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三章 【圣人】受难日

第五十三章 【圣人】受难日

房间之中,少女彻底失去了控制般,呲牙,咆哮……她已经被绑在了椅子之上——南小楠的手笔。

“就是这个样子了,我怕弄伤她,所以只能暂时绑住……”

绳子在少女的身上缠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交叉,并且伴随着少女的挣扎,绳子也越发的收紧……她似乎渐渐地变得有些呼吸困难。

一旁,贝特朗正略显得着急地看守着,见有人来了,连忙喊道:“圣……优夜小姐,你们来了!看来看看让娜小姐啊!”

洛老板点点头,随后看了眼女仆小姐,眼神示意。

女仆小姐这才走向了被绑在椅子上的少女,只见少女在有人靠近的瞬间,情绪再一次失控,她身体不能动,但脖子可以,头往前伸出,嘴巴张开,眼看就要咬人。

女仆小姐眼明手快,手掌直接伸出,便已经捏住了少女的下颚。

随后响起了轻微的骨骼位移的声音……少女的下颚似乎就已经脱臼了。

贝特朗不禁狠抽了口凉气,连忙颤着声道:“圣…优夜小姐,您要不,轻、轻点?”

“你不介意她或许会咬伤自己,我无所谓。”女仆小姐淡然说道,“贝特朗,先生。”

贝特朗喉咙咕咚了声,“当我没说嘛……”

女仆小姐面无表情地扫了贝特朗一样,才继续关注着此时的少女,“她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个样子的。”

南小姐连忙应道:“就刚才!本来我打了点热水过来,打算给她擦擦脸的,然后她突然就醒了过来,情绪瞬间就失控了,破坏欲还挺强的……她看样子,好像是什么人也不认得,之前那位阿斯曼小姐曾经对她植入天命系统,后来中途而废……会不会有关系?”

“看情况,概率很大。”女仆小姐将手掌贴在了少女的额前,沉吟着道:“她的精神状态很混乱,初步判断与天命系统植入的失败有关,另外……”

“另外什么!”贝特朗急切问道。

女仆小姐淡然道:“【圣陨】带来的环境变化,催化出了现在的结果。”

贝特朗愕然道:“小姐的天命系统植入失败,按理说她与圣光国的人并不一样……【圣陨】也会影响她吗?”

“即时没有天命系统? 难道你们创造出来的这个思念体自身? 就没有了信仰吗。”女仆小姐反问道。

“您是说……”贝特朗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旋即露出了懊恼的神情? 他一打拳头? “假【圣人】突然死亡的事情,会不会和阿斯曼小姐有关?”

女仆小姐此时沉吟不语。

洛老板此时却走了上来? “只用药物之类的,能够让让娜小姐平静下来。”

女仆小姐马上丢下了沉思的事情? 回应道:“剂量稍微重一些的普通镇定剂都可以……嗯? 她安静下来了。”

“确实……”贝特朗此时也惊讶不已地看着被绑在了椅子上的少女。

只见少女此时不仅仅安静了下来,甚至还呆呆地看着了某人——看着才走前来的洛老板。

“这好像是因为未来……因为洛先生的靠近?”贝特朗下意识道。

“主人?”女仆小姐带上了一丝的疑问。

洛老板此时却微微摆手,他甚至示意女仆小姐退后了些,随后独自走到了少女的跟前……少女身上龟甲似的绳结缓缓松开? 最终尽数脱离。

少女此时却安静地坐在了椅子上? 她甚至露出了一丝微笑来……是那种,安心的笑容,但少女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举动。

“这是怎么回事?”南小姐顿时惊讶连连。

女仆小姐沉吟着道:“主人身边会有特别的类似磁场一样的东西,虽然主人平常会尽可量地收敛? 但太过靠近的话,还是会有一些逸散出来的……【圣陨】对环境的影响? 不会起作用。”

“也就是说,没有环境的催化? 她就能暂时安静?”南小楠眨了眨眼睛,“那老板不就是人型的镇静剂?真好用啊……我? 我去看看阿萨谢斯先生他们会不会也出现相同的问题!”

瞬间? 南小姐便逃命似的跑了出去!

她怎么会忘记不久之前敲老板房间? 女仆小姐走出来时候的那种看她如同看见尸体似的目光?

这位女仆小姐对女性下手似乎相当的狠辣……在【栋雷米】村的时候,那黑衣女人的脸,说撕就撕,都不带皱眉的!

