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九章 头铁的法希

第六十九章 头铁的法希

看着再次关闭了的房间大门,阿萨谢斯先生揉了揉肚子,顺便还吐出了一口血渣子,才绷紧了脸缓缓地站了起来。

他吁了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靠近到了房间的门前……与此同时,他手掌握住了门把所,随后缓缓地拧了起来。

本应该锁死了的门锁,此时已经能够拧开。

他在扑去的瞬间,趁着混乱的瞬间,悄悄地在门锁上做了些手脚……门轻轻地打开了一丝,却足够让他看到走廊外边的一些动静。

只有一个守门的家伙站着……这家伙此时正背着着房门抽起了烟来。

见状,阿萨谢斯先生二话不说就猛然打开了房间的门,随后以手撑地,双脚直接绞上了看门男子的脖子,将他直接搬到在了地上!

“你……”

看门的男子大惊,可此时苦于脖子被缠紧,难以护膝……阿萨谢斯甚至还掰住了他的手臂,让他难以翻身。

不一会儿,看门的男子渐渐不挣扎了,最后身体一软,已然昏死了过去。

阿萨谢斯先生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狼狈地爬起了身来。

【自由之都学园】有教导过不少防身术的,只不过他已经好些年没有用过,不仅仅生疏了不少,最主要的还是有肚腩了。

“看来最近啤酒真的喝多了。”

阿萨谢斯先生摇了摇头,随后飞快地在看门男子的身上搜寻了起来……他还真找到了些东西。

除了一柄合金打造的匕首之外,甚至还有一把手枪。

阿萨谢斯先生舔了舔嘴唇,迅速地将匕首与手枪插入了到皮带里面。

他回头看了眼房间……看着那个浑身缠绵了纱布的家伙,飞快地说道:“老兄,对不住了,我先走一步……毕竟带这里,我怕是逃不掉。不过你放心,回头我一定会带人来救你的。”

说着,阿萨谢斯先生便将被击昏的看门男子拖入房间内,再次将房间的门锁上,才寻着路离开。

可阿萨谢斯先生不知道的是,他才刚刚离开了这里,下一瞬间,走廊拐角的位置处? 一名带着墨镜的男子? 正缓缓走出。

法希……随着大总统拜朗先生而来到【自由之城】的保镖头子。

法希甚至没有去追阿萨谢斯,反而是回到了房间之中? 踢了踢那昏倒了在地上的看门男子——看门的男子此时猛然张开了眼睛? 爬起了身来。

他甚至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这家伙? 力气还挺大的……就这样放他走吗?”

“原本是没打算的。”只听见这位保镖头子此时在地上找着什么…很快,他就从翻到的桌子底下找到了一根注射器? 并且放在了灯光之下仔细的打量着? “不过看来是个有些小聪明的家伙……只是,也不值得在他身上浪费掉一份【圣水】。当然,本来也没有打算用在他身上。”

“这么说来,那份【圣水】其实是……”看门的男子瞬间紧闭了嘴巴。

他很清楚? 法希肯定不希望有一份【圣水】没有被用掉的事情? 传到拜朗先生的耳边。

“总统先生早就睡了。”法希淡然说道,“在他醒来之前,只要给到答案,不就没有浪费了吗。”

此时,法希的电话响起了? 他拿起了电话,淡然说道:“已经离开酒店了吗……很好? 我知道了。”

说吧,法希再次看向了守门的男子? 吩咐着道:“把这里收拾一下吧,还有看好罗伯特”

“我知道怎么做了。”

……

很快? 佛朗西大酒店的门前? 就停了两辆印有了治安厅标记的车子……车上走下来了四名治安厅的老爷。

“有人举报说? 这里有人非法禁锢,虐待他人。”

“这…这怎么可能,我们这里是合法经营啊!”

“我相信这里是合法,我相信城里的每一个人,所以我也相信打举报电话的人……所以,我只要简单地搜查一下就好了,不会占用你们多少时间。”

“那…那好吧。”

大堂的值班经理只能同意几位治安厅的老爷们对酒店房间进行搜查……他们一路搜查而去,很快就来到了某个被包下的楼层之中。

应付这些治安厅老爷的是保镖头子法希。

“除了总统先生的房间之外,其余的房间都可以搜查,我们愿意配合你们的工作。”法希直接说道:“总统先生已经睡着了,我不希望这件事情会打扰他的休息,这两天,因为【圣陨】的事情,总统先生实在是太累了。”

“我明白的,法希先生!”治安厅的调查员,哪敢在人家【晨曦之城】大总统的近身保镖头子的面前摆谱……人家能够配合到这种份上,已经很难的了。

很快,几名治安厅的调查官便搜查了所有的房间,结果却是毫无所获。

“看来,这恐怕真的是一次恶作剧。”治安厅的调查官歉然地道:“听说【圣陨】会对一些人的行为有些影响……没想到,传言是真的。”

