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三十六章 紧缚的灵魂

第一百三十六章 紧缚的灵魂

他的身体被刺穿,并且举起……【Z】。

可即便是在这种致命般的伤势之下,【Z】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痛苦的表情——严格意义上来说,【Z】并不是纯粹的人类。

那刺穿了他身体的手掌处,并没有鲜血的蔓延……仅有一些,电闪的火花。

“你不是卡兹,你是谁。”

“不用知道。”那女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你知道我是来杀你的,就足够了。”

说罢,【铁甲人卡兹】的另一手掌,更是直接往【Z】的脑袋抓去——但【Z】却一只手掌挡下了这或许打算捏爆自己脑袋的大手掌。

是的,他接住了,并且与之僵持不下——甚至,他还开始拔除那刺入自己体内的手掌。

眼看着力量强大的铁甲人手臂被一点点的拔开,那女人的声音似带着了一丝不可置信,“不可能…你明明就没有多少力量了!”

【Z】没有回答,只是目光锁定了卡兹——他知道,想要杀死他的人,此时就藏在了卡兹的体内!

瞬间,【Z】身体一弯,双腿直接踩在了卡兹的胸膛之上,随后用力拧住了卡兹的胸部盔甲——使劲一瞪!

卡兹的手臂,竟是硬生生地扯断了出来,并且露出了一条白皙的手臂。

“这不是你的同伴吗?你居然!”

“放心,等下装回去就好了。”【Z】淡然说道,“反正我经常也会给卡兹清灰,拆开他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

“草率了。”

那女人暗惊,但并没有慌乱,反而是全力一脚踢在了地面之上,踢出了大片的沙尘之后直接转身退走。

沙尘,原本能够抵挡视线,创造最佳的逃遁时机——但让女人没想到的是,【Z】此时竟然直接将铁甲人卡兹的手臂扔出!

沉重的铁甲手臂,直接砸在了铁甲人卡兹的背后,让它的身体瞬间失去平衡,直接扑到了在地上——当它迅速爬起身来的瞬间,一道黑影依然跃来!

【Z】!

“从我同伴的身体之中离开!”

【Z】声音稍沉声,竟是一拳轰在了卡兹的身体之上……这一拳,直接让卡兹的身体四分五裂!

一道人影此时滚出,赫然是一名身穿着冰蓝色长袍,小腹隆起的女性——此时,【Z】的拳头再次砸出,但却在要轰再女人身上的瞬间,硬生生停了下来。

“你怀孕呢?”【Z】眼中闪过了一抹诧异之色。

按照【西塞罗】的说法,这个世界仅存还保留了种子的,就只有作为【Z】系列本体的他自己而已——同时按照伽玛的说法,如今的世界唯有自然受孕才能够延续人类的火种。

但他却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与这个女人有过交集。

正面着【Z】的拳头,冰蓝色长袍的女人眼中闪过一丝后怕之色,她忽然大喊,“孩子是你的!”

【Z】瞬间走神。

女人此时手掌一翻,一本似乎只有半本的金色书本!

“小心有诈!”【西塞罗】此时忽然出言提醒。

【Z】眉头一皱,却见女人神奇地取出了半本金色书本之后,四周并没有异样——只见这冰蓝色长袍的女人此时咬了咬牙,眼中更是闪过了一丝着急之色。

“不对,我没有和你交配过,这个孩子,不是我的。”【Z】此时摇了摇头,迅速上前,以极快的速度抓住了女人的手臂。

她挣扎了几下,可手臂却如被铁钳所夹般……女人却只是死死地看着手中的半本金书——如果【盖亚之书】没有被撕裂的话!

女人心中大恨。

她手头上的这半本【盖亚之书】,功能大多不全,就连穿梭各个子世界的能力,也变得时灵时不灵了起来。

比如现在,她的感知之中,穿梭能力已经发动了,但她却依然还停留在了这里。

“【Z】,可以将这个女人,交给我吗?”

就在此时,庭院之中,走来了两道人影……梅丹佐,以及略显得有些狼狈与尴尬的【尤利娅】学姐。

……

“【梅特塔隆】——!”

就在梅丹佐与【尤利娅】学姐出现的瞬间,冰蓝色长袍的女人瞬间发出了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

“又见面了。”只见梅丹佐此时轻笑了声,笑吟吟道:“我最喜欢那种千里送快递的好人了!”

冰蓝色长袍女人目光一转,冷声道:“【Z】是吧?这个家伙,如果你能给我杀死他的话,我可以让你马上见到你想要看见的人!”

