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二十七章 似曾相识

第一百二十七章 似曾相识

“等下!”

在【Z】快要接触到圆柱舱内的女性的瞬间,蕾米娅突然喊住了他,并且飞快地说道:“要不,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毕竟,我们还弄不清楚现在的情况。”

【Z】闻言倒是停了下来。

只是很快,舱內的女性胸膛却猛然起伏了一下,像是受到电流的刺激似的……女人猛然地张开双眼,大口地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似乎已经清醒,但却很快便又昏倒了过后——从圆柱舱处跌出。

【Z】眼明手快,将女人给接住……好一会儿,蕾米娅才试探性地走近,迟疑着问道:“她这是?”

“生命体征虽然有些偏低,不过……”【Z】看向了蕾米娅,眨了眨眼睛道:“她还活着。”

活着!

蕾米娅瞬间心中一凛,活着……意味着许多事情。

“【Z】,你在里面吗?我进来了。”

就在此时,外边传来了蓝鸟的声音……下一瞬,便看见了一道小小的身影飞入,随后落在了【Z】的肩膀上,“我在外边看见了几个和蕾米娅一样的人……咦,怎么这里也有一个?”

……

金库的地下密室之中,从蓝鸟口中知道了废墟城市来了新的陌生人之后,【Z】并没有急着行动,反而是开始照料起那圆柱舱走出的女性。

女人的呼吸渐渐地变得平稳,用【Z】的说法就是,生命体征正在回复正常的水平,不过似乎还是处于虚弱的界限。

蕾米娅问他,判断基准是什么,又是怎么判断出来的……但【Z】却没有说明白,只说他就是知道,仅此而已。

蓝鸟继续被派出去,跟踪外边的那三名陌生人了——这时候蕾米娅才反应过来,其实【Z】的这个旅行团,分工一直以来都十分的明确。

旅行团的成员,各自有属于自己的优势与机能……而蓝鸟,显然就很适合作为队伍之中的斥候。它能够在空中俯瞰一切,仔细观察,发现许多的未知。

她心中突然有了某个想法。

那时候,【Z】接触了自己,并且出手救援快要被冻死的自己之前……是不是,早就已经发现了她的存在,只是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来接触的?

要是这样的话,那么……

“蕾米娅。”

“啊…什、什么?”

“她好想要醒过来了。”【Z】突然说道。

未知的女性,身上披上了一件外套,是【Z】直接脱下来的——这个女人衣衫是在太单薄了……此时,在二人的注视之下,女人的眼睛微动,再一次睁开。

她好像无法适应似的,几番尝试睁开……好一会儿之后,才算是彻底地睁开了眼睛。

“你…是……”虚弱的声音。

“【Z】”【Z】直接自我介绍着说道:“还有这位是蕾米娅,目前一起行动的同伴。”

“【Z】?蕾米娅……”女人怔了怔,旋即自【Z】的怀中挣扎着,似乎是想要站起身来。

【Z】扶着她起身,女人则是开始打量着地下密室的四周。

只听见女人此时低声道:“【Z】…扶,扶我到前面去。”

【Z】似乎有些失神,但很快便有了反应,扶着身边的女人,缓缓地靠近密室的那些仪器的旁边。

蕾米娅却皱了皱眉头……女人的声音虽然虚弱,但口吻却——却像是某种自然而然的吩咐似的。

女人来到了仪器的旁边,在尘封的面板上找打了一块屏幕,手掌直接按了下来……然而按下之后,屏幕上紧紧只是闪出了一行文字。

女人失神地呆了好一会儿,才苦笑似的道:“这到底,已经过去了多久……居然,居然把这里的能源都耗尽了。”

【Z】与蕾米娅对视了一眼,蕾米娅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请问,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女人此时却也在打量着蕾米娅,似在思考着什么……忽然,女人伸出手来,想要往蕾米娅的身上摸去。

“你要做什么?”蕾米娅本能地后退了两步。

女人道:“我没有恶意,只不过想要确认一下……相信我。”

蕾米娅迟疑了片刻,最终伸出了手来……女人将蕾米娅的手掌翻开,好一会儿之后,才忽然问道:“你是在哪里醒来的?”

“什么是在哪里醒来的?”蕾米娅神色更是疑惑。

女人道:“你不认识我?”

