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五章 【哥哥】

第一百零五章 【哥哥】

夜里时分,楼道走廊的灯光因为是间隔开启的关系,显得有些昏暗。

木质的扶手楼梯上传来的皮鞋与木板撞击的声音……她才走到了一半就停了下来,孤儿院的园长。

似乎是在和谁说话。

在打电话。

赛莉恩修女已经屏住了呼吸,与梅丹佐挤在一起,小心翼翼地倾听着——她紧张得要死,但却看梅丹佐颇有种兴奋的目光。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找到那两个孩子的。您放心,我不会耽误【出货】的时间……我知道后果。”

园长的声音,是那种典型的上了年纪的尖酸类型——赛莉恩入职这所孤儿院有几周的时间了,园长也已经见过好几次,但好几次也是不敢靠近的状况。

声音渐渐远去,园长这会儿却没有走下楼梯,而是忽然间折返,沿路走了上去。

“她走了。”梅丹佐此时才松开了捂住赛莉恩嘴巴的手掌。

赛莉恩胸膛起伏了几下,才渐渐吁了口气,却心有余悸道:“园长,应该没有发现吧?”

“先别呆在这里。”梅丹佐冷不丁问道:“你知道那对兄妹,是住在几楼层的宿舍吗?”

“跟、跟我来。”赛莉恩修女连忙说道。

……

孤儿院的宿舍大楼很高且很大,两人花费了些时间,才来到了目的地的楼层后楼梯门处。

“外边没有巡视的看护,不过走廊上有四个监控镜头。”赛莉恩探头看了眼之后,回头说道:“我们…我们就这样过去吗?”

“让我想想。”梅丹佐此时直接坐在了地上,时不时对着烟斗吸了两口……还真的有烟雾喷出来。

赛莉恩原本不敢打扰,但脑中却不断地回忆起偷听园长所说的那些话,她不禁迟疑着道:“你…你说,园长到底是和谁在说话?还有,【出货】是什么意思?会不会是我听错了。”

“要说你听错了,那么我也听错了。”梅丹佐随意地应了一句。

赛莉恩张了张口,骤然感觉有股寒意,她下意识地搓了搓双臂。

“来,揪住我的耳朵。”梅丹佐此时却冷不丁说道。

“嗯?”

……

——哎呀呀呀,好痛,好痛,我知道错了!

——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许顽皮,你还恶作剧了!

“你看,这有点事?”

院内的监控室之中,两名目无表情的女人,此时正一动不动地观察着面前的巨大分屏屏幕。

“没什么特别的。”

“嗯,可能是我敏感了吧,再看看别的地方……还没有找到那对兄妹,园长要发飙了。”

监控室的门,却在此时打开,一道直接走了进来。

两名看着监控的女人回头,脸色微微一变,飞快地站起了身来,恭敬道:“园长!”

园长没有说话,目光只是飞快地打量着巨大屏幕上的各处镜头——她的目光,很快就锁定在了一处走廊之中。

……

只见走廊中,孤儿院年轻的护工赛莉恩小姐,此时正揪着一个孩子的耳朵走着,边走着还边训骂了起来。

这顿时就引起了房间内好奇的孩子们的主意。他们尝试打开了门,探头出来窥视,却很快就被恶狠狠的赛莉恩小姐给叱喝了回去。

“回去你的房间,给我好好反省!”

赛莉恩小姐来到了一处房门之前,便直接揪住了孩子,走了进去——顺便将门也给关上了。

孩子们是八人的宿舍,四张的上下床铺——当赛莉恩揪住梅丹佐的耳朵走入的瞬间,房间内的几名孩子,俱都是一脸诧异地看着这一幕。

只见关门之后,这位新来的赛莉恩小姐瞬间就放开了被揪住耳朵的孩子……似乎还有些害怕的样子。

“这可能是你一生最高光的瞬间哦~”梅丹佐此时似笑非笑地说了声,“就连【祂】也没有揪过我的耳朵。”

她是不知道【祂】是什么,只当做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赛莉恩小姐尴尬将手掌在衣服上擦了擦,旋即看向了房间内的孩子们——园内的看护对于孩子们有着极强的震摄力,众孩子此时颇有些害怕与不知所措。

“赛、赛莉恩小姐,请、请问有什么事情?”一个看起来应该是孩子之中年纪最大的孩子此时鼓起勇气问道:“他…他是谁,好像不是我们房间的?”

赛莉恩与梅丹佐对视了眼,便定了定神道:“他是和我一起的,他的事以后再说。我来问你们些事情,关于小娅还有她哥哥的事情。”

年纪最大的孩子此时表情微微一变,旋即似有些不敢看着赛莉恩的目光,“之前不是已经来问过几次了吗……”

“几次?”赛莉恩修女不禁怔了怔,下意识地看向了梅丹佐。

梅丹佐耸耸肩道:“我们能想到,不代表别人就想不到。”

——我就没想到!

