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四十章 老板的鬼故事

第一百四十章 老板的鬼故事

是…是【盖亚之书】內那永恒的男主角没错。

不存在认错的,毕竟书页世界那么,早就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然而……

莉莉斯老师惊疑不定地坐在了沙发上,看着那正在开放式厨房内忙碌的身影,突然有种荒谬…或者不真实的感觉。

她甚至无法抽离这个未完成的书页世界,所有的通道仿佛在刹那之间就已经被堵死……她渐渐变得虚弱,变得如同凡人,变得像是真正属于这个未完成书页世界里面的【莉莉斯老师】。

一个普通的外语老师。

“你…你是真正的……”女人的声音,缓缓响起。

厨房内正在切着菜丝的洛老板动作忽然停了下来,半抬头,只见沙发上的莉莉斯老师属瞬间紧张得站了起来。

洛老板淡然道:“真正的什么。”

莉莉斯老师喉咙隐秘地咕咚了一下,试探性地道:“【盖亚之书】內,所有一切关于【他】的描述的本人。”

“你想我怎么回答你。”洛老板面无表情地问道。

莉莉斯老师把心一横,咬了咬牙道:“放我离开这里,我发誓永远也不会侵入这个书页世界半步!”

这是她内心此时真正的想法!

这一个核心书页的世界,太反常了——她从未碰见过书页里的角色能够直接反制【盖亚之书】持有者的,而且还是这种……这种压倒性的反制。

“莉莉斯老师,不想要这个世界的书页了吗。”洛老板却在此时微微一笑,“永远不踏入这里,也就意味着你永远也没有办法将【盖亚之书】收集完毕。你…甘心吗。”

“你…什么意思?”她不禁心中一怔,眼中疑惑之色一闪而过。

她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完全猜不透对方的心思,完全忌惮着对方……甚至不得小心翼翼,仿佛到处都是掣肘。

“暂时并没有什么意思。”洛老板却摇了摇头:“因为我也还没有想好,等我想明白了,我或许会告诉你。”

莉莉斯老师不禁小嘴微张。

却见洛老板此时端了一个盘子出来……盘子上,是新鲜切好的水果——他将盘子摆在了莉莉斯老师的面前,“距离晚饭还有些时间,我们聊点的吧。”

“你想知道什么?”莉莉斯老师深呼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

此时她明白,至少对方不会马上对自己不利……她,还有回旋的余地。

洛老板此时想了想道,“【盖亚之书】,你是从什么地方取得的。”

莉莉斯老师心中暗自思索。

洛老板则是不轻不重地道:“我有分辨真话与假话的能力,而且一般不会不错。”

“……书,是我在自由之城的宝库之中发现的。”莉莉斯老师迟疑着道:“那是【圣人】收集战利品的宝库……它就藏在了不起眼的角落之。”

“哪一场战斗的战利品。”

“我不知道。”莉莉斯老师摇了摇头。

“关于【盖亚之书】,你知道多少。”洛老板再次问道。

“一页一世界,堪比子世界的半真实世界。”莉莉斯老师沉声说道:“每一个书页世界,甚至还能够诞生出类似子世界本源单位的结晶,恐怕是放在次元虚空之中,也会让虚空巨头争夺出手的超级重宝。”

“书内的书页,你找到它的时候,就已经是散落的吗。”

“是的。”莉莉斯老师点点头:“我花费了好长的时间,才收集了不少的书页,渐渐恢复了【盖亚之书】的功能……目前,还差了一些关键的书页。”

“你…知道我是谁吗。”洛老板此时却冷不丁地再次问道。

针对这条问题,莉莉斯老师不得不慎重地思考了起来,她心中其实早就有了些揣测,“您是……【盖亚之书】的真正主人?”

洛老板摇了摇头,但却突然又道:“我不是这本书的主人,但这本书,我也能用……现在也能用。”

什么人能够创造出【盖亚之书】这种无法估量的虚空神器来?

那至少是【祂】才能够抵达的程度吧?

等等,刚说什么来着……现在也能用?

莉莉斯老师霎时间反应了过来……她为之皱起了眉头——也就是说,他对于自己的压倒性压制,本质上的原因是,因为他所持有的【盖亚之书】的权限,要高于自己……仅此而已?

