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六十八章 因为,是姐(嫂)姐(嫂)哒!

第一百六十八章 因为,是姐(嫂)姐(嫂)哒!

那是死亡象征般的黑翼之蝶,它们在凛冬的女王眼前缓缓飞过。

死亡的概念,对于曾为一个神系当中司职死亡的她来说,再熟悉不过……会畏惧死亡吗,作为曾作为死亡神明的自己。

会的。

因为曾经变为了神,所以才知道神明亦非不朽……神明可杀,次元的虚空之中,或许无时无刻都上演着神明的消亡。

刻骨的憎恨没有退潮,但恐惧却能够强迫冷静。

“你是在开玩笑吗。”彻底冷静下来的凛冬女王脸上浮现出了不屑的冷笑——纵使此时完全处于劣势,复仇遥不可及,但绝不能低头。

她不得不承认,这是仅剩下的,可笑的自尊。

“哈哈哈!你是来搞笑的吗?”凛冬的女王大笑着,好像是在嘲弄般,“用我的灵魂换取能够对付你的力量?真的只是能对付你的力量,而不是能杀死你的力量?这个躯壳,又真的是真正的你吗……贞德啊贞德,你未免太看不起人了!”

少女淡然道:“我以为,这种程度对你来说,确实是刚刚好的。”

“你看不起谁!!”凛冬的女王银牙一咬。

她已经很冷静了——强迫自己要冷静,必需要冷静——实在是这仇人的嘴巴太毒辣!

“那么,谈判结束。”少女此时淡然说道:“机会已经给过你了。”

凛冬的女王神色顿时变化不定,黑翼之蝶的死亡气息此时也越发的浓烈,她宛如已经被命运提线的木偶。

黑翼之蝶徐徐飞来……它们将会完成对她的墓葬。

“等等!”凛冬的女王银牙一咬,“我同意了!”

死亡,一切灭绝……生,或许还有机会,渺小的机会也是机会。

“所以我说,这种程度对你来说,已经刚刚好了。”少女轻笑了声,“继续做你凛冬的女王吧,【莫瑞甘】。”

“什么意思?”凛冬的女王不禁皱起了眉头。

“自然是为了书页。”少女徐徐地将手中的【盖亚之书】举起,淡然道:“尽管对于这本书的来历还有所保留,但我大概已经知道你们布置这些,是想要做什么。”

怎、怎会——?!

凛冬的女王目光震动……从她捡起【盖亚之书】开始至今,也不过片刻的时间而已!

“白雪公主在我那里。”少女此时又道:“差不多时候了,我会带着她回来的……那么,打扰了。”

不知道何时,冰冷的大殿内再也看不见少女的身影……但大殿破碎的地板,却无时无刻都提醒着凛冬的女王这里曾发生过的事情。

她忽然身子一软,瘫坐在了地上,垂下了头去,死死地抓住了地板破碎的石块,“该死的莉莉斯,这个时候你居然龟缩了起来!”

大殿,迎来了几名神色匆忙的侍卫……侍卫们惊恐地看着破碎的大殿,颤声道:“女王陛下,发、发生了什么事情?”

“传我的命令!”只听见女王陛下此时冷声道:“马上安排初春之国使团的正式见面……还有,让拜朗马上来见我!”

……

……

温暖,那种仿佛将凛冬亘古以来就存在的寒冷所驱走了的温暖。

凛冬的小公主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缓缓醒来,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就连王宫似乎也没有的高级香料的味道。

她下意识地伸了个懒腰……这是一次质量奇高的睡眠哦?

可为什么会是在这种陌生,却又让人感觉到舒适的地方……她明明已经是和【晴天】在回去的路上才对。

“醒了吗。”

声音传来,凛冬的小公主寻声看去……看见的,却是一位并没有比自己年长多少的黑裙少女。

少女坐在了窗台边缘,手捧着一本金色封面的书,旁边还有冒着热气的茶具,像极了在午后阅读的贵族小姐。

“你是……”凛冬的小公主不禁有些惊讶于这黑裙少女让人动容的姿态。

“怎么,那位凛冬的女王,没有和你提及过我吗。”黑裙少女微微一笑道。

小公主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黑裙的少女将那金色封面的书随手放在了桌子上,轻盈走来,在小公主的面前轻声道:“我姑且算是你的姐姐吧。”

“姐…姐?”凛冬的小公主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你不相信?”黑裙少女忽然问道。

小公主忽然摇了摇头,想了想道:“我只是好奇……王宫里的人都说,你是很恐怖的样子,有獠牙,而且还会吃人!”

“有一种生物,它们也有獠牙,但单纯就外形来说,算是美型的。”黑裙少女笑了笑道:“所以有獠牙并不一定恐怖……而且,人肉的味道比较咸,其实并不好吃。”

“哦哦!原来是这样。”凛冬的小公主点了点头,惊奇地道:“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人的肉是比较咸的!”

