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二章 无人认识

第六十二章 无人认识

即使被街上的行人挤到了在地上,白衣的青年也并未过于的慌张。

作为圣光的传播者,天国征战万界的统帅……自身也有无数传说的他,本身亦见过太多的风浪。

他默默地站起了身来,并且拍去了身上的灰尘,目光冷冽又冷静地打量着身边的一切。

“幻觉,还是……”

分析着,感受着,哪怕是空气之中的流动,他都没有放过。

然而,这种本能一样的对四周环境的清晰感知,如今却显得无比的迟钝。白衣的青年皱了皱眉头,在他如今的感觉之中,他就好像是被套上了一层厚厚的膜,隔绝与整个世界之外。

街上行人依旧,人声依然鼎沸,人来人往,他却已经站在了原地许久。

“至高指令……”

曾无数次启动过的圣光国度的权能,同样也毫无反应……数次的尝试之后,白衣的青年已经停止了无意义的举动。

他依然冷静。

他是本能地不相信自己的一切都已经被剥夺,而且是那转念之间的剥夺。

“传说消失?”白衣青年沉吟着道:“我的传说不会消失……哪怕只有一个孩子,知道我的存在,我也将会回来。”

他缓缓地吁了口气,目光看向了【自由之城】内高处之中的圣人居所,下意识地,白衣青年意念一动。

然后他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化作光辉而去,他依然还停留在了原地……白衣青年皱了皱眉头。

他沉默着。

沉默过后,他选择了……走路。

先不要慌!

……

……

简陋的大房子里,众人汇聚了一堂。

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孩子们在赛莉恩修女的指挥之下,有秩序地坐到了一张大大的餐桌之上。

“今晚,这里来了两位客人……”

赛莉恩修女正在为孩子们介绍着福利院的来客——这里的孩子要远比想象之中的多,除了已经见过的可莉以及迪奥娜之外,另外还有十三个不同的孩子。

他们之中最大的约莫十四五岁的年纪,最小的恐怕不过五岁左右。

“让我们为今晚的晚餐而感恩。”修女小姐以此作为结语,并且带头开始双手合十地在开始祈祷。

看着孩子们一个个神情专注地在食物之前祈愿,女仆小姐往洛老板的身边靠了靠,低声道:“主人,刚才您的生命,有一次十分急速的下降……”

洛老板知道这是瞒不过的——当然他也没有有心隐瞒的意思。

因此,作为可以管理他部分时间的女仆小姐,很容易就能够察觉出来。

“稍微买了些比较贵的东西。”洛老板此时微微一笑,随意说道:“而且,还没有到警戒线不是。”

女仆小姐顿时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但很快便恢复如常……虽然主人的时间蒸发得有些厉害? 但还不算是极限的操作,确实正如主人所说的那样? 还在安全的水平线上。

真正极限的操作? 只有主人逆转时间与上一任的店主在过去【见面】的那一次。

只不过,需要主人时间下降到这种程度……所做的事情? 显然也并不随意。

正自沉思之间,桌子之下? 洛老板却悄悄地抓起了女仆小姐的手掌? 只见洛老板此时眨了眨眼睛,笑了笑道:“在吃饭的时候走神,是对主人家的不尊重哦。”

“失礼了。”女仆小姐略一点头。

此时,修女与孩子们已经完成了饭前的祈祷……于是? 在孩子们期待的目光之下? 阿萨谢斯先生拿起了勺子在杯子上轻轻一敲,笑了笑道:“可以开动了,孩子们。”

……

……

“站住!这里拒绝对外开放!”

圣人居所的门前,门卫洪亮的声音在白衣青年的耳边响起……白衣青年不禁皱了皱眉头。

习惯了在圣光国度之内无所顾忌,来去自由的他? 一瞬间并未适应过来。

只是他确实失去了显化圣光的能力……凡人,不仅仅能够直视他? 甚至还能轻易地触碰他。

多年来的修养,并未让他对于这种情况动怒? 面对着门卫的阻拦,白衣的青年淡然说道:“我是来找人的? 请告知葛拉贝一声? 弥额尔想要见她。”

“弥额尔?”门卫下意识地怔了怔。

看见门卫此时的神态? 白衣青年心中一动,“你听过我的名字吗。”

门卫却直接摇了摇头,“没听过……不过,你要求见葛拉贝天使大人?”

