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四章 洛老板的玻璃鞋

第七十四章 洛老板的玻璃鞋

“这些人你干掉的?手脚挺利索的啊,看起来没少干这事。”

闻言,阿萨谢斯先生差点没将眼前的家伙按到在沙发上,然后再锁喉。

卢迪克,这个童年曾与自己一起成长,长大之后人生轨迹既然不同的家伙。

“别闹,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校园长是刚刚才抵达的【蔷薇公馆】……本来,按照他的行程,离开了福利院之后,应该是要返回【自由之都学园】的,然后被阿萨谢斯的一通电话喊了过来。

用的是那种【你如果不来的话,你会后悔的,哼!】……这样的语气。

校园长其实是因为觉得阿萨谢斯最后的那个【哼】字实在是很有灵性,心灵被触动了,所以就来了。

阿萨谢斯先生直接将卢迪克拉入了一旁的偏厅之中。

“利瓦尔先生,请喝茶。”

“谢了,克丽丽小姐。”利瓦尔坐了下来,打量了一眼克丽丽之后才忽然说道:“看来,你是不打算答应校园长的建议,对吗。”

“你怎么知道的……”女佣小姐诧异道。

利瓦尔淡然道:“如果答应了,你的表情看起来不会这样的轻松,应该是表现的更紧张一些才对。”

克丽丽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这种事情也能够通过表情看出来的嘛。

“不答应也挺好。”利瓦尔却摇了摇头,“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烂在肚子里面,对谁都好。”

克丽丽略一迟疑,便低声问道:“可是…校园长会不会责怪我?”

“他也并不是只有一个选择。”利瓦尔随意道:“当然,如果你能够答应的话,他自然就有了两个人选,会更保险一些而已。”

克丽丽不禁苦笑道:“大人的世界,还真是复杂。”

“大人的世界并不复杂。”利瓦尔却道:“大人的世界,只是更加直接而已……对了,公馆的那几个住客呢,都不在了吗。”

克丽丽不禁露出了苦恼的神色,叹了口气道:“该怎么说呢……总之,我们也没有立场去询问住客的去向。”

阿萨谢斯老板其实一直以来都在遵守着一个基本的守则。

他经营的是一家旅馆,住客来了就入住,住客要走了就退房……他并不会主动八卦住客的去留,更加不会问住客白天会去什么地方。

他只是会一直地在公馆的大堂亮灯光,或者是克丽丽,或者是他自己——总有一个人,在等着开门。

……

大概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阿萨谢斯先生才与校园长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

校园长看起来和进去之后没有两样,只有阿萨谢斯先生是翻着白眼的模样。

“利瓦尔,喊几个人过来,将这几具尸体处理了吧。”校园长这会儿直接说道。

让克丽丽惊讶的是,对于这样的吩咐,利瓦尔先生甚至没有半点的迟疑,马上就打电话了——这是尸体啊,不是杂物。

只有阿萨谢斯先生皱眉问道:“处理?你打算怎么处理?”

校园长淡然道:“既然你来找我处理这件事情,那么我怎么处理你就不应该问,否则你只能找别人,穷酸的阿萨谢斯。”

阿萨谢斯老板觉得,这家伙进门的时候,很应该就他摁起来锁喉的。

很快,公馆门外就来了一辆车……一辆救护车,车上走下来了几名穿戴全套防护服的家伙,直接就将法希几人的尸体搬了上去,并且迅速离开,前后甚至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阿萨谢斯看了眼那救护车上的标志,他知道卢迪克要将尸体搬去什么地方了。

医院……而且还是卢迪克所处的家族名下的医院——或许,是停尸间。

“我没有来过这里。”

“我也没有见过你。”

告别的时候,阿萨谢斯先生与卢迪克很有默契地相互说道。

“克丽丽,你看家,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不一会儿,阿萨谢斯便与公馆的小女佣道:“如果一旦发生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不要有犹豫,直接往那位优夜小姐的房间跑去。”

“啊?”

“见死不救我不知道她做不做得出来。”阿萨谢斯先生此时认真地说道:“但如果是被打扰了的话,我想她大概是会有反应的……嗯,你甚至可以说,【有人在说洛先生的坏话啦,优夜小姐】……这样。”

“我…我觉得会被打死的那个人,可、可能是我?”