如果仅此而已的话……

“你知道,自由之城为什么会需要你这样一个【圣人】吗。”

洛老板的声音,瞬间打断了莉莉斯老师内心的想法……她愕然地看来,她怎会不知道自由之城的事情?

“因为我就是那个原因。”洛老板此时微微一笑。

嚯——!

她双手按在了桌子上,身体已经撑起,眼中有着震惊与慌乱……还有不可思议,尖声,“你…你就是天国真正的主人!?”

“算不上对,但大致无错。”洛老板随意道:“至少对于目前的天国来说,确实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就支付我一些费用,才能继续使用天国。”

“我到底……”只见莉莉斯老师脸色瞬间发白,无力地坐落在了沙发之上,喃喃自语:“掉落的是何种……可怕的深渊之中。”

如果他没有说谎……那么他,就是【祂】也不得不低头的存在。

为了天国的存在,【祂】甚至不惜将那个女人的灵魂也交出……莉莉斯老师大脑一片空白,这与她所盘算的事情,有着严重的脱轨。

这次……超纲了!

猛然,莉莉斯老师想到了更可怕的事情,她甚至连声音也带着了一丝颤抖,“我…我的脸?”

“正因为如此,我应该会在见到你的那个瞬间,就将你从一切的源头之中彻底抹去的。”洛老板平静无波地道:“但又正因为你顶着这样的脸庞,所以我也才没有下手……你,明白吗。”

“明、明白。”她身体一阵哆嗦,“我…我不会再用……”

灵魂的颤栗很直接地浮现于她的体表……让她浑身的毛孔都犹如遭遇了静电般,头皮也是发麻的。

“不,你暂时还可以。”洛老板此时却摇了摇头,很是随意地道:“因为如果你不用的话,你现在就已经消失了。”

莉莉斯老师心乱如麻。

洛老板此时又叹了口气,“但如果你继续使用的话,我对你的不满也会不断地累积……然后,或许会以一种你完全不愿意面对的方式来对你,摧毁?对了,莉莉斯小姐,你有折磨过讨厌的人吗,让对方感受到比死亡更痛苦的那种。”

仅仅只是这几句让人提心吊胆的话,便已经足够的折磨……她此时只希望这会是一场不经意间的噩梦。

自己,很快就会醒来。

“你……”莉莉斯老师此时缓缓地吁了口气,在紧张与惊慌的急速心跳之中,缓缓说道:“想要我,做些什么。”

“我说过,我还没有想好。”

“你玩我?!”女人几乎被逼疯了似的,勃然咆哮,“有本事,你可以现在就将我抹去!”

洛老板却直接点了点头,“可以。”

莉莉斯老师下意识地看向了自己的身体,只见身体自腿部开始,此时正在一点点的淡化,消散……这瞬间,就将她从愤怒与恐惧的混乱边缘来回。

消失已经蔓延到了半身的位置。

“不…不要!不要让我消失!求求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要让我消失!”

洛老板淡然道:“我说了,如果现在不将你抹去,只会不断地累计我对你的不满……不久的将来,我甚至也不知道会怎么的对待你,早些解脱,对你来说,或许是好的。”

“我不管!我不要消失!我不要消失!!你可以累计对我的不满,你未来可以折磨我……但我,不要消失!”她近乎癫狂,尖叫的声音,如同刀刮的玻璃。

消失,已经爬过了她的胸前……莉莉斯老师的惊恐已经超过了某种极限,只是对面的洛老板却似无动于衷。

但这个女人…这个在背后谋划着一切的女人,却有着一股异于常人的不服输的执拗。

在即将要彻底消失的瞬间,莉莉斯老师笑了。

她用着那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的模样,露出了一丝凄美的微笑来,她的眼神之中透露着哀伤与不舍。

“可以,放过我吗……我的主人。”

……

说完,她便闭上了双眼,静待着永恒的死亡……直到,她再一次睁开自己的双眼,发现已经消失的身体,此时却已经复原。

那可怕的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厨房之中,也不看她,只是淡然说道:“我不知道是否应该恭喜你,莉莉斯小姐。因为……你撑过了应许是对你来说,最好的结局。”

