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八十六章南小姐的骚操作

第一百八十六章南小姐的骚操作

或许,我永远也回不去自由之城了吧。

来到了这个奇异世界的第一周之后,我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

我忽然发现,我在意的并不是不能成为圣少女,并不是作为男孩无法登上圣少女的舞台。

真正让我在意,只有不能以真面目去示人。

但在这里不一样,他们都不一样,团长,【晴天】先生,卡兹先生……等等,在他们的眼中,我由始至终都仅仅只是达芙妮而已。

这是一个,我做梦也会笑醒的世界。

我笑着醒过来了,外边的天未明,微凉……但已经有了曙光。

我第一次在半夜醒来的时候,是如此的安宁,满足。原来,能够不用去顾忌别人的目光,是这样轻松的一件事情。

蕾米娅……蕾米娅,我到底是希望能找到她,还是不能找到她。

她是我的自由之城。

……

团长,真的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团长看人的目光,与众不同……大家,似乎也会有意无意地去期待与团长目光的接触。

但我总感觉,团长其实一直不愿意真的与人接触。

当表演落幕,观众散去,团长你独自一人看着月亮的时候,是不是有在想起什么人。

那个能够让你无时无刻都牵挂着,那些缠绕在你身后,神秘的过往又会是什么。

我会有很漫长的时间却了解这些的吧。

我开始适应了,甚至觉得,这里的我才是我,自由之城不过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有些时候就做梦挺好的。

作为梦境来说,发生在自由之城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可怕。

……

不愿意离开这里,迫切地期许着,永远也不要离开这里,不要回到去那梦般的自由之城。

我是,达修。

我…本应该是一个女孩。

……

……

灰色的球体,忽然出现了一丝的裂纹……天之王将自那裂纹之中冲出,只见云海翻涌——这是【利维坦】的力量,甚至影响了【魂之域】的发动。

耳边响起了神灭器【利维坦】嘶鸣声的同时,天之王将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他知道,在【利维坦】的内部,恐怕发生了一些超出了预估的事情。

但灰色球体在此时,也顷刻破碎。

【魂之域】的效果无疑是超规格的,但对于同一个对象,仅仅只能使用一次——这是这种强大能力的局限性。

否则作为王将来说,他的能力有些超纲了,会让命运找上的。

灰色球体破碎的瞬间,被困的妖异少年,也缓缓地抬起了头来……不再是如同玩偶般的目光。

一个人只能使用一次的能力,俨然成功地将妖异少年从命运的摆布之中清醒了过来。

“其实你现在这个样子也挺不错的。”天之王将颇为轻松地道:“圣地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地方。”

伏羲不确定这个被加持了【曜日】的命运之力的妖异少年,会不会突然发飙……倒不是说害怕,只是感觉会很麻烦。

他今天已经做了许多超过薪水价值的事情,没有加班费的加班,根本就不是福报。

“少年?”

妖异少年…达修却只是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少年?”

“伊莎贝尔大人说,我无法不去在意别人的目光,只是因为我不够强大。”达修依然平静地看着天之王将伏羲:“不久之前,我甚至不会去想…也想象不到,所谓力量的样子。”

反效果吗……伏羲皱了皱眉头。

【魂之域】严格来说是一种很反常的能力,甚至连他自己也无法保证发动了这种能力之后,所带来结果的好与坏。

简单点来说,翻车也是常有的事情。

“是的,你现在拥有很强大的力量。”伏羲淡然道:“你已经可以不用去在意别人的目光了。”

“我好看吗。”达修忽然微笑着问道。

天之王将瞬间失神,凭着本能回答道:“好不好看另说…关键是,我也不好这一口啊?”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天之王将尴尬似的抓了抓头发,报以两声干笑。

“我要回去团长身边了。”

“嗯?”

