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八十四章力量的代价

第一百八十四章力量的代价

丰碑,震裂!

蕴含着神话大战之中英灵的人类丰碑的轰然碎裂,整个圣地的天空也发生了剧变,无数英雄的亡灵瞬间自破碎的丰碑之中冲出。

百鬼……千鬼……万鬼的游荡!

亡灵的呼啸声伴随着风声,让整个圣地都奏响了哀歌。

人们,为之色变。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他们接下来,亲眼看到人类丰碑的崩塌……从那高耸的状态,一寸寸地破碎,直到最终倒下,成为了一座巨大的乱石废墟。

……

让【叶言】首领没想过的是,他才刚刚登上了人类丰碑,便以这种方式再次回归地上——如此狼狈的姿态。

【落水狗】盗团的众人,以及一众召集而来的亚人们,此时已经被丰碑的崩坏冲击得七零八落……或是已经埋在了废墟之中。

人类丰碑等同于人类的功绩,但同时也等同于所有神话生物后裔们的屈辱……它的倒塌,对于神话生物的后裔来说,应当是一件千年未有的,值得庆贺的大事件。

但【叶言】首领此时却高兴不起来——【利维坦】的死亡标记,依然存在。

整个圣地的活人,生死此时依然操控在神灭器【利维坦】的手中。

“悲伤的世界,丰碑的舞台……樱小姐的预知梦,还是要实现了吗。”

【叶言】首领咬了咬牙,自废墟之中狼狈爬起……他的能耐将他带到了这个舞台的中央,似乎已经是极限了,根本无法去左右接下的任何事情。

“这本不是你们需要参与的事情,你们只不过是受到了波及,仅此而已……被命运所搅乱的……这个世界还会继续,好好活下去。”

那声音似远似近。

【叶言】首领本能地寻找着这道耳边响起的声音……废墟一脚的一块碎石之上,他看见了一名黑色头发的男子。

【叶言】首领看不到对方的脸容,只能够看见对方的背影,因此脸对方的年纪也无从知道。

只见对方此时抬头,默默地注视着天空……天空,那里是安琪莉洁皇女与帝国皇太子的战场。

“你是……”

【叶言】正要说话,但那石块之上的黑发男子,却已经消失不见……恍如幻觉般,【叶言】首领不禁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

“我的伤?”

那因为自高空坠落,后又被落石碰撞,几乎断裂的胸骨,竟不知何时已经恢复如初……除了身上沾满了灰尘之外,【叶言】竟发现自己的状态异常的好。

是那个黑色头发的男人……听声音,似乎还是一个年轻的家伙?

可到底……是什么人?

……

……

正所谓有烟肯定是无伤的……更何况【无神领域】被抵消,已经恢复了黑魂之躯的【尤利娅】学姐,近乎完全物理免疫的黑魂之躯,再多的落石砸下,也死不了。

一丝丝雾气从石头的缝隙之中飘出,聚合……【尤利娅】学姐甩了甩满是灰尘的头发,状态还算阔以,美中不足的是,她手腕上的枷锁,依然还连着链条。

链条的另一端,自然绑着的是剑之王将帝俊。

帝俊此时就站在不远处的石堆之上,低着头,神色略显的复杂地看着已经彻底破裂的人类丰碑。

【尤利娅】学姐犹豫片刻,最终缓缓地爬了上去,“你…在为丰碑之中的亡者而伤心?”

剑之王将沉默了片刻,最终化作了一道长长的吁气声,“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打扫了。”

“……”

卧槽,都忘记了这个家伙是这样的人设了……【尤利娅】学姐也不知道可以从哪里开始吐槽。

“你…好像对于他们之间的矛盾,一点也不关心?”学姐只好试探性问道。

帝俊淡然道:“两个都是【曜日】,两个我都打不过,我要怎么关心他们的矛盾?”

“好真实……”【尤利娅】学姐无比认同地点了点头,旋即皱了皱眉头:“但我想通,为什么团长……我说的是,皇太子为什么要故意地刺激安琪莉洁皇女?”