蕾米娅摇了摇头,莫说认识——她从前什么没有见过——她怎么可能认识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她是属于自由之城的居民!

“从前的事情呢?”女人再次问道:“从前的事情,你还知道多少?这个世界破灭之前的事情。”

蕾米娅直接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不是我原来的地方,我只是因为一场意外,醒来之后,就突然出现在了这里。对这里的一切,我只感到陌生与恐惧。”

“这样……”女人点点头,沉吟了片刻,才点点头道:“恐怕,是过于漫长的休眠,让你的记忆中枢出现了些问题,导致你丧失了末日之前的记忆吧。不过没关系,那种可怕的事情,想不起来,没准是一件好事。”

“我…我还不是很明白你在说什么。”蕾米娅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有就是,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好像,知道很多东西?”

女人却自嘲了一声,“我怎么会不知道……作为文明终结之前的幸存者,我当然知道这一切。”

“幸存…者?”

“我叫伽玛。”女人轻声说道:“放心,我会告诉你着、一切……毕竟,你和【Z】不一样,你和我一样。这个世界,现存的人类,恐怕真的不多了。”

“你到底……”

……

……

这是一个技术发展得过快的世界——这同样也造成了人类赖以生存的各种资源的急剧消耗。

能源的危机,让人类开始将目光投向了一众名为【永恒动力】的新能源。

但就连蕾米娅这种自问的学渣,也知道一件事情——永动机是不存在的。

然而,世界破灭之前,人类已经将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永恒动力】的课题上——而负责这项研究的,则是世界最大的企业。

这个自地下密室之中苏醒,自称伽玛的女人,则是这家企业的继承人。

“我的父亲,西塞罗是新能源课题上成就最高的人。【永恒动力】的研究甚至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人类眼看就能够迎来一次新生……”伽玛却在此时叹了口气:“直到,【永恒动力】启动的前夜,我的父亲突然告诉我,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骗局。”

“骗局?”蕾米娅闻言,稍稍失声,呢喃着道:“谎言吗……”

“没错,就是一个欺骗全世界的谎言。”伽玛轻轻地点了点头:“而且,是一个小部分高层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稳定全人类的谎言。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永恒动力】,世界已经走到了尽头了,人力已经没有办法挽救这一切,唯一能够让世界重新获得新生的方法,就只剩下世界本身的净化功能……我没有办法反抗父亲对我的安排,他将我放到了特制的休眠舱内,等到世界重获新生的时候,我才可以清醒过来……类似我这有的,应该还有一批人。当然,能够作为种子而保存下来的人类,都是挑选出来的。”

“然后呢?”

“根据我们当时的研究,世界会经历数次的剧变,陆地,海洋都会发生变化,然后会进入一段漫长的冰河时期,当人类的痕迹都被抹去之后,会有新的有机物出现。”伽玛缓缓地吁了口气:“但我们并不确定这个时间到底是多久……不过,蕾米娅,你比我更早醒来,外边的世界,应该了解得比我多一些。你能与我,信息共享吗?”

蕾米娅张了张口……她根本不是伽玛口中所谓的幸存者!

只是……

“当然。”伽玛却不由得自嘲道:“我现在也不再是企业的大小姐,不可能给你什么回报。只是,看在同位人类的份上。”

蕾米娅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道:“关于从前的事情,我很多已经想不起来了……我,我醒过来的时间并不长,大概也就三四周的时间。醒来之后,第一个碰到的就是【Z】了。”

“没关系。”伽玛安慰似的说道:“慢慢会好起来的。将我进行冷冻休眠之前,父亲就已经设想了最糟糕的情况……【Z】,告诉我,你身上的种子存量,还处于正常状态吗?”

【Z】却眨了眨眼睛,对于伽玛的问题,显得无动于衷,甚至露出了询问似的目光,“意义不明,能够更具体地阐述。”

伽玛沉吟道:“【Z】,对于你自己,你知道多少?”

“我没有小时候的记忆。”【Z】想了想道:“开始记录记忆的时候,大概只有蕾米娅身高一半的时候。”

伽玛轻咬着指甲,“或许你的记忆系统也出现了问题,只可惜手头上没有合适的工具,暂时无法帮你检修。”

【Z】道:“你能…找到我从前的记忆?”

