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十一章 蝙蝠与矮人

第九十一章 蝙蝠与矮人

惊叫,愤怒……甚至是绝望的喊声。

“朵儿,我的朵儿!不会的,不会的!”

但屏幕上,一名美丽的少女的头像,此时已经彻底暗淡了下来——不管,站在或者坐在屏幕之前的人,如何用力地去戳动着屏幕的少女的头像,也已经变得毫无反应。

在这之前,人们发现了一件事情。

圣少女仪式的舞台,正以以往所没有的模式展开——自从舞台上出现了炫酷的特效开始,通过屏幕所能够看到的舞台,已经朝着不同寻常的方向急速发展着。

当屏幕变亮,然后屏幕上开始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格子头像,而这些格子头像又组合成为了一幅巨大的图案之后,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好奇的人,却触摸屏幕上的这些格子。

当点中了格子的某个头像之后,画面会切换。

如同选台一样,有些在同一个画风…或者同一个环境之中,而有些则是在另外不同的环境。

尽管,除了圣少女候补之外,头像格子另外还有许多别的家伙——比如七都的管理者,比如大会现场的工作者,比如这次仪式的评委。

刚开始,观众们还觉得有意思,因为他们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支持的少女——只看自己喜欢的,不用等待其它的的圣少女候补。

“可惜不能快进到颁奖呐!不过我的尤利娅天下第一!”

“放屁!赛莉恩!赛莉恩!赛莉恩才是最强的!上一届的欧派排球,难道你们忘记了赛莉恩的英姿了吗!”

“朵儿,我的朵儿!不会的,不会的……不是真的!”

然后,其中一位少女,死了。

被人们投入了兔子的口中,被咀嚼着,带着耳机的人们甚至能够骨头碎裂与惨叫声的交响……朵儿的惨叫声!

但事情远没有结束。

圣少女仪式会场的上空,在朵儿死在兔子口中之后,出现了一块巨大的黑色十字架。

而十字架之上,明显有什么东西钉着。

“是朵儿!!”

那是……身体支离破碎的圣少女候补——她以她死前的模样,被钉在了空中的黑色十字架之中!

这,恐怕不是所谓的酷炫的特效了。

【自由之城】,瞬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死静之中……直到,直到不知道谁手中的可乐杯,忽然掉落在了地上。

恐惧,如巨浪般翻来。

圣少女仪式的会场上空,此时赫然出现了第二个黑色的十字架——十字架上,竟是一名被数十把利剑刺穿了身体的少女!

接着第三个十字架出现……第四个十字架出现……第五个。

……

……

……

……

医院……独立观察病房里。

“怎会?”

利瓦尔瞳孔一瞬间凝聚了些,视线死死盯在了屏幕之上……他此时缓缓地咽了一口口水,低头看向了手中的手机。

从舞台出现了天使之后,他就已经一直给校园长发送信息,只是至今也没有回复——这一次,利瓦尔直接拨打了校园长的私人电话。

提示音:未能接通,可能不在服务区內。

“这到底是什么……”利瓦尔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惊色……之所以现在尚且还能够冷静下来的关系,恐怕还是与之前的【栋雷米】村的经历有关。

“难道,又是那副公馆的风景画?”他第一时间能够想到的,只有这个。

“她们在的地方,不是【栋雷米】村。”

声音,悄然响起……那是略带着沙哑与无力的声音。

利瓦尔扭头,却见那个自己从下水道之中捞上来的家伙,不知何时已经清醒,并且已经坐起……他此时,也正在看着屏幕上的圣少女仪式。

“你…你怎么会知道【栋雷米】村?”利瓦尔顿时皱了皱眉头,手掌更是悄悄地拿起了病房里的呼叫器。

“我怎会知道?我怎会不知道,但就算我告诉你,你也还是不会明白,因为……你并不知道我是谁。”床上浑身缠满了绷带的家伙叹息般道:“甚至连我自己,现在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谁?”利瓦尔直接问道。

“我谁也不是,我甚至也不是我自己。”他却摇了摇头,“……说起来,那个给我咬了一口的家伙,这会儿也在会场吧?对你来说,他是很重要的人,是吗。”

利瓦尔沉默不语,但脑海之中却飞快地闪过了一些。

大雨天中,女人抱着自己的孩子,被房东驱赶了出来……女人已经没办法支持两个人的生活费用了。

因为自甘堕落的关系,女人早就已经不是神眷者,祈祷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得到的愿力也越来越少。

女人绝望地抱着孩子来到了河边的大桥上,准备跳下去。

“跳下去可以,不过这个孩子,能不能送给我呢……我其实啊,挺想要个弟弟的。”

……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弟弟了……是真的弟弟哦。因为,貌似你真的是我那个风流而有不检点的父亲在外边的私生子。”

……

“家产是不可能分给你的啦,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因为那都是我的。不过给我打工的话,可以给你很优待的薪水……要不要考虑一下?”