阿萨谢斯先生还是出门了。

公馆的小女佣,唯有紧张兮兮地抓住了扫把,蹲在了大堂的柜台处,眼睛一直往优夜小姐楼上的那个房间的位置瞄去。

……

……

“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是能帮到你……咦?你不是昨天的那位?”

成衣店內,正在用蒸汽熨斗整理衣服的裁缝阿斯曼小姐听到了动静,转过身体来的瞬间,看见的却是昨日只买了一个钮扣的顾客。

“又来打扰你了,阿斯曼小姐。”洛老板微微一笑说道。

阿斯曼小姐怔了怔,旋即手忙脚乱地将熨斗放下,双手在腰间擦了擦之后,才道:“不打扰…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的?”

只见洛老板此时取出了一台相机出来,笑了笑道:“是这样的,我这次其实是作为旅人而来到【自由之都】的,我想拍摄一组关于【自由之都】人文风俗的照片。希望,阿斯曼小姐能够让我参观一些你的店铺以及工作室……作为一家百年以上的老店,这里一定保留了许多见证了【自由之都】历史的东西。”

“啊?”找她做衣服的人很多,甚至想要追求她的人也有一些……但想要参观拍摄的,她还是头一次碰到,因此她不禁迟疑了起来,“先生,你难道是那种……旅行记者之类的职业?”

“差不多吧。”洛老板道:“我确实有会将路途上有趣的见闻记录下来的习惯……会为难吗。”

阿斯曼小姐想了想,摇了摇头,“这倒不至于,圣少女仪式的订单差不多也交付了,我这会儿倒是有些空闲的时间……你跟我来吧。”

“不着急,我想先从店面开始。”洛老板道:“这里的装修,是一直沿用从前的吗。”

“是的,除了外边的门面有过好几次的翻新之外,店里面的大部分装修和家具,除了保养之后,都没太大的变化……至少,从我父亲接手以来,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了。”

只见洛老板不断地摆弄着手中的相机,看起来很是专业的模样。

老摄影师了……阿斯曼小姐突然有这样的想法。

“这里可以的了,可以到里面去参观吗。”

“哦……好,好的,这边请。”

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碰到,阿斯曼小姐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按理说应该是要拒绝的才对,但为什么会答应得那么的快,而且还是那样的自然?

心中带着这点疑惑,阿斯曼小姐将洛老板迎入了成衣店更里面的地方。

店面,起居室,以及工作室……这里,直接构成了阿斯曼小姐生活的全部。

工作室內,阿斯曼小姐正在介绍着那些基本上已经被时代所淘汰了的工具,每一件都有些年头了,虽然老旧,却也保养得不错。

是一间异常干净的工作室,并且初初散发着女性独有的细腻。

“对了,我想起来了一件事情。”阿斯曼小姐此时忽然说道。

洛老板给了一个请说下去的目光。

这位阿斯曼小姐略一犹豫之后,便默默地从一旁的书架之中抽出来了一本厚重的相册,“有一张照片,想要让你看看的…或许,你也能够解答我一些疑问。”

说着,阿斯曼小姐便从相册之中小心翼翼地翻出来了一张老照片来,“相片里的这个人……”

之所以要小心,是因为这种照片的本身,是一块玻璃。

“很像我昨天的女伴,对吗。”洛老板看了一眼之后,便直接说道。

阿斯曼小姐点了点头,“是很像,甚至连身型也基本一致……但这本相册,已经是从给我爷爷开始传下来的了,而我爷爷之前,我甚至不知道它已经存在了多久。”

“这种是湿版摄影的作品,少说也能保持百年的时间。”洛老板微微一笑道:“百年的时间,足以体现它的价值。”

阿斯曼小姐摇摇头,“我对这方面没有什么研究……我只会裁衣服。”

洛老板随意道:“既然这可能是百年前的照片,阿斯曼小姐觉得,这和我的女伴有关系吗。”

“这倒也是。”阿斯曼小姐点点头,“可能是我太胡思乱想了些,世上也不是没有相似的人……抱歉,让你困扰了,先生。”

“阿斯曼小姐,这张照片,可以转让给我吗。”洛老板此时却忽然问道。

“转让?”

