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二章 老板,要不您先别忙?

第五十二章 老板,要不您先别忙?

伴随着白衣青年的走入,圣人居所之中的仆人们,一个个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就像是突然被拔掉了电源的机器似的……他们,一瞬间变得毫无生气。

白衣青年在大厅内停下了脚步,看了眼放置在露台处的那种巨大的躺椅,随手一挥,女人的尸体便缓缓地飘向了躺椅上。

看向了面前的葛拉贝天使,白衣青年直截了当问道:“汇报。”

葛拉贝天使低着头道:“今日,【圣人】将【自由之城】的账册准备好,交予我进行复查。随后,【圣人】就以要接待七都的管理者为由,暂时离开了居所。”

“你一直没有离开?”白衣青年眉头轻皱。

葛拉贝天使点点头,“直到【圣陨】出现的时候,我都还在书房之中……我有想过是否要出面,然后大人您便来了。”

“这两人,【圣人】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白衣青年想了想道:“或者见过什么人?”

“除了对挖发出圣少女仪式的邀请之外,据我所知并无什么特别的举动。”葛拉贝天使摇摇头:“至于观礼邀请,以往也有过多次……所以这次,我并没太过在意。”

白衣青年淡漠道:“你替代我,盘查【自由之城】的事务,【圣人】却在这个时候对七都的管理者发出圣少女观礼的邀请,这当中真的没问题吗。”

“我以为…双方之间是不冲突的。”葛拉贝天使迟疑着道,“大人是认为,这两件事情有所关联?”

白衣青年沉默不语……他目光此时微微一动,看向了葛拉贝天使的身后。

“朗度!”葛拉贝天使回头。

大厅的入口处,朗度天使正在快步走入。

朗度天使向葛拉贝天使点点头,旋即马上看向了白衣青年,恭敬道:“大人,这次【晨曦之都】的拜朗应邀前来【自由之城】,我与拜朗一同而来……大人放心,【晨曦之城】的账册我已经审查过来。这次与拜朗同行,也是因为大人说过,要在自由之城汇合的原因。”

白衣青年淡然道:“在自由广场的时候,你为何不在。”

朗度天使道:“【圣陨】出现的时候,我看到有一道闪光猛然从自由广场冲出,向西方而去? 所以就追着那闪光离开了。”

白衣青年神色微动:“可有什么发现。”

朗度天使无奈似的摇摇头:“速度太快? 我跟丢了……对不住,大人。”

白衣青年沉吟道:“你的速度在天使之中并不弱……对方能够甩掉你? 看来是有备而来了。也就是说? 你们两个都无法给我提供有用的线索。”

两名天使连忙惶恐地低头不语。

“你们暂且出去。”白衣青年此时冷不丁地挥手说道。

朗度天使以葛拉贝天使对视了一眼,便恭敬后退——最后葛拉贝天使关上了大厅的门? 只见此时白衣青年正走向了放置在躺椅上的那具【圣人】的尸体。

……

“你吃的什么?”葛拉贝天使此时忽然说道。

只见朗度天使似乎刚往自己的嘴巴塞了点什么东西。

朗度天使长则是浑然不知似的,“我吃了什么东西?我没吃啊?”

葛拉贝天使皱了皱眉头……她摇摇头? 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实在是不值得纠缠不清。

她想了想道:“我奉命盘查【自由之城】的愿力数目,比你还要早些,没想到你却比我更快就把【晨曦之城】的账目清点完毕了。”

“只能说拜朗这个家伙的工作效率太高了。”朗度天使随意道:“这次能够这样的顺利,我也有些诧异。不过? 账目的事情现在已经是小事? 【圣陨】才是头等的大事,恐怕马上,另外的几位也会……”

“嘘,禁言。”葛拉贝天使冷不丁说道。

朗度天使一怔,旋即点了点头。

两名天使此时转过了身去? 站在了客厅的大门前,如同守卫似的? 一动不动,神情肃穆——只因为? 此时的客厅之内,已经降临了更多的伟大存在。

那些圣光国度的至高们!

