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七十四章 预知梦

第一百七十四章 预知梦

夜晚,八时整。

圣地一处人工庭院的湖泊里,一道巨大的水柱突然射出,湖面顿时被搅动着,浪花疯狂冲刷着岸边,随后一道道的人影,也抛向了岸边的沙滩上。

满分,满分,满分,扑街,扑街,扑街……

“少爷,你没事吧!”

“果然很可靠啊,巴巴利亚!”

梅丹佐大力地拍打了两下贵族执事的肩膀,顺便从他的横抱之下跳了下来……四周,好些【落水狗】的团员此时正如同大葱似的插在了沙滩之上。

基本上都安全着落的模样——除了浑浊之魔女,不知道为什么在她下落的位置竟然出现半块埋在了沙土之中的雕像。

于是头铁的浑浊之魔女正处于非生不死,头破血流的状态。

“迅速察看一下,受伤情况!”

远处,【叶言】首领指挥的声音传来……七零八落的【落水狗】团员们,也就开始了聚合。

别看这些团员早些时候被剑之王将砍得几乎死去,但是抹了浑浊之魔女的药膏之后,痊愈得也十分的迅速,此时遭逢大难,也不过是脸色稍微苍白了些。

【尤利娅】学姐此时快步地来到了魔女樱小姐的面前,将她提起,随手便两巴子拍到了魔女的脸颊之上,“喂,醒醒?”

脸都打肿了,但见浑浊之魔女半点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尤利娅】小、小姐,我这里还有一些…一些刚才用剩的药,药!”

“哦…达芙妮吗?好吧,你来。”【尤利娅】学姐此时点了点头,将作为伤员的魔女让出,顺便打量了一眼达芙妮,“咦,你身上的这是……”

因为湿了身的关系,达芙妮身上好些地方此时正处于比较浅见的状态。

“没什么!”见对方的目光,达芙妮连忙蹲下了身去,开始给浑浊之魔女上药了。

【尤利娅】学姐耸耸肩,见此时梅丹佐与巴巴利亚走来,便连忙走了上去,“前辈。”

只见梅丹佐此时挠挠头道:“看这次的情况,我们要应付的恐怕是作为男主角的大反派,可真是麻烦大了。”

关键是到目前为止,作为女主而存在的另外一位,至今还没有出现——别说是出现,甚至连一些消息也没有。

在终末世界的时候,尚且还能从【Z】的口中,知道他有一个一直要寻找的目标作为线索,可在圣地书页世界,至今为止【J】团长似乎也没有表现出他的目的。

“尤利娅小姐,药、药给上好了。”达芙妮此时怯生生地走了过来,并且有意无意地拉扯着自己的衣角,半湿透的衣服,让看起来相当的色气。

【尤利娅】学姐不禁皱了皱眉头,忽然心中一动,“达…达芙妮,你跟着【J】团长应该有一点时间了,你对他了解多少?”

“团长先生?”

【尤利娅】学姐点头道:“比方说,他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之类,目标之类,初衷之类?”

“好像…没有。”达芙妮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没有听他提及过。”

【尤利娅】学姐想了想道:“难道他就没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作为帝国的皇太子,却开着马戏团满世界跑,总不能应为是闲的吧?”

“我…我之前也不知道,团长原来是……”

“你仔细想想。”【尤利娅】学姐双手按在了达芙妮的肩上,“想好了,这或许是关系到这个世界后续的重要情报。”

“对、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达芙妮仍旧是摇了摇头。

“没关系,一时半会也强求不来。”【尤利娅】学姐忽然轻声安慰似的:“一旦你能想到什么,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就好。”

“我真的不知道团长有什么目的。”达芙妮摇摇头,“不过团长好像曾经说过,马戏团之所要不断地转换地方,是因为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人们的新鲜感很快就会过去……只有,只有孩子才会对同一样东西,乐此不疲。”

【尤利娅】学姐不禁若有所思。

达芙妮道:“事实上,我加入马戏团的时间其实也没有很长……或许,或许晴天先生他们会更加的清楚。”

“【晴天】!”【尤利娅】学姐目光一凝,下意识地看向了梅丹佐。

只见梅丹佐此时也同样投来了相似的目光。

是了,接二连三地出现了太多身份成迷的家伙了,以至于他们下意识地遗忘了在书页世界之中通用的那几个角色了!

“前辈,它们?”

“或许还在皇女的庄园……作为【礼物】被放置。”

【尤利娅】学姐想了想道:“【无神领域】的效果消失了,前辈,我们去一趟?”

