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二十八章 谢谢……

第一百二十八章 谢谢……

马厚德和叶言的神情都变得异常的凝重。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二人都没有合上眼睛超过五分钟的时间——即便KingKong已经被关押了起来。

但是于华却死了。

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老中医这里的人看了一眼现场的环境,都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

于华的死状实在是太过骇人了!

浑身都倒在了变得粘稠的,几乎为黑的血泊之中。身上的肌肉大多数都绽开,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一处是完好的……真正的血肉模糊,大概就是现场的这种情况。

以及地板上出现的裂痕。

翻开了于华的身体,叶言沉默地看着这里的一切。他皱了皱眉头,“这些破坏应该是于华造成的……”

马SIR也是皱着眉头道:“到底要怎么样的酷刑,才能够把一个人折磨成这种模样……”

马厚德看着身后满脸苍白之色的老中医,“你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弄成这幅模样,一点声音你也听不见?”

老中医摇摇头,满脸的心悸之色,“马SIR,我哪能骗你不是?从你当差到现在,这几十年都是在我这里看的铁打扭伤,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我是一醒来就看到了这情况,马上就给你联系了啊!”

“这……”马厚德深呼吸了一口,空气之中充满了一种难闻的血腥味道——就像是在布满了死鱼尸体的下水道之中的那种味道,又腥又臭!

“会是米迦勒会所的人?”他不得不看着自己的老拍档叶言,问出了心中的第一个想法。

叶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不管是不是,总之于华这条线索是断了……再来,他只是买家一方的人,关于米迦勒会所的事情应该了解不会太多。关键还是KingKong。”

马厚德点点头道:“我会让人二十四小时看着这个家伙。他想要自杀都做不了!我就不信那个什么鬼的米迦勒会所的人,有胆子冲进来局子里头!”

说着,马SIR拍了拍叶言的肩膀道:“老弟,你放心,我会加派人手,只要那位小姐还在这边的话,我一定会帮你找出来的……另外还有那批货!”

叶言拍了拍马厚德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勉强地笑了笑,他长长地吁了口气,看着窗外的天色,“天亮了。”

“我送你回去和平旅馆休息?”马厚德想了会儿道。

叶言摇了摇头,“不用,我想一个人静静……KingKong有消息你通知我,保持联系。”

“这次你不会突然又玩失踪了吧?”马厚德颇为认真地道。

“没事,你去给你家的母老虎先报个平安吧。”叶言微微一笑,他抖了抖身上的黑色风衣,便出了这个门。

……

……

先是洗了一把脸,洛邱才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不久之前在中药房的那种感觉已经慢慢地从他的心中褪去。

于华让他的情绪一下子冲破了他一向以来的平静,也伴随着他交易完毕之后,如同油灯燃尽。

他很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了书桌之前。

在这里放了两封信……这是Jessica之前写下的。当然,按照她的要求,这两封信的内容就此作废。

但是作废并不说是不能打开看——况且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AM,7:01。

洛邱撕开了第一封的信件。

“太平洋之中有一座岛屿,那里是米迦勒会所的‘天堂’。在哪里,生活了不少人,孩子,大人……信徒。所以,请把这个岛屿的那些人解放出来。如果我的灵魂并不足够的话,至少把我的母亲救出,并且让她脱离米迦勒会所的信仰,让她能够开始全新的生活,并且,并且忘记我的存在。”

不多的内容。

但这已经是Jessica在考虑到自己行动失败之后,想要从俱乐部获得的东西。

洛邱拿着这封信,放置在了旁边的垃圾桶的上方。伴随着Jessica已经知道她的母亲只是一场骗局,这封信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