她的手臂依然还在【Z】的紧握之中,可此时却能够感觉到【Z】的手指略有些松动——【Z】外表平静,但手指的变化却已经反馈出了他此时的内心变化。

梅丹佐此时眉头轻皱,却忽然嗤笑了一声,“我也可以哦?【Z】,你要不要帮我宰了这个女人试试,明明是我们先认识的……我先呢。”

却见此时的【Z】直接看向了一副只想要看戏,站在不远处的【西塞罗】,淡然道:“你说。”

“事实上,在我知道的范围内,没有可行的能够唤醒盖娅小姐的方法。”【西塞罗】笑吟吟道:“至于这两边的家伙,是不是真的有办法,可说不准……或许,你可以尝试杀死其中一个试一试。反正幸存者之中女性还有不少,死掉一两个,不会影响火种的延续。”

只见【Z】此时缓缓地吁了口气。

下一刻,【Z】迅速动身,梅丹佐大感不妙,瞬间后退……然而并没有躲过【Z】的抓捕——梅丹佐体型矮小,转身间便被提小鸡似的提了起来。

“你们,谁能够唤醒盖娅,我将另外一个交给他。”【Z】此时面无表情地说道。

同时被抓住的冰蓝色长袍女人与梅丹佐,俱都是愣了下……他们下意识地看向了对方。

冰蓝色长袍女人一咬牙,竟是再一次祭起了半本的【盖亚之书】,只见金书瞬间爆发出耀眼的光辉——但只是耀眼,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异动。

世界加速……也失灵了!?

霎时间,这位冰蓝色长袍的女人看着梅丹佐的目光,更为的愤怒。

梅丹佐直接眯起了眼来,却突然说道:“抱歉,我其实也做不到……要不,你索性让我和她互殴算了,也不脏了你的手呢。”

便是在这瞬间,一股强烈的震荡,开始在整个庭院之中满意……庭院的天空,更是落下了细碎的石子!

一道裂缝,随之直接撕裂了庭院的天空——然后,天空破碎了一个大洞!

大洞之中,一条比之蟒蛇还要巨大数十倍,如同七鳃鳗似的长虫,直接伸入了庭院之中——它,一瞬间就撞向了庭院的大地!

砰——!!!

……

……

咳咳…咳咳……

【尤利娅】学姐飞快地拍去那些覆盖在脸上的泥土,灰头灰脸的宛如从烟囱爬出来办的模样。

“这是什么鬼东西!”

不远的地方,梅丹佐也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模样!

只见庭院內,那巨大的长虫盘踞,异常的凶猛,梅丹佐目光一凝,下意识道:“我本以为,之前追赶我们的那些变异的魔狼,是畏惧那棵圣诞树的关系,才没有靠近……看来,它们真正畏惧的,是这条大家伙才对。”

“前辈,你是说?”

“看来这条大虫,就是这个城市之内的魔物王者了。”梅丹佐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看到它身体上的东西了没有?”

【尤利娅】学姐点点头,神色凝重!

他们在车站广场所发现的魔物圣诞树就蕴含了一块鲜红色的大茧——然而就在这条巨大的长虫身上,肉眼能看见的,竟是不下于二十颗!

它们就如红宝石似的,镶嵌在长虫的身上!

“前、前辈,要不我们跑别的书页,先躲躲?”

“【莫瑞甘】就在这里。”梅丹佐却无奈地道:“我们跑了,万一这里的书页显现,被她白嫖了去,你会不会捶胸口?”

“【莫瑞甘】……她人呢?”【尤利娅】学姐顿时眉头一皱。

不仅仅是那冰蓝色长袍的女人,【Z】此时也不在俩的附近——他们,被巨大长虫的冲击,冲散了!

……

……

庭院的天空,在裂开了一道裂缝之后……裂缝持续扩大,此时庭院上方的实验场地,更是开始塌下,巨大的落石,时不时地砸在了庭院的大地之上,四处都是可怕的深坑。

一座已经被落实所砸的破碎的庭院雕像之前,【Z】默默地看着那庭院之中肆虐的巨大长虫,而【西塞罗】的投影,就站在他的身边。

“你是庭院的管理者,不能做些什么吗。”

【西塞罗】唯有苦笑道:“从前或许可以,现在……自从盖娅小姐将这里变成了庭院之后,我就像是庭院中的游荡的幽灵……仅此而已。如果我能做些什么的话,你至少一开始不会被刺伤。”

【Z】低头看了眼腹部的伤口…里面的器械已经外露了,但他却摇了摇头:“不碍事,你不用自责。”

说着,【Z】便直接往那巨大长虫走去。

“你要做什么?”【西塞罗】连忙问道。

【Z】平静地道:“这只大家伙身上的…我不能允许。”

说吧,【Z】瞬间起跳,他的身体如炮弹版射出,径直地撞向了巨大长虫的身躯,冲击力之大,竟是瞬间将巨大长虫撞的身体弯曲了起来。

一道瘆人的嘶鸣声顿时在庭院这种激荡!