“或许,只是为了宣泄心中的不安而已。”法希淡然说道:“既然,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破坏,那后续的调查,就交给各位了。”

“我们知道怎么做的,法希先生,你放心。”调查官点点头,随后脱下了帽子,“另外,请代我向总统先生问好,感谢他为【自由之城】的付出……我们告辞了。”

“我送你们。”

……

阿萨谢斯先生就躲在了大酒店正门对面的横街的巷子暗影之中。

当他看着墨镜男将几名治安厅的调查官送出,并且有说有笑的时候,阿萨谢斯先生并没有太过的惊讶。

治安厅的调查官哪里会不知道拜朗总统就下榻在这家酒店之中?

只是基于圣光国度人们的诚信,他们是一定会过来的。

“老兄,看来要救你出来,没那么容易啊……”阿萨谢斯先生抬头看了眼大酒店的高层某处,叹了口气,便潜入了巷子之中。

经过这次之后,举报的电话不会再起作用了。

阿萨谢斯目前想到的能够帮忙的,就只有两个人了。

作为【自由之城】城主的杜兰德,以及那个和自己有着孽缘的不正经的校园长……他决定找那个不正经的家伙。

并且想到就做……再迟一些,那个带墨镜的家伙,至少会将那位重伤的老兄转移——甚至,杀死也不是没有可能?

“老兄,能借个电话给我打打吗?我的电话好像掉了。”

“这么不小心啊?不过也对,晚上的嘉年华人实在太多了……给,随便打吧!”

很轻松就从路人手上借到了电话的阿萨谢斯先生连忙按下了按钮……然后,他却忽然愣住了。

发生了一件很真实的事情。

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治安厅的666专线电话之外,阿萨谢斯先生能够记住的,就只剩下【蔷薇公馆】的电话号码了。

Emmmm……

无奈之下,阿萨谢斯先生唯有拨通了公馆的电话……不过庆幸的时候,很快就有了人接听。

“喂,克丽丽吗?还没有睡……先不说这些,你把那个不正经的电话号码查一下,我手机丢了!快些告诉我,我有急事找他!”

“好的,我马上找找!”

与此同时,【蔷薇公馆】内,已经换上了睡衣,但却一直睡意,听到了电话响声之后就急忙忙跑出来的女佣小姐,飞快地翻开了通信录,查找了起来。

很快,克丽丽再次拿起了电话,“找到了,阿萨谢斯老板!阿萨谢斯老板?喂,老板,你还在吗?”

但电话的那头却传来了另外一道男人的声音,“这是什么地方?”

克丽丽下意识道:“【蔷薇公馆】啊……咦?你是谁,阿萨谢斯老板呢?”

电话的那人道:“这位先生喝多了,刚倒下了……【蔷薇公馆】吗?好的,我会将这位先生送回来的。”

“啊?”克丽丽正想要询问更多,但电话却已经直接挂断了。

但她回拨回去的时候,却显示电话已经关机。

克丽丽不由得渐渐不安了起来。

……

接电话的路人已经倒在了地上了。

阿萨谢斯先生此时也两名男子直接按到了在地上,甚至捂住了嘴巴——墨镜男子此时手指拎着电话,蹲在了阿萨谢斯的面前,轻笑了声道:“阿萨谢斯…我知道你的名字了。”

“你想做什么!”

墨镜男子轻笑了声,却猛然甩头,用自己的额头砸向了阿萨谢斯的脸,直砸的阿萨谢斯先生鼻血直流。

墨镜男子这才笑了笑,旋即站起了身来,吩咐道:“去,【蔷薇公馆】……看来有事情做了。”

……

……

赛莉恩修女一直都觉得,如果身处教堂之中却背对着的话,是一件亵渎神圣的事情。

但……但那诡异的天使雕像,似乎也无法与圣神联系起来。

自称梅丹佐的男孩一直没有再出现过了,赛莉恩修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教堂之中呆了多久。

中途,有好几次,她都差点没忍住,转身过去,去观察那诡异的天使雕像。

她感觉自己的内心就像是住进去了一只魔鬼一样,她甚至有预感,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她迟早会忍不住的。

“不能看雕像,那么……”

安静是一个容易让人胡思乱想的状态——赛莉恩修女有些失神地看着教堂的门扉。

只是打开一点,看看外边是什么情况,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吧?

反正梅丹佐只是叮嘱要不去看天使雕像上的眼睛就可以了,并没有说,不能打开教堂的大门?

她在门前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迫切想要离开的心理战胜了对未知的恐惧,缓缓地将教堂的大门打开了一丝……然后彻底打开!

教堂……教堂四周并没有任何东西!

