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章 海,老人与画

第三章 海,老人与画

经营度假屋的是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女儿。男主人的名字叫吕海,女主人的名字叫罗爱玉。

至于女儿的名字叫吕依云,因为刚刚参加完了高考,现在趁着暑假在自家经营的度假屋之中帮手。

男主人负责饮食方面的事情,实际上是大厨。至于女主人和女儿,则是负责招待客人的事情。

另外还有一名的员工,四十来岁,负责打杂的阿姨。

这并不是什么上了规模的度假屋——虽然说附近也有大型的度假村,但这家度假屋开在的位置似乎偏僻了一些,四周孤零零的除了海便是山崖。

算是小家庭作坊式的度假屋吧。作为门店的房子应该是从前的住屋改建的,然后在后面稀稀疏疏地建了三栋三层的房子,充当客房。这之间是一个小院子,打理得还算干净。

带着淡淡咸味的海风在院子之中卷动着,便能够把小院子之中栽种的点点蓝星花的味道带来。

一点点铺满了蓝星花的庭院,绿与蓝折叠相间,像是海。

“这边的房间可以直接看到海,几位满意吗?”老板娘罗爱玉这会儿领着洛邱一行人来到了下榻的地方。

相当的热情。

至于老板吕海则是稍微的要冷淡一些,但也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貌。听梨子说,这次从请人到洽商,都是老板娘一手包办的。

“我去准备一下食物吧,你们聊。”吕海似乎并不愿意多留,说着便出了房间。

罗爱玉见状,便挤出了笑容道:“几位不要介意,这家伙的性格都这样。不过他烧的菜很好吃,这附近是一绝。”

经过附近村庄的时候,洛邱曾看见了一个牌坊,写着‘吕家村’几个字。老板娘姓罗,想来是嫁入这里来的。

这度假屋开在了远离度假村的地方,事实上环境也算不上特别好。至于所谓的能够看见海,其实也有一部分是被前面的山崖给挡住了视线。

要说有什么优点的话,大概就是相当的安静。

“依云,你在这里招呼几位客人,我去冲点茶过来。”

小女生乖巧地点了点头。她从小就生活在这边,上学也是在就近的镇子上,平时房间了也就回来家里帮忙,甚少和大城市接触,更加少和大城市的人接触。

她接触过的,都是来自附近几个镇子的客人,而且多数都是中老年人。年轻人一般不会选择这里……因为没有什么娱乐措施。

可这一下子几个这样漂亮的人。

小女生不由得有些拘谨。

任紫玲的心思本来就不是真的在给这个地方撰稿,只不过她作为专业的人士也绝对不会在这方面含糊。想着尽快完成工作,然后把心中小算盘继续啪啪啪打下去的任大副主编索性就抓住了人家小女生开始问起问题来。

“这里平时的客人多吗?”

吕依云摇了摇头,没有太多心机的她叹了口气道:“不多,就算是旺季的时候,一个月也最多只能接十来个的客人。很淡的时候,一个月能有两台客的话,已经算好了。”

任紫玲低着头在小本子上写着什么,又抬起头来道:“为什么不再那边的度假村开点呢?而选择在这个地方?”

吕依云似乎迟疑了一下,小女生恐怕是不善言辞的人,脸色实在是太容易让人看穿。她忽然看了一眼门口的位置,似乎是担心着什么一样。

任紫玲目光一转道:“如果不方便的话,不说也没有关系。”

吕依云点了点头,然后才道:“妈妈说你们要的是两间房间。不过都是双人房,我等会去给这房间多铺一张床头吧?拼在一起的话,三个人睡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拼床?”任紫玲忽然笑眯眯地道:“不啊!”

笑眯眯的任大副主编此时指了指洛邱,又点了点优夜,泛起了老鸨般的声音,“这两个,一间房间。”

“嗯,我们一家房间。”

不料洛邱十分直接地点了点头。

任紫玲一愣,张了张口……见鬼了!她以为洛邱这时候一定是拒绝的。

没想到这么直接就答应了下来?该不会,老早就已经……果然啊,现在的孩子都是这样的早熟?