“谢……”她几乎用尽力气,也说不出完全的话来。

洛老板此时却再次半抬头,目光看向了客厅里的大屏幕电视,“想要看一下吗…你的未来之一。”

莉莉斯老师还来不及平复劫后余生的心情,脖子便僵硬地缓缓移动……电视屏幕上,出现的是一条长长的通道。

前面有光,镜头正在靠近着那道微弱的光——她看到了一扇焊死了的铁门。

铁门上,仅有一个巴掌大的窗口,可以看到铁门里面的东西。

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莉莉斯老师颤抖着轻摇头,侧着脸……仿佛只要这样,就可以与某种可怕拉开距离似的。

终于,镜头拉近了,可以透过那巴掌大的铁窗,看清楚里面的东西了……

那是一个…只能勉强称之为是生物的东西。

它蜷缩在了石室的角落之中,满头的头发几乎剥落,它肤色灰白,骨瘦嶙峋,此时正神志不清地哆嗦着身体。

它缓缓地转过了脸来,嘴唇上甚至还挂着了半截爬虫的尸体……深陷在眼眶內的双眼,就映在了莉莉斯老师的瞳孔之中——那是她,自己。

“不可能,这不是我,不可能……”莉莉斯老师一瞬间跌坐在了地上,“这不是我,不是我……我不要……”

……

……

“我不要——!!!”

一道人影,瞬间冲出了楼宇的入口大堂,如同疯了似的,直接撞到了行人……撞到了一名正提着一个果篮的【晴天】娃娃。

“莉莉斯…老师?”被撞倒在地上的【晴天】老师此时连忙爬了起来,“莉莉斯老师!你怎么了?!”

但女人并没有停下,只是慌不择路地奔向了街道。

【晴天】老师此时也顾不上家庭拜访的事情了,连忙追向了那惊恐的女人。

就在此时,对面楼宇的天台之上,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正满是疑惑地打量着这一切——用望远镜。

……

望远镜自然不是军用的高级品,是网上淘来的性价比货,但是足够使用——少女此时满脸疑惑之色地将望远镜给放了下来。

低头,抱胸,沉思……百思不得其解。

但很快,少女便决定放弃思考,并且飞快地收拾着手头上的东西——眼前是几个纸箱子所堆砌出来的【城堡】——家门对面的楼宇的天台,就是少女流浪的终点了。

这里有着她的秘密基地。

何况,少女便将纸箱子拆开叠好,并且拖到了一旁的水箱之下,然后将一些生活用品以及罐头给塞入了名为太郎丸的大背囊之中。

少女重新裹上了头巾,带上了墨镜与口罩,鬼鬼祟祟地从防火楼梯下了楼,然后一路潜行……路过家门的时候,小区的保安大爷似乎见怪不见似的。

“小娅!流浪完回来啦?肚子了吧?”

“要你管哦!”

少女蹬蹬蹬地上了口,钥匙开门,走入客厅,只见兄长此时正在炉灶前烹煮着什么……一股酸酸甜甜的味道扑鼻而来。

“回来啦。”洛老板此时微笑着道:“先去洗手吧,差不多可以吃的了。”

少女却是来到了洛老板的对面,双手撑在了橱台上,眼睛大大地睁着,好奇问道:“老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居然把那个臭美的要死的莉莉斯老师,吓成那副样子?!”

“你不喜欢莉莉斯老师吗。”洛老板冷不丁问道。

少女嘀咕道:“脸到没什么,只可惜这么好的脸,配错人了……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到底对那个女人做了什么哦!”

“不小心讲了一个鬼故事。”洛老板轻笑了声,从锅内用勺子沾了点酸甜汁,送到了少女的嘴边,“尝尝味道。”

少女脸色微红,略显失神。

但她很快便咬咬牙,微怒道:“我才不要投喂呢!”

说着,少女直接跑回了房间之中……背靠着房间的门,少女轻抚着心脏。

心跳快了。

……

……

夜幕已经降临了,小镇的一处巷子深处。

【晴天】老师迟疑着渐渐深入——他最后在巷子的深处,找到了发了疯一样一直奔逃的莉莉斯老师。

“莉莉斯…老师?”

她那里还有往日的风采?

她此时正蜷缩在这阴暗的角落里,哆嗦着身体,“那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不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