“所以,哪怕知道了我就是魔女,你也不害怕吗。”黑裙的少女冷不丁问道。

凛冬的小公主摇了摇头:“不害怕哦,因为你的眼睛就像是雪精灵一样,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

“我不像所谓的雪精灵,你说我像鲜血倒也无所谓。”黑裙少女淡然道:“不过有一点…我确实不会伤害你。”

只会保护你。

“这里是什么地方?”小公主从床上走了下来,走到了窗边,打开窗门,迎风,“好漂亮!这里和王宫看到的不一样呢!”

“这里暂时是我居住的地方。”黑裙少女柔声道:“接下来几天,你也会在这里住下来。”

小公主连忙说道:“这可不行,这样会让母亲担心的。”

“女王那边的话,我已经说过了。”黑裙少女继续柔声道:“她也已经允许了,你可以在这里站住几天。”

“真的?”小公主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后又迟疑,“可这是…为什么?”

黑裙少女道:“因为我是你的姐姐,作为姐妹,居住在一起,需要理由吗。”

“好像是这样的哦!”小公主眨了眨眼睛,随后一股子兴奋劲突然冒出,满怀期待地道:“我还是第一次在王宫以外的地方过夜呢!!我可以四处看看吗!”

“当然。”黑裙少女轻声道:“这里所有的房间都会对你开放…外边那几个矮人,你也随便吩咐就好了。”

“嗯呐!”

看着这凛冬的小公主满脸探奇兴奋地走出房间,黑裙少女并没有跟上……她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桌面上的金色封面的书上。

“洛娅小姐的日记嚒……”她手指轻抚摸,“只不过,还少了几页。”

说着,她将书重新合上,手掌直接按压在了封面之上。

书内的世界是混乱的,如同一堆已经打散了的积木,需要重新的梳理,才能够恢复它原本的次序。

可能是书页收集过程过于粗暴的关系,也有可能是【盖亚之书】一直被以不正确的方式使用的关系。

她其实并不知道怎样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但直觉似乎正在引导她,这是更高一级的生命层次对于她的馈赠,是无限接近于生而知之的状态。

“工作量看来不小……”黑裙少女若有所思道:“三天,应该够了。”

窗外,大宅的覆雪的庭院之中,只见凛冬的小公主正好奇地走到了正在滚雪完的大胡子矮人兄弟面前。

小小少女用着无邪的声音问道:“你们在做什么呀?”

“白雪公主啊!”

“白雪公主哒!”

“发财啦!!”

……

……

……

……

圣地,南小姐在仔细的考虑之下,决定还是再次换上【尤利娅】学姐的马甲……她在圣地之上随风飘着——主要是这样比较省力。

反正也不知道这会儿【十一前辈】在什么地方的样子,只能到处碰碰运气的样子?

“咦,这就是【十一前辈】?”【尤利娅】学姐不禁眨了眨眼睛,暗道难道自己的运气又回来了,“前辈!前辈!”

街道上,只见梅丹佐与巴巴利亚,还有另外一名披着黑袍的家伙,此时正在飞快地穿街过巷——梅丹佐甚至还看着一柄特别夸张的狙击枪似的武器。

“前辈!是我!是我!”

声音传来的瞬间,梅丹佐不禁脸色微微一变,定眼一看,只见那前方正向自己挥手招呼的,不是【尤利娅】学姐还能是谁?

梅丹佐顿时满脸感动似的,大步地朝着【尤利娅】学姐奔来,【尤利娅】学姐也久别重逢地张开了双手。

“前辈!”

“新人!”

“前辈!”

“新人!!”

“前…辈?”

肩膀猛然一沉,腰不禁弯了下去,只见梅丹佐此时敏捷地从自己的身上跨过……【尤利娅】学姐不禁眨了眨眼睛。

身边,巴巴利亚与那身披着黑袍的家伙,此时也一一地从【尤利娅】学姐的身边掠过,不带停的。

学姐顿时感觉不妙,只见一道人影正以恐怖的速度靠近,定眼一看,【尤利娅】学姐瞬间升天似乎的,喉咙上的悬雍垂几乎打结,“剑…剑王将!!!这丫的怎么会在这里!!!”

一袭白衣无垢,提着白剑疾行,婉若游龙……是剑王将【帝俊】没错了。

【尤利娅】学姐内心崩溃似的咆哮了一声卧槽,霎时间追上了已经跑远了的众人。

“你,你们是怎么惹到这个怪物的!”【尤利娅】学姐差点没有破口大骂,早知道就不下来相认了!

