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四十五章 雕虫的小技

第一百四十五章 雕虫的小技

【自动型汁水压榨太郎一号】,简称【汁水太郎】吧——此时,【汁水太郎】依然保持着亢奋的震荡状态。

梅丹佐大概是有些遭不住了,不得不声音略尖道:“能不能让这玩意停下来?”

“为什么?”【尤利娅】学姐愕然道:“我这还有工作咧,【汁水太郎】才刚进入状态……这家伙,意外有些慢热的。”

“……你还爱岗敬业了?”梅丹佐不可思议道。

学姐便可怜兮兮道:“工作要是做不好,我是要被赶出马戏团的,好不容易才接近到了【主角】的说。”

空气中还弥漫着那种酷似石楠花的味道,梅丹佐是真的遭不住了,“行了,这事情我会处理的了,现在给我将这玩意停下来!马上!”

于是【尤利娅】学姐只好虚空画了几道咒印,解除了黑色棒棒身上的星创术式——这玩意是临时星创的产物,学姐自己也没有想过要让这玩意长久陪伴。

同类型的产物,在她的那个小型的星创界之中,实在是有着太多的陈列,而且功能齐全,尺寸也更加的合适——最重要的是,这玩意已经被许多人使用过了。

于是,才诞生了不久的【汁水太郎】便顺利寿终正寝,倒在了地上,恢复了原来黑色棒棒的模样。

“这就是星创术式吗,还挺神奇的。”梅丹佐不禁多看了两眼。

【尤利娅】学姐此时耸了耸肩,“不过是雕虫的小技啦,只能临时用用,骗骗人而已…对了,前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梅丹佐神秘一笑,便径直走出了小黑帐篷。

不久之后,小黑帐篷之前,贵族执事巴巴利亚便大声地宣告说,小黑帐篷内的兔女郎,已经是作为【纯血贵族】的德克雷亚伯爵的私人产物了。

世界法律,敢觊觎贵族私产者,需送上断头台。

还没有爽过的排队观众,此时也只能敢怒不敢言…甚至都不多看一眼,惊恐四散。

【尤利娅】学姐的难题,似乎一下子就解决完毕了。

“前辈,你怎么就变成这个什么【纯血贵族】了?”

“边走边说。”梅丹佐此时往马戏团公演的大帐篷走去。

……

……

“你说…贵族?”

马戏团的后台处,正在给自己画着眼妆的团长【J】先生,闻言便放下了手中的眼线笔,似有些失神的模样。

“是啊,那个贵族直接就宣布了尤利娅成为了他的似有财物了。”【晴天】先生点点头道:“但是,贵族怎么会跑来这种偏远的海滨小镇之……团长,这事情你看?”

“我能有什么看法,成为了贵族的财产不是挺好的嘛。”团长先生却淡然道:“也不用跟着我们颠沛流离,赚几个辛苦钱,就能够享受锦衣玉食的……大概是大部分女孩子的梦想了吧。”

【晴天】先生苦笑道:“团长,您是知道的,再怎么美丽的女人在那些贵族的手上,保鲜期也不会很长。【纯血贵族】之间,是不允许与平民有真正交集的。”

“那又如何,已经是贵族宣告的东西……你,还想要抢走吗。”团长面无表情地看向了【晴天】先生,“我们可是正经的马戏团呢。”

【晴天】先生翻了翻白眼,“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去安排上场了……不过今晚的观战被那位贵族大人,吓跑了好些了。”

团长先生却在此执起了眼线笔,同时摆了摆手。

【晴天】先生没说话,转身便直接走了出去。

……

……

“好像,已经开始公演了……看情况,应该没有观众来了。”

达芙妮看了看大帐篷的位置,灯光已经开始闪烁起来了,掌声也十分的明显。

【少女】想了想,便开始收拾迎接摊位上的东西——今晚的【她】没要协助上台表演的任务,全城都在充当后勤人员。

等会,按照【晴天】先生的安排,【她】还要到观众席上兜售零时饮品之类的为马戏团创收的来着。

“不能发呆了。”达芙妮暗暗地给自己提起了精神。

经过小黑帐篷的时候,【她】却迟疑了片刻,最终看了看四周,然后小心翼翼地掀开走了进去。

“咦?原来在这里。”

小黑帐篷里面,除了一张木板临时拼出来的床之外,就只有不远处的一张小凳子,和放在凳子上的一本杂志了——但丢弃在地上的东西,却很容易也能看见。

“总算找到了,从卡兹先生那里借来的训练器。”达芙妮露出了一丝失而复得的笑容,然后便皱了皱眉头,总感觉这玩意的身上,有着一股十分难以描述的味道?