……

一道接着一道的光影? 此时在白衣青年的身后出现? 这其实有六翼神圣的炽天使? 也有粗衣麻布的男人,更有不染一尘的青年。

“看来,除了【玛丽亚】之外,该来的都到齐了。”光影之中,一道富有磁性的男性的声音缓缓响起,“她应该出现的。”

“她也可以不出现,她不能离开修道院。”另一道声音回应……是一名神圣炽天使的光影。

“米迦勒?”粗衣麻布的男人忽然看向了白衣青年。

只见白衣青年此时指了指【圣人】的尸体道:“在任何的讨论之前,我希望你们先观察这具尸体。”

“尸体?”

一众光影的人物声音略大疑惑。

它们都是天国之中极为重要的存在,能力非同寻常……此时众光影人物的视线纷纷汇聚在了【圣人】的尸体之中。

但好一会儿,那富有磁性的男性的声音才略带一丝迟疑道:“这尸体有什么问题?”

“没有问题。”白衣青年摇了摇头,“完全看不出来任何一点的问题。”

“没有一点的问题,也就说……”声音富有磁性的男性皱眉道:“就是最大的问题。”

“不错。”白衣青年点了点头,“虽然为了稳定【自由之城】,我们曾联手将【莉莉丝】的位格暂时提升到了【圣人】,但这具尸体,是假的。”

“假的?”

众光影人物纷纷惊动——在它们的目光判别之下,竟然无法分清真假,这事情就很离奇了。

一道圣光火焰自白衣青年的手掌挥出,火焰落到了【圣人】尸体的身上,瞬间开始了煅烧了起来。

燃烧的圣光火焰之下,【圣人】的尸体开始被焚去了轮廓。

很快,那声音富有磁性的青年一皱眉头,“这是……”

他同样挥手一扫,让燃烧的圣光火焰在此时瞬间熄灭——只见躺椅之上,此时残留的,赫然是一具泥土所捏造的身躯。

声音富有磁性的青年自泥雕上捏出了一小块的泥层仔细观察,“第六天的尘……”

“父亲在第六天,以地上的尘土造人。”那粗衣麻布的男人此时缓缓说道:“但这是一个概念,初代的人类也只是一个概念。然而第六天的尘的确存在。它从概念之中诞生,本身就拥有极强大的神性。但【第六天的尘】为什么会……”

“诸位,在这之前,我已经碰到了一个以【第六天的尘】化身的女子。”白衣青年看向了众光影人物,“这个女人自称是阿斯曼……”

白衣青年此时将他在【栋雷米】村的发现娓娓道来,只是省略掉了店铺老板出现,以及女仆小姐现身一事。

那位店铺的新老板,说可能要回收天国的事情,实在是过于的惊悚……他不知道,这些光影人物在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能够保持镇定。

“以【圣·贞德】被暗杀的谣言引【自由之翼】入局?”

“她还能操控【天命系统】?”

“同样也是【第六天的尘】所创造的身体!”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现在才知会我们?米迦勒……你是在怀疑,我们当中的其中一个…多个?”

面对着众光影人物的视线,白衣青年只是正色道:“我只希望,圣光国度,能够安然度过这次【圣陨】的危机。”

“这次影响太大,需要告知【父亲】。”一名一直沉默不语的神色炽天使开口道。

白衣青年却摇头道:“自上次超脱者【王座】进犯之后,【父亲】就关闭了伊甸,一直没有出来。祂不会不清楚圣光国度发生的事情,祂此时选择不现身,就是认为,我们拥有解决这件事情的能力。”

“恐惧已经开始蔓延了。”粗衣麻布的男人此时轻声道:“我建议,诸位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封锁恐惧的源头吧。”

“我们联手吧。”那声音富有磁性的青年点头道:“将【自由之城】彻底隔离开来……这次,我们不能让圣光国度再清洗一次!上次的清洗,虽然是无奈之举,却也让…我们不能让悲剧再次上演!不管背后之人又怎样的打算,我都必将追究到底……以【十戒法条】的名义!”

“摩西,此事尚未有一个定论,何必早早就想要取出你的法板?”一道幽幽的声音响起,却是那粗衣麻布男子的声音。

声音富有磁性的男子却道:“我先去吩咐【迦南】之都的管理者……七都的管理者在,诸位各司其职吧,事不宜迟!”