“是…是啊。”年纪大的孩子点点头,“来了几次了,都是问小娅回来了没有。我们就会说,她还没有回来,然后就走了。”

赛莉恩修女点了点头。

却见梅丹佐此时忽然走近,眯起眼看着那年纪大的孩子,“你刚才怎么说的来着?你们就会说?听起来,好像是商量好的一样……你们是一早就知道会有人来问几次吗。”

“啊?”年纪大的孩子脸色一慌,连忙摇头了起来,“没,没有!”

“真的没有吗。”梅丹佐靠得更近了。

年纪大的孩子不知怎地,一下子就仿佛被吓到了似的,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身体哆嗦着,很是害怕的模样。

赛莉恩修女有些看不过去,却也没说些什么……她也感觉出来,这孩子似乎隐瞒了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

梅丹佐皱了皱眉头,但却忽然看向了窗外——窗外,此时什么在轻轻敲着……听到这敲窗框的声音,房间内的孩子们一下子就变得慌乱了起来。

赛莉恩修女二话不说,直接走向了窗边,但房内的孩子却一把冲到了窗前拦着,年纪大的孩子甚至大喊了一声,“快跑!”

见状,梅丹佐便趁人不注意,一下子绕到了旁边,将窗户推开,只见窗前探出了一个惊慌失措的孩子的脸来。

有个孩子,此时正趴在了外墙边上,窗户被突然打开的瞬间,这孩子受了惊,一下子便站立不稳,眼看就要坠下楼区。

众人大惊。

此时,赛莉恩修女却想也没想,就纵身冲出,一把抓住了这孩子的脚——只是,修女此时也半边的身子卡在了窗户……还好没有是坠。

“还…还不快点帮我!”赛莉恩此时大声说道。

梅丹佐眨了眨眼睛,脸上忽然有了一抹笑意,倒也出手帮忙,将人拖了回来——包括那个爬墙的孩子。

这孩子并不是小娅,也不是小娅的哥哥。

……

“说吧!这是什么回事!”

赛莉恩修女脸色严厉地看着几名一字排开,低头站着的孩子——包括那名爬墙的孩子。

这孩子救回来的时候,他手上还提着一个小篮子。

赛莉恩太有对付这种情况的经验了,见众孩子不说话,便直接说道:“你们知道,说谎,破坏规矩的孩子,根据园内的规矩,是要关起来挨饿的。你们不说没有关系,那就一起挨罚吧……另外,我等会要带你们去见园长,这件事情必须要告诉园长。”

“不要带我们去见园长!”孩子们瞬间脸色苍白,随后相互推诿,似乎想要找出一个主动告之的。

终于,还是年纪最大的孩子扛下了所有,被众人推举了出来。

这孩子也破罐子破摔的模样,“好啦好啦,我说啦!他是给小娅他们送吃的去了!”

……

……

房间的窗外,有一条用衣服和床单搓揉绑在一起的【绳子】,刚还达到地面——顺着这根绳子,几个孩子,赛莉恩还有梅丹佐,一一滑落了下来。

赛莉恩看了眼,这边的外墙上,倒是没有装上监控的镜头……大概也没想过,这群孩子能这么的大胆。

“赛、赛莉恩小姐,你真的不会告诉园长吗……”

“你带我去找到小娅他们,这件事情我就帮你们隐瞒下来。”赛莉恩修女没好气地道:“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子是很危险的,万一受伤了怎么办?还有外边天太黑了,小娅两个躲在外边,出了意外的话,怎么办?”

“好、好吧……”孩子们只好点点头。

说着,那个爬墙回来的孩子便在前面带路了——将众人带到了园区的一条小道之中。

只是这孩子走路的节奏有些古怪,走走停停,走几步便会停下来,而且特别的绕。

赛莉恩修女忍不住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带路的孩子正要说话,梅丹佐却忽然道:“是为了躲开这里的监控镜头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带路的孩子惊奇地看向了梅丹佐——他没想起来,院里什么时候有这个孩子。

梅丹佐却道:“比起这个,我更加好奇的是,你是怎么发现监控盲点规律的?”

带路的孩子摇摇头道:“是哥哥告诉我的。”

赛莉恩与梅丹佐对视了一眼,赛莉恩疑惑道:“哥哥?”

“小娅的哥哥啊!”带路的孩子道:“哥哥他是最聪明的,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院里年纪最大的都比不过哥哥咧!”

赛莉恩修女皱了皱眉头,下意识道:“说起来,小娅的哥哥叫什么名字来着?”

