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五十六章 剧本就是这样写的

第一百五十六章 剧本就是这样写的

见到安琪莉洁皇女时候,这位皇女殿下正在擦拭着什么——那种威力巨大的武器【灭却器】。

桌子上整齐地摆放着种类繁多的零件,应该是属于同一把武器。

四周的陈列柜上,更是装满了各种各样不同款式的【灭却器】……整个房间,更像是军火库似的。

两名女佣此时将嘴巴塞了手帕,双手反绑的梅丹佐给扔在了地上,“殿下,人带到了。”

“你们先出去吧。”

两名女佣离开了之后,梅丹佐才坐了起来……皇女殿下依然还在保养着桌子上的武器——直到,这些零件再一次被组装完成。

这赫然是一件类似巴雷特似的大家伙。

它就架在了桌子之上,并且瞄向了前方坐在地上的梅丹佐……皇女殿下此时单眯着眼,正在调试着武器上的准星。

忽然,狙击枪似的【灭却器】炮口突然释放出了一道微光……梅丹佐只感觉嘴巴一空,那被塞在这里的手帕已经消失了,只是残留了一下粉末似的东西还在自己的口腔之中。

“哇,好厉害。”梅丹佐顿时惊叹着道:“这种武器,居然有这样好的性能!”

安琪莉洁皇女淡然道:“这是研究院特别定制的,全世界只有一件……刚才的是第一枪。”

梅丹佐怔了怔,苦笑似的道:“我直接就感恩戴德了。”

安琪莉洁皇女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过来吗?”

梅丹佐想了想道:“因为亲王与我打赌的事情?”

安琪莉洁皇女却摇了摇头。

梅丹佐沉吟道:“因为德克雷亚伯爵的事情?我与他一道的,所以你想要问我关于他的事情?”

安琪莉洁皇女淡然道:“在【纯血贵族】里,德克雷亚的身份或许还可以,但在我这里,也就是那样了。”

梅丹佐耸耸肩道:“那我就不猜了吧,皇女殿下请直说……省点时间没准还够咱俩各自吃个早餐之类?”

“从你们出发开始。”安琪莉洁皇女捋了捋发丝,“你们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包括途中将刺客的尸体抛下飞艇的事情。”

梅丹佐神色不动,稳如老狗似的,微微笑着。

皇女殿下道:“有一件事情挺奇怪的,明明那个【德克雷亚】就在旁边,但是作为执事的巴巴利亚却坚持地认为你才是他的主人。”

梅丹佐不动声色道:“殿下是怎么以为的?”

安琪莉洁皇女轻笑了声,眯起了眼来道:“或许,我们大胆地假设一下。真正的德克雷亚已经死了,某个很喜欢表演魔术的家伙以他精湛的技术化妆成为了德克雷亚……而这个过程之中,还有一个家伙的小鬼,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暂时扭曲了巴巴利亚的认知,从而阴差阳错地来到了宴会之中。”

只见梅丹佐此时微微张了张口,随后重重地吁了口气,颇有些无力似的道:“话说,皇女殿下,你们这些皇家的人……都这么恐怖的嘛?”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西塞罗随手就封禁了他,那个【荒】皇子笑吟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放毒蛇的模样……这皇女要不是手眼通天,圣地内内外外都布满了眼线就是聪明过头,而且还是个将书房改装成军火库的暴力份子?

“说说吧,你是用什么手段,扭曲了巴巴利亚的认知的。”安琪莉洁皇女淡然道:“巴巴利亚的意志力不错,皇家骑士团也曾想过要招揽他。只不过他出身的时候受过了德克雷亚家的恩惠,所以就算成为了圣地剑术大赛上的亚军,最后还是回去报恩了……这种衷心的家伙,可不会轻易地认错自己的主人。”

梅丹佐耸了耸肩道:“我就算说了,现在也使不出来了喔?我的能力已经被亲王殿下给封印了。”

“什么时候。”安琪莉洁皇女皱了皱眉头。

梅丹佐道:“我和亲王打赌游戏开始之前。”

安琪莉洁皇女面无表情,须臾才冷冷地问道:“那家伙现在在什么地方?”

