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八章 【La-Grondement-Du-Haine】

第三十八章 【La-Grondement-Du-Haine】

翻了个身,南小楠轻嗯了几声……有些不愿意醒来。

她此时懒洋洋的,完全放弃了思考,昏沉之中只想继续沉睡下去。

简单来说,是赖床病犯了……当然,也有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引爆了灵魂力量,导致精神萎靡的关系——她一下子弹坐了起来,甚至浑身都竖起了寒毛!

昏死之前的记忆正在复苏。

眼前是一个光亮的地方,完全不是之前的黑暗地洞可以比拟的地方——她从观感上获得了相对较好的体验。

但她绝对没有放松的意思,反而愈发的紧张了起来。

因为那个将自己打晕,甚至带到了这个地方的黑影……她,此时就站在了不远处的地方——站在了一座半跪着的天使雕像的面前。

这座半跪着的天使雕像不仅仅半跪着,双手更是呈握剑的姿势……只是天使雕像的双手之中却没有剑。

另外就是,这座天使雕像仿佛随时都会碎裂似的,南小楠看到了雕像身上许许多多的裂痕。

那神秘的黑影此时背对着南小楠,一动不动地站在雕像的面前……南小楠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以下是身体,发现黑影并没有察觉似的,于是胆子又大了一些,挪动的幅度变得更大了。

她观察清楚四周的环境了……这地方原本或许是一个巨大的水池水潭之类的地方,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水被抽干了。

但这是好事,起码能够方便离开——她也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像是被什么东西所砸出来的出口。

南小楠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一转身,不顾一切地拔腿就朝那被砸出来的出口冲去——但此时,她却像是撞到了一堵墙壁似的,一下子被反弹了回来。

南小楠顿时摔倒了在地上,她顿时看向了那将自己反弹之物!

这赫然是一个浑身都有着大量裂痕,裂痕之中有着橙红火光在流动的……怪人…怪物!

即使是碰见怪物,也不可能让南小楠真的恐惧——就连虚空元魔这种东西,她也杀过不少,更加不要说别的邪异鬼怪一类。

它们吓不着南小楠的——但让南小楠惊愕的是,眼前这个浑身异变的家伙,赫然是那位早早就失踪了的【自由之城】城主:杜兰德!

确实是杜兰德没错,尽管身体产生了不知名的变化,但对方的模样基本还是保留了下来。

怪东西…【杜兰德】此时低垂着双手,如同人类的某种返祖过后化作的猿类般般,喉咙发出了嘶嘶的异声,缓缓地朝南小楠靠近而来。

南小楠急忙忙爬起了身,并且往后退去——她发现,变异的【杜兰德】此时竟然没有再次靠近。

它似乎是是在忌讳…恐惧什么,目光虽然死死地锁定,但确实没有更进一步。

南小楠顿时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缓缓地转过了身去,只见那黑影的主人,此时已经悄然无息地出现在了自己的背后。

依然是那一头垂落地上的散落黑色长发……

“你…你好啊?”南小楠连忙堆出了一道勉强的笑容来,“优夜小姐,你这是和老板在玩角色扮演的游戏嘛……”

眼前披头散发,身上甚至只是穿着一件破烂黑色长袍,肤色异常苍白的女人,此时却猛然伸手,再次掐住了南小楠的脖子。

“还…还来一次?!”

南小楠再次被举高,她本能地用力拍打着对方的手臂……但对方的手臂却如同钢铁似的坚硬,甚至没有半点身体应该拥有的柔软。

“有…有什么话好好说……”南小楠此时艰难地开口说道:“第一次……你没有杀…杀我……肯定是因为…什么事情……先…先放我下来……我…我不会逃走的……”

她感觉对方似乎处于一种奇特的状态……不怎么稳定的状态。

这绝对不会是店铺里的那位事事都追求完美的女仆小姐!

打死南小楠都不相信,店铺的女仆大人会将自己弄得这样的不修边幅……简直就像是被人囚禁起来的囚犯一样!

女仆大人到底会不会私下和老板玩囚犯PLAY之类的刺激小游戏,南小楠不敢打包票,但就算是玩刺激小游戏,也绝对不会将自己弄得这么脏!

她有洁癖的!

