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四章 路路不通

第十四章 路路不通

“让开,让开,不管事的人请先离开,麻烦大家了。”

小诊所里头唯一一个上班的,三十来岁,穿着护士服的女人,这会儿正在打发着围聚在诊所门前的村们。

那发病的老汉的事情,下子就在这人不多的村子里面传开,越来越多的人知道。

但不理会诊所外边的热闹,在诊疗室之中的吕潮生就显得十分的凝重。

他早早就收到了吕依云的电话,准备好了手头上有的工具,严阵以待。

任紫玲和梨子就在旁边看着。她们从吕潮生那里弄来了一些酒精,这会儿正在擦拭双手,还有一些可能碰到了的皮肤。

“怎么样?到……到底是什么病?”任紫玲正色问道:“是不是……”

吕潮生趁着脸,他严肃地道:“这和我当年看到过的十分相似……可以是说一模一样也不为过。但到底是不是,我当时年纪实在太小,小时候的记忆可能出错。所以我也不敢百分百肯定。不过……”

看着勇敢地把这个老汉送来的二人,吕潮生飞快地道:“我这里的条件实在是有限。想要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的话,还是必须送到镇上条件更好的医院,甚至是更远点的大医院。”

任紫玲想起在诊所门前只是看见的一辆女士的摩托车,于是便自动请缨道:“吕医生,我可以帮忙,把人送到镇子上!”

吕潮生点了点头,“那……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动身吧!”

就在这时候,诊疗室外传来了一些吵杂的声音。只见一名四十来岁,穿着白衬衫西装裤的中年男人,带着另外两个男人匆忙地走了进来。

“医生,他们说……要进来看看。”护士姑娘这会儿为难地道。

吕潮生摇了摇头,挥了挥手让护士姑娘先去安抚一下原本就在诊所的一些病人,这才看着那为首的男人,挤出来了一丝不怎么好看的笑容道:“书记,村长,怎么也来了?”

这男人姓吴,全名吴秋水,是从镇子上派下来的村委书记,至于他旁边的另一个年岁差不多的则是吕家村的村长,另一个后生则是村委书记的助理,也是外来人,从镇子上来的大学生村官,姓杜。

吴秋水这会儿道:“哦,是这样的。听说村里面有位大爷染上了恐怖的病,样子十分的可怕。我担心这病有可能具有传染性,所以就马上过来了解清楚。另一方面,也想了解一下这位病人的家庭状况,看看有什么地方也可以帮上忙的。这两位是……我好想没有见过。”

吴秋水的目光在任紫玲和梨子身上一扫而过,眯起了眼睛。

吕潮生道:“是这两位小姐把人送来的。她们是来这边度假的,才来。”

吴秋水点了点头,客气地道:“两位好心人,谢谢啦!”

“没什么,救人要紧。”任紫玲淡然道。

吕潮生连忙道:“书记,村长。这病人的病因我还不清楚,这里的设备也有限,我也检查不出来。这会儿正打算把人送镇子上的医院去。”

吴秋水和吕村长这会儿目光在那病床上的病人身上打量了一眼,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惊骇的神情,一下子就被这种怪状给吓了一跳。

吴秋水深呼吸一口气道:“应该,应该!不过,这事情就不必劳烦这两位小姐了。吕医生,我让小杜开车,送你们出去吧!”

“也行,尽快就好。”吕潮生也不打算客套,直接便点头道。

……

“怎么样?找到人了吗?”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任紫玲才在小诊所里面和洛邱重遇——洛老板自然是带着自家的女仆小姐在吕潮生的办公室里面出来之后,在外边闲逛了一圈才又转了回来。

洛邱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有说。

优夜这会儿轻声道:“任小姐,这里为什么聚了不少人?”

“客套什么呀!叫我任姐姐就好,实在是不好意思,喊我一声妈也是行的!”任紫玲一下子就把洛邱惊得如同看见了天人般。

实在不好意思才喊一声妈是什么鬼啊……

“任姐姐。”

优夜落落大方地叫了一句。

但任大副主编这会儿已经心满意足般,感觉这是和为了的儿媳一下子拉近了好多的距离,于是便心情愉快地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听着的时候,洛邱却打量着默默地坐在了一旁,并不做声的小姑娘吕依云。小姑娘低着头,心事重重的模样,看起来是在担心自己突然不见了踪影的父亲吕海。

似乎是差距到有望向自己的视线,吕依云这回日抬起头来。

她飞快地抹了抹自己的眼角,与洛邱的视线碰到了一块。

洛邱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小姑娘一怔,一下子没有明白对方的意思。

也注意到了吕依云的模样,任紫玲这会儿道:“要不这样吧?我们在出去找一会,实在是找不到的话,就先回去度假屋看看情况了。”

似乎只能这样。

可几人走出小诊所的时候,却看见了一辆车刚好也停泊了下来。只见那车上,吕潮生和助理小杜二人,合力地把那病发了的老汉抬了出来。

“这……这不是要送出去吗?怎么又回来了?”梨子忍不住问道。

那年轻的村官这会儿皱着眉头道:“出去的路被堵死了,车子没发过去!”

“什么?”任紫玲一愣。

小杜这会儿点了点头道:“山体滑坡了,要清理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昨天晚上下了一场暴雨,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

“没有别的离开的路了吗?”洛邱忽然开声问道。

小杜看了洛邱一眼,摇了摇头道:“没有了。这条公路也是几年前为了发展旅游业才集资修好的。剩下的那些都是山路,不要说汽车了,连摩托车都难开出去。我和吕医生商量着,让还有小舢板的人家帮忙绕出去,过了那边再看看能不能联系到车子来接。”

小杜飞快地解释完之后,便看着吕潮生道:“医生,你在这里照顾病人,我去联系船家。”

年轻的村官做事情起来十分的麻利,一脸认真负责的态度,眼看着就已经走远。

“怎么会这么巧?”任紫玲皱着眉头,“这路上来的时候我也看过公路崖边的工程,防滑坡的措施做得还不错,怎么说滑坡就滑坡了……梨子,昨晚的暴雨风真的很厉害吗?”

梨子耸拉着脑袋道:“我睡得死死的,不知道唉……不过应该不会很大的吧?不然吕海一个人在听潮崖上呆了一晚上,还不早就被刮走啦?”

任紫玲用手肘轻轻地碰了碰梨子。梨子连忙吐了吐舌头,一下子没想起人家吕海的姑娘还在这里。

“我没事。梨子姐姐”小姑娘摇了摇头。

任紫玲这才看着洛邱道:“小子,你是怎么看的?”

洛邱道:“那个小杜应该很快回来了。”

任紫玲一愣道:“什么跟什么呀?”

洛邱淡然道:“我说,他可能找不到能够出海的船,就只能够回来。”

“唉?为什么会找不到?这里从前不是渔村吗?”梨子不解地问道:“就算现在都不靠打渔为生了,可也不应该啊?”

洛邱道:“没说他们没有船,只是说船大概是开不了。公路会被堵着的话,海路也一样会被堵住。”

梨子愕然。

任紫玲却皱着眉头道:“你是说,假如这一切都不是巧合的话?”

“你不是听到公路被堵了之后就开始怀疑了吗?”洛邱反问道。

……

不一会儿,小杜冲冲忙忙地跑了回来,喘着气道:“不好了!渔家的渔船全部都开不了了!他们的船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碰过,船的底部都穿了,留下了不少参差不齐的,像是被什么东西咬过的痕迹!”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吕潮生顿时站起了身来,皱紧了眉头。

梨子讶然地看了洛邱一眼……还真是让这家伙说中了!(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