梅丹佐正要作答,却见巴巴利亚此时冷不丁上前说道:“少爷,那个家伙不见了!”

“【凯】?”梅丹佐眉头一皱,却见此时沙滩之上,果真已经没有了【凯皇】的踪迹,“难道是冲上岸的时候……”

“卡莉安娜小姐也不见了!”达芙妮此时却也惊叫了一声。

正当几人疑惑之间,【叶言】却带着一众的手下前来,“几位,我想关于那位皇太子的事情,你们或许还能告诉我一些什么?”

【落水狗】团的众人,此时悄然地呈现出了包围的阵势。

梅丹佐不慌不忙道:“盗团的首领,魔女的桃源已经被淹没了,你想要转移下水道那些难民恐怕也不现实。目前,在神灭器【利维坦】的死亡标记之下,没有人能够平安离开圣地……距离明日中午,也不过半日多点的时间。”

【叶言】首领皱眉道:“你有解决的办法?”

梅丹佐摇了摇头:“暂时没有。”

“暂时没有,也就会说…以后会有。”【叶言】面无表情道:“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什么也都要去做……合作吗?”

“关键在于明日中午的处决上。”梅丹佐飞快地说道:“只要处决失败的话。”

“但我们根本不知道那位皇太子到底在什么地方,这么多的肃清骑士,还有帝国王将,甚至连神灭器也出动了,也只能等待……不是吗。”【叶言】首领摇了摇头,“怎么去阻止?”

“那只能看她了。”梅丹佐目光落在了浑浊之魔女的身上:“或许,只有她才能给到我们答案了……你说,她现在有没有在做梦?”

【叶言】目光下意识地也看向了浑浊之魔女。

当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她的时候,却见浑浊之魔女,此时身体忽然浮动了起来。

一股深邃的黑色亮光,自樱小姐的身上发出,她的头发无风散开……当她双眼打开的瞬间,所露出的竟是如同混沌般的双瞳。

“看到了…悲伤的世界……舞台,那是舞台……”

浑浊之魔女手臂轻举,手指所指之处,是一座圣地的巨大柱子。

“那是什么?”【尤利娅】学姐下意识问道。

“丰碑!”【叶言】首领此时沉声说道:“人类的丰碑……用的是神话战场上,神话异族的骨头铸造的人类丰碑!”

……

……

神灭器【利维坦】之庞大,远超皇家所拥有的另外两件神秘器——它的身体,宛如一座浮空的岛屿。

【利维坦】身上的一处巨大的平台上,一道白色的身影落下。

平台上两侧所站着的皇家骑士们,纷纷肃穆地半跪地上……白色的人影却径直走前——前方,帝国的天之王将伏羲,此时正靠在了栏杆处,低头玩弄着手中的魔方。

“安琪莉洁殿下,【荒】殿下也被带走了。”剑之王将帝俊直接说道:“与西塞罗殿下一同时间处决。这次是皇太子…看样子,你已经知道了?”

伏羲双手未停,“我只是稍微提早了一些是谁做的这些而已,至于安琪莉洁皇女与【荒】殿下的事情,确实是现在才知道的,从你的口中。”

“你看起很淡定。”帝俊皱眉道,“一点也不担心吗。”

咔嚓。

魔方,此时却冷不丁地伏羲的手上掉在了地上。

天之王将此时缓缓地看向了剑之王将帝俊,神色渐渐起了变化。

先是冷酷的眉宇柔和了下来,继而嘴巴开始抿起,继而可怜兮兮地道:“帝俊……我该怎么办!要死了,要死啦!这次真的是要死来!怎么办!怎么办!我还没有退休,我还有几百套房子和一百多套的别墅要供!每个月的薪水也就那么多点!这次弄不好真的要被陛下炒鱿鱼的啦!”

“你这家伙……”剑之王将眉头轻搐。

天之王将已经跪在地上,抱紧了剑之王将的大腿,“我怎么知道的嘛!我怎么知道皇太子这么刚的嘛!我不就说想要吓唬吓唬一下而已吗!你以为我真敢启动【利维坦】啊!我是只有【利维坦】能用好吗!我哪里知道才刚刚启动,【利维坦】就直接释放死亡标记的!我要死啦,帝俊!”

“滚…开……”

“我不,我不嘛!!只有你能救我啦!另外那几个家伙都在寂灭海嗨,只剩下我俩在圣地相依为命!”只见天之王将此时死抱着大腿不放,“你忘记了我们从前在战场上的誓言了吗!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我连以后我俩的合葬墓都置办好了啦!”