披头散发的黑袍女子,此时果然将南小楠松口,随意地扔到了地上。

南小楠摸着自己的脖子,珍惜地呼吸着,惊疑不定地观察着眼前这个怪异的黑袍女子——虽然肯定对方不会是女仆大人,可这为什么能够以女仆大人的形象出现?

还有就是,异变的【杜兰德】,似乎一直畏惧着这黑袍女人的存在。

“那啥,你叫什么名字?”南小楠此时试探性地问道。

黑袍女子没有说话,目光透过散乱的发丝,一眨不眨地盯着南小楠看来……看得这位它自世界学院派的魔女心惊胆颤。

忽然,黑袍女子伸出了手来,竟是指向了那座身上布满了裂纹的半跪天使雕像。

南小楠怔了怔,她皱了皱眉头,下意识问道:“你想要我…过去那个雕像那里?”

黑袍女子没有反应,依然保持着手指着天使雕像的姿势……南小楠喉咙咕咚了声,便缓缓地爬起了身来,咬了咬牙,开始向天使雕像靠近过去。

她已经走到了天使雕像的面前。

雕像上的裂纹能看见的也变得更多了……她绕着雕像走了一圈,发现这些裂纹的源头,似乎是来自于雕像背后的一道较深的裂缝。

不知道是谁弄的?

“然后呢?”南小楠再次来到了天使雕像的正面,带着疑惑之色地看向了那黑袍女子,“你想要让我做什么?”

黑袍女子此时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思考——好一会儿,黑袍女子目光突然看向了【杜兰德】。

只见【杜兰德】的身体开始颤抖,甚至发出了混乱而急速的叫声。

黑袍女子的目光瞬间变得阴冷了起来。

【杜兰德】顿时咆哮了一声,紧接着竟是发疯了似的,疯狂地撞向了天使雕像!

砰——!!

一声巨响。

【杜兰德】却像是撞上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壁似的,一下子就被弹开了老远……【杜兰德】再次爬起了身来,继续咆哮,继续撞向了天使雕像。

一次一次,【杜兰德】始终无法真正地碰撞天使雕像,一次次的弹飞,摔到……而【杜兰德】身上裂痕上的橙红之光,也渐渐地变得暗淡了起来。

黑袍女子冷不丁地一挥手,【杜兰德】才终于停下了冲撞天使雕像的行为……黑袍女子此时再次朝南小楠看来。

“我…我还是不懂欸?”南小楠此时眨了眨眼睛,她觉得自己应该还有皮一下的余地。

但见黑袍女子此时闪身,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南小楠的面前。

“我突然就懂了!”南小姐二话不说就恍然大悟似的道:“你是想要让我帮你打爆这个雕像对不对?我太机智了!”

黑袍女子没有了更进一步的动作……反而像是在等待。

南小楠暗自咋舌。

根据【杜兰德】的情况看来,天使雕像应该具有某种力量,可以抵抗攻击,同时也能够让黑袍女子忌惮而靠近……

南小楠试探性地伸出了手掌,缓缓地摸向了天使雕像的身体……她竟然轻松就穿透了那扇无形的屏障,直接触碰到了天使雕像的身体!

天使雕像本身的防备力量,对她不起作用!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可以碰到这个雕像?”南小楠心中惊讶,她甚至又开始疯狂地消耗体内存储的热量来刺激脑细胞的活跃性,提升自己的思维能力。

这黑袍女人的目的显然是为了打破雕像。

雕像的力量让黑袍女人顾忌,同时也让【杜兰德】无法接近……也就是说,黑袍女人与【杜兰德】可以归纳为同一个性质相似的类别。

但为什么自己可以……还是说,只要不与黑袍女子和【杜兰德】拥有近似属性的,都将不会触发雕像的防卫。

如果是这样的话,栋雷米村的村民不少,随便抓几个人来也是可以……还是说,栋雷米村的村民也不行?

又或者说,自己原本就不属于圣光国度的居民,相性不同,所以才不受影响?

这么说来,那么阿萨谢斯,克丽丽……甚至卢迪克他们也应该可以吧?

不……【杜兰德】就不可以,【杜兰德】也是来自【自由之城】,而且还是十分高级的祈并者。

关键性的因素到底是什么呢……

思维的速度越来越慢,不知不觉间就恢复到了正常的水平……可南小楠却感觉自己快要捅破这层迷雾的薄膜了。

可恶啊……就差一点了!