任大副主编的脑内小剧情又开始推演着十分丰富的午夜十二点过后的精彩内容。

她看着优夜啊……这个女孩她真的是完全挑不出毛病来。虽然从近来开始就没说上几句话,但这么安静的女孩子在任紫玲看来,简直是很洛邱天生一对似的。

甚至在洛邱这种肯定的回答之下,也没有任何羞涩的地方,落落大方,完全就是一副已经老夫老妻见惯不怪的模样。

“那,那你们跟我过来吧。”

可人家小女生似乎对于这方面的事情没能够完全放得开来,只好低着头,连忙地走出了这间房间。

看着优夜微笑着,一副乖巧模样地跟在了洛邱的身后离开,任紫玲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道:“失算了,失算了!”

“任姐,你失算什么了?”

任紫玲板着脸道:“我以为我彻底了解过这个儿子了!这是一块木头啊,没想到……果然是闷/骚形啊。这两人该不会做了好多次了吧?”

“……任姐,你别这样,我还只是个孩子。”

“去去去。”任紫玲白了梨子一眼,忽然道:“对了,你贴墙边听听这房间的隔音好不好。”

“怎么啦?”

“你傻啊!要是晚上太激烈的话,你把持得住吗?”任紫玲哼哼地道:“还是说,你打算和我做羞羞的事情呀?”

看着任紫玲张起了手爪,十指抓抓的模样,梨子顿时就靠在了墙上,惊恐道:“任姐……我,我真的只是个孩子,你……你别乱来。”

“嘿嘿。”

抓!

……

……

“两位客人,这房间满意吗?”吕依云深呼吸一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错觉的问题,她感觉单独地接待这两个人,比刚刚接待四个人的时候压力还要大一些。

“不满意的话,楼上还有。”

洛邱摇了摇头。

他走到了房间的落地窗前,打开了窗门,走到了房间外的露台,看着山崖和海的那边。

其实外边是一处草坪,边缘用石块和水泥砌了一扇简单的石头墙——这度假屋其实是健在山腰中间的。

“那位是谁?”

洛邱忽然指了指外边草坪上,一名坐在了长凳上的老人。

上了年纪的老人,这时候只是捧着一块画板,眺望着远方的模样。

“哦,那是我爷爷。”吕依云笑了笑道:“不是什么陌生人,两位放心。”

洛邱点了点头,便沿着窗外露台旁边的小木梯走了下去,似乎是朝着那位老人走去。

“这位客人……”吕依云一愣。

女仆小姐此时却微笑道:“没事,他只是走走。对了,小妹妹,能帮我个忙吗?”

“哦,请说!”

“可以带我去厨房吗?我想亲自准备食物。”

小女生一愣……她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要求啊?

……

洛邱打量着这位老人,像是六十来岁,也像是七十来岁,带着帽子的他坐在了这靠近崖边的长凳上,似乎已经有了一段时间。

扫描用的铅笔一直都停在画纸上,似乎没有动过一下。

只是简单的几笔,描绘出来了一个轮廓,依稀看出来是人体的素描。

老人似乎没有发觉有人到来,又或者发现了有人到来,也没有在意,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前方的海。

海风吹来的时候,把栽种在小石墙下方的蓝星花吹动摇曳,洛邱坐在了长凳的另外一端,取出手机抓拍下来了这一刻的景色。

他低着头,摆弄着手机上的照片,忽然轻声道:“为什么不画完整?”

老人仿佛没有听见般。

直到这第二阵的海风吹来。

他才缓缓地道:“我……想不起来。想不起来……想不起来。”

他猛地抓紧了手上的铅笔,开始快速地在画纸之上划动起来,纵横交错的却只是毫无意义的乱笔。

那一丝依稀的轮廓,很快便被这些乱笔覆盖,再也看不出来原本的一丝模样。

“我想不起来!”

此时海天一色,远处有乌云漫延而来,要下雨了吧,而且是暴雨。(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