“说来话长,观众不喜欢听的,你接受了这种设定就好!”梅丹佐嘴唇飞快开合。

“巴巴利亚受伤了?”学姐此时才发现巴巴利亚的脸色有些苍白,甚至用手捂住了腹部的位置,血流不止。

“这白衣服的,有些难搞哦!”梅丹佐不禁叹了口气:“好在这白衣服的有些古怪,喜欢乱收拾,不然早就追上来了……喏,他又在捡垃圾了。”

“剑之王将【帝俊】,世界上最锋利的剑,被他盯上了,我们逃不掉的。”那身披着黑袍的家伙此时冷不丁说道:“能逃一个是一个,没必要全部都折在这里…能够再次见到圣地的阳光,也算是值了……记住我说的话,我死之后,去寻找意志的继承者!”

“好!不愧是大英雄,无私奉献!”梅丹佐大赞了一声道:“我会铭记你的!那么挡住白衣服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明年今日,我一定会给你扫墓的,相信我!我这个人言出必行!”

黑袍的家伙眼中闪过了一丝厉色,狠狠地瞪了梅丹佐一眼之后,咬牙道:“记住你说的话!”

“前辈,我有办法!”学姐此时飞快地说道。

“办法?”

却见【尤利娅】学姐此时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在经过街道的一处垃圾箱的瞬间,瞬间挥手拍了一下,接着便冲往前方的另一处垃圾箱,又挥手拍了一下。

众人不知道她要做些什么…也顾不上她做这些做什么。

因为剑之王将,由远到近,已经瞬闪到了众人的面前……剑光凛冽,这是让曾经作为圣地剑术大赛亚军的巴巴利亚也升不起拔剑念头的可怕对手。

“能够死在剑王将的手上,作为一名剑士来说,应该是最大的荣幸了!”

但巴巴利亚此时还是拔除了剑柄……光刃徐徐吐出。

剑王将目光落在了巴巴利亚的身上,淡然道:“你勉强可以,只可惜杂念太多。”

梅丹佐可没有这么多台词,身上扛着的这件从安琪莉洁皇女那里顺来的大家伙,一直都在调试着充能,早就已经满载了最大的功率,随时都能够射击……他只是在等一个最佳的出手机会。

此时显然不是最佳的出手机会……但也是一个意外的机会!

一道巨大的闪光,在剑王将说话的瞬间,直接冲出……巨大的闪光,几乎覆盖了长街的大道!

闪光冲出将近百米的距离,恐怖的威力甚至瞬间让大街两边的建筑气化……一道巨大的深坑,此时亦留在了原本的街道之上。

但剑王将此时却丝毫无损……白剑插在地上,他站在了白剑之后,依然的白衣无垢。

“还真是…犯规呐。”梅丹佐啧啧了两声,扛着的【灭却器】瞬间掉落在了地上——主要是满功率释放之后,变得烫手。

“少爷!你先走!”巴巴利亚此时沉声一喝,直接提着光剑一跃而出。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臂直接抓住了巴巴利亚的脚踝,将他给扯了回来……竟是那跑去鼓捣街上垃圾箱的【尤利娅】学姐。

“你!!”

“那这么多废话!”【尤利娅】学姐此时手掌一挥,“时间虽然有些匆忙,不过还是准备了一份打礼给你哒,王将大人!”

剑之王将【帝俊】下意识皱了皱眉头……他其实对这个女人的印象并不是很好。

“这是……”黑袍的身影下意识看向了身后,脸色不禁变得古怪了起来。

那些垃圾箱,此时竟然排列成队伍,一个个甚至还长出了手脚……此时吸气,桶身更是开始胀大!

“发射吧!垃圾桶射手!!”

剑之王将先是目光微凝,继而嘴唇微张,只见漫天的垃圾,瞬间朝着自己抛来……香蕉皮,易拉罐,鸡蛋壳,纸团…大概还是擤了鼻涕的纸团?

面对这漫天垃圾落地,剑之王将盯着【尤利娅】学姐几人此时转身就逃的背影,脚步才刚刚迈出,便一咬牙,手掌一挥,瞬间一股凝聚的空气化作了风旋,将地上的垃圾开始聚集了起来——主要是方便捡垃圾。

最后,那既然的背影消失在了长街的尽头——甚至在最后消失的时候,【尤利娅】学姐还顺手将一处井盖给掀开了一角……

……

长街,除了那被破坏的痕迹之外,再次地恢复了整洁的模样——甚至是那些垃圾桶射手,此时也整齐地堆放在了一起——当然,垃圾桶射手的手脚也已经被整齐地切除,并且排列地上。

剑之王将最后走到了那被掀开的井盖处,将井盖重新盖好,才吁了口气,站起身来,擦了擦额头,露出了满足之色。

“还真是老样子,帝俊。”

声音自旁边传来……只见一道人影自巷子里走出,脸带着微笑道:“我本来是打算装作没看见的,不过动静是不是稍微大了些。”

剑之王将皱了皱眉头,头轻侧,“安琪莉洁吗。”

身影显现,是安琪莉洁皇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