帝俊面无表情地往【尤利娅】学姐看来。

【尤利娅】学姐耸耸肩道:“这种套路,还是很容易就看出来的吧?如果皇女一开始就拥有对等的能力,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抓起,不是吗?”

帝俊还是沉默,似在思考,随后皱眉问道:“你真的是皇太子妃候补?”

【尤利娅】学姐顿时羞涩地表示,自己真的可以随时变成皇太子的形状啦啦啦啦,啦!

“也罢,既然殿下之前已经承认……”剑之王将摇摇头,想了想道:“每个时代,理论上只能允许存在一个【曜日】,【曜日】是命运,是一切的终点。既然是终点,自然不应该存在复数。”

“什…什么意思?”【尤利娅】学姐下意识一怔,似想到了什么般,不禁动容。

“你或许已经有答案了。”帝俊淡然说道:“皇太子殿下与陛下的理念不同。陛下人为终点是唯一的,而殿下则是认为……未来应该是多极的,不应该被命运所操控。但讽刺的是,他们分别称为同一时代同时存在的【曜日】。两种不同的理念,两份不得不同化唯一的力量,最终便催生出来了这种纠缠不清的关系。”

“但安琪莉洁皇女,似乎也?”【尤利娅】学姐很快便发现了盲点。

帝俊淡然道:“皇女她,事实上,才是同一时代之中,第二个出现的【曜日】。”

“什么?”

“是她自动放弃了,将【曜日】之种彻底埋藏了起来,后来才有了皇太子的【曜日】之种的萌发。”

“她为什么当初要…放弃?”

帝俊沉默片刻,才缓缓说道:“安琪莉洁皇女的观点,与陛下一致。”

“为了……成全吗。”【尤利娅】学姐若有所思地低头沉吟着。

她想起了开创者大帝在皇家树林中的相遇……那位开创者大帝给她的感觉,完全就是一个生死看淡,更谈不上还有什么野心与留恋的家伙。

一个,自愿将自己自罚伐木不出的家伙。

他或许……也是等着继承人走到自己的面前,亲自夺走那份【曜日】的力量吧?

“还真是,沉重的一家子。”【尤利娅】学姐很快想通了些什么,不禁摇了摇头——换做是她,又应该怎么去承受这些?

以至亲作为代价才能获得的无上力量,还真是有些杀爹杀姐杀全家才能证道的味道。

“大概,只能选择逃避了吧?”【尤利娅】学姐长吁了口气,心中不解之处似彻底解开了似的,心头一松……灵光也自然闪动,“等等,开创者大帝拥有四个后代,还有一名已经死了的小皇女,难道说也是因为?”

小皇女,【盖亚之书】书页世界中不变的【妹妹】角色,这才是重点!

“她…有些不一样。”帝俊此时却给出了【尤利娅】学姐一个意义不明的回答,“她由始至终都不是【曜日】,只不过却与另外一种力量有关。”

“什么样的…力量?”【尤利娅】学姐此时神魂激荡,心脏更是砰砰砰乱跳了起来——恍如正在打开了一个不为认知的秘密宝库般。

这种心灵的悸动,突如其来!

“不可说。”

——你TM的??

但见帝俊此时目光时而迷茫,时而混沌,仿佛是精神受到了什么极大的干扰似的……最终,帝俊轻轻地甩了甩脑袋,茫然地看着【尤利娅】学姐,“我…刚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尤利娅】学姐摇了摇头,那种心灵的悸动也渐渐平复了起来——当放弃了追寻的念头之后。

然后是……恐惧。

纵使被转化成为了黑魂,但曾作为次元虚空的不朽生物……她的灵魂俨然也是不朽级别的——到底要怎么的【某种事物】,才能够让自己仅仅只是诞生了窥探的念头,就已经如同面临大恐怖般的……畏惧?

放弃这种追寻的冲动,更如同本能般。

一道破空声骤然响起,只见天上一道身影,此时正如流星般的坠落……直接撞击在了大地之上。

是安琪莉洁皇女!

……

……

嘭——!!!