达芙妮心中有些诧异,总感觉这个小黑帐篷之内,曾经充斥着某种狂野的邪念……【少女】下意识地打了个激灵,便飞快地退出了小黑帐篷。

但【少女】却很快感觉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

硬邦邦的……感觉就像是撞到了一直穿着盔甲,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大力士卡兹先生一样。

达芙妮下意识地转过了身来。

映入眼前的,赫然是一具银色闪亮的盔甲——但显然并不是卡兹先生。

“你是……”达芙妮不禁一怔。

随后一道重击击打在了【少女】的身上,【她】瞬间双目一黑,便已倒在了地上。

……

……

“【晴天】,马戏团的驯兽师,同事还是马戏团的人事管理。那边准备上场的卡兹是做力气表演的,太郎丸,驯兽师【晴天】的搭档。”

观众席內,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贵族财产的【尤利娅】学姐正在仔细地为梅丹佐指出书页世界的几名常驻重要配角。

“还有一只蓝色的小鸟呢?”

“蓝鸟是副团长,一般都不会下场。它都在顶棚上,负责监视底下的观众之中,有没有偷鸡摸狗的家伙。”【尤利娅】学姐如数家珍道:“最后就是【主角】了,他是团长,叫作【J】,是一名魔术师,通常都是在最后才压轴出场的,这会儿应该在后台准备,很快你就能看见的了,前辈。”

二人在观众席上交头接耳,也没有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因为四周的席位都是彻底空出来的。

这是贵族所享有的特权。

在巴巴利亚看来,少爷没有清空全部的席位,而是让出了一半给那些平民作乐,已经是莫大的恩赐。

“卡莉安娜小姐,你打算去什么地方?”贵族的执事此时冷不丁说道。

只见卡莉安娜此时才刚刚提起裙子,瞬间便身子僵硬地坐了下来,“我……打算去方便一下。”

“忍住。”巴巴利亚淡然道:“少爷没有允许之前,你那里都不能去。”

“这怎么可能忍得住!”半精灵的美少女此时不禁微怒道。

“这个不是我的事情。”贵族的执事冷然道:“另外,你最好不要有什么不好的心思,因为你也已经是少爷的财产了。对于私自逃离的财产,贵族是有权终结它的一切。”

卡莉安娜不死心似的道:“你看,那位小少爷都已经有了新欢了,不会在意我的……巴巴利亚大人,您要不放过我吧,我一定会感激你的。”

“乖乖等着,活。”贵族的执事目光冷冽,“离开,死。”

卡莉安娜瞬间打了个冷颤……恐怕,惨死在这个家伙手上的平民,并不少吧——该死的贵族走狗!

忽然,一道惊叫的声音,自观众席的一处响起。

而这道尖叫的声音,也瞬间打断了正在表演着驯兽表演的【晴天】先生。他皱眉看向了观众席之上,只见观众席的后方,不知何时已经站着了四名身穿着亮银色盔甲的战士。

战士,不仅仅只有四名——更多身穿着亮银色盔甲的战士,此时正在涌入。

【晴天】先生的神色,瞬间便沉了下来。

……

……

“是……是世界政府的铁骑!肃清骑士!他们怎么会出现!”

很快,观众之中,便有人认出来了这些一个接着一个迅速出现的盔甲战士的身份——也因为如此,大帐篷內的空气,仿佛是凝固了一样。

肃清骑士!世界政府的铁骑!【纯血贵族】的绝对特权的守护者……忠诚的肃清骑士,会如同机器一样,毫不留情地肃清所有侵害贵族利益的危险份子。

下意识地,大帐篷之中的观众,都纷纷地看向了那名霸道的贵族少爷——难道,这些肃清骑士,是这位贵族少爷带来的?

却见席位上的梅丹佐,此时神色自然——他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

“安静——!”