少年,一下子沉入了云海之中……天之王将下意识地张了张口,他旋即摇了摇头,却直接坐在了云海之上。

“行吧,今天的加班,姑且就算结束了吧。”

……

……

……

……

【利维坦】。

神灭器的心房之中,一抹流光闪烁,剑之王将出现,大步地走入了心房之中。

巨大的心脏前,半精灵的少女以及六翼的少年,此时正一言难尽似的站着。至于心脏…此时正疯狂地跳动着。

不仅仅如此,心脏的表面,此时更是覆盖了一层如同角质层般的硬壳。

“你们做了什么?”

王将清冷的声音响起,半精灵的少女瞬间吓了一跳,等看清楚来人身份之后,更是脸色发白——多半是吓的,小半是因为害怕。

“不…不是我!是他…是他干的!”卡莉安娜二话不说便指证着颤声道:“这个家伙,碰了心脏一下!”

“是轻轻地碰了一下!”梅丹佐直接斜着眼补充说道。

“多么的…胡作非为。”剑之王将深呼吸了一口气,似在极力地压下心中的怒火,“【利维坦】的心脏一旦触碰,它就会本能地分泌出一层保护!如果无法一击将心脏毁去,这层保护就会一直持续到它认为安全为止!”

梅丹佐皱眉道:“你的剑也砍不破?”

剑之王将沉声道:“我可以斩破!但等我斩破的时候,死亡标记就已经彻底发动。”

“……我听某个满脑袋都是肌肉的家伙说过,只要跑得够快,【利维坦】就打不着,是不是真的?”梅丹佐深呼吸一口气问道。

剑之王将冷笑道:“你跑得过光?”

梅丹佐顿时捏起了袖子,抡起了拳头,“来来来!我觉得我们还能够挣扎一下!你一个人来不及砍破它,算上我就应该能赶得上的了!反正拆炸弹,通常也是最后几秒才成功的!我相信我的模版一定是主角模版!”

帝俊已经拔剑了,一剑斩向了【利维坦】那布满了硬壳的心脏!

“这个时候,要是【凯】也在就好了……我也不想最后几秒才将炸弹拆除呐。”梅丹佐嘀咕了声。

但已经凝聚了羽之剑,紧跟着出手!

二人几乎同一时间,斩在了心脏的两头……心房之中,顿时火花带闪电——第一击出手,二人成功地在【利维坦】心脏的硬壳上,留下了一道似有似无的印痕。

“我呸!这还怎么拆?!”

反震的力量,震得梅丹佐整个人都酥了!

……

……

它在坠落!

纵使缓慢,却也仅仅只是因为足够的庞大,才让观感如此……事实上,它正在以可怕的速度下坠着!

冒着烟,到处都是战斗过后的痕迹,那如海岛般庞大的神灭器——【利维坦】!

大气此时也在翻涌,气压瞬间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尤利娅】学姐看看左边……左边,剑之王将帝俊不在——这货直接登上了【利维坦】之后就没有了动静,但【利维坦】的坠落事实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她也看看自己的右边,还有身后,更是不见某个就差在脸上刻上【贱人】两字的贱人皇子。

这货也是,自从将自己当做棒球投出,让自己彻底见识了一番【拉普莱斯】的奇特能力之后,既不知道藏身何处。

呔!这群可恶的家伙!

“放任【利维坦】直接砸下来,怕不是半个圣地直接杀青……半个圣地到底能死多少人?”

【尤利娅】学姐此时脸色铁青,嘴唇苍白,她不愿意相信,这样的结局,始作俑者竟然是【J】团长。

类似团长这样的角色,在前面的几个书页世界,分明就是担任救世的角色……怎么到了这里,反而便成了灭世似的一方。

“难道是因为,我还是经历了太少?”

【盖亚之书】书页众多,谁也说不准在这么多的书页世界里面,男主角就没有抽风的时候……说到底是,这也不过是一个小女孩的日常涂鸦之作。

日常涂鸦…真的只是这般嘛吗?

“结局是什么,结局是什么,结局……”

【尤利娅】学姐此时双眼通红,结局……结局早就已经掌握在了老板的手中——他是知道了结局,所以结局到底会是如何,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吸引力,所以才能任由事情的发展。

反过来,假如老板任由事情的发展而没有动作,岂不是说老板对于原本的结局是满意……比较满意……一般……勉强接受?