……

……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不对?”

遇事冷静,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的习惯,利瓦尔此时就一脸平静地看着这个从下水道捞回来的家伙。

拜朗总统既然也处理掉这个家伙,想必这个家伙知道很多……记得,当时那些将他扔到下水道的家伙似乎是喊了【罗伯特】这个名字。

“不是很清楚,不过……”【罗伯特】摇摇头:“不过清醒过来之后,换了另外一个角度看事情,有些事情已经能够猜到大概了。”

“告诉我,怎么做,才能将卢迪克救出来!”

此时的利瓦尔不再冷静,如同点燃的炸药桶似的,猛一下就站了起来,并且一把抓住了【罗伯特】病服的领口,拉扯住了他,“如果你知道,却不告诉我。我保证会让你感受到比在下水道之中被老鼠撕咬更可怕的事情!”

【罗伯特】看着利瓦尔渐渐凌厉的眼神,忽然吁了口气,才缓缓地说道:“首先,你将我从这里带出去吧,毕竟一直呆在这里,即使我能做些什么,也没有机会吧。”

“好。”

利瓦尔没有任何的迟疑,“马上出院!”

……

……

伊莎贝尔不知道这会是什么地方……但至少看起来,暂时是安全的。

她正行走在了一座阴森的古堡之中。

身体没有任何的问题,除了受到了一些惊吓,以至于神色有些发白,心绪有些不宁以外,暂时也还好。

但却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了。

按理说,她紧接着哪个姓洛的家伙跳进黑泥的,应该是掉到同一个地方才对——可她已经在这个阴森的古堡之中走了起码小二十分钟了,却一个人也没有看见。

她想要走到古堡之外的地方去看看,但却始终找不到走出去的路,仿佛陷入了一个古堡迷宫当中。

冷不丁地,伊莎贝尔感觉自己好像是踩到什么东西了——地板,忽然沉下却了一些。

前方昏暗的走廊,就在此时忽然传来一些吱吱,吱吱的声音。

伊莎贝尔皱了皱眉头,只见黑暗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双双深红色的眼睛,密密麻麻,正朝着自己急速的靠近。

伊莎贝尔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终于,这些急速靠近的眼睛,露出了它们的原本面目来。

竟是一只只的蝙蝠……宛如将走廊填充满了的蝙蝠,此时正朝着她疯狂飞扑而来!

伊莎贝尔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想也不想就扭头转身,想要逃跑,然而因为参加仪式所特异配穿的高跟鞋却在此时折断了鞋后跟。

伊莎贝尔一下子就扑到了在墙上……脚踝传来了剧痛,恐怕扭伤不轻!

眼看着蝙蝠都要扑到她的身上,伊莎贝尔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就在此时,她的身体似被什么东西扯起!

伊莎贝尔一下子只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抱在了怀中,随后在地上滚动……滚入了一处凹槽似的地方。

是个男人。

伊莎贝尔下意识皱了皱眉头,而且还是那种成年的油腻男人的味道。

躲入了凹槽似的地方之后,男人拉起来了一个盖子,盖住了这里——只是这个地方极度的拥挤,伊莎贝尔甚至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只能够听到男人那厚重的呼吸声。

两人此时都不敢出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再也听不到外边蝙蝠的动静之后,伊莎贝尔才皱了皱眉头,沉声道:“那些蝙蝠应该已经走了,我们可以出去了……你免费摸了这么久,还不够吗。”

“抱歉抱歉,虽然不至于说是情不自禁,但好歹也是不可抗力嘛,毕竟这里太拥挤了……好身材!”

盖住二人的盖子一下子翻开,男人从里面翻了出来,随后掉落在了地上。

伊莎贝尔此时急忙忙地爬起,男人是她踹出去的——她的容忍其实已经超过了极限……然而,当她看清楚自己所躲藏之物的时候,不禁整个人都愣住了。

“棺…棺材?”

“躺棺材总比被蝙蝠咬死强一些?”

一丝月色透过玻璃射落,他们透过月色看清了彼此的脸庞。

“怎么会是你这个双向插头?”只听见男人此时突然爆出了极为嫌弃的……尖叫音。

“阿萨…谢斯?”至于伊莎贝尔,则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天啊,我觉被你……要不是看在两家的孽缘上,你这辈子都别想要离开治安厅的禁闭室了!”