一道响亮并且雄浑的声音响起——发自一名看起来是这群肃清骑士头领的家伙。

与此同时,两名骑士将大帐篷的蓬莱直接斩开,随后四名的肃清骑士,缓缓地将一张奢华的椅子抬入。

椅子之上,则是一名额头还缠着了绷带,神色极为不耐烦的英俊青年。

“下跪!”肃清骑士的头领再次沉声喝道。

观众席的众人,在惊恐地打了个冷颤之后,纷纷选择了跪倒在地上……低头,不敢言,不敢看,驯服。

“你们,有罪!”只见肃清骑士的头领此时冷叱了一声,竟是直接拔出了长剑,遥指着观众席的一角。

那里,便是梅丹佐的席位。

“大胆!”只见贵族执事巴巴利亚此时飞快地站起了身来,“肃清骑士,你可知道剑指一名【纯血贵族】,哪怕作为骑士的你,也可以处死的?”

说着,巴巴利亚便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特制金色徽章出来。

“这是……”只见肃清骑士的头来此时发出了惊诧之色,身体似乎还轻抖了一下,他不禁下意识地看向了身后奢华椅子上的华服青年。

只见那青年脸上的不耐烦之色更甚了,直接便冷喝道:“巴巴利亚,你是不是疯了,看不见我是谁吗!”

“不管您是谁!”巴巴利亚先是一怔,诧异与对方能喊出自己的名字,但很快便立场坚定道:“但是坐在这里的,是尊贵的【纯血贵族】德克雷亚伯爵!”

“他是德克雷亚?那我是谁?!”那华服青年也是一怔,随后失神,最后暴怒道:“巴巴利亚,你疯了!给我抓住他!该死的!我要好好地惩罚这个胆敢逆主的奴仆!”

肃清骑士们,瞬间拔剑,四名的肃清骑士飞快地越过了观众席,冲向了巴巴利亚。

只见巴巴利亚却冷哼了一声,非但不惧,反而双腿一瞪,整个人便矮身冲出!面对四名肃清骑士的进攻,竟是游刃有余……这货的武力值,意外的高强。

四名肃清骑士,竟是瞬间就有两个被击倒了在地上。

“该死的……”那华服青年微怒地看向了肃清骑士的头领:“巴巴利亚是五年前圣地剑术大赛的亚军,你只派这么点人,怎能对付的了!”

肃清骑士头领连忙挥手道:“【灭却器】攻击!”

瞬间,又六名的肃清骑士瞬间掀开了腿部上的铁甲,从弹射处抽出了手臂长短的奇特枪支。

见状,巴巴利亚眉头轻皱,却也飞快抽身,同手袖子一抖,一根圆形的短棒便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双手一握,圆形的短棒便迅速地射出了一段米长的白炽光速——在肃清骑士射击的瞬间,巴巴利亚也在挥舞着手中的奇特【剑】器!

【灭却器】射出的攻击,纷纷被巴巴利亚舞动【剑】器所产生的光影或是挡下,或是劈到了一旁。

观众席內,瞬间火花四起……庆幸的是,这边的观众席,原本就被清空了,暂时并无伤员。

但【灭却器】的威力,已经足够让那些跪在地上的平民们,心惊胆颤,哆嗦不停。

……

“原…原力?卧槽!”【尤利娅】学姐不禁眼睛眨了眨,下意识道:“前辈,这不是一个乡土世界吗!?”

“乡土世界你还能用能力哦?”梅丹佐此时没有好气地道:“来之前我不就已经说过了,这个世界对我们能力的限制不大了嘛。”

【尤利娅】学姐顿时失神,喃喃自语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幸运女神最讨厌我了,说好的飞龙骑脸开局呢?”

梅丹佐却没有理会,只是盯着双方战斗时候使用的武器,嘀咕道:“【灭却器】?【剑】器?看来,这应该是人类能够终结神话战争的因素了……或者只是之一?”

战斗却还在持续,而且越发的激烈,射击的肃清骑士已经增加了一倍……巴巴利亚也已经有些力所不及。

瞬间,巴巴利亚的肩膀便被【灭却器】洞穿,露出了一个可怕的烧焦伤口。

只是这位曾经的圣地剑术亚军,却咬着牙,悍然不倒,誓死要守护在主人面前的态度——华服青年更怒了,叫嚣着直接当场格杀了他。

“停!”梅丹佐此时却忽然站起了身来——在【尤利娅】学姐诧异的目光之下。

虽然这些武器的威力不错,但是对于二人来说却没什么影响——不过好像也没有这么快出手的理由?

“我投降。”梅丹佐接下来,竟是双手一举。

“少爷?!”巴巴利亚不禁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满脸的惊愕。

只见梅丹佐此时却笑眯眯地道:“尊敬的贵族大人,我有罪!是我敲了你的闷棍,我认罚,请你放了这些无辜的人吧!”

“前…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