感应,他们几乎同时抬头看去。

只见圣人雕像的基座上,此时赫然站着了一名穿着黑色晚礼服裙子,与夜色之下绽放着妩媚人心之笑容的女子。

“圣天使贝特朗,见过圣女!”贝特朗率先行礼,一众的圣天使此时也紧跟其后。

“【自由之翼】的圣天使们。”在黑裙子的衬托这下,【圣人】的肌肤宛如白雪般洁白无暇,她脸上妩媚的笑容更甚了些,“我到底是有多久没有看到你们了,我最忠诚的部下们……我心中,甚是挂念。”

包括贝特朗在内,一众的圣天使此时俱都是一副见鬼般的模样。

通常来说,只要圣女大人对着他们用的说辞越是正式,越是客气的话,也就意味着他们越是会面临某种【险境】……

用某位圣天使的话来说,哪怕是吊起来熏眼泪,也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

贝特朗圣天使此时只好硬着头皮道:“圣女,不知道圣女召唤我我等前来,所为何事?”

“【自由之翼】的圣天使们,你们愿意为了我,向所有的一切挥动你们的利剑吗。”【圣人】轻声问道。

“我等愿意!”

十名圣天使没有任何的迟疑。

“那请从现在开始,挥出你们的宝剑。”【圣人】于是微笑着道:“为我将【圣米迦勒】,从天国的天阶之上,斩落吧!”

“圣…圣女?”贝特朗圣天使猛然抬头。

看情况,这次真的很糟糕的情况……比起这来,吊起来熏眼泪什么的,真它娘的是小事一桩!

向【圣米迦勒】挥剑不是问题。

问题是,别说他们只有十个了,就算是一百名圣天使向那位挥剑,都打不过好不好……

###########

PS:(1/4)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