“你问的是马戏团的团长先生吧?”梅丹佐摇摇头:“事实上,我和他不是很熟,路上碰见,临时搭个伙的关系。”

“我不太喜欢你这种目光,这让我想起了那个讨人厌的弟弟。”安琪莉洁皇女却笑了笑道:“给我一个留下你的理由。”

梅丹佐顿时眨了眨眼睛,试探性地道:“先别急着杀,养养看,或许我还能长开来?”

“再见。”

皇女殿下脸上无甚表情,但是手指已经扣动了桌子上的大杀器,一道手指粗的光瞬间射出,直接就洞穿了梅丹佐的眉心。

梅丹佐脸上那抹嬉笑仿佛还没有散去,只是目光却已经变得暗淡……他,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门外两名女佣此时推门而入,她们看了眼地上的尸体,静候着皇女的吩咐。

安琪莉洁皇女此时将武器收入陈列柜中,淡然道:“多刺几刀吧,剁碎了也没关系,毕竟杀不死的家伙,皇宫里面就有那么一个,看着碍眼。”

“遵命。”

两女佣开始拖动梅丹佐的尸体。

“等一下。”皇女殿下却忽然喊住了仆人,沉吟着道:“那家伙,有多久没有喂食了?”

“差不多两个月了。”其中一名女佣道:“按照您的吩咐,这两个月每日只给了半杯水。”

“用这个喂。”皇女殿下转过了身来,直指着梅丹佐的尸体说道。

……

……

庄园的尸体,正在分批地运送离开……这些尸体,纵使都是【纯血贵族】们的仆从,甚至不少还是【赐封贵族】,但此时却无人敢来认领这些尸体。

尸体将会被直接运送到圣地的垃圾焚烧厂进行处理,命令已经下达了……焚烧厂那边已经派来了运数用的工具,此时就停泊在庄园外边。

“动作快些!还有很多尸体要运送的,天彻底亮之前,一定要打扫好!这是皇女殿下的庄园!”

尸体被胡乱地扔上车厢,装满了一个又一个,因为催促得急的关系,甚至也来不及检查谁是谁。

就在此时,两道黑影悄悄地摸到了附近,随后趁着搬运工转身的瞬间,一同跳入了将要装满的一个车厢之中。

达芙妮与卡莉安娜!

不一会儿,车厢关上,开始缓缓启动,随后变得匀速……路上并无太大的摇晃,只是伏在这尸体群之中,却让达芙妮难受至极。

但【少女】生怕会因为自己的不适而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此时纵使胃部开始翻腾,精神无比的绷紧,也强忍着让自己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响声。

达芙妮甚至通过大力地掐住自己的手臂,以痛楚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放松点也没关系了,说话也可以,声音不大就行,应该离开了庄园有些距离了,没那么严谨的。”半精灵的少女此时忽然说道。

卡莉安娜此时甚至从领口处掏出了一根项链……项链上的吊坠打开之后,更是释放出来了一些墨绿色的荧光,将漆黑的车厢照亮了一些。

达芙妮不禁怔了怔……总感觉现在闭起黑漆漆的时候还要更加瘆人一些。

“墨绿石就是这种光,我也没办法。”卡莉安娜耸耸肩:“习惯习惯就好。”

“我…我尽力!”达芙妮点了点头。

半精灵的少女此时却显然轻松了太多,她直接坐在了一名不知道是谁的尸体背上,甚至开始翻动着尸体的衣服。

“你…你这是要做什么?”达芙妮顿时惊疑不定。

卡莉安娜理所当然道:“这些家伙大部分都是贵族的仆从,能被贵族带在身边的,过得都不差的。处理尸体的时候,那些骑士直接就搬来了,这里肯定有不少值钱的东西……原本以为能逃走就算不错了,没想到还有发财的机会,嘿嘿。”

“这…这不太好吧?”

“反正等会尸体送去焚烧,也是会被焚烧厂的工人摸尸的。”卡莉安娜耸耸肩道:“与其便宜那些家伙,为什么不便宜我们?好歹我们今晚也受了惊吓,多少拿回点补偿嘛!怎么,你有洁癖?”

达芙妮摇了摇头,仍旧没有动手。

卡莉安娜目光一转,忽然说道:“你和我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就算逃出去了,别说离开圣地的路费,就算是在圣地生活也是个问题。我跟你说,圣地是没有乞丐的,你要是到大街上乞讨,马上就会被抓去处理掉……你难道还打算去偷,去抢?”