因为这个教堂,竟然是漂浮的……没有方向感,赛莉恩修女惊恐地扶住了教堂的大门——她彻底震惊与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人,成千上万的人!男人,女人!老人,孩子!

他们穿着白色的衣服,裤子……他们,全部都以绞首的姿态,出现在了教堂的四周!

上方,下方,左右,前后……数之不尽的人,一个个都被吊死在了这教堂之外!

惊叫——!

赛莉恩修女一瞬间就瘫倒了地上,脸色苍白!

就在此时,这成千上万……无穷无尽似的吊死者,竟是纷纷睁开了眼睛!

无数的眼睛,都在这瞬间直接看向了赛莉恩修女!

一瞬间,赛莉恩修女仿佛看见了一道巨大的圣光,从天而降……下一个瞬间,圣光破灭了一切,将一个繁华,庞大,生机勃勃的城市,直接湮灭!

“我说过了,让你不要去看眼睛的。”

绝望的尖叫……赛莉恩修女,已经听不见那神秘男孩的声音与叹息声。

……

“你醒了。”

冰凉地板的触感传来,赛莉恩修女失神般地看着眼前的加尔文学者……打量着这间不算明亮的阁楼书房。

回……回来了吗?

赛莉恩修女下意识地开口说道:“我…我在哪?”

却见加尔文学者此时皱起眉头,盯住了赛莉恩修女的眼睛道:“那么,你又去了什么地方。”

赛莉恩修女下意识地回避了加尔文先生的目光,“我…我不知道,好…好像是一个纯白的地方,我…我被浸在了水中,我…我呼吸不了,我想要起来,但是怎么也爬不起来……然后我醒过来,看见你。”

“想清楚,除了水池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吗?”

赛莉恩修女摇了摇头,“加尔文先生,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来你没有去到那里。”加尔文学者却是吁了口气,淡然道:“你应该只是进入了潜意识的空间而已。我们每个人的潜意识都是一个复杂的世界。放心,这不过是引发你体内圣仪力量的一些副作用,但并不会对你身体产生任何伤害,我保证。”

“罗伯特先生…治好了吗?”赛莉恩修女此时连忙问道。

她甚至侧了侧头,看向了桌子上的那位罗伯特先生——只见这位罗伯特先生原本烧伤得十分严重的身体,此时已经重新恢复了正常的皮肤。

赛莉恩修女不禁瞪大了眼睛。

“你体内留存的圣仪力量,比我预想之中的要多一些,所以治疗很成功。”加尔文先生缓缓说道:“罗伯特他,算是熬过来了。”

“他…他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这就要看他的意志力了。”加尔文先生摇摇头道:“毕竟他一直都在使用【圣水】,对他精神的侵蚀已经很深了。”

“【圣水】?”

加尔文先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位赛莉恩修女。

“我知道了,我不多问。”赛莉恩修女点了点头,旋即迟疑了下才道:“那…那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反正人也已经救治好了……”

“你回去吧。”加尔文先生点了点头,旋即又道:“不过离开之前,请你拿着这件东西。”

看着加尔文学者送来的一个长形盒子,赛莉恩修女迟疑问道:“这是什么?”

“当你遇见危险的时候,请将它打开。”加尔文学者正色道:“这,就当作是你帮我救治了罗伯特的回敬。”

“我救人,不是为了要回报。”修女小姐摇摇头。

“那请你为了那些一直照顾的孩子们,留存一分或许需要使用的自保力量。”加尔文学者冷不丁说道。

“你怎么会……”

“你刚才昏迷的时候,一直喊着一些名字。”加尔文学者随意道:“我感觉可能是一些孩子……至少,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

看着长形的盒子,赛莉恩修女最终还是接了下来。

……

……

“【蔷薇公馆】,就是这里了。”

公馆的门前,阿萨谢斯先生双手被铐锁着,同时嘴巴上也被绑住了一条卷起来的粗布条。

墨镜男子……法希先生此时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公馆建筑,正要推门。

“等下,我好像想起来了一些了。”

随行的一名男子此时飞快地说道:“法希老大,我想起来在什么地方知道过这个【蔷薇公馆】了。”

“哦?”法希停下了手。

手下此时正了正脸色道:“【蔷薇公馆】,【自由之城】的圣人之父所开设的旅馆!有出现过【自由之城的旅人指南】上面!”

“圣人之父的旅馆?”法希皱了皱眉头,随后摇了摇头,“不要说是圣人之父,甚至是【自由之城】的圣人也已经【圣陨】了,没什么顾忌得。”

说罢,法希直接推开了门,首先走了进去。

……

门被推开的瞬间。

静坐在窗前守候的女仆小姐,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深蓝的眸子似有旋涡……暗涌。

“还真是,不能消停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