白衣青年冷静地点了点头。

“你稍等。”门卫飞快地说道。

这是出于圣光国度的人类普遍拥有的善的关系——尤其是在圣人居所这种如同圣地般的地方工作的人,他们的品德自然更为的高尚。

不会予以任何人以无谓的刁难,甚至会尽量地回应来者合理的请求。

白衣青年耐心地等待了片刻,前去通报的门卫很快就回来了,并且还不仅仅只有他一个……还有一名在夜色之中,宛如明月般动人的女子,也缓步而来。

这名女子,赫然就是葛拉贝天使。

圣人居所的门前,白衣青年此时负手而立,自身气度不凡……见葛拉贝天使出现,白衣青年脸上似有了一抹轻松之色。

“天使大人,就是这位说要求见你。”门卫此时飞快地说道。

只见葛拉贝天使稍稍打量了门前的白衣青年一眼之后,点了点头。她挥了挥手道:“知道了,我来处理吧,回到你的岗位上,敬业的先生。”

能够得到天使的赞赏,是一件与有荣焉的事情……门卫神色略显得激奋,显然心情一下子并未平复。

葛拉贝天使却不理这些,她只是缓步地走到了白衣青年的跟前,淡然道:“是你,找我?”

白衣青年下意识就感觉到了不妥的地方,而这种不妥马上就转变成为了不安。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存在?”只听见葛拉贝天使目光如炬般,“通报的门卫说你自称为弥额尔?”

“你…”白衣青年沉默半响,喉咙忽然干涩,“没听过吗。”

葛拉贝天使摇了摇头,淡然道:“我不会忘记任何一个听过的名字,但我确实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不管你是谁,既然你知道我在这里,说明事情不会很简单。说明你的来意吧,奇怪的家伙。”

“我是……”白衣青年突然走前了一步。

“止步!”下一刻,葛拉贝天使就已经出言低喝。

同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化作了墙,挡住了白衣青年的脚步——生平第一次,他竟然被如此脆弱的力量拦住了脚步。

然而,明知道这只是一股微弱的圣力,可对于此时的白衣青年来说,却像是拦路的猛兽似的……他一瞬间愣在了原地,大脑一片的空白。

那种一路过来,前行冷静下来的,所有的疑虑,不安,甚至连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恐惧,就在此时集中爆发!

仿佛在灵魂的深处撕开了一个可怕的口子,所有的不安,所有的恐惧都瞬间冲出,几乎淹没了他的意识!

“放肆——!”在被不安与恐惧所压倒了理智的状况之下,白衣青年失控了似的怒道:“我乃【圣弥额尔】!统御天国的大君!”

通常这个时候,都会风云变幻,通常这个时候,整个世界都会因为他的震怒而被撼动……通常这个时候,无穷无尽的圣光将会压服一切的反抗。

通常这个时候……

什么都没有发生。

葛拉贝天使此时微微张开,刹那间的失神之后,葛拉贝天使脸上却浮现出了一抹愠怒之色,她低声一喝,“罪人!”

霎时间,圣光的力量直接让白衣青年的身体跪下!

“我没听说过什么【圣弥额尔】!”葛拉贝天使微怒道:“统御天国的大君,乃是圣子的门徒【约翰】!不过你是什么人,但凭这一条亵渎的罪名,圣光的火焰,就应该将你净化!”

这位葛拉贝天使或许是真的动怒了,手掌一挥,一道实质化的圣光火焰就已经在掌心之中出现,随后直接弹到了白衣青年的身上。

圣光火焰燃烧的瞬间,白衣青年生怕第一次感受着这种被火焰炙烤灵魂的痛苦。

刹那间的走神之后,他便因为伴随而来的可怕痛苦发出了剧烈的哀嚎之声!

“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此时,一道光辉降临,随后已经粗衣麻布的男子缓缓地自光辉之中走出……见状,葛拉贝天使连忙低下了头去。

只听见这粗衣麻布的男人缓缓说道:“葛拉贝,我听见了你的呼唤。你应该知道,我正在与七都的其它至高,在守护着【自由之心】的诞生。”

“对不起,大人!”葛拉贝天使惶恐着道:“我并未有意,只是此人……”

她看了眼那被圣光火焰所灼烧的白衣青年。

这白衣青年除了被火焰灼烧的瞬间发出了哀嚎的声音之后,如今竟然是死死地忍住了痛苦……甚至强忍着圣光火焰的灼烧,一声不吭,不知道什么时候,甚至已经站起了身来。

好强大的意志力!