洛老板并没有在意南小姐此时的想法,他只是随意地将手掌伸向了少女的脸颊——并没有触碰,只是隔着空气。

却见少女此时闭上了眼睛,温顺得如同家养的猫咪似的,自动地就往手掌上靠拢了上来,甚至露出了舒坦的神情。

女仆小姐眼皮轻轻一跳,没有说话。

洛老板想了想后吩咐道:“优夜,你去准备一些普通的药物,先帮这位让娜小姐平复下来吧。”

“我马上去。”女仆小姐转身就走,动作飞快……甚至急不及待似的。

贝特朗这会儿陷入了沉思。

他看着这位洛先生欲言又止,虽说【自由之翼】的圣天使们一直以来都有一个不切实际的妄想,就是希望会有那么的一天,会出现一个能够让圣女大人好好地做个人的人物出现。

但当看到圣女大人这般贴服的时候……

——果然心情还是很复杂啊!

“未来姑爷,你到底是什么人?”贝特朗冷不丁地问道。

房间此时只有他与洛老板的时候——至于此时的少女,贝特朗已经下意识地将她归纳为无法感知和表达的类型。

“贝特朗先生。”洛老板却微微一笑道:“你不觉得,一直以来的这种称呼,会显得有些狡猾吗。”

贝特朗顿时一怔,不禁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心内的小心思被道破了之后,他很快便恢复如常,并且露出了肃穆的神情,“洛先生,请你告诉我,我…我们【自由之翼】,应该如何看待你才对。”

“如何看待?”洛老板似露出了沉思般的表情。

伴随着贝特朗越发忐忑的心情,洛老板却忽然轻松一笑道:“我的身份在不知不觉之间变得越来越多了。从一开始只是作为别人的孩子,亲人,到后来成为更多人的朋友……其实我以为,这些身份多些也是好事,它们总能够让我心中多一些牵挂。所以,其实我并不介意再多一两个身份。”

贝特朗目光渐渐放大,这话岂不是说……

“我说过。”洛老板轻声道:“会很期待雅克先生的承诺。”

贝特朗顿时一拍脑袋,这会儿完全清醒了似的,内心的不安似乎一扫而空似的——他奶奶的,和这些文化人说话就是累!

——你直接说,你就馋咱家圣女的身子不就得了,大家都是男人!

“我去看看有什么能帮圣女大人的!”贝特朗顿时喜色冲冲地跑了出去。

洛老板莞尔一笑……他目光收回,少女此时依然亲昵地贴着了他的手掌,此时甚至用上了双手抓紧。

有一件事情,优夜是没说错的,这确实是得益于洛老板身上逸散出来的一些特别的磁场一类,才中和了【圣陨】所带来的环境变化。

但这并不是源自于作为店铺老板的能力——店铺老板的能力是绝对的,精确的,就如同他对存在感的控制,一分不会多,也一分不会少,更不会出现偏差,逸散的情况。

这是源自于他体内另外一股力量。

不那么的好控制,也无法做到绝对的精确,没有误差,但却是……与生俱来般。

“你梦见什么了呢。”

洛老板低头看着渐渐入睡的少女,轻声问道。

……

……

【自由之城】的上空,有一道巨大的光辉出现。

在这天未明的至暗之时,光辉如同太阳般的普照——瞬间,更多同样巨大的光辉,开始自不同的方向飞上了【自由之城】的上空。

【自由之城】的居民们,瞬间感受到了一股既陌生又熟悉的温暖的感觉——熟悉是,光辉的照耀,宛如【圣人】对人们的普照,陌生的是……这并不是他们所熟悉的【圣人】的光辉。

但是多道巨大光辉的出现,却让【自由之城】的居民仿佛在溺水之中,寻到了一根浮木,他们在窒息之中,呼吸到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他们的内心依然被巨大的悲戚与绝望所弄照着,但却已经渐渐能够变得冷静……他们试图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虽然迷惘,虽然彷徨,虽然恐惧,但却已经能够很好地思索。

“是七都另外的【圣人】!”

“天使!是【炽天之城】的天使!”