达芙妮不禁怔了怔。

卡莉安娜又道:“先要活下来,才能有办法想之后的事情……哪怕,只是为了打听你那位团长先生的消息,你也要先自己能吃得上饭。”

达芙妮叹了口气,默默地开始翻开身下一具尸体的衣服,而且目光意外的认真。

卡莉安娜却不禁怔了怔,反而停下了手来。

达芙妮似乎感觉到了卡莉安娜的停下,不禁疑惑地抬头道:“我…脸色有什么东西吗?”

“你…其实不是不会做坏事。”卡莉安娜冷不丁道:“仅仅只是,还没有找到要做坏事的理由吧?”

达芙妮神色愕然,下意识地低头,绿油油的荧光之下,双手不知道何时已经染上了尸体的血迹。

【少女】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我……”

卡莉安娜摇了摇头,随意道:“当我没说。”

车厢内忽然间陷入了寂静之中,那些因为惨死而没有闭上的眼睛,正默默地看着在尸体上翻找着财物的两道人影。

忽然之间,车厢剧烈地都抖动了一下,随后往一边倾倒……外边,似乎有惊叫的声音响起。

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像是战斗的声音!

……

翻到在地上的车厢,猛然打开,里面的尸体一下子就滚出来了好几具,外边寒冷的空气瞬间灌入了车厢之中。

埋在了尸体之下的达芙妮,此时只能从缝隙之中看到外边的一些景象。

火把,火光,几个用黑布蒙住半张脸的家伙……不是那些焚烧厂的工人,更加不是无力强大的肃清骑士!

“居然有这么多!还真没想到…消息是真的!”

“好了,别发愣了,动作快点,这里很快就会被发现的,赶紧带着东西离开!”

“我来驾车,你们快些!”

翻到的车厢再次被扶起,倒出了外边的几具尸体此时也被重新扔了进来……蒙面的家伙将车厢再次封好。

很快,达芙妮便感觉到了车厢再次前进的动静……只见卡莉安娜此时从几条手臂的纠缠之中爬了出来,吐了吐口说,懊恼似的道:“该不会是,碰上同行了吧?”

同行?

什么同行?

……

……

噗——噗——噗——!

刀子,接连在梅丹佐的身上三进三出……持刀的女佣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然后开始缓缓地擦拭着手上的刀子。

“你还真是小心。”同伴此时却摇了摇头:“这世上,只有一个【荒】皇子而已。这个小鬼,怎么可能杀不死?”

女佣淡然道:“殿下吩咐的,做就是了……赶紧的,拿去喂那个东西吧,天都已经亮了。这会庄园里皇家骑士不少,莫要被发现了。”

“我听是伏羲大人已经出去了。”同伴随意一笑道:“其它人……那些皇家骑士,敢拦我们吗。”

女佣翻了翻白眼:“你这种跋扈的口吻呐!”

“好嘛,我错了姐姐!”同伴嬉笑着搂了上来,“我不就是想赶快做完回去睡觉嘛,一晚上都没休息好!皮肤要变差的!”

“去开门吧。”女佣摇摇头说道。

这是庄园內的一处不起眼的庭院一角,是放置修剪用具的杂物小房间——两庄园的女佣却在这小房间內打开了一条地道。

她们拖着尸体,一路渗入,最后来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之前,然后将尸体直接扔到了这个洞口之中。

不知道有多深,只知道过了好些时候,才听到了一声轻微的落地声。

俩女佣听到了落地声之后,便不做片刻的停留,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

……

……

昏暗,冰冷的空间之中……完全扭曲了的尸体,此时忽然撑了起来。

梅丹佐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伸手……看着那已经掰弯了的手指,又摸了摸脑袋上的那个致命的伤口,嘀咕着道:“奇怪,我居然有复活币??”

咔嚓——!

他满肚子疑惑地爬起了身来,一点点地掰正那些错位的骨头,自然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痛死劳资啦!”

梅丹佐破口大骂,他好多,好多年没有骂人的了。

“这皇女可真心狠手辣,说杀就杀,半点操作空间都不给……剧本都不敢这么写好么!”

吐槽与谩骂的声音之中,一些宛如野兽般嘶鸣的声音,忽然在梅丹佐的身后响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