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章 前辈,请留步!

第五章 前辈,请留步!

临近旁晚的时间,海上的乌云已经蔓延到了这边,然后风雨便来。

到了晚餐的时间,众人围聚在了度假屋以从前客厅改建的所谓食堂之中。

其实仅仅只有三张的圆桌,然后用小屏风隔开,刷了白灰的食堂显得十分的简陋,但是吕依云端出来的菜式却很好地堵住了任紫玲和梨子的嘴巴。

只是再多的美食其实也没有办法可以彻底堵住任大副主编的嘴巴……因为,优夜不在这里。

一天都没能够好好地交谈的任紫玲,自然是打算在这饭桌上好好地了解一下啊!

“她不舒服,在房间休息。”洛邱随意地道。

“不舒服?”任紫玲一愣,狐疑地看着洛邱,但却关心道:“该不会是中暑了?要不要紧?要不去看看她?”

“不用了,让她睡一会就好。”洛邱摇了摇头。

语气说优夜不需要进食,倒不如说她其实没有这个功能。再美好的食物进了她的口……大概想要清理出来是相当麻烦的一件事情。

正把最后一盘菜端出来的吕依云听着,下意识道:“那位小姐是不是累着了?毕竟一下子做了这么多吃的。”

有多少?

在海边这个海鲜很好寻找的地方,满桌子的刺身,海鲜汤,九节虾,蒸鱼,海螺,另外还有山珍做的小炒——而且还有很用心地进行了摆盘的工作。

这一桌宛如出现在三星米其林餐厅之中的美食,如今就放在了自家这个简易的饭堂之中,吕依云至今还是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她多少有些明白自己爸爸那种无力的感觉。

“啊?这是优夜做的啊?”任紫玲张了张口,显然是一副吃惊的样子!

小姑娘此时笑了笑道:“是啊!原本是不应该要客人来做这些的,不过那位小姐说,要亲手做给你们吃才好。”

任紫玲双眼放光般,捏着筷子就夹起来了一块刺身摆入了口中,即使没有沾上酱油,也有没有常伴的山葵泥,但却很好地用了白萝卜泥来代替。

刺身的脂肪层和鱼肉像是经过计算般,层层相间,感受着味蕾上甘醇的鱼脂和鲜甜的鱼肉,带着白萝卜了带有的微微辛辣和清爽,一下子炸开,然后像是冰雪缓缓融化般的感觉。

任紫玲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露出了陶醉般的神情。

她猛地一些瞪眼睛,“这个媳妇,我取定了……不对,是你娶定了!”

就一桌菜就彻底收买了啊?

洛邱看着智障一样地看着任紫玲,却把剥开的一块九节虾扔到了任紫玲的碗上。

对此早就已经习以为常的任紫玲白了一眼道:“你想堵住我的嘴巴吗?”

洛邱只当作没有听见,反而是看着吕依云道:“老板和老板娘不一起出来吃吗?这里的菜我们吃不完。一块吃的话,热闹点……还有那位大爷。”

吕依云摇摇头道:“我爸爸出去了……妈妈的话,说有点累了,现在在房间休息。至于我爷爷,他不习惯和别人一起吃饭。”

总不能说,自己家刚刚吵了一家吧?小姑娘心中叹了口气,她又何尝不希望一家人好好地聚在一块吃一顿安乐茶饭。

“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忽然,外边传来了一道高亮的呼唤声音。

……

进来的是一名青年,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模样。他身上的衣服湿了不少,并且拎着一个黑色的皮箱子。

一副冲忙的模样。

“唉,这地方前不见店后不见村子,还好找到了这样一家旅馆。”

吕依云把青年带到了食堂,让他在旁边的桌子上坐了下来。大概是仍在前面的地方不好招呼。因为在快要下雨之前,帮工的阿姨也已经下班了。

“先生,我们这里是度假屋,不是旅馆。”吕依云俏生生地道。

那年轻人染了一头的金发,穿着小背心,左臂上有着一道巨大的麒麟刺青——另外耳朵上还带着一个耳钉。

这样的打扮对于生活在这个平静的地方的小姑娘来说,或许是冲击性有些大。吕依云便没有太过靠近。

那青年随意地摆了摆手道:“什么也好,我今晚在这里过夜。你给我去准备点吃的吧……哦,那桌子上的菜还挺好看的,照样给我来一份吧!”