瞬间。

一道巨大的剑光,猛然在神灭器【利维坦】的一角上爆裂,直冲云霄。

“去死吧,垃圾。”

只见剑之王将一脸冷漠地提起了浑身破烂的天之王将,将他直接从【利维坦】之上给扔了下去……

真…真的扔下去了!

平台之上,被剑光余波波及,东歪西倒的一众皇家骑士,此时则是脸色惊恐地看着这一切,瑟瑟发抖。

只见扔下了天之王将后,剑之王将目光一扫而过,众皇家骑士此时不禁纷纷打了个寒颤。

“现在,是谁在指挥【利维坦】的操控?”剑王将沉声问道。

“是…是卑斯麦大人!”一名皇家骑士颤抖着道:“卑斯麦大人已、已经召集圣地所有的技术员,想,想要解除死亡标记了……帝俊大人。”

“带我过去!”剑之王将沉声说道,同时大步走出。

几名皇家骑士连忙上前为其带路……平台上,余下的皇家骑士们,正心有余悸地从掩藏处爬了出来。

骑士们吞了口口说,迟疑着走到了天之王将伏羲大人被扔下的地方,却见此时栏杆外,一道人影正鬼鬼祟祟地爬了上来。

“伏…伏羲大人?!”

“嘘!”

……

……

……

……

魔女的预言出现了,然后魔女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用【叶言】的说法,这就是浑浊之魔女每次预知梦之后都会出现的后遗症……沉睡的时间,要根据预知梦的强烈程度而定。

悲伤的世界。

丰碑的舞台。

“目标很明确了。”

在解读了预知梦的内容之后,众人飞快地商议了一番,很快就敲定了几个同时进行的行动。

“那么,事不宜迟了。”【叶言】首领看着梅丹佐道:“对付的是帝国的皇太子,那种程度的非人力量,只能够尽可能地召集人手,堆人头了。”

“我们会想办法通知皇室的。”梅丹佐此时也点点头说道:“不管成功与否,接下来集合的地方,就是人类丰碑了。”

“希望你足够可信。”【叶言】首领淡然说道。

“如果你们能全心全意地信任我的话,我可能会变得无所不能的哟!”

“告辞!”

“等等啊,我说真的啊!”

“前辈,人走啦!”

梅丹佐摇了摇头,耸耸肩,叹气道:“人啊,总是对真理置之不理,只会愚蠢地遵循自己的认知。”

“那么前辈,你又遵循着怎样的认知?”【尤利娅】学姐连忙翻了翻白眼。

“当然是真理。”梅丹佐随意一笑,然后叼起了烟斗,举起了拳头道:“出发!我们去庄园!”

“咦,不是应该是去通知皇室?”

梅丹佐淡然道:“通知也不用一整夜的时间,而且比起这个,我更加好奇这位皇太子的生平……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嗯?”

梅丹佐道:“你所遇见过的,【胡萝卜勇者】,【Z】……还有小娅的哥哥,真的是那种会处决至亲的性格吗。”

【尤利娅】学姐下意识地搓了搓下巴。

这个嘛……如果是老板的话?

……

……

丰碑,铭刻着无数人类死去战士名字的证明。

它是一根菱形的巨柱,几乎与空域停放飞艇的高度持平……丰碑的顶上,平整光洁。

忽然,一道人影,如同自水中浮出般,从丰碑之中冒出……赫然是【荒】皇子。

皇子殿下此时缓缓地转醒了过来,眨了眨眼睛,坐起,打量着四周——他忽然站起了身来。

前方,一张椅子,一张桌子,还有一杯茶……以及坐着了一个银白色长发的家伙。

世界亲王,西塞罗!

【荒】皇子此时绕到了西塞罗亲王的对面,眨了眨眼睛道:“叔叔,原来是你在做坏事哦?”

世界亲王却轻笑了声,微微地摇了摇头,然后目光往自己的脚下一扫……亲王的双脚,此时正被铐锁着。

锁链,赫然连结着丰碑,浑然一体。

“我只是被允许出来呼吸一下空气而已。”西塞罗亲王微微一笑道,“至于你,反正死不了……时间到之前,暂且就陪我聊聊天吧,省得你乱跑。”

【荒】皇子眯起了眼睛,露出了笑容,直接坐在了地上,“好呀!我最喜欢和西塞罗叔叔聊天的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