它在空气之中燃烧,灰烬缓缓地散落在小小的垃圾桶之中。

洛邱合上了自己的双眼,手掌放在了第二封信上,并没有马上打开。

……

这种锁头并没有办法能够拦下叶言。

开门的那一个瞬间,他忽然想起了不久之前,Jessica将她的枪交给自己的一幕。他长长地吁了口气,手指在这个单元的家具之中划过。

他坐在了沙发上,闭着了自己的眼睛……身边,仿佛Jessica就坐在了身边,仿佛坐在这里的她,此时正在专心致志地窃听着偷装在楼下洛邱家的窃听器收取的声音。

叶言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微微地偏着头。

他想,Jessica应该也是这个模样。

忽然,叶言把手指捏起,轻轻地放在了嘴唇边,他想象着,想象着手上正握着的一根录音笔,他想象着如果是Jessica的话,她会说些什么。

“我……来到了这里,来到了叶言的故乡……吗?”

叶言放下了手,露出了一种不喜,也不悲,甚至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的笑容……大概是莞尔。

他目光随意地在这个居室之内看着,却忽然看见了沙发的茶几之下放着了一个黑色箱子。

叶言下意识地把箱子去取出,他摸着这箱子的皮层……这是一种他十分熟悉的手提箱的形状。

叶言打开了它。

一支萨克斯风,一封信,一个U盘。

那是一封两页纸的信封。

……

“致叶言:”

“我知道,你会再一次来到这里,而且很有可能会很快。我知道,你也应该十分疑惑我到底是什么人。”

“我一直以来,都是米迦勒会所的人。从小时候开始,我就在组织的培养之下长大。”

“是的,我一直都在心中认为,米迦勒会所,是我将会奉先终身的信仰对象。直到,直到我碰到了你。”

“我甚至还记得,三年前,当我在机场的时候,在人群之中第一眼找到你的时候。满脸的胡子,像是没有睡醒的醉汉。还有,你眼睛里面的忧郁。”

“三年了,你就不会开心地笑一笑吗?”

“我知道,你心中一直都有一个人的存在。而我,或许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可以成为那个人。”

“但是这三年的时间,我人生当中空白一片的二十五年来,却多了你。”

“我恐怕是你最讨厌的那种人。因为你无法想象,潜伏在刑警组织的这段时间,我到底做了多少和你价值观相违背的事情,我又到底让多少无辜的人,陷入了不幸的旋窝之中。你更加无法想象,我在这之前,为了所谓的信仰,做了多少在现在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是一个恶魔。而现在这个恶魔将会变成一个复仇者。”

“这个U盘里面的资料,都是我所知道的,组织安排在总部奸细的资料,和他们的犯罪证据,以及让你受到陷害的资料。这些,足够你证明你的清白,并且让你能够获得一份不俗的功劳。”

“还记得吗?三年前,你就把一份功劳送到了我的手头上。当年你说过的那些话,我想在现在也适用。只是说话的人,变成了我。”

“叶言,请不要找我。”

“最后,你能为我吹一次萨克斯风吗?”

叶言闭上了眼睛,缓缓地吁了口气:“Jessica……”

……

洛邱把第二封信撕开。

“如果我失败死了,如果米迦勒会所也在愤怒之中让我的母亲受到了惩罚而死亡,请让叶言这一生,也幸福快乐地活下去。并且,忘记我。”

洛邱并没有烧毁它。

他只是仔细地把信纸叠好,缓缓地再一次装入了信封之中。

当楼上隐约地传来了熟悉的萨克斯风声音的时候,洛邱把手上的信锁入了抽屉之中。他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他的双手放置在了身前,想象着自己也正在拿着萨克斯风的模样,他的手指,伴随着那传来的声音和节奏,一下一下地弹跳着。

那是这首曲子的指法。

楼上,叶言拿起了Jessica留下的萨克斯风,站在了这个安静的居室大厅之中,清晨的微光让这里变得如同舞台般的慵懒和昏暗。

他缓缓地吹奏着:《Yesterday/Once/More》。

……

她站在楼顶之上,看着初升的旭日。

她单手捂住了左边的耳朵,感受着微风,倾听着小小的耳机之中传来的声音。

微风扬起了她的头发,同时吹走了她的思恋。

落下了一滴泪。

“谢谢……”(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