“它们没有放弃我们,还没有……”

“我们的【圣人】死了……我们都是罪人啊……”

“我们祷告的声音,还能抵达吗……”

地上,面对着那多道的巨大光辉,【自由之城】上下的居民们,开始逐渐地作出了【圣陨】之后的第一次祈祷。

而这一切,都落在了天上那多道巨大光辉身影的眼中。

……

像是这种超大型的,自发的祈祷,原本是一次产生大量且高质量愿力的绝妙时刻——但此时巨大的光辉们,却无甚欣喜之色。

这批愿力庞大是足够庞大了,但却不能接收。

“果然,已经被污染了。”那声音富含磁性的男人此刻轻轻地叹了口气:“但愿我们来得及,让【圣陨】的影响,隔绝在这里。”

“唯有两条路可走。”光影之中,粗衣麻布的男子忽然说道。

“约翰?”

粗衣麻布的男子正色道:“一如【父亲】曾经,我们合力将【自由之城】全力清洗,再重新塑造。但是这样一来,将会波及所有的七都,想要让圣光国度恢复元气,恐怕在下一次协议期限到来之前,都十分的勉强。大家也知道,别说是下一次的协议期限了,这次的协议期限,也马上就要到来了。”

众巨大光辉身影沉默不语。

“另外一个办法是什么。”光辉之中,白衣青年的声音缓缓响起。

粗衣麻布的男人道:“让【自由之城】的圣人复活。”

众巨大光辉身影瞬间神色一凝,声音富有磁性的男人……摩西更是直接道:“你是说,【复活节】?”

“圣子曾经受难,钉死在了十字架之上,三日之后复活。”约翰点点头,缓缓说道:“【圣人】也在受难之后的第三日复活,绝望会一扫而空,希望将会降临人间,【自由之城】将会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高质量祈愿之力。”

“约翰,你可知道,这是一场豪赌……”摩西皱眉道:“一旦失败,【圣人】无法在受难之后的第三日复活,也就意味着信仰上出现了错误!那么,最后不仅仅只是【自由之城】,所有的七都,整个圣光国都需要面临清洗!”

“这次协议期限需要缴纳的愿力足够了,而且还有少许的剩余。”约翰缓缓说道:“哪怕是失败了,我们至少还有一整个协议期限来让圣光国度恢复元气……相信多开拓一些子世界的话,下一次的协议期限到来之前,应该能够弥补回来。但如果成功了,那么这次危机自然会安然度过,天国的愿力状况,将会变得更加的良好。”

“看来你已经想好了,才提出来的。”沉默不语的另外一位炽天使……拉斐尔忽然道:“也就是说,你更看好利用【复活节】,对吗。”

“圣子会庇佑我们。”约翰轻声应道。

摩西想了想道:“复活一事,大有可为……约翰,你曾经是圣子的门徒,甚至亲眼见证了圣子受难后复活,我可以相信你,你打算怎么做?”

只见约翰此时目光撒下,俯瞰着整个【自由之城】,“三日之后,也是圣少女的仪式……三日之后,【圣人】将会借住圣少女的仪式,在烈火之中获得重生。我们需要,【自由之城】所有人的信仰之火。”

“好!”摩西点头道:“我们马上去吩咐七都的管理者,全力配合你!”

多道巨大的光辉开始散落了。

但至暗也在此时散去,因为【自由之城】也即将迎来了新的一天。

……

……

自由之城,自由之都学院內。

“达修,达修!”

学院的男生宿舍区内,一名少女神色匆忙地奔跑着,很快便来到了其中一户宿舍的门前。

开门得少年人达修此时一脸的憔悴,“是蕾米娅……你怎么会这个时候?”

“达修,刚刚教务处通知我,圣少女的仪式将会如期举行!”只见少女此时神色狂喜道:“学院的大人物说,【圣人】将会在圣少女仪式上受难复活!达修……达修!你听见了吗!!”

只见少年人此时目瞪口呆——他甚至下意识地回望自己的宿舍内……看着那打开了的窗户。

窗帘晃动,似是风所吹动。

“达修!你看什么呢?”

“啊?没……没什么!”少年此时怔了怔,旋即露出了喜色,“太好了!【圣人】受难复活,真是太好了……太好。”

“是啊!”少女蕾米娅并未在意,“我已经激不激动,恨不得今天就是圣少女的仪式日了!”

少年微微一笑,亲昵地揉了揉少女的脑袋,“这么早,去吃早饭吧……对了,你怎么绕过宿管跑到男生宿舍来的?”

只见少女此时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我见楼下的管理员,这会儿正在祈祷呢!”

“你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