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二章 我们来谈谈小女的婚事吧?

第三十二章 我们来谈谈小女的婚事吧?

约克男爵一行并没有留在雅克先生的住宅,而是很快就从住住离开。

雅克先生依然带人将男爵一行郑重地送到了门外。

“我会在这里逗留几天时间。”临行前,约克男爵饶有深意地看着雅克先生道:“皇室的文书虽然很急,不过考虑到实际的路程,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能将人带去【希农】……所以,请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男爵大人这几日可以好好地享受一下这里的宁静。”雅克先生微笑应道:“你会喜欢这里的淳朴的。”

至于这两位最终在会客室内到底谈论了些什么,仆人们自然无从得知了……但看样子,应该是相谈甚欢的样子?

“希望。”

约克男爵翻身上马,在一众的骑兵的簇拥之下,往村中去了——他打算去找村长的查里斯村长,让他安排住处。

听说这是在勃艮第人控制的地区之中,唯一还坚守着皇室统治的地方……作为王国的贵族,他们应该能够得到很好的招待。

……

才刚离开了雅克先生住宅的时候。

一名骑兵上前问道:“大人,我们就这样离开了?文书那边的事情……”

“有些事情急也急不来的。”约克男爵淡然说道:“别看这个地方还坚持着皇室统治的传统,可它就在勃艮第大公爵的领地包围当中……说到底,谁知道这里是否真的还在坚持皇室统治的传统呢。”

骑兵神情一凝,“大人,你的意思是,栋雷米村,很有可能已经……可是,我听雅克的仆人聊天时候谈起,昨夜村庄才让勃艮第人的骑兵队袭击过,这些年来,村庄也一直都有被袭击的经历。”

“我当然希望这里是一个拥护皇室的地方。”约克男爵轻笑了一声,“谁不是这样想的呢?”

骑兵疑惑,不知道男爵这话的意思。

约克男爵则是忽然说道:“说起仆人……还记得刚才撞门进来的那个小女佣的模样吗?”

骑兵是跟随约克男爵入了屋的,一直都在约克男爵的身边,男爵与雅克先生倾谈的过程中有一名冒失的小女佣撞入的事情,自然清楚。

“我没有太注意看。”骑兵回想着道:“那女佣一直低着头,被雅克责骂了之后,还捂住了脸哭着离开……大人,这个女佣有什么不妥吗?”

只见约克男爵若有所思道:“不知道雅克的家的小姐,今年有多大了。”

“这个简单。”骑兵笑了笑道:“只要进了村子,随便找个人打听一下就能清楚了。”

“嗯……顺便也打听一下这个冒失小女佣的事情,她或许听到了什么不应该听到的事情。”男爵大人点了点头,旋即打了个哈欠,“但愿这里有一张足够柔软的床,我啊……可是半夜就从女人的肚皮上爬起来,筋疲力尽才跑到这个地方,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确实是不容易……对于养尊处优的贵族来说,这种超高强度的赶路,会要了贵族老爷半条老命的。

但这位男爵可不是普通的贵族。

他是军功晋升上去的。

“我先到村中安排。”

骑兵说着,一策马,便率先脱离了大部队,朝村中而去。

……

……

“只是找到这些吗。”

雅克先生坐在了家中的书房,看着桌子上摆放着的一套女佣的衣服——他的面前,则是一名三十来岁的妇女……也是家中的女佣,而是还是负责照顾小姐的老人。

“是…是的。”女佣低着头道:“在后园的杂物房里面找到的……至于小姐,暂时不知道跑去什么地方了。”

“胡闹。”雅克先生一叹气。

“我再喊些人去找找,小姐或许去了她经常去的那件猎户小屋。”

“不用了。”雅克先生却摆了摆手,“这件事情,你先不用管了,处理好家里的事情即可。”

女佣点点头——其实的她虽然是女佣,但因为在这个家庭呆着的时间足够的长,几乎可以看做是半个管家了……这里没有管家的。

“老爷,那么接待那几位外乡人客人的事情?”

雅克先生揉了揉眉心,“他们现在人呢?”

女佣道:“我怕他们在这里可能会有些不合适,所以和贝特朗说,让他带着几位客人去参观附近的农场了……现在,应该就农场那边吧。要不,我现在去找他们回来?”