“只要脑内的记忆中枢的芯片没有彻底坏死的话,很容易就能够修复。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伽玛点点头,旋即又苦笑道:“我说的是,在文明破灭之前。现在的话…不知道能够找到合适使用的工具。”

“什么类型的工具?”【Z】飞快地说道,随后将自己的行囊倒翻,“这里有适合的吗。”

一大堆的东西瞬间被倒了出来…什么类型的奇奇怪怪的东西都有,而且全部都是小物件之类的东西。

这些,都是【Z】在旅行过程之中,收集回来的【宝物】。

这家伙,就像是个捡破烂的……蕾米娅瞄了两眼,就对这些藏品失去了兴趣。

“我需要的是仪器,不是这些。”伽玛无奈地指了指密室内的那些东西:“类似这样的机器,我需要很多,才能够拆出一些零件来拼凑需要的东西,而且还需要能量……或许,有能量的话,这个休眠室也能改造一下。”

“好。”【Z】直接说道:“我们现在开始寻找。”

伽玛道:“不用着急,一口吃不了胖子。其实我们现在需要更多的人手……或许,我应该唤醒其余的幸存者。”

“有多少幸存者?”蕾米娅忽然问道。

“具体名单,我也不清楚。”伽玛想了想道:“不过这个城市之中,应该是有一些的……可以的话,我想要去公司的总部,那里应该能够找到更多有用的东西。或许公司总部的中枢,还能维持运作,毕竟公司内部,有独立的能量池。”

“能量池?”

“算是【永恒动力】的半成品吧。”伽玛想了想道。

“可你不是说,【永恒动力】,只不过是一个谎言而已嘛?”蕾米娅不解地问道。

“就算只是谎言,也是需要全力以赴的。”伽玛神色复杂地道:“说到底,谁不希望,谎言能够成真呢……我父亲他,用了一辈子的时间,想要去实现这个谎言。”

“如果是活人的话,我们刚刚发现了几个。”【Z】冷不丁说道:“他们似乎正在往这个城市的中心点走去。”

“还有幸存者醒来了吗?”伽玛神色略有些惊喜。

【Z】点点头道:“我带你去找他们。”

……

……

在铺满了雪花的道路上行走,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情——这个废墟城市的雪虽然不算厚,但也快要没到小腿退腹上了。

“这个破地方,怎么那么大?我们走多远了?”

【尤利娅】学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主要是还要背着赛莉恩,情况就十分的糟糕了。

“我们不能继续走了。”梅丹佐却皱起了眉头:“我们需要找个地方来抗寒,不然我们只能冻死在路上。”

从恶鬼世界转入这个地方,他们身上甚至没有抗寒的衣物。

“那边有个地方,看样子从前像是大楼……挡挡风应该没问题。”【尤利娅】学姐指了指前方某处。

很快,他们便从一侧破碎了窗户爬入了楼内——大楼甚至已经倾斜,大门都被埋在了积雪之下。

“看样子,这像是个独立的办公室。”【尤利娅】学姐飞快地打量着四周:“能够用来生火的东西…生火的东西……有了!”

她连忙跑去了墙角的边缘,将一副挂画给取了下来,并且敲了敲,“这看起来应该是木材,不过不知道怎么造的,居然还没有腐朽,就这样烧了,总感觉有些可惜。”

“我们死在了这里,才真的可惜哟~”梅丹佐轻飘飘地道:“不要你以后的花花世界啦?”

“来,前辈!是时候给你表演一下,传统的生火艺能了!”【尤利娅】学姐顿时精神振奋。

只见她直接将挂画摔在了地上,然后捡起了摔断的木料——梅丹佐此时将画框內的画纸给捡了起来,扬起看了一眼。

“风景画吗?”【尤利娅】学姐凑近上来看了眼。

主要是取下来的时候,画框的镜面已经尘封,根本看不到内容。

“是个女人的画像,还挺好看的。”梅丹佐此时啧啧地说道。

“咦?”只见【尤利娅】学姐此时不禁眨了眨眼睛,“这好像是……龙小姐?”

“什么龙小姐?”梅丹佐疑惑地看向了【尤利娅】,随后指了指画纸下方的一段文字,“这里写的是,伽玛小姐好不好?”

伽玛?

【尤利娅】学姐不由得张了张口,或许……只是相似?

但似乎,过于相似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