她已经变成了一个皮包骨的状态——这次思维的提升,甚至连体内储存脂肪都用掉了不少。

大家知道的。

女孩子囤积的脂肪只会囤积在腰间和臀部的,但是女孩子消耗脂肪,却是会让胸部变小的。

我南小楠就不用做有身材有颜的女人哦?!

见南小楠的身体突然之间变得异常的消瘦,黑袍女子不禁皱了皱眉头——这是南小楠第一次看到对方的表情有了变化……尽管不是什么很好的变化。

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可以皮的余地了……或许对方已经失去了耐性。

“等我一下!”

说着,南小楠便飞快地跑到了一旁,捡起来了一块拳头大的碎石,随后回到了天使雕像的面前。

她看了一眼黑袍女子,见对方皱起的眉头似乎松开了些。

南小楠便深呼吸了一口气,大喝了一声:“嘿啊——!!!”

她紧握着手中的碎石,随后轻飘飘地往天石雕像砸……倒不如说是按了过去——鬼知道打爆这个雕像之后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自己是奉行绝对不会【手贱】的原则的啊!

就在此时,黑袍女子忽然闪身,出现在了南小楠的身后,毫不犹豫地一脚踹了过去……这力度不小。

它子世界学院派的魔女小姐瞬间就飞扑了出去,整个人直接撞向了天使雕像的侧边!

这一撞,撞得南小楠浑身骨头似要散开似的……差点就想要吐血,可见黑袍女人的这一踹,用力不轻。

“没事!”南小楠此时强忍着喉咙间涌动的血腥,“你看,我也打不爆……你要不找别人?不然我帮你找别人也行!我最喜欢帮助别人的人了!”

黑袍女子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一动不动。

南小楠轻轻松了口气……这天使雕像虽然浑身都是裂纹,但意外的坚固嘛?

南小姐摇摇头,爬起了身来,手中握住的去拳头大的碎石也随手一扔。

咔嚓——!

扔出的碎石缓缓地在地上滚动着,才恰恰滚到了天使雕像的基座处——真的是悄悄滚到,甚至可以媲美Snooker中防守大师的轻轻一挨!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连锁反应般,天使雕像上的裂痕开始疯狂地方增加,密密麻麻……最终轰然碎裂,并且异常的均匀!

南小楠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手掌。

——我觉得有人在玩我?

黑袍女子与此时目光微扬……她脸色甚至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篷####!!!

碎裂的天使雕像之中,于此时竟有一道灰黑色的火光冲天而起——它将整个地下湖泊的空间都染成了灰暗的颜色。

与此同时,一股仿佛能够直接侵蚀灵魂的阴冷之一,更是随着这股爆发而出的灰色火焰而向四周喷发而出。

南小楠瞬间被这股喷发的能量弹开。

她只感觉浑身冰冷,仿佛被无穷无尽的怨恨所包围着一样,头皮发麻,无尽的尖叫与咆哮之声直接在她的精神世界之中叫响。

这种精神上的伤害远比身体的创伤难搞,弄个不好分分钟自己就会玩完……南小姐此时神色无比的惊恐。

只见那黑袍女子,此时却无惧这股灰黑色的火焰,她缓缓地靠近到了火焰的喷发处……在南小楠惊恐的目光之下,黑袍女子甚至将手掌直接深入了这道喷发的火光之中。

缓缓地,黑袍女子似乎自火光之中抽出了什么。

渐渐地出现……先是一根杆子,缓缓地被黑袍女人自灰白的灰光之中抽出,杆子逐渐变长。

最终,出现的赫然是一根缠绕着黑色荆棘的灰白战旗!

【La-Grondement-Du-Haine】

声音,自这黑袍女子的口中,轻轻发出。

南小楠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腰,猛然打了个激灵,趁着黑袍女子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这根诡异的战旗之上,趁着【杜兰德】这会儿半生不死,转身,撒腿就跑。

“老板!救命啊啊啊啊——!!”

……

……

雅克先生的宅子后园的门外。

贝特朗将昏睡的洛老板轻轻地扶上了一辆早早就准备好了的马车,将他与少女放到了一起,然后才走到了前面,握住了缰绳。

“驾——!”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