说着,声音富有磁性的男子……摩西率先离开了【圣人】居所的大厅。

“那么,我也……”另一道光影也身化流光而去。

随后一道道光影也紧接着离开。

白衣青年此时喊住了一名炽天使道:“拉斐尔,你去见【炽天之城】的教宗,我有话想要与约翰说说。”

“但愿你也有话要与我说,弥额尔。”那被喊住了的炽天使…光影之中的拉斐尔面无表情说道,但未等白衣青年的回应,便也化身光辉离去。

……

【圣人】居所的大厅中,此时只剩下白衣青年,与粗衣麻布的男人……约翰,【旧约之都】的【圣人】。

他俩对视了许久。

白衣青年冷不丁道:“父亲不在的这段时间,幸苦你了,约翰。”

只见粗衣麻布的男人此时缓缓说道:“我这次降临圣光国度,用的是约翰的位格。”

“我明白的。”白衣青年点点头,旋即想了想道:“伊甸园中,那位镇守者……最近可有什么动作?”

“那位女士最近并未什么动作。”粗衣麻布的男人摇摇头:“上次超脱者的【王座】进犯,根据协议的内容,那位女士倒是有暗中出手,但自此之后,就多半在睡眠。你为何突然问起……是否与协议期限有关?”

白衣青年不动声色道:“确实,毕竟协议期限马上就来到来,而【父亲】这次却不在了。”

粗衣麻布的男人想了想道:“虽说超脱者的【王座】早前带人进犯,但并未伤及太多。目前在伊甸园之中存储的愿力,足以应付下一次的协议,你不必过多的担心。我会尽我所能,看护好伊甸园。”

白衣青年摇摇头,叹了口气道:“但愿如此吧。”

粗衣麻布男人道:“我们不会,让当初的悲剧,再一次发生……我们不会,让【梅丹佐】的事情重蹈覆辙,更加不会,再交出任何一个圣人。”

“约翰,我可以相信你吗。”白衣青年幽幽地看向了粗衣麻布的男人。

“弥额尔,你这是?”粗衣麻布的男人不禁皱了皱眉头,旋即脸有惊色,“你的本源怎么损失了这么多?!”

只见白衣青年露出了一抹苦笑,“我说,我至今也没有定论……你相信吗。”

“这到底……”

“我遇见了一个人。”白衣青年吁了口气,“大概是整个天国上下,都不会希望在生命的期限之内,能遇上一次的人。”

……

……

……

……

“阿萨谢斯先生他们,现在怎样了。”

房间内,洛老板拎起了茶杯,随意问道。

“勉强算是冷静下来了,不过状态不怎好。”女仆小姐淡然道:“然后南小姐就索性就他们全部都敲晕了,说怕他们会吵到主人您休息。”

“南小姐还真是出人意表呢。”洛老板微微一笑,随后将茶杯放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和我说的。”

女仆小姐走到了洛老板的面前,微微低头道:“关于【梅丹佐】的事情。”

“你是想说,当初天国是因为【梅丹佐】的【圣陨】,导致大量的愿力受到了污染,无法提交……最后不得不以【圣·贞德】的灵魂抵账的这件事?”洛老板也看向了女仆小姐,“如果只是这件事情的话,店铺的账本上,就有写得很清楚。”

“但账本上,并没有记录【梅丹佐】是因为什么而【圣陨】。”女仆小姐轻声说道。

“你想查?”

“我想查。”女仆小姐点点头。

“从前,你没有提出过这个要求吧。”洛老板随意道:“上一任在的时候。”

女仆小姐摇了摇头。

洛老板此时微微一笑,却是抓起了女仆小姐的手掌轻玩着她的手指,“那你,打算用什么来支付呢……优夜小姐。”

“我好像,已经没有什么是可以支付给主人的呢。”女仆小姐轻笑了声。

“你会有的。”他亲吻着她的指尖说道。

触电似的,女仆小姐眼帘儿微微缠斗……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触感,然后直接反射到了炼金人偶的身体之上……只是,也只能到此为止。

“我好想……”她轻声呢喃道:“我想将我所有的情欲,都奉上……”

一道惊叫的声音响起。

……

南小姐得声音此时也在房间的门外响起。

“老板,不好啦,那位让娜小姐醒过来了,但是情绪不知道为什么失控了!我摁不住啦……要不,您先别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