“做得不错。”雅克先生点点头,旋即又道:“不用急着找人回来,就这样吧。我也…我也需要一些时间来想些事情,你也先出去吧,有事情我会喊你。”

“好的,雅克老爷。”

女佣离开了书房之后,雅克先生靠在了椅子上。他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片刻,只见雅克先生站起了身来,往一旁的书柜走去。

他将手探入了书柜的某一层之中,似乎掏着什么,只听见【咔】的一声,是某种机关的声音。

随后书柜的其中一个格子处忽然弹出,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小小的暗门……暗格。

雅克先生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却是飞快地从将一枚佩戴在左手上的戒指脱下,放入了暗格之中。

他很快就一切恢复了过来,再次回到了书桌前坐下,自言自语般道:“不管是谁来,我都不会让你们将她带走……”

他似乎心中有了某种决断,目光渐渐地凝聚。

……

……

田园的风光确实很好……【自由之城】內几乎看不到这种规模的农场。

其实这农场真的不算少了。

“各位,你们想要到风车上去看看吗?”导游贝特朗此时伸手一指:“那里能够看到整个栋雷米村,不客气地方,风车上面是最佳的观景点。”

阿萨谢斯的兴致并不高,他在记挂着卢迪克与男助理的病情……卢迪克二人虽然已经安置好了,但雅克先生正在接待那位男爵大人,只怕暂时也没有时间空出来找医生。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阿萨谢斯直接不客气地问道:“总不能那群骑兵一直不走,我们就一直不能回去吧?这好像不是待客之道啊?”

贝特朗只好没听见似的,“如果不想要上去的话,附近还有一条小河,有不少鱼,我们可以钓鱼。”

阿萨谢斯先生唯有翻了翻白眼,直接道:“我上去看风景。”

克丽丽作为公馆的女佣,这会儿自然是要跟着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本能地有些不想要呆在洛老板几人的身边。

“我们想要在附近走走。”洛老板这会儿忽然说道,“不会离开太远的,就在风车这附近。”

贝特朗有些诧异,但还是点点头……风车追上面是有门锁着的他,他需要上去开门,才能够让阿萨谢斯先生观景。

显然,爬上去也要用一些时间。

“这样也行。”贝特朗想了想道:“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请大声喊我,我能听见的。”

这里都是农场的范围,并没有什么危险,贝特朗也就没有为难了。

见三人已经走入了风车之中,女仆小姐却忽然看向了南小楠,交给了她几张稿纸。

“这是什么?”南小楠好奇地看着稿纸上的内容。

居然是几张手绘的植物的图纸……而且还是超写实主义的风格。

“村子的周边应该存在这几种植物。”女仆小姐随意说道:“麻烦南小姐按照上面的对照寻找,尽可能每一样采集三株以上,我想要配置一些药剂。”

“用来对付卢迪克他们症状的?”南小楠心中一动道。

“南小姐如果日落之前也采不到的话,可以明天才回来。”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道。

——卧槽,那岂不是说,让我今晚都不要回来?

——你怎么不直接说?

——女孩子一个人在外边过夜很危险的好不好!

“好的,我尽量明天早上之前回来!”南小楠顿时拍着胸口保证似的说道——至于为什么女仆小姐肯定村子附近存在这几种植物的事情,她哪敢问哦!

问就下周之前回来就可以了……怎么办?

南小楠也离开之后,洛老板却指了指风车所在的位置所对着的一处草坡道:“那边去走走吧,或许会有收获的。”

……

少女喜欢躺在了草地上。

天空与大地会在这个时候,好像正在于自己融为了一体似的,她将会在此时获得安宁——她此时并不宁静。

父亲与约克男爵的对话,她听见了一部分……这一部分,怎么也无法从脑海之中挥去。

不吵不闹,少女在当时瞬间明悟了父亲的意思,所以直接掩面而走……她知道父亲是不希望那些王国来的骑兵认出自己。

——他们是专程来找我的?