“哥哥就是哥哥啊?”带路的孩子理所当然地说道,旋即又道:“你们还走不走的,哥哥说走这条路的时候,不能停太久的,不然会出错的!”

赛莉恩修女只能呆着疑惑,与梅丹佐和孩子们,继续前进。

……

“你不知道那个孩子的名字?”梅丹佐忽然低声问道。

“想不起来。”赛莉恩修女摇摇头:“按理说,如果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的话,我不可能没有印象的。”

梅丹佐道:“所以…其实没有这个【哥哥】?”

“不!”赛莉恩修女却摇了摇头:“有这个孩子,确实有一个孩子,成绩第一,运动万能……但,但奇怪的是,我真的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

“存在,知道,但不知道名字……”梅丹佐咬着烟斗沉吟道:“概念吗?有点意思……看来有些接近这个世界的中心了。”

“到、到了,就在前面!”

带路的孩子此时忽然一指前方。

而前方,赫然是一座……剧院。

……

“居然躲在了剧院这里?”赛莉恩修女颇有些诧异,“这里不是应该搜查过了吗?”

带路的孩子得意道:“舞台的地板可以撬开的,大人挤不进去,但我们没问题的啦!”

赛莉恩修女摇摇头,正要说话,却见几个孩子冷不丁地一下子就冲上了舞台,并且躲入了帷幕的背后。

“你们?”

见状,赛莉恩修女连忙跟了上去,正要拉开帷幕的时候,却只感觉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竟然是一根绳子!

或者说,是绳子绕成的绳圈。

绳圈瞬间收紧,勒住了赛莉恩修女的脚踝,与此同时她的身体瞬间失去了中心……绳子拉起,她便整个人被拉向了舞台的上方,竟是被倒吊了起来。

裙子没有反重力,瞬间翻下,差点盖到了她的脸处。

“是蓝色的哦~”

后台处,瞬间传来了孩子们大笑的声音……赛莉恩修女又羞又怒,连忙按住了正常重力的裙子,微怒道:“你们要做什么!放开我!梅丹佐,快来帮我,梅丹佐?”

慌乱之中,赛莉恩修女的视线內,却已经没有了梅丹佐的踪影。

与此同时,舞台的帷幕竟是在此时忽然掉落了下来——瞬间,落下的帷幕将那些藏在里面的孩子们一把盖了进去,狼狈不已。

赛莉恩修女张了张口,却见梅丹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舞台的边缘,手上还拉着了一根绳子。

“最喜欢欺负熊孩子了。”梅丹佐这会儿轻笑了声,旋即走入了舞台的后方。

“喂!放我下来啊!”赛莉恩修女在后方大叫。

只见一道流光忽然射出,吊住了她的绳子瞬间断裂,她一下子就摔倒了在舞台之上。此时,一根洁白的羽毛缓缓地飘落下来,最后飘落到了她的脑壳上。

……

路上有不少的陷阱,但却让梅丹佐轻松地躲开——这些在他看来,都相当简陋的陷阱。

但考虑到这都是就地取材的设置,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也有些让人惊讶了。

他走入了舞台的一处房间,这里放置了大量的人偶。

“路上的陷阱都不错,不过只是这种程度的话,还不够哦?”梅丹佐在人偶之中随意走动:“还要继续躲猫猫的游戏吗?我并不介意,反正我也难得能活动一次。”

才刚刚说完,梅丹佐的头顶之上,瞬间就有好十几个的人偶掉落了下来。

他摇摇头,几乎看也不看,便动作轻柔地尽数躲开。

可就在他闪避的瞬间,一道锋锐之物,却在这昏暗之中,悄无声息地递到了他的咽喉之处。

梅丹佐目光一凝,身体也在此时诡异地停顿了下来——他如果不能停顿下来,咽喉将会直接撞上这道锋锐之物。

这一切,似乎都是计算好的……就连躲避的路线,也是?

“这么说来,前面的那些看起来像是恶作剧一样的陷阱,都是为了最后的这一下吧?”梅丹佐缓缓地举起了自己的双手,看着那昏暗之中,抵触了锋锐之物的一道小小的身影,“你就是……那位【哥哥】?”

昏暗中手持锋锐之物的小小身影,却依然一动不动……梅丹佐皱了皱眉头,他忽然伸出手指,捏住了这道锋锐之物,随后轻轻一扯。

扯出来的,赫然也只是一只人偶。

“居然能计算到这一步啊?”梅丹佐摇了摇头,感觉自己似乎有些小看了对方,他随手扔开了手中的锋锐之物,却发现……没能扔开。

东西上面居然涂了万能胶??

正自诧异的瞬间,一只掉落的人偶猛然爬起起来,直接就敲到了梅丹佐的后脑勺之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