嘶鸣的声音,化作了音波,更是引发了气浪——前风之中,【Z】落在了长虫身上的一颗红色大茧之上,二话不说便一拳将大茧轰开!

此时的他没有在意能量的消耗——在实验室的这些日子,伽玛早就已经为他补满了能量——如此,他才会在冰蓝色长袍女人的偷袭之下反而致胜对方。

一颗大茧碎裂……大茧之中封存着的少女瞬间化作了灰烬,【Z】稍稍失神,但很快便再次跳到了另一颗的大茧之上。

体内的力量来源正在被摧毁,巨大长虫瞬间陷入了愤怒之中……那排列着数层密集牙齿的圆形口器,此刻阵阵的涌动,一股硫磺般的气味顿时喷发,随之而来的则是巨大的火柱!

火焰,将残破的庭院点燃。

【Z】却猛然双手插入了长虫的身体,随后双臂鼓动,竟是硬生生地将长虫的身体撕开了一道人高的裂口!

他直接一头钻入了长虫的身体之中!

片刻,巨大长虫的身体忽然僵直,随后便疯狂地扭动,惨绝的叫声伴随着更加恐怖的声波,让整个庭院那脆弱的天空,瞬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猛然,巨大长虫的身体停止了扭动,随后直接摔落在了大地之上……烈火之中,长虫的身体再次裂开了一道人高的伤口。

他沐浴着鲜血,自魔怪长虫的体内走出,并且……并且拖出来了一颗红色的大茧。

【Z】手掌贴在了这颗红色大茧之上,轻声道:“我马上,就让你得到解脱。”

“【Z】……”

一道呼喊的声音,从那烈火燃烧的林中传出。【Z】回头看去,那烈火燃烧的处,有一道人影,踉跄走来,正式本应该离去的蕾米娅。

……

“【Z】……”少女肩膀受伤,血流了不少,她却捂住了肩上的伤口,踉跄走来。

“你应该走了才对。”【Z】沉默了半响。

只见少女此时摇了摇头,“我已经走到车站月台了,但是碰到了卡兹先生……然后,卡兹先生突然将我抓住了。”

“他不是卡兹。”【Z】摇了摇头。

蕾米娅却自嘲似的苦笑道:“不管是,还是不是……不觉得很讽刺吗,明明已经抛下了尤利娅学姐,独自一个人逃离这个地方,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走。”

【Z】淡然道:“现在没事了,等平复下来,我送你出去吧。”

他的目光,始终都只是在自长虫体内挖出的这颗大茧之上……蕾米娅轻轻地走到了【Z】的身旁,低声道:“你,找到你要找的人呢?”

“还没有。”

“我也没有。”蕾米娅此时幽幽地道:“我…我可能永远也找不到我的哥哥了,永远也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地方。”

【Z】似不感意外,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你知道吗,其实我真的是一个很差劲的人。”少女声音更低…更多是苦涩般,“从小到大,一直都十分的差劲……我,并没有别人眼中那样的美好。”

【Z】目光平静地看着她。

只见少女的脸上是泪水,但嘴唇上却挂着天真无邪般的微笑……她带着这样的笑容,轻抚着自己的脸颊,“你知道吗,那会儿抱着她开始冰冷的尸体时候,我是怎么想的吗。我在想……啊,这个麻烦的家伙,总算是死掉了,我再也不用说些什么话来安慰她了……怎么就不早点去死呢……明明我连自己也已经顾不过来。”

“但是你直到最后,也没有在同伴的面前,说出心里的想法,不是吗。”

“你知道的……你或许能知道的吧,毕竟你已经观察了那么久。”蕾米娅轻声道:“只有这样,我才能是完美的。”

“在车站广场的时候,也是吗。”

“在车站广场的时候,只是为了能让你们真正的接纳我而已……看似很鲁莽和勇敢的背后,不过是权衡得失之后的选择。”

说着,一柄匕首,瞬间刺向了【Z】的心脏处。

“我回不去了……我不能回去了。”蕾米娅哭得更凶了些,“外边的那些人,自由之城的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了……他们都能够看到我!看到我做过了什么!我不能再成为圣少女了。我只能留在这里…留在这个,没有人知道我是怎样一个人的地方——杀死你,我就能够永远地留在这里!”

“我啊,真的很差劲……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