男人…阿萨谢斯先生这会儿则是掏了掏耳朵,末了好对着自己的手指吹了一口气——向伊莎贝尔方向吹的。

她一下子如同被蚂蚁爬上身似的,浑身不自在地从棺材之中爬了出来。

只听见阿萨谢斯先生此时耸耸肩道:“如果你有本事将我现在就关进去的话,我一定会感谢你的。因为禁闭室那种地方再不济,也总比这个鬼地方好些。”

只见阿萨谢斯先生此时走到了一旁,似乎掏出了什么敲打了起来——几下之后,突然有了火光了。

他原来在点燃墙壁上的蜡烛!

这时候,伊莎贝尔才看仔细了阿萨谢斯的模样——只见他浑身破破烂烂,身上甚至只有几块可怜的布条裹着隐私的位置。

另外阿萨谢斯头发乱糟糟的,胡渣子还不少,身体更脏,如同乞丐一般。

“你?”伊莎贝尔张了张口,下意识道:“你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只见阿萨谢斯先生此时伸手拍了拍墙壁。

墙壁之上,赫然有着一排排的【I】的刻印,足足一整面的墙上,都是这种刻印……阿萨谢斯则是淡然说道:“你如果在这个鬼地方呆了个半年以上的话,大概不会比我好多少?”

“半年?”伊莎贝尔愕然道:“你来这里半年了?怎么可能?我记得没多久之前,你家那快要倒闭的公馆还卷入了事件之中,你怎么会在这里半年?”

“反正就是这么久。”阿萨谢斯先生摇摇头:“圣少女仪式那天,我混进了会场之后,就被什么东西打晕了,然后就扔到了这个地方……对了,圣少女仪式早应该结束了吧,谁成为圣少女了,圣人复活如复活了没有?”

伊莎贝尔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皱了皱眉头道:“你刚说……那天?”

“对啊,就是那天,有什么问题?”

“阿萨谢斯,我恐怕……”伊莎贝尔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震惊,“我恐怕,也是你所谓的那天,来的。”

阿萨谢斯先生此时张了张口,甚至走近了到了伊莎贝尔的跟前,双手往她的胸前抓去。

“你要做什么!”伊莎贝尔瞬间大怒。

阿萨谢斯先生道:“没,我就想验证一下,你这个双向插头是不是我做梦幻想出来的而已……”

“你他妈的怎么不去死?!从这里冲出去,喂蝙蝠!”

却见阿萨谢斯先生此时忽然全身抽搐了起来,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伊莎贝尔不禁皱了皱眉头,“别装!”

“走…你快走……躲起来,躲……”

“什么?”

阿萨谢斯先生却一些抬起了头来,双眼血色,口吐尖牙……张口!

……

……

“公主!公主醒醒!公主!快醒醒……太好了,公主醒过来了!”

公主……

少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前浮现了一张张相似却又不尽相同的脸——数了一下,一共是七个面孔。

七个…七个矮小如同侏儒,却有这一把大胡子的家伙。

她此时正躺在了一个巨大的彩色蘑菇之上。

少女皱了皱眉头,想了想道:“这里是?”

“公主,你忘记啦?”其中一个大胡子侏儒飞快地道:“你发动政变被皇后打败了之后,就一路逃到了森林里面。你用魔镜控制王国的事情已经败露了,我们也只能够跟着你跑路了!”

“呵?”少女脸上并且太多惊异之色,而是淡然道:“那么,那块魔镜呢。”

“已经被皇后收缴了……公主,你怎么啦,这些事情你都忘记了吗?”另一个拿着狼牙棒的大胡子侏儒顿时大惊道:“一定是那个派来刺杀你的猎人给你吃了有毒的大蘑菇的关系!”

少女沉默。

七个大胡子侏儒急不可耐的地走来走去。

少女冷不丁道:“所以说…我是坏人?”

“理论上是这样的,公主殿下。”七个大胡子侏儒同时点了点头,“你逼死了国王,发动政变,还在新婚的晚上将丈夫吊死在了皇宫之中咧!”

少女再次沉默。

七个大胡子侏儒纷纷看着她……只见少女缓缓地张开了手掌,一只火焰凝聚的黑色蝴蝶,缓缓地掌心之中飘出。

但诡异的是,蝴蝶飞出了不过几公分的距离,一下子就已经湮灭消失。

少女不禁皱了皱眉头,“居然,能压制到这种程度?”

“咦!”大胡子侏儒们纷纷露出了惊奇与兴奋之色“公主殿下,你这是又学会了什么恶毒的法术了吗?这下好了,我们可以反攻回去了!要不要我们去给你抓几个纯洁的少女来当祭品?!”

少女张了张口,旋即吁了口气,似有些无奈般道:“那么,除了你们之外,我还有剩下多少部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