那青年朝着洛邱一桌看了看过,眯着眼道。

小姑娘顿时就为难道:“啊……这位先生,那些菜是那桌客人自己弄的。我们店……没,没那个能力弄出来。”

“这什么破地方?吃的东西还要客人自己弄吗?”年轻人皱了皱眉头道。

“我们这是……这是……”吕依云一下子搭不上话来。

年青人不满地道:“那你们这有什么?”

吕依云只好道:“我爸爸出去了,他掌厨房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我能做几个小菜……”

小姑娘低着头,大概是对自己的手艺没有多大的自信。

那青年目光一转,却径直地走到了洛邱一桌面前,也不打招呼便拉开了凳子坐了下来。

他双手放在了桌子上,眯着眼笑道:“几位,搭个桌怎样?我看啊,这一桌的东西你们也吃不完的。我呀,这边实在是肚子太饿了,你们方便的,我付点钱,大伙一块吃个饱?”

任紫玲却不搭理,先是慢吞吞地把碗里头的虾肉吃完,才抹了抹嘴唇,对着那年青人微微一笑。

年青人觉得好像是有戏了,也跟着笑了笑,眼看着马上就要动手拿碗筷的时候,任紫玲却淡然道:“不卖。”

卖什么?

这可是未来媳妇好不容易弄出来的,用来孝敬她这个未来婆婆的菜啊!任大副主编才舍不得拿这东西来招呼这样一个陌生的家伙!

谁说老娘吃不完的?老娘撑死了也撑完了它啊!

那青年眼睛眯得更细一些,忽然轻笑一声道:“我看这一桌的海鲜啊,也弄得像个样子……五千,你让我吃一份的话,我给你们五千!”

“五千……好多呀!”任紫玲一下子惊奇地应了一句,随后目无表情道:“不卖。另外没事的话,你能不能走开?别碍着我们吃饭?”

青年耸了耸肩,忽然站了起来。

他站着,俯视而下,一一地看着这桌子上的洛邱,任紫玲,还有梨子三人,吹了一个口哨,轻笑了一声道:“真可惜啊,这么好的一桌菜。不吃就不吃……”

猛然一下的沉下脸来,“都不要吃了!”

青年闪电般出手,双手同时抓住了桌子,眼看这家伙竟然是想要掀桌子,一副无赖恶霸般的模样。

不曾想到,这青年一下子憋红了脸,也无法掀动着桌子半分。

他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惊异……惊异不定地看着面前的三人。两个女人都拿着碗,愕然地朝着他看来。

唯独是那个默不作声的年轻人,一只手掌有意无意地按在了桌子上。

青年的双手这会儿像是感觉到了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般,飞快地缩了回来。

正当他惊异不定的时候,洛邱却用碗筷夹了一些菜。

“肚子饿就吃点东西。”他把装好了菜的碗缓缓地推了过来,“也不用钱什么的,吃吧。”

青年暗自地吞了吞口水,下意识地想要把这碗给拿起。却不想,当他的手拿着碗的时候,却感受到了这碗异常恐怖的重量!

无论他怎么样暗自用劲,仿佛都无法把这碗给提起来一般。

有着特殊出身的青年,一下子就知道自己恐怕是碰到了什么高人,当下惊出了一后背的冷汗。

“怎么,不吃吗?”洛邱看了一眼,微笑道:“味道不错的。”

青年这会儿一下子提心吊胆起来,他看着洛邱,心脏直蹦跳起来……我要是能拿去来的话,早就拿起来了啊大哥!

“对、对不起,我是饿过头了才发脾气的。”

他吞了吞口水,退后了两步,摆着手道:“我吃那小姑娘弄的东西就好……抱歉,真的抱歉!”

看着这个一头金发,手臂上纹身带着耳钉一身恶霸气的青年这会儿滑稽的道歉后退的模样,任紫玲张了张口,惊异不定地小声道:“这家伙……是智障吗?”