大地,宛如被投入了石块的平静湖面般,竟是掀起了一道波澜——在波澜的扩散之下,建筑物瞬间破裂。

那坠落而形成的一层层的深坑的底部,安琪莉洁皇女却无损地站起……除了头发略显得凌乱,脸色也少见苍白。

她抬头,天上的【J】团长缓缓降下。

“只有这种程度吗,安琪。”【J】团长淡然道:“想要以此来纠正我,还差很远呢……看来,是荒废太长时间了。”

“只不过是稍作热身而已,你很急躁吗。”安琪莉洁皇女神色从容,脸上不见悲喜,唯有双眸中的璀璨金光时而闪烁。

【J】团长却笑了笑道:“它总会让我们强制地冷静下来……接下来想要让你生气,恐怕是真的难比登天了。”

“你真的太吵了。”安琪莉洁皇女缓缓说道,“别忘记了,【曜日】的力量,我比你更早的接触。”

【J】团长目光渐渐柔和。

皇女殿下眼神却越发的清冷……平地而起,她缓缓自深坑之中飞出,与此同时,无数灰紫色的立方体,开始在皇女殿下的身后不断显现……就像是一个几何学也无法完全概括的集合体般。

只听见皇女殿下缓缓地道:“出来吧……【拉普拉斯】。”

无数实与虚的立方体,最终组合成为了一个复杂变幻的立方,高悬在了安琪莉洁皇女的头上。

皇室三大终极神灭器之一,【拉普拉斯】!

……

“竟然招呼出了【拉普拉斯】!”

远处,帝俊脸色微变。

“这又是啥玩意?”学姐直接打出了问号……但却也隐隐地感觉到了这个奇异的立方体的恐怖。

“与【利维坦】同等级的神灭器。”帝俊正色道:“除了皇太子之外,另外的三位皇子与皇女,都各自拥有一件神灭器。【利维坦】,原本就是那位已故的小皇女之物。”

【尤利娅】学姐不禁咂舌,“这不对劲啊,这位安琪莉洁皇女,又是第二个诞生的【曜日】,又是神灭器之主,这妥妥的大女主模版好不好??”

帝俊此时没有说话,只是神色越发的凝重……他目光开始在天上移动,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尤利娅】学姐却嘀咕着道:“等等,那个贱人【荒】,也持有一件神灭器??”

“我好像听到你在背后悄悄地骂我?”

“是啊,贱……”【尤利娅】学姐怔了怔,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她下意识地回头,迎上的赫然是某位棒球帽少年满挂着荡漾微笑的脸。

“……嗨?”学姐吞了吞口水,动作生硬地打了个招呼。

“嗨!”【荒】皇子这会儿老高兴的样子了。

只见【荒】皇子此时冷不丁地举起了手来,【尤利娅】学姐本能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如同被万千锁链捆着般,竟是难以动弹……看着那缓缓地朝自己脑袋拍来的手掌,【尤利娅】学姐直接就双眼一黑——自己闭的。

啪——!

手掌却只是不轻不重地搭在了她的肩膀之上。

【尤利娅】学姐疑惑且紧张地先是睁开了一只眼睛,然后才是另外一只眼睛,此时【荒】皇子已经收回了手掌。

“你中了我的化骨绵掌了哟!”

神特么化骨绵掌!!

强忍着想要暴揍这个贱人一顿的冲动,【尤利娅】学姐却忽然如同一盆冷水淋头似的……这个贱人皇子,怎会知道这种003子世界內的小说招式?

是……是自己被【荒】皇子拷问的时候,被读取的?

“听说你已经便成了某某的形状?”【荒】皇子此时忽然搓着下巴问道。

“是…是又怎样?”【尤利娅】学姐强撑着。

【荒】皇子一擂拳头,直接一手便将【尤利娅】学姐给托了起来,随后左腿高抬,做了一个标准的投球姿势,“去吧!彩虹闪耀肉弹!!”

“欸……欸欸欸欸欸???”

与剑之王将相连的锁链瞬间断裂,【尤利娅】学姐此时如炮弹般飞出……飞向神灭器【拉普拉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