“约翰!”

那是白衣青年沙哑至极的声音。

“放肆,竟敢——!”葛拉贝天使瞬间何止。

却见粗衣麻布的男子摆了摆手,不仅仅示意葛拉贝天使安静,他甚至挥去了白衣青年身上燃烧的圣光火焰。

粗衣麻布的男子平静如何的目光,此时看向了白衣青年的双眼,想了想道:“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无穷无尽的愤怒以及恐惧,还有痛苦,以及对我的期盼……告诉我,你的遭遇,可怜的孩子,你想要让我为你做些什么。”

圣光的火焰虽然熄灭,但白衣青年身上的白衣早就已经被焚烧得破烂……他身体多处烧伤,俊朗的脸看起来却异常的恐怖。

“约翰,是我……弥额尔。”

“弥额尔?”粗衣麻布的男子沉思,沉思后摇摇头,“告诉我,你是希望我对于这个名字有怎样的反应。”

“连你也……”白衣青年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粗衣麻布的男子,他在恐惧之中,后退了两步……猛然,“不可能——!这一切!”

“安静。”粗衣麻布的男子一挥手。

但白衣青年此时却并未安静下来——他甚至反常地发出了混乱的大笑声音,甚至不顾身上的伤,逃似的一转身,踉踉跄跄地逃离了圣人的居所。

看着白衣青年那踉跄而去的身影,粗衣麻布的男子眼中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

“大人,此人,为何放他离开……他来历不明,用意不明,十分诡异!”葛拉贝天使连忙说道。

粗衣麻布的男子却摇摇头道:“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痛苦,我看到的是一个需要被拯救的灵魂。或许,是因为【圣陨】所带来的影响,他现在正处于极度的混乱之中,或许他甚至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人吧。”

“我去将他抓回来。”葛拉贝天使直接说道。

“不必。”粗衣麻布的男子摇摇头道:“迷失在自己内心迷宫当中的人,在什么地方都一样……如今,我并不想分心其它。如无大事,无须呼唤我。”

说罢,粗衣麻布的男子便化作一道光辉,投入了夜空之中。

葛拉贝天使怔了怔,她摇摇头,目光看向了圣人居所的下山路,隐约间能够看见那道狼狈的背影,还有断断续续的,疯言疯语似的声音。

弥额尔这个名字,她刚又仔细回忆了一次——确实没有听过。

……

……

这是一顿愉快的晚餐。

饭后收拾完毕之后,阿萨谢斯先生也要返回【蔷薇公馆】了,他已经出来了许久。

赛莉恩修女将阿萨谢斯老板,与今晚的另外两位客人送到了门外。

“再次感谢你们,洛先生,优夜小姐。”赛莉恩修女带着感恩之心说道。

洛老板微微一笑道:“我们也很感谢修女的招待……希望这里,能够接纳更多无法祈祷的孩子。”

赛莉恩修女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看向了阿萨谢斯。

“洛先生不算是外人,没关系的。”阿萨谢斯先生轻轻摇头。

修女小姐这会儿才松了口气似的,点了点头:“路上小心。”

她站在了门外,目送着三人消失在夜色的街角尽头,才收回了目光……赛莉恩修女缓缓地吁了口气,她晚上还有许多的工作。

福利院的财政状况,一向以来都十分得糟糕,晚上她已经答应了一份推销酒水的兼职了。

转身入屋。

却在转身的瞬间,赛莉恩修女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她下意识地转过了来,只见在昏暗之中,有一道缓缓走来的身影。

赛莉恩修女不禁一怔。

只见对方忽然扑到了在地上……一下子就倒在了福利院的门口之处。

赛莉恩修女大惊,连忙上前想要将人扶起,却发现这是一个,身上有多处烧伤的家伙。

“先生,先生?你还好吗?你怎样了?!”

##############

PS1:感谢梧桐大佬的萌……我已经没有什么好的姿势了,还是你来摆吧=。=

PS2:(0/1)

PS3: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