失神般的少女并没有注意到另外一件事情……她所躺着的草地旁边,此时正有什么东西,鬼鬼祟祟地从草地之中冒出了头来。

头顶上还顶着一片小小的草皮,就像是从土中冒出的种子般……是一张胖嘟嘟的,可爱的脸蛋。

小小的身影此时趴在地上,一点点地靠近少女而来——正确来说,是靠近着少女随手放在了一旁草地上的一柄石质的长剑。

【胜利之剑】

她还要得手了——她终于得手了,小手掌此时已经摸到了【胜利之剑】的剑柄,并且这次,她想到了办法,怎么将【胜利之剑】成功地拿起。

少女此时依然没有半分的察觉。

但忽然传来的人声,却让少女瞬间清醒了过来……她一下子坐了起来。

见状,本来马上要功成的小小身影,顿时被吓了一跳……她也瞬间钻入了草丛之中,她也生气得不行不行的。

“是你…”少女声音惊喜,旋即冷淡:“……你们。”

她看向了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洛老板与女仆小姐此时正缓步走来,像极了在踏青的样子……少女目光有些无法从这二人的身上挪开。

她忽然感觉,他们站在一起的时候,原来可以让一切都显得是……多出来的部分。

……

“父亲跟我说了会接待你们的事情。”少女神色平静道:“你们怎么不在我家里呆着,跑来这里做什么。”

洛老板便道:“昨晚走得匆忙,没来得及看看四周的景色,所以趁这个机会……贝特朗先生带着阿萨谢斯先生他们上了风车观景,需要我去喊他过来吗。”

“贝特朗我天天能看见,有什么好喊他来的。”少女摇了摇头,旋即忽然说道:“这边的风景确实挺不错的,我就不妨碍你们了……我先回去。”

洛老板道:“让娜小姐看起来,有心事?”

“就算是有心事,也是女儿家的心事。”少女淡然道:“随意地打听女儿家的心事,不是绅士的行为吧。”

女仆小姐便接着微微一笑道:“让娜小姐,你看起有心事呢。”

……少女怔怔地看着这两家伙。

这两人一起,简直无敌了!

少女翻了翻白眼……她索性又坐到了草地上,看向了草坡下方的河流,甚至随手抓起了一颗石子给扔到了水中。

咚——!

“你们说,这河水,最终会流向什么地方?”少女冷不丁问道。

女仆小姐淡然道:“河流最终只会汇入海洋,要不然就是在中途断了,消失不见。”

少女让娜挠挠头,“你这说法一点也不浪漫……你看起来,就像是我从前的一位家庭老师一样,古板得像是一块朽木。”

女仆小姐随意一笑,不恼,“那让娜小姐认为,河水最终会流向什么地方。”

少女想了想道:“它会和它命运之中的另一半在地平线的某处相遇,它们会缠绵在一起,然后一同流向遥远未知的未来,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它们流过的地方。它们将会见证着一切,一切。人们会讴歌它们的相伴相随……直到永远。”

女仆小姐最终还是徐徐地吁了口气。

再一次感觉像是被处刑一样。

“最后它们还是会汇入海洋,或者中途因为水量不足而消失。”女仆小姐再次说道。

于是,少女狠狠地朝着这名女仆小姐盯来,正要说话。

“让娜,你果然在这里。”

是雅克先生的声音。

……

雅克先生的声音远远传来,他人此时正在爬上草坪,微笑着朝众人做来,他看到了洛老板,这个他欣赏的勇敢的年轻人。

“你也在这里,勇敢的年轻人。”雅克先生此时宽慰一笑:“洛,欢迎你平安回来,我的救命恩人。”

洛老板随意道:“我只是在自救而已。”

雅克先生道:“不管怎么说,我的承诺不会改变……正好你们都在这里了!洛,要不我们现在谈一谈,你和小女的婚事吧!”

女仆小姐目光微凝。

少女则是小嘴微张……父亲这是什么路数?

至于洛老板……洛老板这会儿眼睛眨了又眨,然后脚步不经意似的踩到了某处的草皮上。

唧——!

他们顿时听见了一道奇怪的声音。

“什么声音?”

“可能是田地里的老鼠吧。”洛老板随意一笑说道:“这边的蚊虫也不少,要不我们先去和贝特朗先生他们汇合吧……对了,雅克先生,是否已经准备好了午餐,我想我和我的同伴们,也应该饿了。”

“就…就这决定吧!”少女此时连忙将地上的【胜利之剑】抱起,“我…我去喊贝特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