但老板还是让自己继续参与到这个书页世界来。

他到底想要让我做什么…或者,想要我做些什么?

“我太难了!!!”

不管想要让我做些什么……老娘我,首先要保证自己能够在这场浩劫之中活下来——哪怕【利维坦】砸落来,自己可以凭借黑魂之躯活下来,可终究也逃不过死亡标记的最终发动!

我太难了!!

【尤利娅】学姐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悲怆地打量着全部,最终目光死死地锁定在了【J】团长的身上!

我太难了!!

“拼啦!”

它子世界学院派的魔女小姐,此时身体瞬间的雾气……灰黑的雾气涌动,分散,聚合……当它们再次成型的时候,【尤利娅】的形象已经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名身穿白衣的十五六岁少女!

这名十五六岁的少女,与蜡笔王国的小仙女有着六七分的相似,与恶鬼世界的小娅有着七八分的相似,与终末书页世界盖娅小姐,也有着八九分的相似……

……

……

天上,变幻不定的立方体群,仿佛也因为【利维坦】的失控,而显得焦躁。

安琪莉洁皇女神色也阴晴不定。

“你真的要毁掉圣地不可?”皇女殿下怒视着前方的【J】团长,“不惜…做到这种地步吗?”

【J】团长却只是看着坠落的【利维坦】,低声说道:“它很痛苦……这么多年来,被皇室所束缚着。”

安琪莉洁皇女一咬牙,猛然挥手。

挥手之间,立方体群瞬间展开,化作了无数细小的正立方,疯狂冲出,往坠落的【利维坦】依附而去,分明就是想要扭转【利维坦】此时的坠落。

但是在此时之前,【J】团长身影闪动,直接挡在了立方体群之前……那些自他身边飞过的立方体,竟是瞬间失去了活性般,纷纷坠落在地上。

每一个立方体,只有足球般的大小,然而质量却异常的可怕,落地瞬间,如同铁球般。

安琪莉洁皇女眼中愠怒之色更甚,却见此时一道人影在地上,飞快地奔走!

逃命似的,一边按着自己脑袋上的棒球帽,一边看着【利维坦】的坠落,脚下都跑出了一道烟雾的长龙——【荒】皇子!

“该死的家伙!混账东西!负起你作为皇子的责任来!”安琪莉洁皇女怒喝一声,直接伸手往【荒】皇子的方向抓去。

可她没想到,【曜日】之力竟然抓了个空!

【荒】皇子此时依然捂住自己的限量版棒球帽,怪叫道:“你们神仙打架,莫要挨我!姐姐大人,回头给你煲汤喝!放俩红枣!再见!”

“【荒】!!枉我刚才!!”皇女殿下一声怒喝,庞大的力量无处宣泄之下,头发瞬间乱舞,“一个这样,两个也是这样……我天生犯贱,就要受你们两个拖累?”

“急了,你急了!”【荒】皇子挥手一指。

一道巨剑凭空出现,直接斩下。

【荒】皇子瞬间身首异处……然后身体捡起了脑袋,继续奔逃……往那浮空的城堡而出。

安琪莉洁皇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恨恨地盯着【J】团长而去……她双手忽然高举,竟是凝聚出了一柄百米长的巨大光剑。

提着剑,皇女殿下想也不想便往【J】团长砍去,“你到底听不听话!!!”

“时间…差不多了。”

面对这百米长的光剑,【J】团长脸色平静,他缓缓地吁了口气,额头之上的印记徐徐浮现……他伸出了手来。

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白衣的少女,出现在了【J】团长的身前!

空中正提着百米大剑跳砍的皇女殿下,双手猛然僵停,整个人愣在了高空之中……失神。

“哥哥,收手吧,就当作是为了…我,好吗?”白衣的少女幽幽说道。

【J】团长竟也瞬间失神。

“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