梨子却若有所思道:“任姐,我看啊,是洛邱的淡然劲,把这混混一样的家伙吓跑的。你看啊,平常人要是碰到了早就被吓唬了。咱们这不怕,气定神闲的,这种人估计是担心咱们有什么来头,所以才不过造次吧!”

“嗯……有点道理。”任紫玲看着洛邱,打量着:“我家这小子,平时不说话时候的样子,确实挺吓人的。”

是一看就是那种不好相处的类型吧?梨子在心中默默地加了一句……其实她也一直不敢正眼看着洛邱。

洛邱道:“快点吃吧,等会我拿点剩的回房间。今天累了,大家早点休息。”

“我还要赶稿呢。”任紫玲扒饭道:“小子,今晚上人家不舒服,你就不要折腾了啊!”

“……”

是不是刚刚让那家伙掀桌比较好?

任紫玲又道:“晚上注意一下,锁好门……刚那家伙,看上去不像是个好人。有事情,记得大声喊。”

梨子点了点头。

……

……

不一会儿,任紫玲和梨子先回去了房间,洛邱这是在佯作装食物的样子。

吕依云小姑娘一下子跑进了厨房就没敢出来。

那青年此时忽然看了过来,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才小心翼翼地道:“这位前辈……刚刚晚辈得罪了。”

“你实际上并没有做什么,没什么。”洛邱淡然道。

青年深呼吸一口气道:“我是因为感觉到有一股很淡的妖气传来,所以才会想要出手试探的……没想到这里有前辈这种高人在,实在是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了。”

洛邱没有回应这句……碗和桌子都无法拿起,其实都各自先后经历了两道不同的力。

合共是四道不同的力。

两道是他自己弄出来的,至于另外两道,发出来的则是……梨子。

她先是让桌子定住了,接下来才是洛邱的力。

那碗食物也是一样……各自的两重力,其中一种还是来自俱乐部老板的,不然这青年不会背地里如此的狼狈。

那青年见洛邱没有说话,知道一些道行很高的高人一般都是这个吊样,于是只好道:“现在想来,前辈身边的那个小妖……应该是前辈使唤的仆人吧。”

洛邱不想和对方说话,并且朝着扔了一个‘你很烦’的眼神。

青年像是感受不到般,此时忽然小声道:“前辈,你来这里,也是为了那个传说的……对吗?”

“什么传说。”洛邱停下了手。

青年笑了笑道:“前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几十年前,这一带出没过一个海妖。这些年来一直销声匿迹,可是最近却有点再冒出来的苗头,不是吗?”

说着,这青年站起了身来,朝着洛邱双手合拢,徐徐一拜道:“实不相瞒,晚辈此次前来便是为了探寻那海妖的踪迹,希望前辈能和晚辈携手,合力除掉这只深海来的海妖!”

“没兴趣。”洛邱淡然道:“我不是因为这个而来。”

“哎?前辈!前辈!前辈,请留步!”青年连忙叫道:“晚辈龙虎山当代传人莫默,未请教!前……”

洛邱已经走出了饭堂。

莫默皱了皱眉头,重新地坐了下来,自言自语道:“听说这边是仙玄还真道的地界……难不成是这个神秘门派的传人?不是为了这个而来……那又是为了什么?”

莫默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地敲着,心中自有计较,“师傅说,我天生灵感过人,现在功已经远超他年轻时候……这一路下山游历,也没有碰到过对手,难得碰上一个高人,要不要试一试?刚才没有准备充份,才吃了个暗亏……不能就这样落了咱龙虎山的威名。”

“客、客人……你吃的……”

吕依云这会儿端着盘子,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

莫默笑了笑。

他把雨水打湿的头发随意地向后抹了过去,双手从吕依云的手上接过盘子,轻声道:“小姑娘,对不住了,刚没吓到你吧。”

看着莫默截然不同的精气神,吕依云一下子愣了愣……这个男人,好像还挺好看的。

“没、没事……”

¥¥¥¥¥¥¥¥¥¥¥¥¥¥¥¥

PS: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