洛老板点点头:“既然这份照片上的女士与我的女伴那么的相似,我想它会是一份很好的惊喜。”

阿斯曼小姐却摇了摇头:“先生,你对你的女伴很好呢,实在是让我感动。只不过,这毕竟是家里流传下来的,虽然只是不值钱的东西,但我想我也有保存它们的义务。”

“这么快就决定了吗,阿斯曼小姐。”洛老板道:“既然我说的是转让,你不想听听我的开价吗。”

“这……”阿斯曼小姐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耐着性子道:“好吧,先生,你打算怎么开价?”

“你看这件东西如何。”洛老板此时指了指一旁的工作台。

阿斯曼小姐下意识地看了过去,“这里…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盒子,我怎么不知道?”

她迟疑的看着这位奇特的旅行摄影师。

“打开看看。”

就如同是自心内深处发出的低语般……阿斯曼小姐下意识地就走到了工作台之前,伸手将眼前的盒子缓缓打开。

“这是……鞋?”

她看到了盒子里面的东西,一双鞋子,一双精致透明的玻璃鞋子。

“这双鞋子,附带了一个魔法,它能让你变得瞩目。”洛老板的声音轻轻响起:“但魔法在午夜就会失效……当然,如果好好使用它的话,或许能让阿斯曼小姐你,做到一些想要做的事情。”

“先生,你真会开玩笑!”阿斯曼小姐摇了摇头。

可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却发现洛老板已经不见了……她猛然一惊,连忙走到了放置相册的桌子出,却见相册里的照片并没有任何的遗失,尤其是那张玻璃做的照片,更是安好。

阿斯曼小姐不禁皱了皱眉头,连忙走出了工作室,但是找遍了成衣店的内外,都未能找到人,她只好满脸疑惑地回到自己的工作室之中。

此时,阿斯曼小姐下意识地往那盒子看去。

那双玻璃鞋,也还在这里。

拥有魔法的玻璃鞋……灰姑娘的玻璃鞋吗?阿斯曼小姐还是摇了摇头,觉得这事情有些奇怪了。

她直接将盒子合上,随后放到了一边,打算等下次碰到这个奇怪的摄影师之后,才还给他……应该还会再来的吧?

阿斯曼小姐如此想着,便走出了工作室。

吱呀——门缓缓关上了。

但当门彻底关上的瞬间,却又猛然打开,只见阿斯曼小姐快步地走到了盒子的面前,双手按在了盒子上。

她咬着嘴唇,手指甚至在盒子上飞快地敲打着……目光一转,阿斯曼小姐似有了决定,便再次将盒子打开,然后将其中一只的玻璃鞋给小心地捧起。

她将玻璃鞋子置于灯光之下,目光渐渐迷离,“试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吧?反正我又不会真的穿出去……”

……

……

阿萨谢斯先生穿了一件风衣,另外还有帽子。

他将双手插在了袋子里,却是在一家老旧的小楼前徘徊——不知道他犹豫什么,只见他时不时地抬头,看着小楼那阁楼的位置。

好一会儿,犹豫过后的阿萨谢斯先生似乎有了决定——他并没有走入小楼,反而是打算离开。

转身离开。

但就在此时,小楼的门却忽然打开了,只见一个穿着黑衣服,头戴兜帽的家伙,此时就站在了门前。

阿萨谢斯先生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左右打量着街道,随后一咬牙便走到了小楼的门前,同时也看清楚了这带着兜帽的家伙的模样。

是一个面部皮肤肤色十分不协调的家伙……红润的一些,苍白的一些,就像是新换出来的皮肤一样。

是昨晚上到在福利院门前的那个烧伤严重的家伙!

对上目光的瞬间,阿萨谢斯先生就认出了这兜帽男子来。

“你就是…罗伯特,加尔文导师的侄子?”阿萨谢斯先生试探性地问道。

“请进来吧。”兜帽男子只是轻轻一点头,“加尔文先生说你差不多也回来,让我在这里等你。”

阿萨谢斯先生眨了眨眼睛,冷不丁道:“我现在又不想进去了。”

兜帽男子面无表情,只是直接转身走入了屋内……没有关上门。

阿萨谢斯先生耸了耸肩,嘀咕道:“看来是个没有幽默感的家伙嘛。”

……

“就你皮。”

这是阿萨谢斯先生看到了加尔文学者之后,加尔文学者所说的第一句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